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螃 门》引之补四

已有 226 次阅读  2017-05-18 19:55   标签normal  style 

《螃 门》引之补四


花间一壶酒,人约黄昏后。


友人甲,面湖凭栏。一看就知,是个方正君子,独立人物,正亭亭玉立,举杯邀明月呢!一江春水向东流月如钩忧愁才下眉头又上心头。方正不阿的人总是不合时,难免孤独,忧伤。


友人乙呢,一写才明白,是个拐弯抹角,灵活多变的二货(乙似2),脊梁骨挺不直,伏在花栏上嗅花呢。满口酒气,花儿都熏羞了,忙向口中塞了块口香糖,糖在口,语儿含混月如钩..钓条上来看...看看(酒后无德样)。


甲:别装了,不罚你酒了,喝了主人酒,对文稿提点建议


乙:现在出“冬至”,不合时宜吧。


:春天发陈嘛(内经语),冬天还吃西瓜呢,反季节,正时髦。去年写的“冬至”放在冰箱里保鲜,冰箱是“冬至”娘家,正乐意呢。冰箱又不是烤箱,焚不着书,灾不及儒,再说不是考场,我又无意中状元,怕啥!


冰箱门一开,啥都有,四...果“冬至只是冬季的一个节点,小着呢,不占地方,主妇没意见。


冰箱门一关“大象”都装得下,宋丹丹说的。


道可道,非常道。老子在青牛背上打瞌睡,喃喃自语牛儿呢,正撒着欢儿呢,不信你听(刘欢唱):千万里千万里我追寻着你噻歪噻歪来哞,噻歪噻歪来哞,牛语外文歌听不懂。


千万光年处,老子在点赞网络,他总是眼眯着,似睡非睡,慢悠悠地惜语如金“大象无形”呀!


电脑电门一开,大象万千,电门一关,无形。


网,网尽天下奇。奇才们拼命发博文,发牢骚,艺术家玩命发图片,发的头发晕,手发麻。商人们呢,发疯般的舍命发广告,发货发财,什么也不会,干啥也不行的,瞧得,眼发红


文、图、货太多、太多、太多来不及发,发霉了,就搬出来晒,晒恩爱,晒富贵,晒美食,晒蜂腰长腿弄得网上丰富多彩,也乱七八糟。


网中什么鱼都有,大鱼吃小鱼,小鱼吃小虾,小虾呢?快逃命!就蹦,弄得网页不稳,虾儿逃走了,鱼儿说:糟糕,网页走丢了。


马云早乐翻了天,天马行空,坐在云端上,尔等都是我囊中之物。我在网中钓鱼,比商海捞针强多了,你们入了网,就等着被钓吧。君不见,网上有争强好胜耍无赖;网上有,短信忽悠充老外;网上有,拦路抢劫,出卖色相,贩毒拐女良心债;得到的金儿、银儿都到俺的店中旗下,淘宝、购物;吃、穿、戴,我实在是太有才也么,太有财。


说啥!少啰嗦,什么我良心坏,将你们的儿孙害,逼得你家财败,无钱还贷,唉,不该啊。也不要怪,谁的风流债?是你们花荫、柳丛、甜言蜜语,相思儿害,才有这结晶爱儿,太溺爱也么,太溺爱,他们愿买,咱商家愿卖,恨只恨把你们辛辛苦苦、流血、流汗挣得钱儿转账太快,太快。我实在是算不过来也么,也忙不过来,只好请了个 管家婆过来代一代。叫啥,叫叫叫“马……云管家”,你看帅不帅。


你看,马老板四肢点钞票都点的抽筋了,手与脚都曲了起来。不,不是,马老板辩解说,是原来曲,原曲?像是元曲,但不是元曲,还也么呢!


 


老子的儿子上网,孙子也上网,网一开,丰乳肥臀的(莫言说,看可以,莫要言说)众多妞儿、妹子,挤眉弄眼,献笑卖萌,都不知道,从哪座山中窜出来的小妖精,“悄悄问圣僧(众生)女儿美不美”,西游女儿国的歌一响,就知道是拉郎骗财来了,还小嘴一噘,嗔怪道:你怎么才来,你应该带财来。有此等艳遇,儿子当然不看老子枯燥的“五千言”,还要花掉“五千钱”为美人儿点赞呢,老子很恼火,打儿子,儿子逃,孙子笑,呆爸爸,我这儿有三十六计呢,什么瞒天过海,暗度陈仓,在桌上放本书,书中藏手机,人一来,读书郎,人一走,网购忙。孙子在想的美滋滋的笑呢,一大意,大意,被老老子逮个正着,什么三十六计,只有一个计:逃为上,逃到花果山找猴哥,八戒那三十六般变化没用,不及大圣的一半呢,我总疑马云是大圣的大弟子,你看他那猴精样,发财都发的用管家婆呢,谁知道他云里亦务里有什么绯闻,我只求学个七十二般变化计去跟老老子斗斗法。


学成了吗?估计没有,要不,书店不见摆,网上也没有卖,只见蔡依林飞吻,弄姿,卖大腿肉呢,七十二变舞,不变也知道是金角大王派的小妖精来各地巡演,不,来巡山的,好捉个圣僧(和尚)不,捉住众生当晚餐(百万票房何止晚餐),小心吃了你们呢!朋友!


喏,友人甲、乙齐声应答,


络进千家万户,打开网,拿一条鱼出来烙一烙,现在正流行韩国烧烤呢,“烧烤当然在外面好,花前月下,风景如画,春来湖水绿如蓝,今晚在江南呀”主人也学风雅了,并为自己设定的地方而自豪,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留不住许多愁月如钩一向西游。


友人甲,总是伤感,不合拍,不知趣。


主人也被感染了,叹了口气:似水流年呀,乙兄,别闻花了,月已西沉。


明天迟到,老板会炒你鱿鱼的,大鱼吃小鱼喽


你呢,今晚权当回老板,吃吃小鱼,月儿钓的,味儿鲜美,什么?还要添点什么…..“汉书”“问答”“日.鱼”, 全是多余,友人甲将酒桌上的电脑向乙一推“有电脑佐酒”夫复何求?


 


乙见甲粗鲁,似要争吵,主人忙打圆场说:添一个,添一个笑话吧,上回不是说到财主吝啬吗?财主家厨窃酒喝被捉,财主很心疼,罚打!厨求免,财主说,罚你弄个菜来,罪可免,厨说:余也没有啊。财主说:我上回请客不是什么也没用吗?你不会跟你孙子学一回“无中生有”吗?用形体表现,厨无奈,双手作持刀状,击桌面有声,秃、毒、秃、毒、秃,在骂财主呢(财主光头)说剁肉做四喜丸子,财主见骂他很生气,吩咐绑一臂,厨一手做持铲状,连忙打招呼,说炒肉丝,炒肝尖,炒腰花还要钞呢。财主余怒未消,吩咐绑双臂,厨浑身扭动,泪水直下,挣扎说,再献一汤:活鲫鱼汆汤。

“冬至”出不出呢?我也犹豫,店小二!犹豫嘛呀,有鱼吗?鱼汤呢?乙嘴嚼着,酒喝着,花闻着,鱼盘空着,一身酒气。 (待续)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