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艺术需要超越世俗——丁雪峰

2已有 130 次阅读  2017-08-10 07:14

    最近读书,看到1923年,瞿秋白上海大学任社会学系主任,教授。进步女学生杨之华产生了真挚的感情。但是杨之华是有夫之妇,且育有一女,她的丈夫沈剑龙还住在萧山的家里。这样一来,在瞿、杨、沈之间便出现了“三角恋”事态。所有的三角恋情节都是相似的,但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则各有各的故事。瞿、杨、沈三人亦然。应该说,瞿、杨、沈“三角恋”事态如何解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沈剑龙因为他不仅没有错,而且很无辜后来瞿秋白以第三者的身份随杨之华来到萧山沈剑龙“倾心和谈”,使事态得到圆满解决。比杨之华小11岁的妹妹杨之英对他俩的这次回家印象很深,她后来在《纪念我的姐姐杨之华》一文中写道:“三个人关在房间里谈了差不多一整夜。临别时,我看他们说话都心平气和,十分冷静。”说明沈剑龙已接受了这个现实,足见沈剑龙的理性和克制,显出了他的开明与气度。谈判结果,于1924年11月27、28、29日连续三天,刊登在在邵力子主办的上海《民国日报》上,同时刊登三条启事:一是自1924年11月18日起,沈剑龙与杨之华正式离婚;二是自1924年11月18日起,瞿秋白与杨之华正式结婚,三是自1924年11月18日起,瞿秋白与沈剑龙正式结为好友。

   由此联系到艺术,有一篇介绍金农的文章说:“金农奇特的画格与境界之高,除得力于他各方面的修养和成就外,他画无师承,因而也无一般画家的熟套与窠臼。所以往往出其不意,为常人之不敢,且下笔即生,直入画格之高。”无师承,脑子里没有那么多死教条、死框框,放笔直扫,无所顾忌。这种落笔如入无人之境的气概与胆魄,正是庸人们所不敢想也不敢为的。世俗的偏见与成见,什么时候都难免,关键在于自己如何认识和对待世俗的压力,这是对自身素质的考验。这也是金农之所以独特的原因!我们很多人由于性格的严重缺陷而屈服于压力及诱惑,不仅在艺术上,在生活上也是一样,唯唯诺诺,一身都缺少自己的精神与主张。在这一方面,当代人远不及民国人来的开明。

     于是我想:生活,成为历史;历史,成为过去。虽然这是个周而复始,往还不竭的过程。但可以相信,当终于悟到了一些什么以后,人就会变得有智慧,就会明白要做的事已不再是笔墨、文章或名利、事业,而是人格精神上的自我圆满;就会明白没有永远不变的游戏规则,就会选择不一定非这样生活,也可以那样生活的方法,就会避免重复前人走过的路;也会明白作艺术唯有达到这样的境界,作品才能发人所不能发,笔法、墨法、章法,一切从自己胸中流出,这时的艺术才可以称得上是“玩”,才会有逸品出现。这是毫无疑义的进展,否则,这世界还有什么新鲜感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