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穿越亚洲欧洲的艺术之桥

已有 428 次阅读  2017-03-14 23:40   标签center  style  亚洲  欧洲  艺术 

画家笔下的桥――亚洲PK欧洲

今天的比较比较随意,用两个区域的艺术家的群体来比较一番,当然我这里说的桥,不是欧亚大陆桥,而是两个不同地域的小桥流水人家的桥,两类区域的画者画的题材中,有一个叫“桥”的意象,一向是画中的主旨与核心的部分,象《清明上河图》中的部分,桥是焦点或者是视线集中部分,当然还其它的画者陈逸飞画江南的小桥,日本浮世绘者所绘的东瀛的桥,莫奈睡莲系列所绘的日本桥,还有他早年绘的塞纳河的艺术之桥,还有画者绘的欧洲水乡威尼斯的桥,本来,欧亚大陆是连绵的,除非经济不发达,还有战争的原因,各地人民老死不相往来,但事实是世界到近代两区域的联络越来越紧密,虽然欧洲大陆是连绵一线的,但总还有是有各类的水系河谷所隔断,所以有桥而沟通两岸,达到真正的连绵,方便人们的往来,事实上在任何一个区域,到一个国家,一个国家中的地区,小到一个县与乡,总亦是河流纵横的,或者是沟谷阵列的,所以“桥”的建造,亦是为了方便人们的老死前的相往来,同时桥的出现不仅仅是一个行路的方便,亦是一种人文的优美景观,当然还有历史的沉淀,比如赵州桥,成了一个民族的骄傲,因为造得古老(时间早)结实(至今还能用得),这让低龄桥或者一些豆腐渣桥自顾而汗颜的,画家画桥,有所喜好,有所寄托,有所欣然,这桥里蕴含着的不仅仅一种人民的联系,行动的方便,恐怕还有浓郁的乡情乡愁在其中,甚至那宋朝的虹桥,从东京(开封)到临安(杭州),仍然成为后世中原与边区人们的一种文化乡愁的寄托。莫奈那日本桥(其实也算中原风情的桥)不仅仅是他的寓所的园子水系纵横,需要一种方便,或者一种园子的艺术性的装饰,其实他的内心里,所绘的艺术风情,联系的是欧洲与亚洲,或者东方与西方,印象主义的群体本来就是钟情东方,受东方影响而兴的画派,那所东方风情的桥,就成了一个有特别意味的意象。

桥在战争年代是敌我相方争夺的对象,攻时架桥,退时毁桥,这关系的是各自方的力量的保存或者胜利争取的契机,军事历史上为一桥而血拼的形势是常常有之,因桥而胜或败的战例亦常常有之,或者战事在桥中起,比如“卢沟桥”,亦是有之,今天的架桥成了一个国家力量与建设成绩的一个标志,美国的特朗普会用中美两国的架桥情势来对比两国的建设成绩,而在艺术家的画笔下的桥,当然有对于这种设计与建设者的赞美与民族情怀的意义在内,但更多的是一种意象与情感的抒发,画里的桥是心灵的联系的纽带,是一种乡愁的维系,这在陈逸飞吴冠中的作品中可以读出这种奇妙的意味与韵味来。

若说陈逸飞画江南水乡之桥是乡愁的意味与韵味,那么他画威尼斯的桥,是另类的情绪,对于异国情调的再现与赞美,还有一种西方文化的乡愁,毕竟油画是西画,外来种,虽然有学者说中国的漆画是最早的油画,毕竟还是有差别的。我们观西方的水乡好比洋人观我之水乡,换一个区域追寻到另一番风情的美,并再现和表现出来。同样的莫奈画东方桥,亦有这种异乡风情的提振自己区域的艺术信心在其中。

在现代或者当代,艺术的联系更加的紧密,我们可以在网络时代感受到的种种另类的欧亚大陆桥的存在,我们身在异处,打开电脑,其实完全可以感受世界的艺术活动的脉动,我们没有视觉的死角,除非你不能很好地运用这一便利的现代工具。这就是我们文化与心灵桥梁的新的构建。

此文的灵感来源我步行的习惯,我所处在的城市就是水网密布的城市,是洞庭之西的地域,在洞庭八百里的古代,水之汪洋远比今天还多,纵是今天的陵谷变迁,洞庭湖面积缩小,但水系的丰富还是保持了它的基本盘,因为水多,河流亦多,除著名的沅江、澧水,还有其它小一点的河流,纵横一个城市的区域,为了人们生活与工作的方便,当地政府组织架设了不少的桥梁,而且多少有点特色,各桥的式样风格各各不一,在景观上丰富了一个城市的艺术性,观赏性与旅游性,想想“橋”的汉字的构造,木架的一个乔模样,似乎是建筑中的二乔,美丽可人的,自然是古汉字“橋”的一种原始的含义与使命决定,架桥不仅仅是为了方便,在今天的素质的建设者看来,耐用又有美丽的风情是桥之建造的核心要求。无论是建成豆腐渣与丑八怪式的桥梁,皆是对不住纳税人的血汗的。

所以本地桥的印象触动我写这篇文章,当然我们的视野不能限制在自己的地盘上,艺术的视野在今天是有国际性的,纵是各同仁各自散落在世界各地,我们可以用网线架设的桥梁联络起来,振兴我们的文明,文化与艺术。

《清明上河图》的桥应当祖级的桥,在宋朝,比如南宋的临安,桥的数量与名号是有文字的表述,这个我在《宋画哲学》的文字中引用一些,这种古代的桥的阵图、声势,恐怕是世界各洲地域少有,临安地处在江东地势低的地带,水网密度是没说的,自然古代的桥匠们有了用武之地,无论是木质的与石质的,抑或是两者混合的结构。虽然我们只有《清明上河图》等少量的画作中还有古代的建筑营造的典籍中的见到的少量有图有真相的情形,但事实上记录在文字的桥亦是有它的真相,没有图却有名号的古代桥,它们的身影,只好成了我们萦绕在心头的梦中之影。另外在同一个地方,还有一个叫“断桥”的桥,事实上只是它的名号,桥是未曾断过的,但此“断桥”,却演绎着一段人与神或者人与动物(青白蛇)的爱情故事,而且与雷峰塔有点关联,成为一个文字艺术的佳话。或者事实上暗中还有道家与佛家的一种声势的争夺陷含在其中。在佛家中,有一种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理论,往往是要有一种得渡的船来方便往生者,但是若有一种往西天的桥在那些善人的心灵中建成呢,应当是方便多了。世上的人有代沟,有男女的生理差别,各民族的语言不通,还有思绪的不一,性格上的差异,各人在哲学上的,思想上的鸿沟,那么如何的沟通呢?这样我们需要一种类似“桥”的媒介,而艺术是最好的桥,我们可以观赏它是获得心灵的共鸣与和谐、联通,达到互相之间的理解与认同。

当然我们企图穿越古代,或者东方西方的跨区域的梦游,那么有关古代的文字与古代的艺术,或者东方西方的艺术,成了一种穿越的一种方便媒介,亦可以称之为――桥梁。

 

所选择画作的图录分别是: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虹桥局部》

凡高《昂格拉桥》

西斯莱《维伦纽夫桥》

莫奈《日本桥》

陈逸飞《桥和冈朵拉》

列维坦《池塘边》

李可染《雨后夕阳》

葛饰百斋《深川万年桥》

吴冠中《桥》

莫奈《塞纳河的桥》

陈逸飞《水乡》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