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揭密鲁迅的私生活

1已有 361 次阅读  2017-03-16 20:54   标签私生活  center  style  鲁迅 

谁把鲁迅弄得面目全非?

很多年前我在上海的鲁迅公园,在大师的坐像前,我请一位年龄相仿的青年用傻瓜相机给我留个影,因为我父亲在更早前就留了个黑白的影,我当然不能落后,而且我的时代好,是彩色的,但是那位青年是何原因,确实把我的尊容留下,但老鲁先生的容颜基本不见,背景只有他坐像下面的基石而已,我不知这位青年是故意还是不会用傻瓜相机,因为我知道这鲁迅是有争议的人物,尤其是文革过后,一些人对于一些人与事务的厌恶,是会有情绪的,这样我与“鲁迅”失之交臂,石不能言是最可人的,但仍然有人不满意,欲把鲁迅驱逐出中小学的教材中,达到清静而后快,我写鲁迅,并没有政治的目的,只是觉得他只是一个攀格子的文人而已,当年老鲁投刀(手术刀)从文,只是觉得医几个病人不如医一国之“病人”更有意义,也就是今天的口头禅的“不忘初心”,医国民之灵魂之病,正是鲁迅原初的文字的意义,脱离这个核心意义谈鲁迅,皆是虚妄不实。

我对于写作是畏惧的,家人问我是否可以搞写作,因为我有生计的问题,我自己虽然天南海北的阅读一些文字,却对于自己干“作家”的行业是畏惧的,害怕割喉是一个方面,纵是不割喉,也是命不长,至少我知道的鲁迅是命不长的,至于什么柔石,王实味就更不用说了,不如当张良张苍张学良那般的来得快活,比如张学良,跑路高手,从东北一直跑到夏威夷,活了百来岁的,比老蒋都高寿,更不用说其它人了。这艺术要有年才有成绩,比如那文衡山就是有年,其他才子早走了,他一个孤家寡人(才子圈)的,但字是越写越好的,只差没超过赵子昂的。

鲁迅生活在中华民国时代,这个疑为“共匪”文人作家,其实算得上端国民党的饭,砸国民党的锅的人,所以他是居无定所,工作当然不稳定,这里干干,那里做做,象流浪的狗一般的,若他没有远大的理想,只干个医生,这留洋(东洋)的医生是一门吃香的职业,看看今天大陆开诊所的,那个不是富得流油的,可惜老鲁不识时务的,非要干这费力不讨好的活儿。

我学了点中文的皮毛,也不知天高地厚地写论文学大师的文字,当然是不自量的,但是我就是写了两个次一等的文人,沈从文与丁玲,所以写他们是因为地域的关系,熟悉且容易上手,至于其它郭,老,巴,冰,沈(雁冰)之类,当然还有什么赵树理,孙犁,周立波。总还是有点无从下手,至于这绍兴师爷,为何我有胆写他,因为受他的影响较大,在没有文章可读时代,只有鲁迅的文字可以读,除了伟大领袖的文字之外,这样,我是受“红色”的洗礼,说难听点就是“洗脑”。

散步是我的习惯,想来大家了解了一些,我今天路过一所小学学校时,正好在放学的时机,除了学生外,就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这文革后因为少数人富起来,一些人又入极端赤贫,如是饥寒起杀心,往往这些弱小的角色成了渲泻对象,当然还有拐骗者,为了安全,一些家庭连老人的余热都用上了,哪象我们共同赤贫的文革时代(民国时代有先富起来的人,若在那个基础上搞共同富裕,是否更好点呢,我不是经济学家,我不太懂,也许网里的大伽能解决这个问题),大家一样,放学没有大人与保安护送,也不当心有“国民党反动派”特务来抓,回到家中是绝对安全的。当然我还想到的这些学生将来还要考这个那个学校,然后是研究生,或者留洋,然后是公务员的,这些小朋友是多数很难出鲁迅这样的大师的,纵是二流的梁,林,胡(逃到台湾的文人)之类,也很困难,好在大多数家长并不在意,因为只要考上公务员就万事大吉了。

今天写点纪念鲁迅的文章是因为什么,其实还是要还一个文人的本来面目,而不是任何党派扭曲了的样子。四九年后在台湾,鲁迅基本是没有可能提一提的,在大陆,那是旗手,文革前(76年前)大陆有两个文化旗手,一个男的一个女的,一个死了的一个活着的,那个死了的男的是鲁迅,那个活着的女的是江青,就这么个现实。鲁迅死了,死后的情形,是他自己无法左右的,所以一切的责任并不在他本人,只在那些利用者。仿佛鲁迅就是个“**”,始乱终弃。今天因少数人富起来的国力的关系,那个不要说话的当代文人写了个《大奶奶大屁股》(好像是用古汉语写的书名)的作家,获了个诺贝尔奖,仿佛是每个中国人的光荣,但我不觉得,我个人认为若论实力与水平,中国能够获得诺贝尔奖的只能是鲁迅,只是他处在中国不太发达的时代,而且又有外敌侵入的时代,基本上鲁迅没可能获得这个奖的,至少当时的当局不会提他的名。

鲁迅的著名的作品是《阿Q正传》,当然他的《野草》也是有力度的作品集。这些作品对于民国时代社会的影响力是其它作家无法比拟的,医治国民的心病,当然要依靠文学艺术,手术刀与西药是没有用处的,鲁迅受两个国家的影响深,一个是日本,这个是他留学的地域,一个是德国,当然还有欧洲,鲁迅曾经介绍的画家就是德国的女版画家的,我个人读《野草》后的感受是,他的思维与哲学意味,正是来自欧洲哲学之乡的德国,我不能明确地说受那些人的影响,比如黑格尔,尼采,还有其它的人,因为文学本身的内容是不清晰的,有哲学意味的作品更是如此,只是凭相同的阅历与相同的感受来体悟一点这种风格与意味。当然不仅仅是这些,中国古代那些有哲学意味的亦影响到鲁迅文字的写作,而且鲁迅的作品里,亦有恢复汉唐原本的文明意味在其中,比如他写《朝花夕拾》集子中的《藤野先生》,提到户水,还有朱舜水先生,虽然只是提一提,若你明白朱氏的避难日本的历史,对日本明治维新的影响时,便知鲁迅似乎有这种反过来振兴中原本土的意味在其中。一笔带过在他人的文字是意义不大,但在大师的笔下,却是故意的,这是不可不察的。野草的《过客》虽然是一个戏剧的形式,却有很深的哲学含蕴,当然简单的理解人生如过客亦可,但事实上鲁迅未必是这么的简单,那个老者其实应当是神仙中人,只差没唱“沧浪之水清啊――”那样的哩歌,他的童子(小女孩)虽然只有一个,并不象王母娘娘金童玉女般簇拥的,但总还是够了,那个过客,就象征他自己那号真的猛士,当代的屈原罢了,明知前面的险恶,仍然前行的――。

哲理与象征,比拟与寓言,在野草中是发挥到极致的,没有任何其它的人能造就这样的文学艺术的山阴之道,事实上《野草》中就有写山阴道的文字,迷幻动人,堪称文字的高手。我们不可以歪曲鲁迅著作的原意,为某种目的服务,比如《药》本是改造国民心理的文字,其中有前面的某些人因愚昧而用犯人的人血馒头医病,事实上是不可能的,在结尾的乌鸦情节上,他的真意是对于这个悲惨的结局或者这个悲剧的氛围的渲染,增强文字的艺术感染力,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凄凉境遇,少年不能获得及时的救治的悲剧,确实是当时社会的愚昧,还有当时医学不发达造成的悲剧,鲁迅这种手法就是要触及国民的痛处能够触到极处,获得真正震醒国民的目的,这乌鸦其实是死去少年人的一个象征,无非是说本可以做孝子的人,因病而逝去,无法尽孝于世上,凄凉的离去,这才是乌鸦飞走的本意,在中国古代,乌鸦是孝子的象征,而且所谓的金乌还与太阳光明有联系,而且在传说中,乌鸦群还救了百世师孔子落难时的命,这个写过《中国古代小说史略》的文人,应当熟悉这一典故的,亦是他在《药》中巧妙的运用的部分。一句话,要把这个悲剧家庭的痛写得十分的足,是要借助乌鸦的意象的。

他乡是故乡,有时你的故乡在哪里?并不是十分的确定,祖上的故乡,还有祖上的祖上的故乡,其实原本没有一个定所,远祖从秦地到江西,再到沅澧,事实上对于我家是他乡是故乡,但我们读文学家的文字感染深时,这个他乡是故乡便能移动到新的所在,这个灵魂的故乡,是迁移的,没有一个定所。吴越之地是周家人的故乡吗,他们王者兴于秦地,所以亦算是他乡是故乡,文字的故乡,全在大师文字的指引,我们的灵魂会这么的移动并感动。所以闰土的故乡,仿佛会迷到你,错认成你的故乡。

生活在大陆的子民,在万马齐喑的时代,能公开阅读鲁迅的文字,其实是一种幸运,当然需要的是洗涤一种极端的解释,在没有政治干扰情形下,直面原著,用一种明净的心灵阅读时,方可以领悟鲁迅文字的真义。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