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罗浮武陵两地情――水墨写生集

3已有 493 次阅读  2017-04-16 15:37   标签center  style 

罗浮武陵两地情――水墨写生集

我跟随父亲生活在常德惠州两地,工作或学习之余,到周边游历与写生,画了一些小图,留待将来绘制之用,只是至今未能完成罢了,这些小图或写生稿所绘的景致,在今天开发较快的情形下,多半只存在于图中而不再存在于现实中,亦是事实的,过去的风情,只能记录,用摄影可以记录,用画笔亦可以记录之。

我们生活的环境,其实不是越现代越好,至少在绘画的角度来说,所绘的对象不是越现代越好,原始的村落其实是最能入画的,因为大家有回归反朴的心理,我来往于两地间,所见所闻对于我的艺术历程是有帮助的,重要的是视野与境界的提升,在古老的村落,我感受的人民的风情与情感是强烈的,当然在罗浮山脉或武陵山脉的活动只是主要的地带,事实上我去的地方还有西江的某些地方,当然还有其它地方,比较留意的还是老村老屋,这些老村老屋只一个历史的沉淀,非数年数十年所能成的,它们是经历了上百年甚至千年的经营,无论是岭南还是湘北,皆经历现代化的历程,进步的同时,对于老屋老村的保护意识各地情形不同,当然工业化对于青山的保留与水质的保护皆带来一些问题,尤其是岭南的地带,水质的损害应当是严重的,也是无何奈何的。

我所见广东一些老村,建了新村,迁居在新村的当然是多数,但我也看到一些老人仍然生活在老村,想来那里曾经留有大量的个人生活经历与情感的回忆,这个恐怕不是新村能够替代的,新村设施优良,也许更宜于人居,但亦有无法完善的欠缺。

有时我们只能在画上与照片上回想我们曾经的过往,获得一种情感上的满足,或者曾经的家在江南黄叶村,那个老样子,其实已经是面目全非的,画者可以在画中努力留存一点痕迹,以待将来的人能够了解,同时让曾经生活过往的人,有一种回忆的图像凭借。所有的人都会老去,今天的小鲜肉不例外,变成老腊肉其实是很自然的事,没有谁会定格在青春时代,一个过程后你就离开那个皮囊,人是不会死的,转生到另外的所在,所以你的所见,从来没有真实过。

绘画的记录只是相,一种凭借,能够唤起某种思绪与情感,是人们情感生活的一个媒介,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经历,皆是无法替代的。

我之记录我之所历,如此而已。

家林于2017416日星期日,时寓鼎州古城。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