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君馨阁散记丨“老东家”王继增先生

7已有 787 次阅读  2017-02-13 17:07

到今年我从事古典家具行业已经满30年了,君馨阁这个企业最早的招牌还是1991年王世襄先生给提的。

我的授业老恩师是温德源先生,温师傅自己的买卖是叫“温记木器行”,温记从50年前后就有了,公私合营后直到80年代才又恢复的。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在温记学徒的……

记得我师傅在世的时候,温记是北京四九城知名的木器行,包括吴祖光先生这样的社会知名人士和我们都有业务往来。当年拍《火烧圆明园》的时候,李翰祥导演也是用的我师傅的家具做陈设布景。

我在温记学徒时总听我师傅提起以前的事,他老是提起“老东家”或是“王掌柜”什么的。

君馨阁散记丨“老东家”王继增先生

上图:王继增先生与家人

后来我知道这两个称呼是指的一个人:王继增先生。

王继增先生,字述勤,系王世襄先生父亲。1902年,20岁的王继增毕业于上海南洋学堂。后赴法国留学,入巴黎政法大学。毕业回国后,任张之洞幕僚。后任清廷驻法使馆随员、考察宪政大臣随员、驻意大利调查专员及驻比利时布鲁塞尔万国高等教育会中国政府专员,驻法留学生监督,外务部主事等职。民国成立后,任外交部政务司司长。1920年9月,王先生出任驻墨西哥公使兼任驻古巴公使职。1924年1月,调任国务院秘书长。

1930年以后王继增先生退出政界,任英美烟草公司北平分行经理。

我的师傅温德源从12岁就在王继增先生家做书童,“老东家”对我师傅很好,不仅支付工钱还给了他今后发展的空间。关于王继增先生的公开资料挺少,后来因为“京作宫廷家具制作技艺”申办非遗工作的需要我让师弟盛澜着手系统的整理这方面的资料……

盛澜的老师是周绍良先生,他老人家与王世襄母亲金章女士家很熟,一番周折之后,总算把当年的一些事儿理出点儿头绪来。

听周绍良老先生讲王继增先生与朱启钤先生是一直有“往来”的,朱启钤先生家有一批从前清养心殿造办处退下来的能匠,主要是从“油木作”流失出来的工匠,朱启钤先生家与王继增先生家均有相当数量的清宫旧藏,朱启钤先生家里的工匠不仅为自家服务亦承揽对外业务。

君馨阁散记丨“老东家”王继增先生

上图:朱启钤先生

30年代前后,我师傅温德源先生从河北老家来北平投奔王家,直至解放前夕。我师傅在老东家书房主要就负责归置文玩器物、修修整整的活计。据我师傅讲因为他自己特别喜欢做木作一类的活儿,老东家就引荐他去朱启钤先生家的作坊学本事……

盛澜小时候曾经跟袁荃猷老师 (王世襄先生夫人)学过一段儿古琴,他听袁阿姨说过我师傅除了给自己公公家(王继增先生)打理书房的事儿,主要给朱启钤先生家修活儿,后来也曾给“湖社”、“成古斋”修活儿……

(这“湖社”即是王继增先生夫人的娘家哥哥金城先生之子组织的画社,盛澜他们的“祖师爷”管平湖先生就是“湖社”成员,张学良将军亦是这画社的后台,据说这画社成员达500人之多。而“成古斋”则是琉璃厂有名的古玩买卖、是金城先生的弟子大收藏家孙成章的产业。)

我曾听我师傅说过他50年成立温记木器行时,老东家王继增和朱启钤先生都帮了大忙,许多老主顾也都是王掌柜和朱先生的故旧亲朋。

袁荃猷女士曾经对盛澜讲过:公公(王继增先生)没有在国民党政府工作过,后来民国首都迁南京,北平的经济不行了,公公家里除了一些租房收入之外就靠典卖一些古玩收藏为计了……

1941年,刚刚从燕京大学毕业的王世襄先生到重庆南岸海棠溪的故宫博物院办事处,投在马衡先生门下。此时朱启钤先生因不肯为日伪政府服务被日本人霸占了老宅。我师傅此时一边在朱启钤先生府上学徒一边为老东家做活儿。

君馨阁散记丨“老东家”王继增先生

上图:王继增先生与其子世容、世襄

我师傅说王继增先生是温记成立的那一年过世的。他们老王家历史上出过状元,在福建是望族,清朝即世代为官,并在王继增先生父亲一辈举家从福州搬到北京。 盛澜的老师周绍良告诉他说王继增先生的夫人是非常有见识的女性,她曾跟随兄长在英国学了5年,结婚后又陪伴王继增先生驻留巴黎。王继增有两个儿子分别取名巴黎和长安,稍大后才改为世容和世襄,世容早逝,世襄即是蜚声海内的王世襄先生。

王继增先生是我师傅的老东家。按照老例儿来说,他老人家就是对我师傅温德源先生有恩的人。传道、授业就是天大的恩遇,我们后人应该时时念及与前辈的因缘,时时存有对传统的敬畏之心。

(袁剑君/文)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