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邱皓说 | 闲散,在努力中

4已有 450 次阅读  2017-04-20 15:23   标签Microsoft  3D模型  border  color  style 

我承认,自己是个喜欢闲散的人,喜欢自己一个人不受打扰的瞎想,喜欢不被约束的读各类的书。 很小的我甚至会翻出家中角落里各种被遗忘的书,都是不太重要的,甚至是一本没了封皮封底的书,前半段和结尾都没有,我也读的津津有味儿,我读的第一本《聊斋》就是这样进入我的视线。我爸当时问我:看得懂吗?我懦懦不能答,末了,在他的坚持下,我翻着眼睛答:还行。必竟,字我都识得麽!我爸就语气深长的告诫:书要读懂!不懂就是白看!你读的那些就不是你这年纪读得懂的!去读你自己的书!我这时会垂下眼皮,心里默默的讨厌他,字我都认得的啊!我就是喜欢看嘛!然后我就会偷偷的看,挣取不被他看见,看得越快,看得越多~不是有多用功,只是争取个闲散的权力。

▲小时候的我(邱皓)

时间流水价的就到了下个世纪,我感觉还没准备好就做了人妻人母,我依然惯性的闲散着,却发现小时候只要避开父母的管束就能得到的闲散的能力在红尘生活面前那么的不是东西,我唉叹,却不能挣扎。

当闲散成为了我的奢侈品,虽暂时不能得到,可我发现了红尘中闲散的替代品,那就是生活本身。

菜市场是个再俗气不过的场所,可那里却代言着我们的幸福指数和生活质量,必竟,中国的传统文化无论贵贱民以食为天都是主流。

现在的市场不再像当年,丰富得令人感叹,家禽家畜各种菜蔬各种蛋类各种水果琳廊满目的跑进我们的视线然后被我们带回并继续加工完成,变成了相关的我们的文化~食。“食”一做名词,食物,一做动词,食用,民以食为天的“食”应是食用食物。随着社会的发展,食物从应该怎样被食用,以饱腹的基本要求上升到安全、艺术的高度。当然,还能彰显身份、品味。

我每至一地,最喜欢的事儿便是去逛当地的菜市场,契今我去过的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有上海周围和广东的菜市场,这两地的菜市场带着浓郁的地方特色,且不说满耳听不懂的方言,就是当地菜品之丰富及购买方式之不同让我这个极北地的外来客惊讶不已。许多我都不认识的绿叶子的青菜被手脚麻利的整理出熬汤的、爆炒的、清蒸的,一种菜因做法不同通常被整理出三种状态,买菜的则可据当天需要采购。这是在九几年的北方菜市场不可能看到的一幕,南北文化之差异可见一斑,在上海菜市场我发现了糯米藕,就是把糯米塞进有很多眼儿的藕里,再放入蜜水中煮得软糯甜香,我现在还记得当时站在菜市场的那口大鉄锅旁等待的心情,以及吃到口里的幸福感觉。

▲糯米藕,看着就馋~

同样,还有汕头菜市场的糯米肠,把糯米放进整理好的猪大肠,然后放入煮着骨头和酸菜头的汤里煮熟,热乎乎煮熟的糯米肠会被迅速切开几段淋上有酸味儿的酱料,再配上一小碗儿锅里的酸菜肉汤,那种美好让我忘了“闲散”,手脚娴熟的操作者面容安详,满足,他们带着笑容用家乡话问我“好吃”?虽是问句,却分明带着肯定。

▲糯米肠,特意找了张填充饱满的~

逐渐的,我对不能像以前那样闲散不再耿耿于怀,生活的千变万化中藏着真正的闲散。现在,有朋友问我在忙啥,我仍回答“为自由而战”,但已无当年的无奈。

墙头上的玫瑰开得正好,需被剪下憋杈的花将被做成花酱,做成花饼,想想都开心,努力中,闲散被升级,变身为文化和品质。

干戈与玉帛都是心情。闲散,在努力中。

私房菜显摆ing~

采,摘,扬,洗,沥,渍,捣~花馅儿做起来~

▲摘上一盆,做花饼应该够了

▲洗花瓣也是道需要耐心的工序

▲洗好花瓣,备好配料

▲用蜂蜜腌渍花瓣,然后发酵一个晚上

▲花瓣发酵一个晚上后,捣烂

▲姐妹搭配,干活不累,O(∩_∩)O~

▲提前做好的油酥,加入捣好的花瓣调成馅儿~

▲头晚发好的面,揉好出片

▲第一种做法:出片铺上和好的馅儿卷起,用刀一分为二,分别团成团,待用,(此形式适用糖恐惧人群)

▲第二种,包入大馅,肆无忌惮的包,做成饼

▲入油锅烙熟~(此处软广告,山西胡麻子油烙饼最好)至于味道,想像吧~

▲看成品,这是第一种,少糖,有花味儿~

▲第二种,肆无忌惮浓香型,O(∩_∩)O哈哈~

淑文皓月艺术馆

淑文皓月艺术馆坐落于通州区宋庄镇艺术东区,它不仅具有展厅展示,同时还兼具淑文皓月创作室新工笔画授课教室,接待了数次国家和地方领导、社会组织、公益机构及外事部门的来访和参观获得了各界人士的认可及推荐。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