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正月看大戏(诸葛八卦村习惯性见闻)

14已有 1195 次阅读  2017-02-17 16:38   标签习惯性  八卦 

每一年的节气”“红白喜事”和祭祀活动,浙江的的大小“婺剧”团都是忙的不亦乐乎。 

早上“强盗头”电话我说,“李老师啥时候来看戏啊”?一听唱大戏顿时来了精神。 

往年也隔三差五拍过几次,还带老外一起来听戏。自然是一点也听不懂。呆在金华的十几年里就没有听懂几个词儿。 

不过一到“过年”,还是挡不住周而复始的那些农村传统节目,这多年北方很少过去,道感觉南方的乡下很传统,也很认真。“祭祖”活动更加如此。“诸葛村”每年一次“祭祖”活动煞有介事。按照每年一小祭、三年一大祭的家族传统,不仅仅是诸葛村,其他各自然村也大多如此。

 

中国的农村形成多以姓氏家族为主繁衍生息,条件好坏都要搞个祠堂,还有个大戏园子,再有个私塾学堂,这就是每个村子的基本配套工程,就是在今天,我们居民区点的配套工程也赶不上过去的乡间文化传承的配置。听地方人讲,搞这几大厅堂建筑各村和各村之间都会根据其经济条件默默的攀比,尤其是建祠堂,请那一路的土木匠人是提前约定,定金要选择吉日送给师傅。开工那一天仪式隆重,全村和过节一样热闹非凡。但这多年来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还当属正月里的“板凳龙”,从下午开始演绎到凌晨才散尽。村里每家出一个壮汉,在自家备好的专用板凳上扎好三只灯笼,等待着“接龙”仪式的开始,遗憾的是八卦村这两年不搞了,但周边乡镇照样进行。村子越大人口越多龙就越长,有的可达几百米,行走起来扭力巨大,前边龙头带路,后边的龙尾要好几个人才能稳住。

 

时近黄昏,“三眼火铳”一放,板凳龙就开始走街串巷,而且家家都要走到,以示来年大吉大利,这时要包“红包”放鞭爆,烟火瞬间燃爆一条街,那场面整个一个疯狂!由于家家鞭炮蒙头罩脑的的接连不断,舞龙的队伍都要带着头罩护好脖子和头部,可以说在一片火海中穿街走巷,预示正月里的狂欢之后,又要开始一年辛苦劳作的过日子了。

 

相比这乡下人,城里人似乎啥都没有,过着过着过成“圣诞节”了,所以说感觉不对,要“文化兴国”,符合民意乡情,不然你从哪来又要到哪儿去都不知道。

发呆的临场演员

天好冷,化好妆等待上场演绎舞台人生

化妆

看看这一台戏,台上台下演绎不同人生,文化的传承都蕴藏在每一出戏里了。八卦村请的省婺剧院的专业团队,有钱任性,能请动省剧团要有很好的经济实力。不过整个戏院子几乎都是老人和孩子,气氛散漫,虽然乱哄哄,但具有很独特的一种乡里乡亲之温馨了。

 

浙江的大小婺剧团其实每年都很忙,尤其是私人的小剧团,过去称为“草台班子”,还有着非常传统的一面,他泛指长期流动演出于农村集镇的戏曲班社。得名于草台戏。草台戏源出于民间的酬神演出活动。每逢诸神(如东岳、火神、城隍等)诞辰,各地照例要在神庙作会演戏,如当地没有庙宇,则于野外空旷处搭设草台演唱,供百姓藉神诞以行乐。清代地方戏蓬勃兴起后,因受到封建士大夫的歧视,其班社多不能进城演唱,只得在各地农村集镇临时搭设简陋的棚台,作流动性演出,遂被称为草台班。有的地方还称为跑帘外的跑大棚的唱野台子的等,包含有轻蔑的意思。 

“草台班子”的条件不一,有的较好一些,有的设备简陋。但草台班接近下层群众,反映社会实际,所演剧目大都具有较强的“民俗性”,也造就过很多优秀演员。因此,在中国戏曲史上,特别是推动地方戏曲的不断发展,“草台班子”是有一定的历史地位,我们称之为很接“地气”的民俗活动当传承和发扬光大。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