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劲敌与挚友:莫迪和毕加索的双面人生(中) 毕加索:艺术巨擘 睿智商人

2已有 153 次阅读  2017-08-10 17:41   标签绘画天才  精明商人  善于社交  画廊制度  艺术基金  选对经纪人 

劲敌与挚友:

莫迪和毕加索的双面人生(中)

毕加索:艺术巨擘 睿智商人

/杜卡


 

晚年的毕加索

20世纪之前,艺术家们一般在有生之年都享受不到因自己作品而带来的荣华富贵和评论家的赞誉。但是毕加索有幸做到了。他的一生辉煌之至,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活着亲眼看到自己的作品被收藏进卢浮宫的画家。在199912月法国某家报纸进行的一次民意调查中,他以40%的高票当选为20世纪最伟大的十位画家之首。

但这一切并非只是“走运”。实际上,在上世纪的前40年中,毕加索十分重视和努力地赢得艺术商人、评论家、收藏家和策展人的支持。他很明白,建立声名和销售作品是要靠这些人鼎力相助的。

换句话说,毕加索不仅是一位艺术天才,也是极为敏锐精明的商人。他一生大约创作了2万件画作,的确数量庞大。毕加索还能把这些作品卖上好价钱。其成功之道与当今奢侈品市场的黄金定律非常一致:有限的投放(他晚期只通过Kahnweiler画廊销售作品);足够的个性(譬如他将非洲风格的艺术融入自己的创作);聪明的社交(他经常给知名的收藏家以及那些“品味缔造者”画肖像);相当“多彩”的私生活(拥有过数不清的情人)。

所有这些因素让毕加索成为现代艺术的创始人,西方现代派绘画的主要代表。他是西班牙人,自幼有非凡的艺术才能,其父是美术教师。他曾在美术学院接受过比较严格的绘画训练,具有坚实的造型能力。 1900年之后,其生命中大部分时间在巴黎度过。对于作品,毕加索说:“我的每一幅画中都装有我的血,这就是我的画的含义。”

首位只在画廊办个展的现代画家

20世纪初,印象派和后印象派作品显示出价格的上扬,随之也带动了当时年轻一代的市场。毕加索是其中表现最为突出的后起之秀。

那时,民间群展这种展出形式已经颇为普及了,还有独立社团赞助的沙龙也多起来。但是在把新艺术传递给公众的这个环节中,私人画廊变得愈发重要了。在1910年,先锋艺术界的著名评论家纪尧姆阿波里耐(Guillaume Apollinaire)发现:“由私人画廊推出的艺术家个人展览看来要消减每年大型沙龙群展的威力了。”由于许多画家选择把他们最具代表性的新作第一时间放到画廊展出,当同样的作品在沙龙展上出现时,已经没那么轰动。此后,画廊逐步代替了沙龙群展,成为新艺术最核心的展览空间。不仅巴黎如此,其它艺术中心城市的情况也大抵如此。

有趣的是,1900年从家乡西班牙来到巴黎的20岁毕加索,正是重要的现代艺术家中第一位只在画廊办展而不参加大型群展的画家。在这方面,他竖立了一个典范。后来几乎所有的艺术家都效仿此路。就这样,一个高度自由竞争的蓬勃的艺术市场正在形成,只是当时大多数艺术家、评论家、画商和收藏家们对此的认识还比较滞后。

最早的艺术基金“熊皮”俱乐部  助其一臂之力

除了在画廊办个展,20世纪初还有另一个相关的现象,这就是越来越多人认识到较早购买富有创意的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日后能够获得不小的经济回报。那些获利的收藏家们,通常都是在起初听取了这些艺术家的建议,并且很早就开始收藏。创新的当代艺术品能升值,这个观念让许多天才艺术家得以度过事业的起步期。正如英国艺术家学者艾伦鲍内斯(Alan Bowness)所说:“几乎每一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在创作初期都吸引了一、两位收藏家的持续支持,这些收藏家几乎总是出现在所有相关的场合。他们和艺术家是好朋友,也听取艺术家的建议。”

对于一个富有竞争的艺术市场来说,这可是关键特征:艺术家的创作不必为了取悦大众,甚至不必取悦许多收藏家。在成百上千来看展览的观众中,只需要获得一两位稳定买家的支持。如果支持的时间足够长,这位艺术家成名了,那么就会激励其他收藏家去发掘新的艺术家!毕加索有幸成为这个理念和机制的最初受益者之一。

1914年巴黎的一场拍卖会上,就有个典型案例说明了当时先锋艺术品的投资价值,毕加索在这场拍卖会上更加声名远扬。故事得追溯到此前10年,一位年轻的商人安德鲁里弗(Andre Level)组织了一个收藏家联盟。他和另外的12名合伙人每人拿出一笔钱组成了一支基金,每年允许里弗购买2750法郎的艺术品,并说好在10年后卖掉全部作品清盘。这个团体取名为“熊皮”俱乐部。(此名来自法国寓言诗人拉方丹La Fontaine的寓言,讲述了两个设下陷阱捕获野兽的人提前“卖给”皮货商人一张大熊皮,结果后来却未能捕获大熊。)里弗买了早些时候的艺术家作品,包括高更和梵高,但是把更多钱用来购买了年轻一些的艺术家作品,特别是毕加索和马蒂斯。当10年积累下来的画作拍卖时,总成交额达到116,545法郎,是整个团体10年来总投资的4倍多!马蒂斯和毕加索的画作价钱最高。其中毕加索的一张早期代表作《卖艺人家》(The Family of Saltimbanques,现藏于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卖到了12,650法郎,是当初1905年购买价格的12倍还多!这场拍卖被看作是立体派和野兽派作品市场的巨大成功。对于此次胜利拍卖的新闻报道让毕加索不仅在法国出了名,其名声还远扬到美国。在那时,这是首次公开拍卖一组当代艺术家的重要作品。它的成功让更多人确信,当代艺术可以成为一项好的投资。

这个喜讯给新时期的艺术自由打下了基础,让艺术家得以根据自己的兴趣来创作,而不是听顺于赞助人的想法。

神通广大的经纪人  搞定欧美市场

现代波普艺术之父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在接受采访时,曾长篇大论地讲述到毕加索如何长期用心经营自己的作品与市场。他说到,毕加索与市场的关系看似极为矛盾。一方面他竭力支持共产主义,特别是在上世纪50年代初;另一方面他去世时已是法国最富有的人之一。他的艺术大胆革新,但同时他在巴黎与自己的经纪人隔墙而居了15年之久。1918年,毕加索斥责了过于乌托邦的经纪人里昂斯劳申伯格(Leonce Rosenberg),并生气地说“这个商人,是敌人!”当里昂斯离开后,他的兄弟——更精明和富有的保罗劳申伯格(Paul Rosenberg)成为毕加索的经纪人,并为他的艺术风格的顺利转型提供了经济支持。这里所说的罗森伯格兄弟,在法国以做画廊生意而闻名。其家族在法国印象派、野兽派和立体派发展当中都是一支重要的推动力量。  

1918年夏天,38岁的毕加索开始与保罗合作。同时,魅力四射的艺术赞助人尤金妮亚埃拉苏里斯(Eugenia Errazuriz)邀请毕加索和他新婚的妻子鸥嘉(Olga)去她在比亚里茨(Biarritz)的别墅度蜜月。在那里,毕加索认识了一群温文尔雅的艺术商人,他们常常把画作卖给埃拉苏里斯的尊贵客人。劳申伯格和他的老搭档乔治威尔登斯坦(Georges Wildenstein)也在附近租下了别墅。这个夏天,毕加索给这些艺术商人的妻子和孩子们画了不少肖像,并借此与之建立了不错的关系。其余时间,他们不断讨论,最终决定了新的市场策略:威尔登斯坦作为幕后赞助人,劳申伯格作为毕加索在世界范围内的经纪人。二人还承诺,每年都会购买毕加索的一大批画。就这样,威尔登斯坦给予了毕加索15年的大力支持,直到1932年退出合约。而毕加索和劳申伯格的紧密合作持续了21年之久。

保罗劳申伯格跟毕加索的合作不仅仅是简单的商业合作,他对于使毕加索成为一个国际性的画家起到决定作用。比如毕加索的首次个人美术馆的展览,就是保罗·劳申伯格做的,在苏黎世的美术馆。这个展览非常重要,使毕加索成为一个美术馆级的画家。他还通过商业的渠道和美术馆发展的渠道,将毕加索推荐给了美国非常重要的收藏家。尤其是法国被法西斯占领以后,保罗把自己的画廊和所有的事业全部转移到了美国。所以在美国可以看到大量的毕加索作品尤其是精品。 

1924年,一桩非比寻常的交易又反映出毕加索对市场的双重态度:毕加索把《亚维农少女》卖给了时装设计大师雅克杜塞(Jacques Doucet)。整件事情是杜塞的艺术顾问、超现实主义理论家安德烈•布莱登(Andre Breton)与毕加索商谈的。实际上,毕加索当时拒绝了很多买画的订单,唯独答应把自己珍藏的最重要的早期立体派作品以低于市场价卖给了布莱登的大客户杜塞。他是怎么想的呢?原来,他把这次的交易看作是推动自己与布莱登关系的绝好机会,即,巩固与超现实主义流派关系的契机。他认为,这比把此作高价卖掉要有意义得多。

    毕加索在全球范围内的成功,让人清晰看到,作为当代前卫的艺术家,与商业打好交道,是一项多么关键的能力。1973年,他静静地离去,走完了92岁的漫长生涯,如愿以偿地度过了名利双收的一生。

 

23岁的毕加索

27岁的毕加索

毕加索 1955年作《阿尔及尔的女人(O版)》,1.8亿美元,纽约佳士得,2015年5月。

毕加索 1905年作《拿烟斗的男孩》,1.04亿美元,纽约苏富比,2004年5月。

毕加索 1932年作 《裸体 绿叶和半身像》,1.07亿美元,纽约佳士得,2010年5月4日。

毕加索晚年创作的陶艺作品。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