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孟昌明:我凝视这千年五色缤纷的奢华

1已有 283 次阅读  2017-05-16 09:05   标签孟昌明  艺术  绘画  水墨  雅昌网 
 

欢乐公牛 68×138cm 2017年_副本.jpg

欢乐公牛 68×138cm 2017年


我凝视这千年五色缤纷的奢华  


孟昌明/文



    依然秉持三十年前的那么一点点底线:绘画于我便是一个阶段解决一个美学问题,环顾左右,中国当代画家的想法、说法也许比做法更多,因为画可以靠挂——要么权利要么银子,主题性绘画也许从宋代画院就已经诞生,御用文人和画家一样,为宣传和主子的眼色兢兢业业服务。找到一点点可能便称之为风格,门派,民国一个旧文人于风格有如此之说:“不过是阶级化了的一种习气”——因而,艺术的本体学在这个氛围和环境下永远不会被放在第一位。炒作营运加上人际关系,哥儿们美术史式的评论,让画家吃饱喝足还可以装模作样地去做任重道远状,哪怕十二分的烂糊画,最终可以生根依附,要么禅宗要么茶道,就像书法家动不动就题“澄怀观道”,题“上善若水”,“装”的文化估计商周就有。茶吧道吧焚香吧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吧。


_67A6478_副本.jpg

山水 34×138cm 2017年 

    

    走了很长一阵子墨山水,研究黄宾虹的“夜行山静、开朗高层”,就像当兵训练走正步,打仗时不会管正步走得好不好,但既然是军人就不能不走正步,墨也是握着松烟老老实实磨,用中锋羊毫齐头笔,而对颜色——不是印象派之后的色彩概念,却一直向往,一个现代时间的色彩变奏必然在现代空间划下深刻的痕迹,前辈艺术家林风眠先生杀进野兽派,又随着明青花的线条逃出来,就色彩和笔墨的结合,林老是一代领军人物;刘海粟的泼彩黄山便略逊一筹,豪气和笔墨、中锋执着倔强,成就大家感性的奏鸣,而色彩这样一个尤物到底还必须纳进逻辑的通道进行理性锤炼,再放开手脚按照易经那样的天地大道去求索论证。旧金山亚洲博物馆的一个展览,把以前的断断续续的欲望催熟,于是,美国加州高高的白玉兰树下,傍着翠竹我和盛唐的色彩对话,要的就是这一番有土腥气的颜色,六宫粉黛华美而灿烂的奢华一阵风留下千古绝唱,我立在大洋这边向古莽莽的东方彩色的旋律致敬,致敬。


【 孟 昌 明 新 作 欣 赏 】


_67A6482_副本.jpg

丽人行 138×68cm 2017年


_67A6445_副本.jpg

净瓶 35×35cm 2017年


_67A6486_副本.jpg

五德 50×70cm 2017年


_67A6447_副本.jpg

寂寞的八大 35×35cm 2017年


_67A6452_副本.jpg

三色荷花 137×34cm 2017年


_67A6450_副本.jpg

欢乐的牛图 34×68cm 2017年


_67A6453_副本.jpg

有枪就是草头王 137×34cm 2017年


_67A6444_副本.jpg

彩壶 35×35cm 2017年


_67A6449_副本.jpg

牛 34×68cm 2017年


_67A6463_副本.jpg

李太白造像 137×34cm 2017年


_67A6462_副本.jpg

安静的牛 34×137cm 2017年


_67A6464_副本.jpg

双栖图 137×34cm 2017年


_67A6448_副本.jpg

不栖寒枝 68×34cm 2017年


_67A6446_副本.jpg

变色葫芦 35×35cm 2017年


_67A6461_副本.jpg

丽人行 34×138cm 2017年


_67A6451_副本.jpg

青山依旧在 34×138cm 2017年


_67A6479_副本.jpg

这山望着那山高  68×138cm 2017年


FullSizeRender 22_副本.jpg

回眸一笑百媚生 68×34cm 2017年


FullSizeRender 24_副本.jpg

人体写生 68×138cm 2017年


_67A6480_副本.jpg

午夜的梦游 138×68cm 2017年


附孟昌明先生打油诗四首:


《泼色有句》

丁酉年春,于美国旧金山看汉唐文物,为色彩所动,即闭门造车,画的兴起,偶尔打油以记。

(一)

赤橙黄紫青蓝绿

撒向凡间问雅俗

银河素水映桃李

引去广寒润五谷


(二)

大红大绿看不足

小打小闹谁罕希

白纸茫茫问五彩

黑墨团里展朱箔


《寂寞的八大有感》

八大色彩八大墨

出神入化气色足

小鱼闭眼且酣睡

不信沧海无净粟


《彩壶》

一壶碧水煮红绿

十六方围八仙桌

人走匆匆茶未冷

老林嘉木说丰足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