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路在何方——丁雪峰

5已有 552 次阅读  2017-04-18 06:48

朋友与我探讨中国画的现代转化问题,认为: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画的发展,无论政策支持还是在人数、经费的投入,都是空前的,创造了历史之最。但是探索却没有见到明显的成果。作为画家本人应该从那些方面着眼,从哪些方面突破?

中国画在历史的转折点上,中国画由古典形态向现代形态的转化是历史的必由之路,但这丝毫不意味着只有借鉴和参照西方现代艺术才能转化。中国传统艺术按照自身机制和内在逻辑向现代转化,带有更根本的意义。 作为传统绘画中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写意绘画,相对于古典写实绘画,叙事转向了形象自身,重客体转向了重主体。在形、神、意的关系中“意”逐渐成为核心,在景、情、趣的关系中“趣”逐渐成为主宰,在写境与造境的关系中造境逐渐成为重心,在形与笔的关系中笔墨逐渐从造型手段升格为精神表达的手段。无论是否有西方文化的冲击,都会出现现代形态。

    中国传统文人画,以山水画成就最高,中国画的现代转化也应该在山水画上突破,从表层看,是裁不同;从深层看,是山水画可以抛弃外加在形象上的故事,而使形象自身取得独立。在一些山水画中虽然有点景人物,但人物的真正作用却不仅在点景更在点活山川。在中国美术史上,形象从叙事手段转化为艺术自身,也是以山水画的独立为发端。

    宋画趋向于为山川传神写照,元画趋向于借山川抒情写意;前者相对侧重再现,后者相对侧重表现;前者相对趋向写实,后者相对趋向“离形得似”;前者的笔墨作为造型手段,更强调依附于形象的从属性;后者则更自觉、更充分地发挥了笔墨相对独立的审美功能。在中国,写意画史几乎就是文人画史,这是中国的特有现象。石鲁力主“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正是中国画现代转化的必经之路。

    由师古转向师造化原是“五四”美术革命提出的本题,问题是处于运动中心的力量是引西画写实之法入水墨的尝试,这种用“以形写神”的较低层面反叛文人画“得意忘象”较高层面的努力,在艺术上显然是软弱的。

  当代绘画以柔媚成为主流, 中国画的现代转化要在笔墨上,延续传统绘画中狂放雄强一路,或许借鉴明清之际兴起的花鸟写意,诸如虚谷、赵之谦,特别是吴昌硕、齐白石引古篆和金石味入大写意的成果,是山水画走向“雄强”境界,向现代转化的阶梯。画家必须投入最大的精力与激情,奋力重振宋人北派山水之雄风,但要把握文人画写意之神髓。

    在中国画向现代转化中,画家必须有前卫意识,中国古典美学的全部基点是“中和”,要扩大中国的审美领域必须从反“中和”起步。我们从中国绘画的最高层面的文人画入手,先打入传统,再脱离传统,而不是直接移植西方现代的反“中和”形态,这是一种脚踏实地的探索与变革。

    变革者必然是寂寞的, 在当代画家中,没有多少人对艺术的理解能达到可以变革的高度,问题却恰恰出在这里,当社会的一般水平只能接受通俗作品时,往往将不理解的高层探索荒唐地归类于粗野一列。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