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再说路在何方——丁雪峰

1已有 160 次阅读  2017-04-20 06:53

     从“五四运动”以后一直到现在,曾经有许多人认为现代社会文人士大夫阶层没有了,文人画已经穷途末路,而且认为这是不依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必然趋势。而取代文人画高峰的将是以设计艺术为重心的现代艺术。但是,几十年过去了,有多少放弃传统追求创新的人,付出了毕生精力,却没有看到自己的目标。    

    一切有出息的艺术家都要追求独立的艺术个性,因此,在现代思的影响下,都试图努力与传统文人画拉大距离,以使自己不致成为古人的奴隶。而引进西画,正是打破文人画体系最有力的武器,于是艺术家们不断尝试着将西画的精神因素引入写意画。但是,我们清楚地看到,当这种引进达到最大限度之后,人们又蓦然发现,引进西画恰恰在冲淡独特性。我们的眼界越是开阔便越是意识到: 文人画是世界画坛中绝无仅有的独特体系,要取得在世界上的独特性,还需回到文人画体系上来。于是,一代接一代的人,先学西画后又不得不接受传统文人画的思想与笔墨精神。

    在中国的鉴赏系统中特别讲“品味”,在中国的艺评系统中特别讲“品评”。经过文人们上千年地品来品去,由于文人画饱含有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与中国人独有的精神内涵,被推到了出神入化、超凡入圣的艺术境界,从而成为中国画鉴赏的比照标准它使一切刻意创新的画家明白,想甩开文人画精神,创建一种新艺术,结果是在文人画的比照下立刻显得浅薄而苍白。我们的眼界越是开阔,也就越会意识到徐悲鸿与齐白石、吴昌硕在艺术境界上存在的差距。既是你去看现代画展,你也会惊奇地感觉到,在那些对文人画传统略有所悟的作品面前,其它的新尝试大多显得浮浅而滑稽。在继承文人画精神的前提下求发展,是中国画走向发展的唯一之路。画家要想追求高品位,就不得不从文人画中汲取营养。既要做未来的开拓者,又要保证高品位,这才是中国画创新的困难之处。

  面临困难怎么办?只能面对现实。我们处在新旧交替、两极冲撞的文化低谷地带,一个艺术家仍然可以既在品位上超越古人,又在开拓性上高于后人;既可独占“最好”,又可独占“最新”,不是不可能,千余年的中国绘画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