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我必须跳出这个圈子——丁雪峰

6已有 438 次阅读  2017-05-03 06:57

 

                             (图为我六年前为山西云丘山的题字,勒于景区巨石之上)

    今年的农历三月二十八(公历2017424日),是我六十岁的生日。人生几何?六十年已然过去。

    我之为人,事业心、责任心、同情心均甚强,好处在此,坏处亦在于此。好处是会看出问题,做出选择,想出方法,公而无私,为人牺牲,受人亲附。坏处是好大喜功,贪多务广,永远忙迫,为事所困,事未做好,精神却耗费很多。

    记幼年读《读史论略》,至“范文正公做秀才时,便以天下为己任”,奋然而起,有“大丈夫不当如是耶”之感。适当时文革初起,受社会风气鼓舞,愿大公无私,做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上世纪70年代初通过临帖习字,读费新我编著《怎样画毛笔画》,懂了些学习书画的方法,入大学后又知道传统文化与书画艺术的博大精深,就想放弃以前的弘愿,在书画的范围内做些研究。毕业后在高校任教,颇有学习的时间与机会,在诗文、书画中找得了自己的园地,更想终身致力于此。

   80年代,天真之时,想到就干,所有精力投入其中,也居然有几分成绩。可是,学校的压力来了,使我知道做事便不能和单位脱离关系。改革开放后,物价日高,个人的生计且成问题,何论创作,又使我知道要做事必不能没有经济基础。如何可与单位周旋而不受其牵制,如何可以打好经济基础而运用自如,这两个问题困扰了我多年。

而立之后,亦多有机会和学校乃至政界的官员往来,往来的结果自然是格格不入。究其原因,一半是我的思想颇多棱角,主张:“一是,教书育人,反对导人奢,提倡素朴。认为身处极贫之地,方知物力之最艰。二是,为人处世须有道有方,总期不失情理之正。三是,艺术贵在独立,不攀附不跟风。”另一半未能遇到开明的领导他们赏识的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听话的人,而我坚持独立自由的人格精神,就无法沆瀣一气不能任其摆布。因此,只有和他们若即若离,敷衍了事,而做事的志愿便无法达到。为了要打经济基础,我又与商人往来,固然借此也懂得一点经营之道,可是他们的目的是赚钱,超乎赚钱的事他们毫无兴趣以学问为主,自然既不能一时致富,也无法与他们为伍。

古人说,“人生五十始衰”。我今年已六十,就是工作到八十,已经只剩二十年了,我不能不规定一个二十年的工作计划而求其实现,决不能用有限的精神去对付无穷的琐事,弄得不知所终

  我读大学时理工业,非艺术科班出生。从艺近四十年,饱受挫折,常常杂事缠身,事又往往过于紧张迫促,无从容思考之余地,常常焦头烂额。我的书画是经过四十年的废寝忘食,潜心研究、慢慢领悟而得以提高。传统文化之精深博大,以我之愚,必须投入大量精力。佛家有“渐悟”,有“顿悟”之说,渐悟者由学问、修养来;顿悟则学问、修养、世事充积、通达,一旦豁然开朗。若不经渐悟之阶段而直顿悟,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此实“难于上青天”。我热爱传统文化,坚持以自己的学术体系、学术观念为主导思想,重在求真、求变,不随波逐流,不欺世盗名。

   然而, 书画江湖,人之功利之心没有休止,许多人都希望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我若听之任之,时间便不可再得。于是,从现在开始,我必须跳出这个圈子。所以,除了个别已答应的事情外,从今以后不再参与任何社会团体、艺术机构组织的展览、出版、宣传、笔会及接待旅游等活动;不再应邀出席书画家的展览、研讨会、撰写艺术评论;不再收徒、课;不再接受任何单位、个人以任何理由免费索取作品。 求得一分安静,我的学问就多积累一点,我吐了近四十年的丝,用最后的二十年时间或许可以织成帛。         

 

        (图为我今年为江苏常州西太湖绿地·香奈的题字,勒于花园别墅入口处的巨石之上)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