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温哥华吃客

7已有 565 次阅读  2017-07-06 03:07   标签温哥华  夜市  抽象 

温哥华吃客


作者:赵哈童


眼睛直视列治文这个城市,民航客机从城市的上空掠过。在夜幕中,列治文看上去是一个巨大的煎饼,或者犹如若干文化形态形成的一个合体,无数细胞更生着。


夜市灯火通明,人们身体随着脉搏节奏消费着食物,天性在发散。已经是时近午夜,享受存在感的高潮经久不熄。


我的视线特别选定光亮集中的一点,朝着那个点静静伸延,到一片暗色的地方,那是一片海湾,那海湾与太平洋相联接......我不尽自问:一个人了解绘画是可能的吗?也就是说,为了解绘画而旷日持久地连续付出思索,其结果能在何种程度上触及绘画的本质哪?    我思索这样的问题,大约是从安静在家中一年之后开始的,而在此前为维持学习和应对活着,我几乎从没有时间。


    

美术的提升,应同文化的生成同样吗?也应该依靠 “器物、制度、理念”三个层次的吗?绘画中的具像思考,是属于“器物”层面的吗?而精神则主要在于理念层次及中间的制度产生。

不同于中国绘画中对自然的写意,西方绘画中的有一些抽象概念不是“器物”的,它们是天性的对立面。很显然,一些极端个体的现代画家均是从无头绪中产生。与欧洲在世界大战之后的人文现状有关,整个欧洲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代表情感的艺术表达变得更加张狂。从精神角度而言:它几乎是疯狂的精神宣泄品。也就是为何现代主义在美国精神引领下大行其道。它本身就是反抗传统教育的精神外现。


就美术而言,现代“抽象”主义驱逐了人类通用的象形图样,就是需要技法才能达成的“器物”。“器物”是几世纪以来藉由师徒传授而完善,并被悉心记录和保存的绘画知识体系。抽象艺术的“抽象”意即概括、提炼。现代艺术运用“抽象”是对“抽象”一词的曲解,甚至几乎是其反义。


只有人类可以从“器物”过程中进行形象的简化提炼。我们应该明白美术是一种视觉沟通语言,美术创作的过程是基于“器物”基础之上的逐步逐层的“提炼”的人类经验汇总。


我对时下的美术教育放弃“器物”夸大创意耿耿于怀。想象如果凡高有生之年一旦放松了造型,他的画面将是怎样的?可是,如今美国的艺术潮流在发生变化,我们中的一些人可能开始相信,我们有责任从新审视这些幕后人物的主打“玩意儿”的深层用心。“抽象”(非“器物”性)绘画的滋长,得益于人们对体系教育的不信任,世界大战及“冷战”的悲观主义情绪使小部分人主导了去权威化的艺术思潮,它们的产生源自与希特勒及纳粹集中营罪孽的反思。


在这样背景之下,收藏者幕后黑箱运作了,“美国梦”被收藏家高调吟唱着,他们中的收藏家古根汉姆对画家的态度无异于杂货店老板娘对流浪狗的关怀,二战之后,这位现代艺术的“圣母”把饱经战乱之苦的欧洲青年放入威尼斯的画室“收养”,或把画家请到纽约,请他们居留,年轻画家们对权力和传统的不信任感赤裸的被鼓励并收藏。


扎在喉头的小鱼刺,说不定是致命的,有可能这个现实会引起重大事端的开端。这不仅仅是美术教育的侧重问题,美术教育里面说不定横亘着尚不知晓的仅仅属于一少部分人欲望的东西。何时我才能看清它的全貌呢?莫非到老都稀里糊涂不成?这些便是那时我所考虑并且后来也一直断断续续考虑的问题。我才渐渐明白,有可能我的双脚恰恰踏入了问题实质核心。这使我在想象中游进一片巨大的漆黑海洋,在太平洋的彼岸,在我们作为国家机构之中的美术教育领域,为什么有人大型其道地鼓励年轻人放弃历史发展观而大兴涂鸦之风呢?


此时在大洋这边,岸上美食的气象正达到旺盛的顶点......就连本无心经过的云朵也停住吸食人间的肥料,我一直望着,夜渐渐增加了苍白的颜色,路灯是自动关闭的,无声地一齐灭掉了。那云朵纹丝不动地挂在原来的位置,我的视平线与它等高位置,能互相平视,进而凝望。视点很近,中间只驱隔了人间美食夜市方阵废墟,由于昨夜贪多偷食已使云朵的外形肥胖了许多......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