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冯善书:画院去行政化会带来什么后果

6已有 274 次阅读  2017-03-20 00:47   标签冯善书  艺术家  吴冠中  美术馆  画院 
作者:冯善书   刊载:大河美术
          “自2007 年,吴冠中接受采访时发出“取消画院,取消美协”“别养一群不下蛋的鸡”的言论后,艺术体制的改革与艺术自由等问题始终没有离开过大家讨论的视线。而且近年来,取消美协、画院的论调甚嚣尘上,从未间断。近日,第五届全国画院美术作品展览在江苏省美术馆拉开帷幕,沉寂十年之后,画院重启大展,颇具深意。毫无疑问,再次“高调”回归大众视野的画院也将再次面对质疑。但是质疑从何而来,如要改革又应该从何做起?种种“炮轰”舆论,到底是公立机构容易“招黑”还是自身问题太大?美协与画院真的会与我们说再见吗?质疑的背后人们是否存在一定的“误读”?面对社会上丛生的江湖画院,公立画院又该如何应对?凡此种种,都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画院去行政化会带来什么后果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行业组织的“去行政化”改革不断加快,在网上和报纸上写文章公开“撕”美协、书协和画院的人越来越多。作为被撕的一方,供职于这三类组织和机构的体制艺术家们,极少有公开出来回应的,摆明的态度是:你们要撕尽管撕,反正不影响俺们原来的生活轨道,就算污我是沉默的大多数也成。

或许始终未能把对手骂出来,在公共舆论场上铆足劲头准备一撕到底的人,撕着撕着就撕不下去了。中央两办有关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的总体方案早在2015 年夏天就印发了,直到现在,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的美协、书协和画院,似乎仍然没有被取消。尤其是4 万多体制内书画家“率领着”全国上千万名编外美术从业者的美协和书协,该搞的展览和培训班还继续搞,该加的会员还继续加,甚至连丝毫“被改革”的迹象都没有。忙活了半天,广大围观群众痛心疾首的那些以权谋私、学术腐败、不务正业等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国家推动行业组织去行政化的改革方案难道是假的吗? 当然不是。那么,我们作为围观群体,到底应该关心什么样的问题?难道取消画院和美协、书协,真的是一个伪问题吗?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有必要先来搞清楚,画院和美协、书协这两类组织到底是做什么的?其实美协、书协作为行业组织,与画院这类事业单位还有点不一样:画院的一般工作人员都可以拿国家俸禄,但行业组织的会员就不一定了。换句话来说,画院是纯粹的官方机构,而美协和书协至多只能说是半官方组织,这个从其注册信息就可以看出来。

中国美协原主席靳尚谊先生对这个问题就分得特别清楚。有记者问他怎么看吴冠中生前呼吁取消美协、书协和画院的做法。靳老就说,画院他主张取消。原因是画院在全世界都没有,美协却有。他说国家当年设立画院有特殊的初衷,是要解决一大批像齐白石、唐云这样的老画家的生存问题。

当然,养画家只是一种手段,让这些有影响力的画家全心全意为国家服务才是画院存在的根本目的。吴冠中老先生批评现在画院“养了一群不下蛋的鸡”,只能说是用他的火眼金睛看到了当前公立画院普遍存在的弊病。众所周知,我们的脚长了肿瘤,要做的是把肿瘤治好,而不是把脚直接锯了。除非你能提出一个理由,证明没有脚比有脚更好。说了半天,画院到底该不该像吴冠中和靳尚谊两位先生说的那样取消掉?在笔者看来,脚一定要保留,画院却未必不可以关掉。其实,当前我们国家在发展公共事业方面,早就已经开始尝试通过向民间机构或商业组织购买的方式来为公众提供服务。这就好比我们喜欢吃鸡肉,直接到市场上买就可以了,未必人人都要去学会养鸡。因为养鸡不仅要有专业知识、专业人才,还要建专业的养殖场,运营过程中产生的污染物还得借助专业的设备来处理。事实也证明,术业有专攻,政府把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花费在那些对管理的专业化和精细化程度要求太高的工作,不仅是高成本、低效率的,而且极其容易因为一些潜在的风险问题、腐败问题,导致预期目标不能实现。回到画院的问题上,我国当前已经是全球首屈一指的艺术品市场,在不断成熟的艺术品流通市场上,公立画院能够提供给国家的各类艺术服务和文化产品,政府完全可以在市场上买到,而且在有市场竞争的情况下,不管成本,还是数量和质量,都比自己办画院更有保障。

只要画院的问题解决了,美协和书协的问题就更加不是问题。从法律性质上来说,美协和书协原本属于民间组织。只不过,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国家为了强化对这类组织的管控,向这些组织派驻了公职人员,并且通过公共财政长期向这些组织输血,把它们变成了实际上的半官方组织,也就是学术上经常提到的官办民间组织。对于国内的美协是否应该取消,靳尚谊先生显然不同意吴冠中的说法,理由是全世界并不只有中国才设立了美协。存在即合理。当然,不同意取消,并不代表靳老对当前美协和书协存在的问题视若无睹,他也一针见血地指出:“国外的美协是真正的民间团体,功能就是组织展览,跟策展人差不多。”

在很多人看来,美协和书协的领导职务,是一个真正可以直接发家致富的职位。美协和书协的领导虽为公职人员,但纪委监察部门并没有严格禁止他们的作品流入商业市场去寻找利益变现。在当前国内艺术品市场上,美协和书协的领导头衔,是直接可以与作品价位画等号的稀缺性资源。在这个问题上,笔者的观点与网络上撕美协、书协的人倒是略有不同。买家普遍把艺术家的头衔纳入作品价格评判标准体系里边,责任并不在美协和书协,因为再牛的美协和书协,都无法牛到可以直接对市场价格发挥主导作用。有什么样的买家,才会有什么样的需求。市场交易偏重艺术家的职务头衔,只能怪买家的审美水平不够高。而事实上,范曾、黄永玉等当前一些在市场上大红大紫的艺术家,在美协和书协里边从未担任过重要职务。活跃在当代艺术板块的那些油画家,其成功就更没有美协的什么事。同理,有人批美协和书协在发展会员上大搞权力寻租,其实症结依然出在艺术家的商业心理。与其花那么多钱去加入什么美协、书协,还不如用作品说话,告诉市场你的作品比那些美协、书协的会员强。

由是可见,国内的美协、书协之所以有这么多让人痛心的问题,根子还是出在它们的半官方性质。假使这些美协主席和书协主席,没有拿国家的工资和福利,他们也要像其他什么玉石协会、建材协会一样,每年交一大笔年会,我们还会骂他们搞权力寻租或损公肥私吗?美协、书画是一个有着近万下属分支、会员总数多达数百万的庞杂体系,一夜之间令其完全民间化,是否有引致行业失控的风险。在笔者看来,这是杞人忧天的想法。国内有哪个民间组织会像美协、书协那么臃肿?与行政脱钩,就意味着它们要走向市场。走向市场就意味着要面对竞争,面临分化。行业组织的分化,正是一个行业逐步走向成熟的标志。

                                                       (作者系艺术投资专栏作家)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 h551222n 2017-03-21 08:30
    并非世界上其他国家有美协组织,我们就有理由也要有,种种弊端已经造成了怨声载道,在当今时代,会有民间的组织会适应时代、市场的需要而产生,不用担心没人和机构来众望所归。该废弃、淘汰的机构(机器)就该淘汰掉。等它改变、革新这不符合目前的情况,我们离不开它吗?我们依赖它什么呢?
  • XQYH 2017-03-21 14:00
  • 杨鸣山艺术馆 2017-04-29 10:09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