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以瞬間串連的影像史詩 ——觀陳池春、陳文父子兩代人的三峽影像

已有 415 次阅读  2010-05-08 12:21   标签影像  池春  史詩  父子 

伍振榮

 

長江對中國人來說並非純粹的滾滾江河,歷代的中國人聚居於長江兩岸,源遠流長,孕育出豐富的文化,生活在此一帶的人對長江充滿感情。雖然長江水患歷代都有發生,儼然不可避免的宿命,但這裡的居民仍對此地不離不棄,生於斯、長於斯,長江就是他們的根。

 

為了根治長江的洪澇災患和發電的需要,醞釀近一個世紀的三峽工程終於在上世紀末落實展開,並在今年完工。為了這項中國最偉大的水利工程,三峽的居民便得犧牲小我,集體遷出三峽,令三峽一帶的人民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生活在長江的陳池春從1970年開始拍攝長江,迄今長達40年,不但記錄了長江三峽的景況,還有此間人民生活狀況和改變,是非常珍貴的人文紀錄,顯示出人文紀實攝影的重要性。他將目光放在身邊發生的社會變化及人文景象上,以紀實手法拍攝三峽已經長達40年之久。陳池春原本是一名解放軍的文職幹部,加入部隊之後才開始學習攝影,拍攝新聞照片,到了1970年代,他到了巫山縣的文化館工作,亦由那時開始拍攝三峽人的生活和文化,至今從沒有間斷過。

 

陳池春對紀錄長江的執著,令兒子陳文也受到影響。也在1994年開始拍攝長江,歷時17年。陳文出生於七十年代,在重慶巫山長大,自小就看著父親拍攝長江的人和事,耳濡目染下,十來歲的時間就開始隨著父親到長江三峽拍攝人文變遷。雖然兩代人均以長江為拍攝的選題,但其實卻有各自的視角。陳文大學畢業就在三峽從事新聞工作,當時正值三峽工程開展不久,媒體對三峽的報道很多,當中不少報道都提到大壩落成後,三峽的水位會上升而令當人民的生活有很大的轉變,就是這樣,令生於三峽的陳文自此致力以鏡頭紀錄三峽的歷史變化,他以紀實的方式拍攝了大量三峽原住民的生活,並從細節入手,一直記錄著他們的生活轉變,歷時長達17年。

 

陳池春、陳文父子兩人都是三峽的居民,正所謂生於斯長於斯,長時間待在同一個地方本來就很容易對身邊習以為常的事物感到麻木,往往忽略一些值得紀錄的畫面。究竟長時間生活在三峽的陳池春和陳文,如何擺脫這個問題?陳氏父子的要訣其實很簡單,就是不斷培養和提高對事物的觀察力,並毫不猶疑地用相機記錄有意義的瞬間,這種觀察力的培養要持久以恆,便能在熟悉的地方都能發現新鮮事物,因此令陳文父子對三峽的攝影工作從不間斷。

自三峽大壩工程動工以來,水位不斷上升,長江流域人民的生活改變急速,在這個蓄水遷移的歷史背景下,陳文就以紀錄人民的生活變化為己任,除拍攝人民的生活外,陳氏父子倆亦把相機指向當時即將被水淹的三峽古老城鎮之上,以紀錄它們行將消失的面貌。他們既承繼了寫實的人文攝影風格,亦注入歷史元素和個人情感,發展和創造新的攝影空間。

 

這一個《滾滾長江兩代人的三峽:陳池春、陳文父子攝影展1970-2009》藉著兩父子的持續拍攝,顯示出人文紀實攝影的視覺張力和震撼,展覽的影像沒有把重點放在三峽工程上,也沒有刻意悲情地反映遷離家園的哀愁,而是客觀地以影像顯示三峽居民近半個世紀以來的生活面貌,兩位藝術家的長期持續拍攝的行為,以大量瞬間串連成影像史詩,突破了平面藝術在長篇敘事能力方面的局限性。

三峽工程於199412月正式展開,並於今年全部完成,這個歷時十多年的龐大工程需要遷移129個城鎮,涉及超過120萬人的遷徙,歷時20多年的人口大移民,影響深遠;陳池春、陳文父子兩人的三峽影像,忠實地紀錄了其間人民生活狀況和變遷,成為重要的歷史見證,亦展示了人文紀實攝影的珍貴和價值。

 

200910月,香港

 

影展作品之一:                                                 陈文    摄影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