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一贯道头目 张英誉 隶书对联

已有 4443 次阅读  2008-05-13 11:20

      张英誉又名张佛生、张毅、张拙樵、张孝骞 .民国一贯道创始人张天然之子,抗战时期,被任命为汪伪外交部专员 。张天然 死后,其妻子刘率贞及子张英誉在杭州建立根基,创建"明线派"(江湖又称大师母派)说起,日后这一派支持青帮及国民党政府。解放后逃到台湾,现在一贯道在台湾以及香港海外华人圈影响颇大。

作品介绍:

隶书纸本原装裱。

上款:学礼道兄正之,落款:弟张英誉学书,印章:白文“张英誉”朱文“拙樵”

上联:一本万殊法孔孟,下联:三省四勿学颜曾。

本:根源;万:许多;殊:不同。事物虽然千差万别,其实本源同一。比喻事物万变不离其宗。

出于宋·朱熹《朱子语类》卷二十七:“到这里只见得一本万殊,不见其他。”

“三省”语出:《论语-学而第一》:“曾子曰:吾日三省其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而不习乎?”“四”,详《论语·颜渊》:“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非礼勿言, 非礼勿动。” 四勿:朱熹《斋居感兴》诗: “颜生躬四勿 曾子日三省。”

相关参考资料: 

一贯道始末:
一贯道的前身名叫“东震堂”,原是“白莲教”的一个支系,至清光绪十年(1884年),它的道首刘清虚(又名刘化普,号称该道第十六代祖)接办道务,他利用所谓“瑶池金母降坛”的“神训”,假托《论语·里仁篇》中的“吾道一以贯之……忠恕而已矣”这句话,将“东震堂”改名为一贯道。并妄称取儒教的“执中贯一”、道教的“乾元守一” 、佛教的“万道归一”,合儒、释、道三教教义于“一贯道”。

1917年,刘清虚死,山东济宁人路中一继承办道,自称“第十七代祖”。1924年路死后,一度由其妹陈路氏掌道。

1932年陈路氏死后,由道士出身的张光壁(又名张天然、张奎生,山东济宁人,一说是路中一的外甥)接掌道务。一贯道传至张光壁这一代,由于以张光壁为首的大批道首投靠了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这个一般的封建迷信团体,就蜕变成为反共反人民的反动组织了。

张光壁接掌道务后,自取道号为“天然子”,诡称是“济公下凡”,并自封“弓长祖” 、“第十八代祖”。他一上台,就首先排挤了路中一的重要门徒郝宝山,巩固了自己在道内的领导地位。接着,他又假借“神训”,与巫婆出身并拥有大批道徒的女道首孙素真公开姘居。孙素真是山东单县人,1947年后改名孙月慧,又名孙慧明、孙光明,解放前夕化名“白老太太”。

孙素真不顾张光壁家中已有妻子儿女,与其同居,并自称为“月慧菩萨降世”,说她和张光壁是“天作之合”,是“奉天命普传一贯大道,同办收园”的。从此,张、孙二派实力乃合为一体。

最初,一贯道仅在山东省内一些地区活动,总坛设在济宁,下设“礼化”、“敦仁” 、“天一” 、“明德”四个分坛。1934年左右,领导中心移至天津,并向北京发展。以后,又以“天一坛”沿津浦线、陇海线向徐州、南京、开封、郑州、西安等地发展;以“敦仁坛”向山东益都、烟台一带发展;以“明德坛”向江苏、镇江、丹阳等地发展;以“礼化坛”向云南、贵州等地发展。

“七七事变”后,一贯道很快为日本帝国主义所收买,张光壁投靠了日本特务头子山满和日本侵华特务机关“兴亚院”的渡边少将,北京道长张五福、宫彭龄也都充当了日本北平宪兵队的顾问。一贯道还和大汉奸相勾结,汪精卫汉奸政府的外交部长褚民谊充当了一贯道的“点传师”,财政部长兼警政部长周佛海充当了一贯道的“坛主”。此外,大汉奸王揖堂、江朝宗等都参加了一贯道,而张光壁也被汪伪汉奸政府委为“外交部参事”。自一贯道充当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的先遣队后,他们无耻地宣扬“中日亲善” 、“共存共荣” 、“大东亚新秩序”,还胡说什么“日本人来中国是天数,来收恶人”,“日本国旗是太阳,师尊属‘日’,担有天命,现在日当正午,日方应运,上天垂象,应道的先兆”,“日本人是秦始皇由长安派往东土寻找长生不老药的五百童男童女的后代,都是一家人,现在要回家,中国不让回,才打起来的”等等,因此得到了日本特务机关的赏识和经济上的支持。一贯道的组织得以迅速发展,仅在天津一地就设立了佛坛十八处。继而随着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势力向华东、华南等地蔓延,再向蒋管区内渗透,1940年,派遣点传师张润田、白兰斋、何僩文等到了国民党的统治中心-重庆来开展活动。

日本投降后,一贯道又改投国民党,国民党曾在《中央日报》上公开为一贯道开脱汉奸卖国的罪行,说什么“一贯道并不通谋敌国,所行皆为善举”,并让张光壁的儿子张英誉和另一道首何僩文出面,在南京以“中华道德慈善会”名义向国民党政府社会部立案,成为“合法”组织,公开挂牌活动。张光壁在南京的一切财产,也由军统特务帮助保存了下来。

解放战争开始后,一贯道将其指挥中心移向成都,并硧确定在西南长期扎根,说什么“道盘西转,东修西成”。随着各地的解放,大批道首又相继由华北、华东、西北等地麕集西南。1947年,旧历八月十五,张光壁死于成都王家塘102号,他的尸体由国民党专派了一架运输机空运杭州,埋葬在杭州南屏山与凤凰山之间。

张光壁死后,他的两个老婆为争一贯道的领先地位,发生了激烈冲突,该道即分裂成两派。一派以小老婆孙素真为首,称“金线派”,亦称“真理派” 、“西派” 、“暗线”。这一派势力最大,组织遍布华北、东北、西北、华中、西南各地,著名的道首有:北京的张五福、天津的胡桂金、山西的薛宏、山东的齐铭洲(后在南京)、西安的吕怀仁、上海的潘华龄以及西南的何僩文等。

另一派以大老婆刘率真(又名刘月辉)及其儿子张英誉(又名张佛生、张毅、张拙樵、张孝骞)为首,以杭州为基地,这派名“正义派” ,又称“师兄派” 、“东派” 、“明线”,多在东南沿海各地活动。

全国解放后,一贯道为了逃避人民的打击,进行了“应变”潜伏布置,一些大道首也逃到香港和台湾去了。

1951年,全国开展轰轰烈烈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大张旗鼓地取缔了反动会道门,对一贯道的及其他反动会道门组织,统统予以彻底摧毁。

一贯道在上海的活动始于1939年。是年,一贯道在北平举办一次名为“顺天会”的炉考。之后,胁迫大批道徒立愿“开荒”(到外地设坛办道,发展组织)。第一批来上海进行一贯道活动的是天津道德坛的张葆经、冯月迁(悦谦),他们在上海市嵩山路78号成立了基本坛,后改为基础坛,成为上海总坛。其后济南明德坛派胡寿庵及其后学李光吉在上海成立和光坛,王德训成立韬光坛。1940年,徐书印、吴信学从基础坛分设了金光坛,庞守诚、李介人成立了紫光坛。不久,天津浩然坛又派潘华龄来沪成立了宝光坛,天津另一道徒赵春林来沪到浦东成立浦光坛。1941年冬,道首张光壁、孙素真亲自来沪活动,与汪伪政府勾结,使一贯道的活动进一步扩大发展。抗日战争胜利后,一贯道投靠国民党,以宝光坛潘华龄为首,勾结国民党上海市党部和社会局,对外以“中华道德慈善会”名义活动。上海一贯道调整了组织,成立基础、宝光、金光、和光、浦光5个大组,其下为小组,小组下为佛堂(即坛),并以基础大组为领导。各大组除在本市发展以外,又向东南沿海及香港、澳门等地发展,成为全国一贯道的活动中心。1947年,一贯道分裂为东、西两派后,上海的基础、宝光、金光、和光、浦光5个大组归西派孙素真领导,东派则以紫光为首,成立了振光等13个大组。1949年上海解放以后,孙素真来沪活动,指示上海一贯道各道首做好“应变”准备,煽动道徒与人民政府为敌,活动转向隐蔽分散。东派在上海的活动,以紫光大组为领导,下设分坛30余个,并向江苏、浙江、安徽等地发展。上海解放前夕东派也召开“应变”会议,改变活动方式,转向隐蔽。

全国解放后,上海一贯道金光大组道首徐书印去香港活动,在港设立博德坛,一贯道道首孙素真逃往香港,指挥大陆各地一贯道进行反革命活动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