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藏品知識:紫砂壺

1已有 12059 次阅读  2013-07-31 18:03   标签important  relative  qzone  visible  hidden 
藏品知識:紫砂壺

紫砂陶史概論


宜興陶瓷生産的歷史,源遠流長。從各個方面的文獻資料和考古發掘調查所累積的文獻資料來看,宜興地區的制陶業開始於原始社會時期。

根據宜興全境內分佈的古窯普查數據,宜興陶瓷業的起源該不晚于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時代。在張渚區歸徑鄉的駱駝墩、唐南村以及鼎蜀區洑東鄉的堘(cheng)裏村、元帆村(下層)都找到了以細埿制的紅衣陶缽、夾砂粗紅陶鼎、釜及牛鼻式耳罐為特徵的陶器,它們與磨光的石斧、石錛共存于新石器時代遺址中。陶器的主要特徵都與太湖流域及錢塘江流域的“馬家文化類型”特點相一致。

考古調查發掘的大量文物資料,説明隨著生産鬥爭經驗的不斷豐富,從事宜興陶業生産的原始居民的制陶技術也在不斷演進,與太湖周圍的其他氏族社會生産同步向前發展著。在同一個文化遺址,如鼎蜀附近元帆村的迭壓(中層)中,可以明顯地看到一個發展過程:最早的以盤築法手制後,經過充分氧化焰燒成的低溫紅陶,如何過渡到輪制後經過還原氣氛燒成的灰陶或再用滲炭法燒成的烏黑髮亮的黑陶。伴隨陶器出土的石器工具證明,該遺址的文化分期應劃入“良渚文化”時期。再往後,相當於商周之際的幾何印紋軟陶和磨制石器。小件青銅器共存的文化遺址,在鼎蜀周圍地區也發現了好幾處,如張澤鄉壽山村東氿邊和大樹村山坡等地。

在分佈全境內的古窯遺址調查考察中,曾發現大量的殘陶碎片,加之川埠鄉和西山前“漢代窯址”、南山北麓“六朝青瓷窯址”、湯渡村“古青瓷窯址”、均山“青瓷古窯址”、澗潨(cong)“唐代古龍窯遺址”的墓葬出土,也有幾何印紋硬陶、原始青瓷以及漢代的陶罐、陶鬲、陶瓶、陶鼎,證明宜興不但是“印紋硬陶”的基地,也是原始青瓷的另一故鄉。

唐以後直至南宋的古窯址,幾乎遍佈縣西南部靠山地及的許多鄉村,這也都説明宜興的陶業是名副其實地有著歷史淵源的。下文將就宜興陶瓷史上的幾個問題逐個加以探究。

一,宜興制陶窯業區域上的變遷

根據實地調查勘察以及有關史料的查證,宜興窯業區域範圍自南宋以來的變遷情況如下:宋王朝南遷後,受當時社會政治軍事的影響,西部山區的制陶業,也紛紛投入為軍需服務的生産中,大量生産各種大小水罐。在調查中發現的每一古窯址的殘陶堆,幾乎全部是大量所謂“韓瓶”的廢器,其中也間雜很多較為完整的産品,但這些産地,似乎在南宋以降,就沒有再生産的跡象。

自南宋迄元代的將近一個多世紀中,宜興的制陶業,雖然持續生産,但並無明顯的發展趨勢,一直要到明代才逐漸中興。明代陶業逐漸由宜興西部山區向東南方向轉移。由於東南地區依山傍水,礦土資源豐富,水陸交通方便,社會政治又相對穩定,宜興制陶業才有著長足的發展。據調查,明初宜興窯址多分佈于沿山一帶;南起洑東白埿場,北至川埠查林大嶺下,縱長二十余華里,至今還存在近數百年前的窯址。到明代中晚期以後,南北窯來相互靠攏,逐漸在鼎蜀鎮形成了方圓約十五平方公里的稱譽中外的新陶都。

宜興陶瓷業有著優秀歷史傳統,總是以生産日常生活用陶為主流。幾千年來,隨著社會發展、時代變遷,它歷經幾度興衰,但基本上沒有斷産,其所以有這樣強大生命力是和上述傳統直接相關的。

二,宜興陶業統稱中的幾個分支

宜興陶業從明清以來,大體可以分為六個大類型,按照當時的行次,分稱:粗貨(指最大型的缸、壇類)、溪貨(指腌菜甕、酒罈類)、黑貨(指中小型盆罐類)、黃貨(指日常炊具,如砂鍋、糖罐等小罐小壇類)、砂貨(指中型盛器,如陶缽以及“湯婆子”之類)、紫砂(指茶壺、花盆、瓶鼎和工藝陳設品的紫砂工藝陶)。

三,紫砂陶的創始與發展

紫砂陶瓷藝術的創始,根據對一些歷史文獻的研究和古窯址的發掘,可以追溯到北宋中葉。

先説文獻記載。如梅堯臣《宛陵集》第十五卷《依韻和杜相公謝蔡居謨寄茶詩》有句雲:“小石冷泉留早味,紫埿新品泛春華”;第三十五卷《宣城張主簿遺雅山茶次其韻》有句雲:“雪貯雙砂罌(ying),詩琢無玉瑕。”又如元代蔡司沾《霽園叢話》裏也記載説:“余于白下獲一紫砂罐(俗稱壺為罐),有‘且吃茶,清隱’草書五字,為孫高士遺物,每以泡茶,古雅絕倫。”(注:孫高士名孫道明,號清隱,元末人,曾名其居處為“且吃茶處”)這些吟咏和記述,多直接談到了紫砂茶具,説明在宋元間宜興已有了紫砂器。

再説古窯址的發掘。在鼎蜀地區,由於古今窯址的重疊,加之解放後廢棄舊式龍窯,宋代窯址已較難尋覓;再者,古代窯址分散,故發現的數量也較少。這些窯址發現的産品以缸類為主,與張渚地區發現的有所不同。比較重要的宋代窯址,是1976年紅旗陶瓷廠興建隧道窯移山整基時發現的蠡墅村羊角山的早期紫砂窯址。就筆者實地考察所見,羊角山窯址為一小型龍窯,長十余米,寬一米多。當人們發現它具有考古價值而加以重視時,其墩阜已被掘去大半,尚有小部分埋在地基之下。窯址旁邊的廢品堆,上層為近代的缸甕殘器;中層為元至清初的廢品(中有細頸大腹腔的釉陶注壺及器肩堆貼菱花狀邊飾的陶甕等);下層則是早期紫砂器的廢品。羊角山早期紫砂器的廢品堆,以各式壺類為主,有大量的壺身、壺嘴、提墚、把手和器蓋發現,特別要指出的是,部分壺嘴上的捏塑龍頭裝飾,與宋代傳流行于南方的龍虎瓶上的捏塑手法相一致;再結合此層所掘出的宋代小磚,以及中層出土的具有元明風格的器物來看,大致可以推定下層堆積物為宋代産品,而主要的燒造年代大抵在南宋,其下限可能延續至元代。

觀察羊角山出土的早期紫砂殘器可知,其器物的用途與明清乃至現代的紫砂器有較大區別。當時的紫砂器,如缽、罐、壺等,胎質均較粗,製作也不夠精細,可能作煮茶或煮水之用;但考查中華茶道文化,在宋代還未發展到手撮茶葉、用壺衝飲,替代烹煎方式的階段,1966年,在南京市郊外江寧縣馬家山油坊橋挖掘的明嘉靖十二年(1533年) 司禮太監吳經墓曾土一件紫砂提墚壺,從它的型制與裝飾紋樣推測,它被用作案幾陳設品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四,紫砂陶技藝上的演進

拿《陽羨茗壺係》(明朝周高起著)、《陽羨名陶錄》(清朝吳騫著)和《宜興縣舊志》等史籍的記載,從跟羊角山古窯址發掘所得殘器的製作工藝結構、手段,以及南京郊外吳經墓出土的那件紫砂提墚壺的製作工藝技法對照著揣摩,可知史籍文獻的記載是正確的;紫砂陶因宜興制陶工藝不斷演進而誕生,這個觀點是研究紫砂歷史得出的。《陽羨茗壺係》的“創始”一節及《宜興縣舊志》的“藝術”一章,都這樣記載著:金沙寺僧久而逸其名矣,聞之陶家雲:僧閒靜有致,習與陶缸甕者處,“摶其細土,加以澄練,捏築為胎,規而圓之,刳使中空,踵傅口、柄、蓋、的,附陶穴燒成,人遂傳用。”又如《陽羨茗壺係》的《正始》雲:“……供春于給役之暇,竊倣老僧心匠,亦淘細土摶胚,茶匙穴中,指掠內外,指螺紋隱起可按,故腹半尚現節腠,視以辨眞。……”但這些文字的説法,可能使局外人摸不著頭腦。在清吳騫著的《陽羨名陶錄》裏編載周容的一篇《宜興瓷壺記》,介紹了砂壺的製作技法,稍覺合理,但文章好(hao)杜撰術語,使人費解,且文字佶屈聱牙,艱澀難懂,即使陶人,若淺于文理,也不易領會。這裡僅就文中技藝改革演進部分,斷章摘引幾句,以説明紫砂創始之技法:“始萬曆間大朝山僧(當作金沙寺僧)傳供春:供春者,吳氏之小史也,至時大彬,以寺僧始止。削竹如刃,刳山土為之。供春更斲(zhuo)木為摸,時悟其法,則又棄模,而所謂削竹如刃者,器類增至今日,不止數十事……”這些話顯然是作者周容實地察看制壺的全過程,又向陶人了解砂藝當時及以往的一些製作情況後記下的。

對照早期的紫砂器(如羊角山發掘的殘器和明吳經墓出土的提梁壺)不難發現,其成型方法多和手工日用陶砂鍋小罐等的制法相一致。周文中提到了金沙寺僧削竹如刃的手工捏作及供春斲(zhuo)木為模的成型技法,實際上,用模制壺的技法,金沙寺僧和供春之前很久便有人運用。倒是“時悟其法,則又棄模……”這一點我們確實應該承認。揣摩時壺及明代民間的傳器,可以看到時大彬後來的製作方法確有了突飛猛進。最大的改進是用埿條鑲接拍打憑空成型。紫砂藝術發展到這一階段,遂眞正形成宜興陶瓷業中獨樹一幟的技術體系。這種高難度的技巧上的鉅大創制,雖然也經過時大彬以前的父輩們(包括時鵬、董翰、趙梁、元暢四大家在內)的共同實踐,但時大彬是集大成者。經他的總結力行,成功地創制了紫砂傳統上的專門基礎技法。《名陶錄》雲:“天生時大神通神,千奇萬狀信手出。”這樣的讚頌,唯時大彬足以當之。幾百年來,紫砂全行業的從業人員,就是經過這種基礎技法的訓練成長的。作為紫砂藝術優秀傳統的繼承者,我深深體會到前人創造革新精神的偉大。

五,砂藝的鑒賞

有幾百年曆史的紫砂,也是歷史悠久的我國民族文化的有機組成部分,它包括物質文化和精神文化兩個方面,但兩者之間又相輔相成,不可截然分割。

明代中葉,正值中華茶文化的鼎盛時期,茶的品飲方法日趨講究,沏茗暢飲替代了宋代流行的烹煎,因此,茶事開始講求器具,其所具有的藝術價值與使用價值端賴茶事的發展而發展,二者之間相互推進,具體表現在精神和物質兩個方面。品茗本是生活中的物質享受,茶具的配合,倂非單純為了器用,也蘊涵著人們對形體審美和對理趣的感受,既要著重內容,又要講究形式,以期達致內容與形式之間的矛盾統一。一件眞正雅俗共賞的珍品,應有它出類拔萃的氣質和高超的技巧功力,方能得到社會的公認和歷史的肯定。

關於砂藝之品位問題,應該這樣來看,任何種類的工藝美術,從某種意義上講,都具有一定的共通性。書畫、金石、琢玉、竹木雕刻等等,都有它一定的技藝層次,或屬於藝術層次;或屬於高檔層次(指批量商品分檔);或屬於普及層次(即生活日用品)。砂藝情形亦然。造型形態完美,裝飾紋樣適合,內容健康向上,使用功能理想,製作技巧精湛,且藝趣盎然,雅俗共賞,使人把玩不厭、怡養性靈的,才夠得上藝術層次的上乘,堪稱傳世傑作,其次是因瑕就瑜,美中不足,有趣失理,有理失趣,不能兼勝者,是為中乘;至於高檔層次,大都出自基礎技術比較紮實的藝人技工,複製某種佳作,痛癢無著,技雖精而藝不足,終不免匠氣流溢,難臻高尚境界,有識者當能有會意合理的評點;普及層次的成品乃出自某地區賴以發展經濟、維持人民生活、溝通物質交流的地方事業,它是為適應社會消費的需要而製作的。


六,歷史發展中的幾位大師的成就

金沙寺僧與供春,是史籍中第一批有姓名可稽的人士;與供春同時,還有四大家:董翰、時鵬、趙梁、元暢(一曰元錫),可惜他們的作品,連明代周高起的《陽羨茗壺係》和清代吳騫的《陽羨名陶錄》兩書,都説沒有見過,在四五百年後的今天,更無從評説了。

砂藝史上一致推崇的大家,當以時大彬為典範。他的貢獻在於:對砂藝開創時期技藝法則的創造性革新,這是後輩從業者都應為之歌功頌德的;更重要的是,他為後世留下稀世傑作,創紫砂藝術陶文化的先河。本編敬將其鳳毛麟角的幾件傳器,列于圖版之首,供愛好者欣賞品評。

在時大彬同時或之後的幾位砂藝作者,他們僅留姓氏于經傳,卻未見確切可信的傳器,無法評點。其中時被提及的有:與李茂林(時大彬同代人)並稱為“三大”的時大彬兩個徒弟李仲芳和徐友泉,以及其他許多徒弟蔣伯荂(fu)、歐正春、邵文金、邵文銀、陳俊卿等,另外還有陳用卿、陳仲美、沈君用、惠孟臣等人。

《桃杯》的作者聖思,史籍上未曾列載,無從考據他姓甚麼,但憑這件傳器,觀摩欣他的藝技,其巧妙的構思、精湛的技巧,眞可謂重鎪(sou)迭刻,雖名為杯,誰忍心用它飲茶。作為技藝高超的陳設品,它堪稱砂藝又一個流派的代表作。

在明清這兩個朝代更替的動蕩時期,文化生活曾處於低潮。砂藝的發展,自然也受到一定的阻滯。清康、雍、幹階段,社會相對穩定,反映各時期經濟基礎和與之相適應的政治體制物質文化復見生機。紫砂陶藝名人,又得到了施展才技的良好氣候。這個階段,最傑出的應首推陳鳴遠。他的作品,可以説是在繼承明代傳統的基礎上的大膽創新的産物。筆者從少年習藝直至暮年的五六十年中,所見他的眞品雖僅有數件,但憑此已能窺見其藝術素養之深湛。所制珍壺中的幾何型類,樸質大方,結構合理,技巧嚴謹;自然型類,則概話誇張,源於生活而高於生活,並擅于借鑒。繼承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如三代青銅器的造型與紋樣,利用紫砂埿料優良可塑的特徵,得心應手、隨心所欲地發揮著神工般的技巧,堪為砂藝之觀止。惟其美中不足者,在於其部分作品,沾染著清代宮廷之繁縟氣息,卻也是時尚所趨,在所難免。

由於鳴遠名噪一時,品位高卓,故仿傚者眾,偽冒贗品,因而氾濫流傳,時至今日,餘孽不絕。

這一時期成就可觀的砂藝作者,還有邵玉亭、王南林等人。邵玉亭曾為乾隆宮廷制器,筆者五十年前曾見一壺,一面浮雕荷趣,一面鐵線凸描篆書乾隆禦制詩七絕一首,製作非常精細,此人也應是當時的佼佼者。

王南林當時亦頗有聲望,但觀其遺作,亦僅以渾樸勝,未及精巧。

殷尚、陳蔭千、邵旭茂、楊季初等,傳器都甚寥寥,本編依次收入有關圖版,從藝技上觀賞,各有韆鞦,或技巧刻劃縝到,或造型氣度宏偉,或題材形式典雅,各擅勝場。

歷史延續至清嘉慶、道光年間,也陸續出現許多騷人墨客熱衷陶藝(在此不作臚列,日後當作專題述説)。最突出的要數當時的金石書畫家陳鴻壽與砂藝作者楊彭年的結合。陳鴻壽,字子恭,號曼生,浙江錢塘人,嘉慶六年(1801年)拔貢。在藝術上,他主張“詩文書畫,不必十分到家,乃時見天趣”,從中可以看到他的藝術欣賞觀。陳鴻壽在溧陽做縣宰時(許多記載都誤作宜興縣宰),一度與楊彭年合作,由楊彭年制壺,曼生刻寫。在壺上題銘書刻,即濫觴於此。曼生是一位在書畫金石文學上有相當影響力的人物,他的愛好倂涉獵砂藝,與楊彭年合作當是順理成章的事。筆者一生中偶見他的三、五眞器,印章、書法、詞藻鐫刻款式均書卷氣息醇厚,別饒一番文藝情趣,但彭年的壺藝技巧,功力平凡,倂不出色。所以,筆者過去在一篇小文中,曾説曼生壺“壺隨字貴,字依壺傳”。

至於傳説中所謂曼生曾參與造型設計,這當然很有可能,然而,若説什麼十八式、十九式,那就誠屬無稽之談了。很多以訛傳訛謬論,大致起源於民初狡黠的骨董商所編寫的一部《骨董瑣記》。那是專借歷史文獻中的一些記述,捕風捉影,繪聲繪色,為各種傳統工藝品的摹制贗品而作的輿論工具的。更有甚者,在曼生壺傳器中,有“曼公督艁茗壺第四千六百十四為羼泉清玩”像這樣的作品,使探討史實的人,不能不産生疑竇;曼生作溧陽縣官,按清官制,縣令一任三年,封建社會的地方官能如此閒適嗎?在三年縣任內,即使專司其事地以工餘之睱死勁幹,也要合到四、五件一天。若請人代庖,也必須雇傭至少兩到三個專職人員方能完成偌大數量,能使人信服嗎?陳曼生在清代文學藝術各方面都有相當的地位,不可給粗製濫造。

曼生之與彭年的合作,可以説是一代藝緣,兩人定有深厚友誼在;當時砂藝超出彭年的別有人在,而曼生始終未與他人合作,不然砂藝史上興許另有絕唱。

于廷,也常有人提及,可惜未見傳器。倒是另外一位叫虔榮的,應記上一筆。虔榮,潘姓,字菊軒。名在《宜興縣誌》長壽耄耋之列,當地砂藝老輩頗為推重。高熙的《茗壺説贈邵大亨君》一文中,亦首提其名。現尚有二佳器傳世。此壺曾見於《宜興陶器圖譜》(台灣出版第二○二頁圖版),壺底刻有紀年名款及作者年齡。1937年李景康、張虹著《陽羨砂壺圖考》,即載有碧山壺館及披雲樓各藏同型同款紫砂大壺一持,“……砂細工精,底鐫楷書‘歲在辛卯仲春,虔榮制時年七十六倂書’十六字”。筆者1981年秋訪問香港時,由羅桂祥先生陪同參觀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偶見珍藏砂器中有此同樣款式的壺,很覺稀罕,亦感欣逢。據館長高美慶博士介紹,此壺數十年中輾轉新加坡、台灣、香港,現為私人庋藏而寄存博物館中。筆者于1985年和1989年再赴香港時,都去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觀摩欣賞,洵可樂也。

按上述該壺和作者的紀年推算,作壺年代當為道光十一年(1831年),是年虔榮七十六歲,往上推算,虔榮當出生於乾隆二十一年(丙子,1756年)。陳鴻壽生於乾隆三十三年(戊子,1768年),卒于道光二年(壬午,1822年),據此,虔榮即長于曼生十二歲;曼生去世時,虔榮還健在,且七十六歲尚有如此佳作。

邵大亨,上袁裏人,準確的生卒年已無法查考(因邵氏宗譜毀於十年浩劫)估計約生於乾隆晚期,歿于道光末年。大亨藝技卓越,秉性剛烈,情趣閒逸,當時譽滿全邑,他精彩絕倫的傳器,理趣、美感盎然,從藝者觀之賞之,如醍醐灌頂,沁人心目;藏玩者得之愛之,珍于拱壁,不妨釋手,本書所收幾件作品,尚不足以窺其全豹。

從格調上來品評,大亨傳器應該説是紫砂陶文化前進中的又一大轉折。他一改盛清階段宮廷化的繁縟靡弱之態,重新強化了砂藝質樸典雅的大度氣質;既講究形式上的完整、功能上的適用,又表現技巧的深到,成為陳鳴遠之後又一代宗匠。筆者自習藝開始,以之為畢生孜孜于斯道的技藝上的楷模,揣摩端倪,悟其眞諦,遂得以奠定基礎。

大亨秉性的剛烈,在清光緒《宜興荊溪縣誌》上有如下一段記載:“……有邑令欲得之(指壺),購選埿色招人署,啖(dai)以重利,留之經句,大亨故作劣者以應。令怒而杖之,亦不吽(ou)暴也。”這顯示了大亨是一個威武不屈、富貴不淫、貧賤不移、珍惜藝術靈魂的堅強藝人,具有高貴的品格。

大亨在情趣上亦頗為閒逸,他在創作上注意把握靈感,正如高熙贈他的文章中所品評的:“或遊覽竟日,或靜臥逾時,意有所得,便欣然成一器,否則,終日無所作,或強為之,不能也。”一個投身藝事的人,沒有這種精神,猶如從事文學創作的人缺少“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志氣一樣。大亨是能進入藝術境界的一代大家。

與邵大亨同時的邵友蘭,年齡稍輕,亦生於乾隆晚期,歿于同治初年,享壽頗高。筆者幼年時,聽祖輩述其甚詳,故頗為耳熟。他所用的印章有橢圓式帶邊紋的“陽羨邵友蘭制”,還有帶邊方章“友蘭秘制”,小印楷書“友蘭”二字,銘刻一般署“二泉”所作。故宮博物院及愛壺家均有藏器。但在技藝上,他比大亨,則要遜色得多了。

以上品薦之虔榮、大亨、友蘭三人,都是陳曼生同時期的人。他們傳器的技藝水準量之於楊彭年,都要高出,後世諳于砂藝之道者,沒有不稱道他們的。

蔣德休,字萬泉,歴清道光、咸豐、同治三朝,據光緒《宜興縣誌》記載:德林“工搏埴業,無所師承,而藝極精,凡茗壺、花盆、杯盤及一切書案陳設器具,色色工致,為一時之冠”。觀其傳器實物,《宜興縣誌》似有溢美之詞,姑且記之,以待有識者公論。

邵友廷、邵湘甫、邵權衡(一字權寅,又字赦大)這三個人,應推友廷為首,都生於道光朝,歴咸豐時皆已壯年,先後歿于光緒年間,生平皆載入《宜興縣誌》。

本編收入黃玉麟力作數件,故亦著重品薦,藉此機會,也想説明一下他的生卒年限。黃在清同治初年,隨邵湘甫習藝,當生於道光末年或咸豐初年。太平天國兵燹以後,他遂拜在邵湘甫門下。湘甫與筆者祖輩有葭莩親,故亦自幼耳熟。黃歿於民國初年,終年六十余歲。他的成就,讀者仔細觀賞他的傳器便可了解,鄙以為他是自大亨之後唯一傑出的人物。黃在技藝上亦是多面手,方圓器型都擅長,每器紋樣、細部、結構、銜接、刻畫,均清晰乾淨,但一盤圓器終覺得渾塌塌然,腴潤有之,巧麗欠缺,有大亨的格調而無大亨的氣質。《宜興縣誌》有黃玉麟的傳記。

程壽珍是邵友廷之養子,同治四年(1865年)生,民國二十八年(1939年)卒。承父家教,少年所作品類較多,中年至晚年僅制三個品種:掇球、倣古、漢扁。技藝嫺熟,型制掌握正確,不務研媚,精獷中饒有韻致,是個多産作家。他的壺價廉物美,當時嗜壺者都能購得,故其傳器較多,頗受大眾推崇。常用印章“冰心道人”“壽珍”,把下則鈐“眞記”二字小印。其子盤根,一向作與其父親相同品種,倂以其父所用印章鈐之,以致混淆眞偽,但盤根型制掌握差父甚遠,故識者大抵不難辨認。

陳光明,字匡盧,小字順寶,中年以後,依其女僑寓上海,藝技較同輩精緻,復倣歷史作品,則技不如黃玉麟。傳器樸雅古茂,格調較高。

俞國良,原籍無錫,1939年卒,享壽六十五歲。傳器製作嚴謹,器型格調雅致,是晚于黃玉麟的名手,但總的表現,又遜於黃玉麟一籌。

砂藝自明朝到現代這幾百年中,是逐漸演進發展而成為宜興陶業中一個獨特體系的;它儕身於中華民族物質文化的一脈  紫砂陶文化中,倂非哪一位巨匠個人的功勞,而是無數名師高手實踐創造的結果。以上簡略介紹部分歷來公認的砂藝大家的成就,意在憑一已之見,拋磚引玉,供熱忱于砂藝的人仕共同探究耳。

今天的紫砂工藝,在百花齊放的形勢下,雖正欣欣向榮,但它今後究竟應當朝什麼方向發展,卻是見仁見智。

人類社會的精神文化與物質文化在不斷演進發展著,舊事物總是要被新事物替代。造型藝術的審美趣味亦然。各個時代的人們對器用要求的差異,相應地反映出不同的審美觀。當前,人類社會的科學技術突飛猛進,一日千里,過去了的生活方式、審美方式,不可能再一成不變地倒回來。

但文化又是靠世世代代相互繼承積累下來的,它是屬於全人類的。藝術欣賞、審美活動不分國界,“古為今用”“洋為中用”也已成為人們的共識。顯而易見,古代優秀的傳統,應該批判繼承,例如:對於我國民間工藝美術,特別是對其中高難度技巧的部分,更應研究掌握,不能畏懼,不認識到這一點,就是一種短視和無知;同樣的道理,外國的新鮮事物,也要有選擇的為我所用,但這種“用”為的是開擴視野,有所創新,而不是背棄我們的民族形式與地方特色,因為正是這種民族形式與地方特色,才使我們的藝術有著可貴的獨立價值。

是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創新,還是破壞了傳統而後標新立異?我認為正確的選擇應是前者。

繼承傳統而創新,就是窺探歷史,認識傳統,在紫砂領域裏,唯有鍛鍊倂掌握高難度的基礎技巧,工藝改革才能有突破性的創新。一個人的生命是短暫的,假定能活八十歲,那他的創作年限至多不過六十年。下一代如果踢開師承,重起爐灶(zao),那就永遠談不上文化積累,即使嘩眾取寵,也只能是曇花一現,沒有推廣的傳世的生命力。民族文化的發展,不能舍源逐流,唯有不忘本、肯開拓,才能不斷提高,永無止境。

藝術品不一定是實用品,但實用品宜藝術化。應該從千變萬化的形式中,求出能與具體內容相配合相統一的一種,倂使之臻于完善的境界,這樣創制出來的東西才能有活潑的生命力。

本書的編著正處於紫砂工藝的黃金時代,編者悉力蒐集各大博物館及私人所庋藏的歷代珍品,加以編排整理,公諸於世,力圖顯現砂藝的眞正歷史面貌,彰揚其藝技上的優秀傳統,希冀進一步提高世人對紫砂工藝的眞正認識,俾使紫砂事業傳承有據、創新有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區區宿願,倘蒙天下紫砂愛好者及各界人士共同關心、垂注,進而扶持紫砂藝術這枝絢爛的奇葩,使之綻放驚世新花,則于願足矣!

一九九一年五月十八日完稿    顧景舟

宜興紫砂廠沿革

宜興,戰國時代稱荊溪,秦漢時置為陽羨,晉時又改為義興。隋唐一直沿用,宋時為避宋太宗趙光義之諱,在太平興國年間改義興為宜興。

紫砂壺普遍分法,古壺為民國之前,民初壺為1912至1954年,早期壺為1954至1982年,當代壺為1982年之後。

1465-1505 明成化年間,金沙寺僧搏紫砂細土搜築為胎,作成壺具,燒成傳用。

1506-1521 供春

紫砂生產始於北宋中葉,至明正德年間開始興盛,其中供春,把紫砂器推進到一個新的境界而成為最早的著名民間藝人。

1522-1622

明代嘉靖、萬曆年間,宜興窯場的產品已是“于四方利最薄,不逕而走天下半”,紫砂陶的泥料,只有在大量生產日用陶的條件下才能取得,因為這種深藏於岩層下數百公尺深處的“甲泥”之中的紫砂泥料,必須從甲泥中分選出來,沒有日用陶的大量使用甲泥,紫砂泥也就無從取得。

萬曆時期,一方面紫砂壺的聲名已遠播宇內,另方面工夫茶俗已風靡閩南、廣東等沿海地區,這兩股茶與壺的風潮隨著商賈、官吏的遷移,陸續在東南沿海融匯,相激相盪,並且迅速取代瓷壺、茶盞,以「世間茶具稱為首」之姿,與工夫茶俗緊密結合。

※1522-1619 董翰、趙梁、時朋、元暢、李茂林

繼供春而起的紫砂名藝人有董翰、趙梁、時朋、元暢四人,並稱“名壺四大家“。其中董翰以製作菱花式壺最著稱,以文巧著稱,其餘三人則以古拙見長,趙梁所制壺多為提梁壺。同期的壺藝名家還有李茂林,他善制小圓壺,精美樸雅,不加款式,僅以朱書為號,人們認為可與供春壺媲美。

※1572 時大彬、李仲芳、徐友泉

明末紫砂名師時大彬及其弟子李仲芳、徐友泉,被稱為“三大壺家妙手”,時大彬所制茗壺世稱“時壺”、“大彬壺”,為後世所景仰。

※1573 李養心、歐正春、邵文金、邵文銀、蔣時英

三大壺家妙手除外,萬曆時期,另外還有一位著名紫砂藝人李養心,他擅長製作小壺,樸素帶豔,世稱“名玩”。李養心的最大貢獻是開創了“壺乃另作瓦缶囊閉入陶穴”的匣缽裝燒法。此時還有歐正春、邵文金、邵文銀、蔣時英等人,他們借用歷代陶器、青銅器和玉器的造型,紋飾製作了不少超越古人的作品,他們的作品也被後世廣為流傳,被譽為“陶聖”。

同期,江南地區的士紳也爭向宜興訂製文玩茶具,如太倉趙凡夫、華亭董其昌、上海潘元瑞、長洲顧元慶、常熟陳煌圖和江西新城的鄧漢等,此期最著名的紫砂藝人是陳仲美、沈君用、陳用卿和陳文卿四人。

另還有閔魯生、陳光甫、邵蓋、周俊溪和邵二蓀等,可以說是名工輩出,名有絕技。

1620-1644 項不損、惠孟臣

明天啟至崇禎年間,浙江嘉興人,字不損。名真檇,國子監生,能詩能文製壺樸雅,書法有晉唐風格,為當時之名工。

同期著名的紫砂藝人有陳俊卿、周季山、陳和之、陳挺生、惠孟臣、承雲從、陳君盛、陳辰、徐令音、沈子澈、陳于畦、徐次京、惠孟臣、葭軒、鄭子候等。其中尤以惠孟臣的壺藝最精,為時大彬以後的一大高手,清初即有人仿製“孟臣壺”,其後仿者更多。

※1620年,紫砂器由葡萄牙人帶到歐洲,被稱為朱泥器或紅色瓷器,受到歐洲人歡迎。

明代紫砂壺大師名家

供春,元暢,時朋,董翰,趙梁,李茂林,時大彬,徐友泉,李仲芳,陳煌圖,陳仲美,歐正春,邵文金,邵文銀,邵蓋,陳信卿,陳正明,閔魯生,沈君用,徐令音,徐展,陳子畦,陳光甫,沈君盛,項真,陳和之,陳挺生,承雲從,周季山,徐次京,陳用卿,惠孟臣,沈子澈,項聖思,邵旭茂,陳辰,梁小玉,蔣時英,邵二蓀,閔賢,項子京,金沙寺僧

1661 陳鳴遠

清初康熙年間,紫砂壺引起宮廷的重視,開始由宜興製作紫砂壺胎,進呈後由宮廷造辦處藝匠們畫上琺瑯彩燒制或製成的珍貴的雕漆名壺。雍正也曾下旨意讓景德鎮按照宜興壺的式樣燒制瓷器。乾隆七年宮廷開始直接向宜興訂制紫砂茶具,至此紫砂壺成為珍貴的御前用品。

明未清初最著名的紫砂大師為康熙年間陳鳴遠,號鶴峰,又號壺隱,所制茶具雅玩,不下數十種,無不精妙,銘刻書法講究古雅、流利,有晉唐人筆法,是當時紫砂業中文人風格的代表,與海甯人楊忠訥友誼深,曾為楊氏創制了一批紫砂壺,據說是他一生中最得意之作;同期名家還有虔榮、邵元祥、陳觀候等。

1723-1795 清雍正、乾隆年間

雍正和乾隆年間著名的紫砂藝人有陳漢文、楊季初、張懷仁、陳滋偉、楊彭年、楊鳳年、邵大亨、朱石梅、吳阿昆等。其中陳漢文善鋪砂,楊季初善制菱花壺,張懷仁善於壺技篆刻,以仿唐代書法家懷素的筆法知名;王南林、楊繼元、楊友蘭、邵基祖、邵德沁、邵玉亭等均擅制彩釉砂壺,並承製宮廷御器,王南林的作品以體質堅淨、款式精雅而著稱,邵玉亭所作“乾隆御製”壺,工雅可觀。

※1736-1795 清乾隆年間

紫砂茶壺分成二類:一為普通日用壺採用貼花、玲瓏、爐鈞釉彩裝飾,模製而成。一為上層名流指定名工製作,工藝精細,價格昂貴,以齋堂名款置於壺底。其後因商業大量生產,產品粗劣,出口銳減。

乾隆年間,名工有陳文佰、陳文居、寄石山房、荊溪水石山人、陳覲候、陳滋偉等,其中陳文佰、陳文居所制紫砂花盆,曾遠銷日本。

※1736-1820 清乾隆、嘉慶年間

同期名工有:惠逸公、范章恩、潘大和、葛子厚、吳月亭、吳元龍、華鳳祥、貞祥、君德、吳阿昆、許龍文。此時經濟繁榮,紫砂壺工藝達新高峰,除陶刻書法,新創爐釗彩釉、浮雕、貼花、泥繪、玲瓏、攪泥、包漆、磨光等工藝,並採陶模、木模銜造,分段合成之
技法。


1796-1850 清嘉慶、道光年間

宜興紫砂又步入了一個新的階段,此時最著名的是陳鴻壽,字子恭,號曼生,藝名昭顯,曾任溧陽縣宰,此人精書法、繪畫、篆刻,相傳曾設計“壺樣十八式”交楊彭年等製作,由陳的幕僚江聽香、郭頻迦等鐫刻書銘,此即著名的曼生十八式,底款「阿曼陀室」。
他所制壺形多為幾何體,質樸簡練、大方,開創了紫砂壺樣一代新風。曼生壺銘極具文字意趣,至此中國傳統文化“詩書畫”三位一體的風格至陳曼生時期才完美地與紫砂融為一體,使宜興紫砂文化內涵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同期名工有:楊彭年兄妹、邵大亨、邵二泉、瞿子冶與用玉器及創製包錫紫砂壺的朱堅。

※1839年鴉片戰爭後,西方古董商紛來我國蒐購文物,紫砂器也在收購之列,因不足以供應無盡之取求,出現競相模仿古器之風,工藝雖不如前,卻擴大紫砂器市場,銷往墨西哥和南美洲較多。

1850 鮑生泰、鮑鼎泰

清道光三十年,宜興鼎山白宕窯戶鮑氏,在上海開設“鮑生泰”陶器店,是宜與第一家在滬開設專售本鄉陶瓷器的商號。

1851-1874 清咸豐年間

咸豐年間因戰亂使窯業蕭條,藝人流散,所產砂壺重複前朝之簡單造型,做工粗劣,壺身飾以陶刻、爐鈞釉。

※1860 咸豐十年,鼎山白宕窯戶葛翼雲,在上海設葛德和陶器店,銷售宜興陶瓷器。

※1870 周永福、邵赦大、蔣德休

同治後期,制壺名手周永福善製鵝蛋壺,主要是學習邵大亨的技法,據說佳者可以奪真。邵赦大以楊彭年的作品為準則,心摹力追,盡傳其妙。蜀山人蔣德休,壺藝極精而無師承,善製壺、盆、盤及書案陳設等器,色工致,為一時冠。

同期制壺巧匠和雕刻名手還有邵友廷、黃玉麟、馮彩霞等,其中邵友廷是紫砂產區上岸裏人,善制掇球、鵝蛋等壺。

1880

清未的紫砂雕刻藝人有沈才田、陳柏亭、陳硯卿、羅蘭舫和邵雲如等。其中沈才田、陳柏亭最為著名。還有一位元鄧奎,字元生,擅長書法篆刻,他曾為上海瞿氏(瞿應紹)到宜興監製紫砂壺,並加刻花卉和銘記,署款為符生,器底有符生鄧奎監造或符生氏造等篆文方印,但其藝術水平要比“曼生壺”略遜一籌。

1881-1890 龍印、花印特定年代茶壺印款

龍印、花印特定年代茶壺印款為清光緒七年至十六年期間所用茶壺印款。此期間,國內外
興起紫砂收藏熱,於是仿古之風開始盛行。龍印、花印印章大而方正,有單邊、雙邊三分
,一般為單邊。龍、花圖案大方簡練,為仿光緒年間錢幣龍圖案鑴刻。

1895-1901 愙齋特定年代茶壺印款

「愙齋」特定年代茶壺印款為清光緒二十一年至二十七年期間,著名金石書法家、收藏家吳大澄之收藏紫砂茶壺所用印款。

吳大澄歷經廣東、湖南巡撫,喜歡古董、紫砂,常請名手至家中作仿古壺,壺底鈐「愙齋」陽文篆書方印。清末制壺名手黃玉麟曾于清光緒廿一年至廿四年(1895~1898)到吳府仿制古董鐘鼎及古陶器;制壺名手俞國良亦于清光緒廿五年至廿七年(1899~1901)特制傳爐、橄欖等式。「愙齋」陽文印鈐在壺底,作壺者的小方印款鈐在壺蓋上。

1910 真記印款

程壽珍或其門人所製作。一般見於朱泥小品壺之把下,屬民初陶號標記!

程壽珍 1865-1939,亦名壽貞,號冰心道人,為清末名紫砂藝人邵友庭的養子,師承其父,工藝基礎扎實,作品不務妍媚,青壯年時期所作品類較多,中年至晚年則專製掇球壺、仿鼓壺及漢扁壺等三種壺款,其他品類亦有少量製作。其形制獷樸而具有韵味,壺體端正穩健,比例完美,至今尚無人能及。所制的“掇球壶”最負盛名,壺是由三個大、中、小的圓球重疊而壘成,故稱掇球壺;其造型以優美弧線構成主體,線條流暢,穩健豐潤;曾於1915年在巴拿馬國際賽會和芝加哥博覽會得金獎,名重一時。

「冰心道人」為程壽珍的印款,「金壽」有可能為程壽珍青壯年時期的另一名號。

1910-1950 福記印款

程壽福或其門人所製作。一般見於朱泥小品壺之把下,屬民初陶號標記!

程壽福 1853-1926;原籍為浙江杭州,七歲時跟隨祖輩至丁山,在上袁村定居,是孟臣後裔的義子;在當時是製作朱泥小壺的高手,工巧技精有獨到之處,所生產的茶壺大多銷往南洋一帶,其作品的底款印章為「荊溪惠孟臣製」,把下落章「福記」二字。

第二代為程金茂,繼承程壽福之父業。
第三代為程真慶,生於1907年,少年時跟隨祖父程壽福學製朱泥小壺,年輕時幫「吳德盛」家製壺,程真慶在其27歲時,由王寅春作媒,與蜀山南街周家之女周鳳娣結婚(入贅),生有一女一子,女兒為周志華,兒子為周志宣,都是紫砂一廠之職工,並都從事紫砂創作,也可說是「福記」的第四代傳人!曾聘王寅春製作水平壺,把下落「福記」小章。

1909-1911 陽羨紫砂陶業公司印款

「陽羨紫砂陶業公司」印款為清宣統年間(1909~1911年)特定年代公司茶壺所用印款;清宣統年間,蜀山潘姓大窯戶建立「陽羨紫砂陶業公司」,聘進名工俞國良、汪寶根、范大生等燒造高檔紫砂茗壺,壺底鈐用大圓章陽文楷書「陽羨紫砂陶業公司出品」印款。分三行,自右向左,與現今自左向右相反。上「陽羨」字款,中「紫砂陶業公司」字款,下「出品」字款。蓋,把款一般為作者用小方章款。其寶鼎、傳爐、大柿等式獲南洋勸業會金牌獎。其成套茶具、橫把茶壺等銷日本、南洋各國;各式彩釉壺、水平壺銷英、法、意及智利、墨西哥等國,為清末著名紫砂器公司。

清代紫砂壺大師名家

王友蘭,華鳳翔,陳鳴遠,袁郁龍,金士恆,許龍文,陳漢文,范章恩,惠逸公,潘大和,陳鴻壽,壺癡, 元茂,許伯俊,繼長,徐飛龍,漢珍,王南林,陽友蘭,楊履乾,邵盤珍,萼圃,楊彭年,楊鳳年,瞿應紹,葛子厚,楊寶年,邵大赦,吳玉亭,邵景南,鄭寧候,馮彩霞,邵大亨,申錫,蔣德林,何心舟,王東石,文旦,范鼎甫,古蓮子,礦成,鄧奎,梅調鼎,潘虔榮,邵梭根,邵維新,史維高,楊季初,朱堅,趙松亭,瞿子冶,陳伯芳,朱石梅,邵行然,范勤芬,張春芬,吳大澂,汪淮,周永福,王東石,陳光明,方曾三,楊繼光,蔣禎祥,陳介溪,邵基祖,張懷仁,江案卿,吳月亭,聖和,師蠡閣,思亭,柏原,黃彭年,謙六,潘仕成,邵陸大,汪生義,吳元龍,黃玉麟,范莊農家,味清老人

1910 豫豐紫砂陶器店號印款

「豫豐」為清末至民國紫砂陶器店號。為吳頤山嫡傳后裔,世居蜀山南街的吳同構其父吳啟南于清宣統二年所開,早期所用印款為「鼎裕」,用竹刀所鑴刻。民國始用店號印款「豫豐」,印款為葫蘆圖案,中間有「豫豐」二字;至抗戰年間敗落。

1910 葛德和紫砂陶器店號印款

葛德和陶器店為丁山白宕人氏葛德和所創辦,于清宣統二年設在上海經營宜興陶器的一家公司。所用店號茶壺印款為大方章陽文楷書「葛德和」。一般只見壺底鈐「葛德和」店號章,不見其制作者印款。抗戰期間開始專營宜興均陶產品,不再經營紫砂。

1913 鐵畫軒紫砂陶器店號印款

鐵畫軒店號為民國二年設在上海經營宜興陶器的一家公司,創辦人戴國寶。鐵畫軒早期茶壺印款,一般為刻款,豎寫「鐵畫軒」三字。刀法講究老辣,楷書行書皆有。其后分為大壺印款、小壺印款二種。大壺印款壺底鈐大方章陽文篆書「鐵畫軒制」,小壺印款壺底鈐長方小章陽文楷書「鐵畫軒制」。壺蓋、壺把有制壺者印款。

1915 福康紫砂店號印款

福康紫砂店號,由徐祖安、徐祖純兄弟倆于民國四年在宜興蜀山開設。早期所用店號印款為俗稱「富貴不斷頭」圖案,中有「福記」二字。中期所用店號印款有如「香浮雀舌助我詩人孟臣」的詩句題款,把款為「徐記」。晚期所用店號印款為長方印陽文篆書「荊溪惠孟臣制」,把款「徐記」。「徐記福康」于抗戰期間日益敗落。

1915 利用陶器公司印款

利用陶器公司為宜興蘇橋周文伯和宜興蜀山邵偉如于民國四年合資開辦。次年在上海豫園設立「利永陶器店」,專營紫砂壺器。利用公司所請技師、員工制壺,均在壺底鈐「利用公司」印款。印款分陽文楷書方章「利用公司」或陽文篆書方章「利用公司」。壺把壺蓋一般鈐制壺者小方印款。

1915-1946 紫砂陶業公會特定年代印款

民國四年「紫砂陶業公會」(當時稱「紫砂業公所」,民國二十三年改名)正式成立,開始使用紫砂陶業公會特定年代印款。早期所用印款為帶回紋邊框的陽文楷書「宜興紫砂」,亦有帶回紋邊框的陰文楷書「宜興紫砂」,其后期所用印款為單邊或雙邊,陽文或陰文「宜興紫砂」。民國三十五年十月底,「宜興縣陶業紫砂同業公會」解散,由「湯渡缸壇生產合作社」替代,紫砂陶業公會特定年代印款逐漸棄之不用,歷時三十餘年。

1916 陳鼎和紫砂陶器店號印款

陳鼎和紫砂陶器店由經理人陳元明于民國五年所設,上海、宜興各設分店。早期所用印款為壺底鈐「陳鼎和」陽文楷書大方章,中期開始「陳鼎和」陽文楷書大方章和篆文方印「陳鼎和陶器廠」并用,晚期再用「陳鼎和」大方章。該店于抗戰期間敗落。

1916-1939 吳德盛紫砂陶器店號印款﹝金鼎商標水平壺﹞

吳德盛陶器行﹝亦稱公司或店﹞,為吳漢文於民國五年所設。店址選在宜興縣城蛟橋邊堍。早期用印為「吳德盛」陽文篆書小方章,底蓋並用。稍後用印為陽文篆書大方章「吳德盛制」。中期用印為大圓章陽文篆為「吳德盛制」、「宜興吳德盛制」。

至二十年代後期,店主吳漢文創立「吳德盛」店號著名商標「金鼎商標」。「金鼎商標」印款中央以鼎為圖案,四角為陽文楷書「金鼎商標」,為「吳德盛」店號訂壺專用印款。
 

後期吳漢文亦以陽文楷書方章「松鶴軒」鈐於精製之壺。「吳德盛」、「金鼎商標」印款鈐壺底,蓋把一般有制壺者小方章印款。抗戰爆發後「吳德盛」倒閉,「吳德盛」及「金鼎商標」;印款沿用至1939年底。

1921 陽羨惜陰室王印款

王寅春 1897-1977,1910年拜紫砂名家趙松亭為先生,再由趙松亭分配至其陶坊所聘的製壺藝人金阿壽處當學徒。三年徒工期滿後續留趙松亭處,製作各式水平壺。當時陶坊雲集許多紫砂業界製壺高手,有儲銘、趙乾泰、程壽珍、邵步雲、潘德根、郭其林等。王寅春在趙松亭陶坊勤向前輩藝人求教,努力學習。技藝水平迅速提高,很快的就超越師父金阿壽。

1918年,王寅春租用顧景舟叔公顧聽生的房子,開始成家立業,期間仍為趙松亭製壺,趙松亭還為王寅春鐫刻一枚「陽羨惜陰室王」的製壺用印。

1921年起,開始接受其他客戶訂貨,所作水平壺甚受歡迎。期間除用自己的「陽羨惜陰室王」及「寅春」印款外,亦使用訂戶印款,如「福記」、「鐵畫軒」、「陶業工廠」等;而後蜀山金石篆刻家潘稚亮刻「王寅春」方章相贈,他寶愛此印,延用一生鈐於壺底。

※1925-1937 貢局特定年代印款、仿古貢壺特定年代印款

民國十三年,因受江浙齊盧之戰的影響,陶工疏散,紫砂產量急劇下降。
民國十四年,戰火又起,至下半年逐漸平息。至年底,宜興川埠上袁村實力派人物趙松亭籌集資金重建龍窯,定名為「復興窯」,專門燒制朱泥水平壺「貢壺」。所用底款印章為無邊框印款,或陽文楷書上下單行「貢局」,或在壺蓋沿子口用刀款楷書橫寫「貢局」,或用花邊框中為陽文楷書上下單行「貢局」,或為蓋款陰文楷書「貢局」。壺表面或磨砂拋光,或不作處理,或用包金片包口沿、蓋沿、壺腳等處。至三十年代后才止。

仿古貢壺系列有「花章」、「圖記」、「龍印」、「雍正三年乙巳孟臣」、「孟臣」、「水平」、「君德」等等。均為趙松亭親制、定制、監制的「仿古」、「貢壺」系打印款。其壺全都用包金片包壺口沿、蓋沿、壺腳等處,這與清末民初仿古壺不作任何處理有所區別,也是二十年代至三十年代特定的明顯特征。

※1930-1950 盔帽標準壺

三十年代稱盔帽標準壺,五十年代稱膨蓋水平壺,微差在蓋緣與蓋唇;胎土為細沙梨胎,因延續水平壺對潮汕功夫茶泡飲的市場,常見杯數為二杯,四杯不多見,六杯以上是難得一見,蓋內少數有落杯數,四杯壺落六杯款。形制上盔帽為其主要特徵,多呈球體,壺嘴口緣端上翹,壺把多細老鼠尾,壺底款乃以「荊溪惠孟臣製」章為主,底圈足兩片土修整亦較後期標準壺不同,蓋牆、桶身尚承襲百分之六、七十宜興南壺工序。

早期紫砂壺大師名家

程壽珍 俞國良 范大生 陳光明 汪寶根 汪寶洲 嚴光芝 魏忠明 葛寶林 施福生 鮑明亮 戈根大 彭再生 秦根林 沈孝鹿 馮桂林 鮑六芝 邵全章 陳少亭 胡耀庭
范    占 李寶珍 陳經耕 范錦甫 談堯坤 范澤林 邵寶琴 蔣祥元 顧德根 范林源 吳純耿 朱可心 高海庚 裴石民 王寅春 吳雲根 任淦庭 施金庭 諸葛伯勳

1952-1955 宜興湯渡陶業生產合作社特定年代印款

1952年二月,「湯渡陶業生產合作社」建立。同年底,紫砂器生產逐步恢復,亦成立「宜興紫砂產銷聯合營業處」。至1954年十月,裴石民、吳雲根、朱可心、施福生、范正根、邵六大,范祖德等七人組建紫砂工場,隸屬于湯渡陶業生產合作社,即開始使用「宜興湯渡陶業生產合作社」特定年代印款。印款為楷書圖章「宜興湯渡陶業生產合作社出品」。字款自右向左鑴刻,不同于現今自左向右。上為「宜興」字款;中為「湯渡陶業生產合作社」字款;下為「出品」字款。該印款除加入紫砂工場從業人員使用,凡向民間訂壺、供坯者亦使用此印款。印款沿用至「宜興縣蜀山陶業生產合作社」成立半年之后。

1955-1958 宜興蜀山陶業生產合作社特定年代印款

江蘇省人民政府成立紫砂工藝班招收藝徒六十一人,由任淦庭、朱可心、顧景舟、裴石民、王寅春、吳雲根、蔣蓉等七人擔任技術輔導員。

蜀山、前墅一帶紫砂行業實現合作,組建「宜興縣蜀山陶業生產合作社」。成立之始仍沿用「宜興湯渡陶業生產合作社出品」印款。至半年后,該社生產中高文件出口茶壺,即在出口茶壺上開始使用「宜興蜀山陶業生產合作社出品」印款,印款為楷書圓章,字款自右向左鑴刻,不同于現今自左向右。上為「宜興」字款;中為「蜀山陶業生產合作社」字款;下為「出品」字款。該印款除該社社員使用,凡向民間訂壺、供坯者亦同使用其印款,直至1958年四月建立「宜興紫砂工藝廠」為止。

另有一說,聲稱「宜興蜀山陶業生產合作社出品」印款用於外銷,「宜興蜀山陶業工廠」印款用於內銷,後者是否為偽作則待考證。

1958 宜興紫砂一廠

合併其他廿八家私辦的紫砂廠家建立而成,當時藝徒達二百九十九人;此時的製品除了名家作品之外多為供日用的粗貨,少有專為泡茶的茶具。
曾試驗“注漿成型”的工藝,但因紫砂的高粘塑性與低流動性而告終。

庭記、秀春、庚娣:
早期標準壺為六杯及八杯,落款「庭記」於壺內之底部,庭記並非為陶藝廠,而是作者名:王庭梅,王庭梅早期與鮑仲梅的愛人施秀春女士,及高鳴之母張庚娣女士等,曾於一廠製作很長一段商品水平壺的日子。

荊溪王製與荊溪陳製等宜興紫砂工藝廠的早期商品壺慣用類此之落款!只是近代仿冒品多不勝數。

經查詢彼岸單位,公家單位並未有接單生產此落款『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五十週年』

毛映紅原屬紫砂工藝廠的車間工人,約於1997至1998年退休,皆生產商品壺;毛映紅之女嫁於汪寅仙之子姚志源。

※1950-1959 正五十年代早期標準壺

胎土呈橙紅及紅朱泥胎,有二、四、六、八杯,落款『中國宜興』、『荊溪惠孟臣製』、『荊溪南孟臣製』、『宜興惠孟臣製』,主要由泰國、香港、日本線收回為主,橙紅胎土多收自泰國、香港,日本線胎土多為紅及清紅。一般而言,六字章多較中國宜興早,日本線壺品項較泰國線略細貨,蓋牆多較短,但年代略晚,約於1956年以後。

1958年前的"宜興惠孟臣製"--- 師傅級標準壺,三顆六字章中優質保證,銷泰、日。
1958至1975"宜興惠孟臣製"--- 廠內「師傅」罐仔。
1975至1985"宜興惠孟臣製"--- 前幾年還有「師傅」罐仔之說法。
1980年後的"宜興惠孟臣製"--- 嚴格來說已無精品。

"宜興惠孟臣製"與"荊溪惠孟臣製"之差異:在與整體精美程度比較,前者為師傅級作品,後者為車間生產的商品壺,若蓋內未落作者小章的話,因長期生產的學徒眾多,早已無法查清作陶者,且就算查出工人的名字也毫無意義矣!而且就前一廠的規範來說,這種商品壺歸類於「廚房用具」,是家常用品,並無藝術價值,所以作者名並不會特地落上;唯有名家壺是屬特藝品,才有落作者款的習慣。

※1954-1960 湯婆標準壺

湯婆標準壺,俗稱「高湯婆」,容量為八至十杯,此形制乃沿襲清末大蓋古蓮子體。第一批約為1954至1958年,主要由日本線收回為主,胎土一般較標準壺厚,多為清紅朱泥胎,高溫者為暗紅帶細砂感,落款「荊溪惠孟臣製」、「荊溪南孟臣製」、「宜興惠孟臣製』,蓋內落款「高湯婆」,因日本人茶器喜典雅,甚愛漆器描金,因此少數高湯婆有描金,但年代略晚,多為1960年代之後,高湯婆的典故已不可考,當時日人是拿此器當「高湯瓶」或「醬油瓶」。另有變體湯婆「半邊卵」,量甚少且未見過有描金。
80年代以後,亦有製作一批「高湯婆」,但其泥色工序已差,為當時用料小紅土。湯婆標準壺量少價高,要找「荊溪惠」、「荊溪南」、「宜興惠」一組已不容易,描金高湯婆、「半邊卵」變體湯婆更是機率甚微。

※1960 五形壺﹝台灣稱為芭樂、肉餅、西施、神燈及太監﹞

五種形狀的標準壺,依序為線漂、扁下、扁蒲、湯婆及扁圓等五種形制,首批四杯朱泥五形壺乃製作於1965年,落款「中國宜興』,胎土泥料為六十年代小紅泥,為文革前宜興標準壺代表器,蓋內落款壺名或人名者較為稀有。

一說初期僅有線漂、扁下、扁蒲及湯婆等四款上市,人稱「四君子,底款「荊溪惠孟臣製」,蓋內落壺名,屬稀有品;直至七十年代,又增一款扁圓,補齊五形壺,然第五款至今未見蓋內落壺名者。

五形壺亦生產六杯款紅泥,落底款「荊溪朱製」、「中國宜興」等,中國宜興者土胎與六十年代相仿,但土胎顏色偏紅橙,未泡養前及呈現油光且砂感較為明顯,部分上蓋出現風化,已呈現粗糙狀;落款「荊溪朱製」者,其工法與「中國宜興」同。

紫砂亦有五形壺,但生產年代甚晚,為文革後1978產品,一說未見過具「荊溪惠孟臣製」等六字款或其他杯數。

※1960 六十年代標準壺

延用1930至1950年間養息未用之泥料,朱泥中石黃泥成分高且統一練泥調土配泥,加上專業分工的固定窯燒方式穩定,以及一廠大量採用模具輔助,六十年代標準壺壺品特徵是精緻度佳,泥色偏清紅,壺底款落『中國宜興』,大幅替代其他三種六字章款。

馬來西亞高泉發茶行:為首批茶行訂製壺,早期於新加坡有分部,一面刻高泉發茶行;另一面刻小紅袍。其泥色與五形壺小紅泥相當。後期文革後亦有陸續訂製,其中尤以1978至1982為大宗。

※1960-1970 「中國宜興」及「宜興紫砂」無邊框的底款水平系列商品壺

宜興紫砂工藝廠並無真正生產過此類商品,但卻曾賣出過許多此類商品壺,因紫砂廠曾委由「鄉下陶戶」生產大批量水平系列商品壺,以應付龐大的訂單。

1964

技術漸趨成熟,產品品質大幅提升,產品的出口量不斷增加,特別是各式水準壺,因為極適合泡茶而深受歡迎,由臺灣、日本、東南亞各地所湧入的訂單,讓宜興紫砂廠增加不少收入。

※1965-1968 請飲中國烏龍茶

第一批於1965年出廠,有紅土及紫砂兩種;紅土必為六杯,紫砂必為四杯,但因紅土的壓縮比大,所以六杯和紫砂四杯一樣大小;壺蓋內落款有五:銀鳳、巧英、梅雲、志琴以及沒落款五種,當中以銀鳳為貴,土胎極佳。

第二批於1985年出廠,偏橘子色且粉胎,土胎較差。

第三批於1990年出廠,因開挖甜年糕土,或稱豬肝紅,因而土胎再創第一批的高潮,製壺多以造型小品為重。

※1966-1976 文革壺(文革時期)

在文化大革命初期,紫砂被列為四舊,中高檔茶具降至平均每把二毛左右,甚至宜興紫砂廠被迫生產工業陶,只有少量茶器和水準壺銷往海外。

除設計制作參展作品外,全廠上下不管手藝高低,均需投入到產品生產中,故有部分產品出自於現今高級工藝師之手,如朱可心就曾做過近百把“矮竹鼓”商品壺;顧景舟、高海庚、徐漢棠等還經常為產品打樣,提供制作模型及審定生產造型的母模,意即產品的品種檔次低、價格便宜,但造型特别,生產總體水平並未下降,但若作為投資和炒作,就没有特別的價值和意義。

1970 宜興壺開始流行壺面篆刻銘文,同時為配合銷日而出現球形出水孔

※1970 請飲中國烏龍茶(八或十杯)

福建茶葉公司向「宜興紫砂工藝廠」一廠大量訂製水平壺,泥料是「紅泥」和「清水泥」,容量是以十杯壺為主或稱八杯。不過這批壺底款是繁體廿二字「中國土產畜產進出口公司福建省分公司廈門支公司」,壺身刻楷書「請飲」第一行,「中國烏龍茶」第二行,加一小茶船,和六個小茶杯,整套組都用同泥料生產。這批水平壺在台灣炒作的價位很高,在1980年末,廠外有很多仿品出現,只生產茶壺無茶船與六小杯,落款方式與刻字相似,但是沒有「請飲中國烏龍茶」這幾個字,與福建茶業公司無關,純屬仿作。

1973

購置真空煉泥機,新建五十四米隧道窯﹝燒重油﹞,並且廣為產品設計新樣,例如:高海庚設計的集玉壺 段竹提梁壺等。

※1974-1976 H441786

香港茶行訂製標準壺壺品頗多,最早乃采「隱性」落法,底款落 H441786鉛章的紫砂鴿嘴水準壺,其訂製茶行已不可考。

※1975-1980 徒工考核標準壺篆刻記錄

其胎泥紫砂、朱泥都有,壺體多為四、六杯,八杯較少,壺身一面刻「紫砂**屆徒工考核」,另一面常為梅蘭竹菊圖刻,底款皆落「中國宜興」,雖為壺手個人制壺、陶刻工藝考核作品,但幾不落人名。

※1975-1980 荊溪南孟臣製

香港紫砂貿易商趙小蝶女士(錦鋒公司),跟一廠訂製的一批為數約九千把的水平壺,要求印款落“荊溪南孟臣製”之長方章。被有心人誤導稱為“南罐”(製造神秘氣氛);而“荊溪惠孟臣製”稱為“北罐”,以示區分炒作之題材!

其實“南罐”或“北罐”都是一廠那批人、那批泥料、那些年代有同時生產的,只是就差那麼一顆“無心插柳”的印章竟導致後來價位之高低懸殊”。

當時的水平壺泥料,是採用黃龍山系紅泥,再加上那麼一點西德進口的高級“鐵紅粉”,70至80碼砂,再多加些球漿,壺身就會又紅又亮又起皺。

※1978-1979 祥興茶行

標準壺體有四、六、八杯,線瓢、西施只有四、六杯,胎土以紅土及紫砂為主,少數黑蘋果為黑鐵砂,因初期上釉技術較差,黑釉字體粗者較細體為早,首批壺體上黑釉字體多少有些缺陷,蓋內已無人名款,底款必為「中國宜興」印款及「祥興茶行」黑釉款。

1978-1982 外銷日本、香港的大宗商品壺
 
1979

創新設計的新樣已有一百廿多種,其中顧景舟、汪寅仙、呂堯臣、徐漢棠、鮑仲梅等諸多名家的作品,在之後幾年內,陸續被政府單位作為代表性藝術品收藏或在各項國際陶藝展中得獎,從此宜興紫砂在質與量的方面大幅躍進,這獨步全球的紫砂泥加上精湛的工藝與作品蘊涵的中國文化,深深擄獲世界各地陶藝愛好者的目光。

1980

二廠於1980年成立,於1981年建成投資生產,在鄉村招收工人製作生產。

※1980-1983 內紫外紅「祥興」

標準壺、紫砂線瓢、西施只有八杯,內紫外紅有高湯婆及蘋果體,其配合當時天干地支分別落紀元款「葵亥年制」、「甲子年制」或「荊溪惠孟臣制」,少數銷日內紫外紅茶海及茶器亦有「祥興茶行」黑釉款。

部份同期的祥興茶行標準壺(黑蘋果)為二廠製作,其胎土、工序與一廠略有差異。

1984 甲子泥、年糕泥

紫砂工藝進入新的發展階段,拼紫與鋪砂的工藝大量使用,使泥料的變化,更加豐富。

所謂的「甲子泥」,是壺販編造的「唬人」說詞,指的就是1984年一廠另行練製來取代之前壺販所謂「朱泥」的一批新紅泥;壺販為了賣掉庫存紅泥,所以編造了「紅泥即是朱泥」及「朱泥可做太空梭」等謊言神話,待這些「紅泥即是朱泥」的庫存一掃而空後,過個幾年又發現1984年之後的「紅泥壺」竟然再度堆積如山,遂一不做二不休的再度編造其為「甲子泥」,乃編稱其為甲子年練製,以後就絕跡之泥!其實甲子泥就是一般的紅泥加鐵紅粉,年糕泥是球漿多於砂,不宜做大形壺,所以以小品為多。

※1982-1985 壺底未落款、壬戌年制、癸亥年製、甲子年製

癸亥、甲子年間,在台灣紫砂壺仍被定位為「匪貨」,買賣紫砂壺就等同「資匪」,故許多販售紫砂壺的茶莊及攤子遂稱宜興紫砂壺為「港罐」,為的就是推說這些壺是從香港來的壺,但官方對於港壺的態度卻仍是「照抓不誤」!故香港的壺商絕立刻請紫砂工藝一廠不要於壺底落「中國宜興」、或「荊溪惠孟臣製」等中國意味濃厚的底款。

同時期,也有一些壺的壺底是刻「癸亥年製、甲子年製」等等無中國意味的底款,以利台灣的店家能公開販售。

※1985-1990 中國宜興乙丑年制、中國宜興庚午年制

八字底款紀元壺就僅限於紅土標準壺,容積有四、六、八杯,算是紀元壺中較具收藏價值,但坊間後期製品不少,其中以「中國宜興庚午年制」標準紀元壺最為常見,此壺當時由周道生先生制模,仿品胎泥雖像,但精氣神韻差矣。

1986

三、四、五廠與諸多個體戶興建的紫砂廠陸續成立,紫砂產業與市場火熱漫延,卻也從此造成質不及量的擴充現象。

其中雖然仍不時有精彩名家佳作出現,不過海外市場已漸趨飽和而大陸本地經濟實力尚未起步,在供過於求的情況下,漸漸走向惡性競爭的不歸路。

1990

台灣壺商開始訂製摹古作品,不肖商人仿製高價壺,也有名家委託他人代工制壺的事情發生,更是嚴重打擊到正常的產業架構。

1996

紫砂產業猶如崩盤一樣急速下滑,此時除了紫砂的龍頭企業宜興一廠其所生產的作品尚能較全面維持一定的水準,最受紫砂的玩家 藏家所接受,其他各廠皆相繼停業。

1997

宜興紫砂一廠結束官方經營。

2000

黃龍山四號紫泥礦井,因愈挖愈深,開採危險度太高,以及市場急速萎縮不符合經濟效益而封閉禁采;之後,又因水患將礦井淹沒,從此優質的紫砂礦土出現嚴重斷層。

2002

紫砂一廠之隧道窯,因使用之燃料為重油,易造成空氣污染,而遭拆除之命運。
 

宜興紫砂工藝名人錄﹝1980-2006﹞

宜興紫砂界自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由中國開始評定職稱,數十萬陶瓷工藝業者中,歷年來被江蘇省、無錫市、宜興市三級評定的:高級工藝美術師、工藝美術師、助理工藝美術師、工藝美術員等職稱人員,共有六百九十八人,其中卅餘人有國家級、省級榮譽稱號。

下列名單之職稱名錄,係宜興紫砂文化研究會根據政府部門的文件及相關資料匯集而成:

紫砂七大老藝人:

任淦庭 1889-1968
吳雲根 1892-1969
裴石民 1892-1979
王寅春 1897-1977
朱可心 1904-1986
顧景舟 1915-1996,1988授予中國工藝美術大師
蔣    蓉 1919-2008,1993授予中國工藝美術大師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

徐漢棠 1932
徐秀棠 1937
譚泉海 1939
呂堯臣 1940
汪寅仙 1943
李昌鴻 1937
周桂珍 1943
顧紹培 1945
鮑志強 1946

中國陶瓷藝術大師:

何道洪 1943

江蘇省工藝美術大師:

鮑仲梅 徐安碧 邱玉林 李守才 季益順 吳 鳴 徐達明 曹亞麟 謝曼倫 儲立之 毛國強 曹婉芬 沈蘧華 呂俊傑

另有省級工藝美術大師蔣淦勤因係由浙江省認定,故未列入。

江蘇省工藝美術名人:

潘持平 吳    震 許成權 張紅華 沈漢生 王石耕 范洪泉 凌錫茍 朱建偉 葛    軍 張振中 范建軍 路朔良 湯鳴泉 許艷春 顧治培 楊勤芳 劉建平 蔣新安 高建芳
儲集泉 陳國良 吳培林 周尊嚴 程    輝 何挺初 高麗君 陳建平 倪順生

以上為有國家級、省級榮譽稱號之研究員級高級工藝美術師

研究員級高級工藝美術師

史國富 咸仲英 夏俊偉

高級工藝美術師:

李碧芳 葛明仙 徐    南 范永良 顧道榮 顧治培 江建翔 吳群祥 吳小楣 方衛明 施小馬 尹祥明 黃自英 張慶臣 丁洪順 王小龍 王國祥 王    濤 韋鐘雲 孫伯春
莊玉林 何六一 吳亞亦 吳亞克 陸虹煒 懷其芳 束旦生 陳富強 李    霓 范建華 胡永成 胡洪明 桑黎兵 高湘君 葛岳純 蔣小彥 蔣國興 韓小虎 鮑正蘭 鮑利安
李    斌 蔣雍君 趙    良 吳同芬 吳群祥 張慶臣 束鳳英 周定華 華    健

工藝美術師,單位聘任為高級工藝美術師:

徐維明 葛陶中 張振中 邵順生 王生娣 房玉蘭 范其華 徐元明 劉鳳英 李    群 方華萍 錢祥芬 顧美群 范早大 葛    軍

工藝美術師:

顧    婷 鮑月兔 李美金 施秀春 李慧芳 周定華 蔣竟崢 王品榮 唐永才 王三大 沈建強 顧建芳 陳洪平 吳祥大 顧斌武 徐雪娟 范志思 孫志平 顧衛芬 夏淑君
孫洪源 崔國琴 吳淑英 呂俊慶 范友良 高湘君 惲益萍 庄玉林 曹燕萍 張志強 史小明 王秀芳 廖西九 葛    韜 強德俊 李國林 朱新洪 陳    成 吳建林 許華芳
徐    青 懷其芳 陳樂林 方小龍 毛    丹 毛文傑 毛子健 王小君 王生娣 李    霞 王桂芬 王福君 王柯鈞 王杏軍 呂俊慶 朱    斌 朱    丹 朱新洪 朱鴻鈞 牟錦芬
湯    傑 任惠芬 劉彬芬 劉劍飛 何文君 何忍群 何燕萍 吳介春 吳開滸 吳扣華 吳貞裕 吳奇敏 吳奇媛 吳祥大 吳祥君 吳淑英 吳曙峰 張海平 張梅珍 張建平
李園林 楊義富 汪成瓊 沈龍娣 沈建強 邵毓芬 鄒玉芳 陸    君 陳    成 陳依群 陳國宏 陳洪平 周    全 周    剛 周志和 周國芳 周定芳 周琴娣 范偉群 范國歆
范建中 范建榮 勇躍軍 咸雨利 胡敖君 趙明敏 趙曦鵬 費寅媛 查元康 倪建軍 倪新安 唐伯琴 夏淑君 徐    立 徐益勤 徐雪娟 徐    雯 談躍偉 郭超剛 顧    勤
高    俊 曹宇宏 曹奇敏 黃旭峰 強德俊 葛明祥 蔣才源 蔣建軍 蔣敖生 蔣琰濱 蔣藝華 蔣麗雯 董亞芳 儲    峰 魯    浩 鮑    青 鮑正平 鮑燕萍 鮑利民 鮑廷博
鮑玉梅 潘小忠 潘躍明 謝    強 謝菊萍 戴雲燕 李    瑋 潘    岷 范卓群 馬志遠 馬新勤 尹紅娣 毛順洪 王奮良 葉惠毓 劉建芳 孫志平 朱建平 何    健 吳建林
吳建強 張樹林 張哲偉 李    銘 沈寅華 沈    琳 邵澤平 陳文南 陳樂林 范志中 鄭求標 姚志泉 姚志源 唐六琴 唐永財 徐    萍 錢建生 錢菊華 顧秀娟 高    俊
崔國琴 蔣金鳳 韓洪波 褚婷圓 王偉芳 諸葛逸仙

* 顧斌武又名顧小兵

助理工藝美術師,單位聘任為工藝美術師:

王福君 范乃芝 董開生 徐秀文 范榮伯 周志和 范亞琴 范麗華 范卓華 周榮金 沈龍娣 張菊芳 魯    浩 周曉琴 沈菊芳 史科琴 王小軍 馬新勤 張海平 陳品壽
徐    萍 方幼琴 俞曉芳 蔣華仙 姜新偉

助理工藝美術師:

董    健 馬志遠 趙洪生 張樹林 魏志雲 吳奇婉 楊義富 吳芳娣 徐新妹 高建華 郭超鋼 江雲祥 潘    俊 吳建強 顧秀娟 陳國宏 呂黛琳 許宏俊 萬根法 鮑正蘭
孫志琴 毛順洪 宋寶娟 王聯芳 史順強 張    劍 李元軍 劉友良 張    毅 徐    雯 馮余妹 劉偉清 史學明 唐    剛 吳介春 王惠中 蔣淑希 張梅珍 黃孟君 鮑志娟
王亞軍 周新保 尹紅娣 唐朝紅 孫立強 蔣建明 張菊萍 汪梅芳 唐朝君 吳順華 顧曉斌 史建忠 方偉琴 顧學中 陳國芳 顧躍鳴 夏逸民 張哲偉 高    俊 閔    璐
姚志泉 黃麗萍 范建榮 范建華 梅寶玉 何    健 倪建軍 馮杏華 趙曦鵬 咸    晴 吳文新 秦志榮 趙明敏 華    健 劉錫芬 儲    峰 鮑利民 顧娟芳 魯新華 吳貞裕
陸    軍 唐    可 薛衛平 方小龍 邵毓芬 周洁萍 紹偉民 潘躍明 任惠芬 許愛華 顧建軍 羅澤南 毛子健 唐朝霞 何    葉 鮑正平 朱峰海 殷惠娟 周菊芳 吳燕群
姚志源 周    輝 鮑雯君 楊    俊 費寅媛 鮑庭博 吳    娟 毛春英 王珂鈞 李涵鳴 范中明 吳奇敏 吳幼波 朱鴻鈞 曹奇敏 葛昊翔 朱亞琴 趙江華 勇躍駿 徐益勤
鮑燕平 董亞芳 朱其大 周勤媞 朱永忠 曹建國 鮑    青 陳依群 鮑玉美 王瀟笠 錢建生 廖江玲 史建平 苗春洪 周偉君 孔曉明 邵沛華 王龍海 顧    勤 汪    葉
張幼科 邵逸平 汪成瓊 張曉蕾 范仁良 吳志強 王耕蘭 尹月華 俞榮駿 錢午生 王杏君 周    波 曹燕鋒 黃云云 吳小萍 譚曉燕 陳順培 劉劍飛 顧幼之 范偉群
范衛強 袁國強 高    嫣 范    穎 曹宇宏 周    婷 沈彩娥 張生榮 夏    立 吳曙峰 錢菊萍 譚曉君 徐    立 唐伯琴 周其坤 范黎明 王奮良 劉建芳 邵家聲 徐    頤
潘小忠 朱    丹 葛    桓 黃順法 史銀芝 胡敖君 黃旭峰 堵江華 沈寅華 顧中南 鮑峰岩 吳秋文 徐志倩 張志清 范國歆 

工藝美術員職稱,單位聘任為助理工藝美術師:

吳東瑾 王    敏 蔣秀娟 袁立新 范志強 范淑娟 倪小根 高曉東 張琴芳

工藝美術員:

華建民 庄玉芳 范年豐 唐燕萍 唐建林 周永剛 閔亞萍 潘錫娟 劉小清 朱    偉 陸巧英 周宇杰 孫偉娟 朱朝輝 鮑紅霞 董逸明 張琴芳 宗志仙 葛二林 楊維高
劉    俊 洪華平 汪國平 張    煒 吳雲峰 許梅英 周孝忠 馬群東 范建中 許    仲 蔣澤軍 周建英 楊逸雯 沈和平 束    群 張利琴 華    珊 邵俊芬 朱    彬 范紅英
朱    敏 高    峰 張彩英 范泉明 吳婷婷 周立民 黃偉峰 周志君 顧磊磊 周寅福 吳    軍 錢一清 高凌雲 陳一平 吳亞萍 王桂芬 曹    洁 蔣亞萍 趙孟君 徐小平
徐建芳 夏清萍 程    琦 王    芳 吳建明 秦永強 夏    穎 顧建明 張    健 潘    濤 濮雪娟 劉小敏 趙雪琴 何建新 蔣建亞 余其大 金全大 周國民 孔春華 杜    秋
李惠芳 潘一清 陳衛明 張子威 羅伯平 吳優良 邵國亮 高建忠 秦利君 潘育民 張    靜 萬    陶 曹敏敏 高衛忠 葛小燕 王    春 俞    震 許學芳 謝明暉 謝    芳
盧永強 蔣旭初 劉紅仙 蔣小軍 陳米軍 林    軍 趙志琴 范宜娟 劉建軍 何洪生 陳江其 任永芬 秦幕雲 高伯南 劉曉清 張順榮 蔣李軍 崔龍喜 陳玉良 陳付天
王俊宏 吳小軍 陳惠紅 張    寅 陳正初 杭兆強 范小龍 王彩英 周庚大 丁益民 張麗娟 徐蘭軍 劉國亞 瞿    斌 陸利華 萬新洪 顧小麗 汪成林 胡    欣 陳春芬
李衛明 高建鵬 汪成友 周小明 李惠強 范小君 范秀紅 范順君 顧新軍 王春明 趙信軍 孟曉軍 蔣岳良 徐    健 徐榮飛 賀洪清 周    峰 錢興洪 宋小衛 范建強
劉軍華 賀洪梅 范學群 李古平 孫金立 陳國偉 費明華 蔣懿芬 袁朝舟 承    健 蔣立軍 魏柏柯 吳建平 吳    芳 許敏芳 許歸娟 王利君 徐    俊 張偉軍 范杏華
陳雲峰 陳雲岭 尹建新 沈忠英 邵美芳 楊偉清 劉    軍 周春風 華雪琴 李    偉 周冠華 殷才平 蔣雲芳 周益軍 劉劍鋒 張麗雅 虞    宏 蔣益軍 陳順根 強濟人
范錫軍 胡立敏 吳賽春 周品鑫 祁玉林 范海燕 吳林娣 馮志明 羊建鵬 潘偉明 周志新 錢雪妹 項    峻 吳利群 湯澤新 高永偉 周建忠 管新平 杭麗清 華建忠
孫紅英 尹旭峰 周立新 徐    芳 姚雅勤 張家林 董彩芬 馮洪君 趙    軍 李金林 周小鳳 王國良 王銀芳 杭    鋒 胡朝君 蔣瑞峰 呂亞君 馮雲華 朱榮妹 蔣淑萍
馬永強 蔣泉芳 朱葉新 尹霄榮 陸志雲 蔣    峰 王云云 談躍芬 許國強 周永綱 耿銀風 謝    明 史偉曙 庄永忠 錢亞斌 程    鵬 吳國春 徐暗華 張昕金 江勤祥
徐    躍 楊秀芬 范晨亞 朱新南 何    馨 蔣志強 馮群星 萬亞鈞 魏文星

技師:

李旦娣 徐玉芳 樂泉生 李兆濂 周坤生 孫洪源 周志宣 鮑啟鈞 李芹仙 徐樂平 王亞琴 蔣順英 沈麗芳 周順珍 吳彩娣 陳志豪 張愛群 周曉玉 江菊芳 周鵬里
周錫鳳 朱美娟 蔡國仙 顧國芳 周芳君 方忠雲 徐樂萍 毛芳萍 俞曉軍 吳其華 吳美仙 范菊華 許秀蘭 陳幸芬 方躍琴 俞玉芳 顧俊峰 陳慧芬 崔群英 夏滄洲
沈惠芬 吳亮平 張其芬 陳鳳妹 馮希亞 談碧雲 李洪新 黃孟君 周宏強 殷杏君 項美娟 萬麗芳 陳華明 殷俊仕 徐新忠 王惠明 王惠能 郭    娣 江    宏 沈萬華
斐國勤 唐新蘭 徐水涓 沈利斌 武立軍 陳芳夢 陳志浩 陳華芳 陳美蓉 周夕鳳 周    洪 毛妹珍 毛梅珍 毛俊明 顧紅珍 顧定榮 徐永娟 徐國勤 方忠雲 吳學君
潘華強 李學芬 何丹芳 錢    敏 楊紅偉 惠亦君 史志鵬 夏淪州 張紅芬 牛惠芬 馮希雅 鮑肩鈞 周志之 吳亮屏

* 毛妹珍又名史建中

技術名單:

黃聽娣 張菊芳 莊永中 蔣志強 張泉林 嚴    偉 蔣全偉 馮雲華 盛星傑 史偉曙

新秀:

張健中 張建倫 王惠芬 徐可棠 路小明 沈    俊 徐    耀 倪建軍 倪建雲 倪建英 呂俊慶 譚曉燕 黃芸芸 鮑燕萍 費寅媛 汪華艷 徐維薇 李杏仙 咸    晴 周    霞
謝衛東 秦莉荺 黃樂民 任陶淵 吳亞萍 曹筱櫻 崔婉音 高紅雲 徐小兵 周志華 邵沛華 程    曙 潘    濤 劉湘蓮 范海燕 毛文淵 毛子健 裴慧蓉 曹燕峰 周晶樺
陳國芳 徐玲豔 潘奏奇 於玲妹 蔣    靖 吳    芳 陳榮大 趙先琴 吳曙清 朱曉偉 沈莉莉 翟和鳳 董瑞萍 戴耀忠 張順法 周寧華 毛承君 林    軍 何    馨 李智芳
徐小平 曹銘鳴 周陶森 惲賢君 周海翔 龍應琴 周鈺偉 周諫鶯 劉宏先 任惠芬 儲    峰 汪    葉 陳順珍 儲亦斌 朱曉東 楊逸雯 王耕藍 李慧東 曹裕宏 吳伯生
史紅娟 袁立新 王冬平 顧    勤 顧    婷 陳愛桃 陶    嚴 毛阿南 吳軒娥 儲婷圓 彭耀年 丁愛華 范亞芝 趙志琴 劉曉清 周梅妹 許    滸 閔亞萍 許愛華 張    靜
楊愛萍 張彩英 張躍健 裴慧蓉 許淑華 葉秀伢 吳文新 劉小青 劉榮萍 鮑    倩 陳    俊 湯麗華 顧樂君 秦幼君 高建中 張洪明 鮑曙巖 沈莉莉 毛文傑 吳秋文
唐彬傑 鮑玉美 譚    敏 徐    煒 周才軍 任燕銘 吳迎春 馬群東 黃芸芸 蔣建紅 蔣啟生 駱耀明 顧玉英 潘錫娟 潘美強 徐    躍 夏    穎 黃紅萍 李錫俊 劉建軍
羅伯平 沈有芳 陳依群 秦永強 張際群 應承芳 鮑蘭芬 周    萍 吳    靜 劉    君 徐    晏 楊    陶 江    峰 范    荷 林    俊 朱    敏 徐    芸 程    懸 何    震 李    強
張    霞 

民間陶藝師

洪美華 范永君 束    群 任備安 顧新洪 袁小強 朱炳浩 查元康 宗良綱 彭淦生 蒯良榮
 


1986年版宜興陶瓷紫砂廠工藝師、助理工藝師、技術員名錄:


任淦庭 吳雲根 王寅春 裴石民 朱可心 陳福淵 范正根 范澤林 潘春芳 許四海 范盤沖 顧景舟 蔣    蓉 潘春芳 李昌鴻 沈巨華 呂堯臣 汪寅仙 何道洪 李碧芳
徐漢棠 許成權 徐秀棠 高海庚 儲立之 王石耕 鮑志強 譚泉海 許四海 范盤沖 鮑仲梅 施秀春 周桂珍 顧紹培 范洪泉 何挺初 曹婉芬 謝曼倫 葛明仙 張紅華
高麗君 高洪英 束鳳英 周尊嚴 沈漢生 毛國強 咸仲英 吳同芬 丁洪順 丁益民 丁亞平 王銘東 丁菊芬 丁鳳仙 王已國 王黎明 王婉華 王定娟 王鳳仙 王亞芳
王愛萍 王淑萍 王東萍 王烘芬 王建南 王小龍 丁武平 王秀芳 王惠中 王曉健 王    潔 王亞琴 牛惠芬 宋寶娟 呂俊傑 江建祥 吳群祥 吳亞亦 王秀英 史玉琴
史志民 朱秀華 束旦生 朱    復 江    敏 毛映紅 毛玉仙 毛梅紅 朱文平 任悉儉 任永芳 任惠萍 任苗英 呂美萍 江建華 吳小華 李    萍 何    嗎 吳奇敏 吳麗萍
吳純耿 吳士娟 吳亮萍 李慧芳 李正華 李杏仙 李忻仙 李美金 李旦悌 李洪新 何    敏 何燕萍 余建新 季益順 邵沛華 周潔萍 周定華 邵玉芳 邵全娣 邵順娣
邵敏芬 邵正芳 李    霓 邵陸大 邵惠萍 周正華 周順仙 周六妹 周惠芳 李園林 周志勳 周道生 周琴悌 周亞芹 周賢君 周洪娟 周颯英 汪惠芳 易志仙 杜愛萍
李林芳 何玉琴 金銀鳳 周寧華 周志華 汪建軍 沈小莉 沈惠芳 咸    晴 徐    茹 胡永成 胡洪芬 胡小紅 奎愛蓮 施小馬 夏俊偉 夏國強 倪順生 殷惠娟 徐維明
徐玉芳 徐    萍 徐    徐 徐蘭君 徐雪娟 徐元明 徐新妹 徐美萍 黃秉英 徐志清 徐志琴 徐錫華 徐雪春 徐蓉芳 徐達明 徐華大 徐榮芳 徐富珍 徐玲艷 徐志倩
高建芳 高湘君 高建華 高振宇 高小宇 高祥娟 孫小洪 孫止倩 孫志倩 曹亞麟 曹燕萍 曹亞萍 曹亞芬 陸奇南 陸巧英 陸虹偉 張志強 張麗娟 張國華 張順芳
張    靜 張    毅 張玉芳 張艷春 許淑華 許惠珍 許珍珠 范永良 范國歆 范早大 范其華 范建華 范亞鈞 范    穎 陸    君 范宜娟 范公美 范順仙 范川芬 范亞琴
崔國琴 崔碧玉 梅寶玉 黃麗萍 黃麗明 童孟大 黃    偉 程    輝 喬國福 馮杏華 惲益華 惲賢君 楊愛萍 楊紅芳 楊義富 莊玉林 趙洪生 趙盤根 趙志琴 華    健
李    英 趙佩芳 廖西氿 華小其 劉偉大 劉鳳英 劉建平 劉建軍 劉錫芬 劉國亞 劉秀娣 劉國霞 婉    華 庚    娣 劉洪仙 劉小青 翟荷芬 郭麗萍 葉偉亞 葉雲娥
樂雲琳 萬若君 談躍偉 談碧雲 談玉琴 蘇    明 萼    圃 談菊惠 談杏娟 談鳳珍 魯新華 魯新強 魯文琴 潘持平 潘淑萍 潘內芬 潘蘭奇 潘夕娟 陳    巖 陳    光
陳鳳妹 陳國良 陳玉芬 陳玉妹 陳志華 陳順仙 陳菊華 陳小仙 陳才芳 陳世華 陳志芳 陳瑞芳 臧志紅 葛陶中 鮑正蘭 鮑峰巖 鮑利安 鮑雯君 鮑小芬 鮑玉蘭
鮑蘭芬 鮑紅華 鄒玉芳 蔣義華 蔣    彥 蔣建明 蔣惠娟 蔣順英 蔣坤仙 蔣淑希 蔣義平 蔣鳳英 謝順君 謝秀琴 魏紫雲 蔡國萍 蔡玉琴 錢紅妹 儲集泉 譚曉君
顧順娣 闞秀華 周才軍 於玲妹 老安順 任蕙芬 張淑芳 潘介芬 馮勤芳 蔡耀娟 沈    萍 許藍芬 胡瑞華 沈菊芬 高忠娟 張淑芬 樂玉華 劉夕芬 陳豐春 楊年芳
潘燕萍 吳孟金

1989年版增加名錄:


江宏大 周志宣 陸奈男 韓順英 蔣旭明 劉    政 王    芳 劉祥娟 王定芳 王競芳 王婉如 王生娣 王建芳 周秀蒂 周衛芬 周映芳 周紅芳 周順君 周亞仙 周群英
范菊紅 范年峰 范淑娟 范和芬 范亞芳 范衛群 范乃芝 張杏英 張凌芬 張建芬 許國英 潘燕萍 李錫鳳

1991年版增加名錄:


劉彬芬 劉華明 顧彬武 邵盤洪 范梅英 王亞傑 王平一 薛衛平 李芝仙 徐雪蘭 徐玉鳳 徐月華 許衛良 顧土化 周菊英 孫秋紅 黃光華 徐葉珍 何    強 江    華
徐亞良 徐惠勤 徐維維 徐惠琴 蔣曉琴 蔣澤軍 蔣美英 蔣雲芳 蔣勤芳 蔣錫娟 蔣亞萍 王    芳 陳    戍 蔣芹芳 蔣國仙 蔣靜敏 蔣曉惠 顧建中 顧正華 顧學娟
顧美萍 顧中南 顧偉芬 顧亞君 周    英 巢亞芬 顧美娣 顧鳳娟 顧建妹 顧其華 顧華萍 顧春紅 顧夕仙 顧美芳 顧紅珍 顧小英 顧月紅 顧水仙 顧亞南 王秀芬
王繼中 王根蘭 王杏坤 王建芬 王鵬程 王新妹 王秀君 王金英 王志勤 吳鳳珍 吳紅霞 吳建華 吳順華 吳衛蘭 吳亞強 吳菊仙 吳紅娣 吳方娣 吳雲方 吳亦勤
吳紅娟 吳玉蓮 吳玉芬 吳敏敏 吳建業 陳國強 陳衛明 陳惠芳 陳美萍 陳夕芳 陳順生 陳鳳仙 邵中元 邵德華 邵美芳 邵志英 邵良娟 邵玉仙 邵良東 范月紅
范紅英 范衛芬 范翠蓮 范建榮 錢亞珍 錢群蘭 錢躍勤 錢建華 錢學勤 錢玉勤 周紅娣 周勤娣 周夕鳳 周麗婷 周蘭芳 周浩平 周根娣 周順仙 周錫琴 周麗萍
周    萍 劉劍勤 劉鳳珍 朱菊華 朱菊英 朱全仙 朱梅芬 朱夕勤 朱俊峰 朱鳳華 毛亞芳 毛彩萍 趙紅妹 趙若敏 趙燕萍 李建國 李錫君 許    勤 許麗華 許燕芬
許    琴 談惠英 談惠琴 潘夕芬 潘菊芬 潘耀明 馮夕芬 馮紅妹 丁    珍 丁曉其 孫志勤 孔小英 孔夕芳 孔中芬 沈志英 沈順娣 沈勇娟 沈中勤 沈順勤 沈偉英
高克仁 高小雲 高旭峰 高志娟 黃小勤 張順芳 張梅雲 張秋平 張國芬 張曉新 胡瑞華 胡秀琴 胡梅芬 呂金華 史國平 史雲棠 楊月華 楊金華 楊義雯 楊岳君
范群芬 范小芬 范愛方 范麗雲 范紅仙 謝秀娟 任惠萍 盛    兵 任苗英 任悉儉 方衛星 方幼琴 方美華 儲明仙 儲紅珍 盛勤仙 盛聽鳳 唐偉珍 殷杏君 殷曉英
唐    維 樂正華 戴金娣 戴文俊 蔡耀娟 萬喬仙 俞梅芳 蘆惠惠 盧小珍 富文偉 馬群束 秦永張 江建華 江    敏 房建芬 宋志平 董亞芬 夏華娣 夏小軍 雷琴芳
杭惠娟 仲小鳳 惠愛芳 莊建英 費龍珠 田紅芬 裴紅娣 堵勤偉 葛紅英 武君鳳 郭美雲 泉鳳娣 姜永梅 曹紅娣 程金芬 鄭正華 楊榮昌 宗錫安 宗劍芬 陳文來


1970-1997 特藝合營一廠

董事長:余啟任

高級藝術顧問:譚泉海 呂堯臣 汪寅仙 何道洪 周桂珍 鮑仲梅 潘持平

廠長:張慶臣 

總師辦:韓洪波

江蘇省工藝美術名人:鮑仲梅

高級工藝美術師:張慶臣 曹亞麟

工藝美術師:儲集泉

助理工藝美術師:韓洪波 陸虹煒 李涵鳴 鮑庭博 周忠軍 魯新華 鮑    青 孔春華 吳貞裕

工藝美術員:夏潔萍 周潔萍 蔣麗雯 蔣秀娟 徐志倩

新秀:蔣麗君 李杏仙 蔣建軍 毛文傑 鄧亞亞 劉建芳 范宜娟 高    峰 高凌雲 徐    晏 趙曦鵬 鮑燕萍 斐慧蓉 李偉翔

特聘人員:顧陸舟 方小龍 王銘東 秦慕雲 曹    潔 高紅雲


1980-1996 宜興紫砂二廠,1998 更名為華藝

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徐秀棠

高級工藝美術師:徐漢棠 范永良 楊勤芳

工藝美術師:
劉惠大 吳同芬 邵新和 徐建國 徐雪卷 徐元明 范其華 房玉蘭 王生娣 葉惠毓 劉鳳英 范早大 范志中 邵澤平 張鎖坤 伊祥明 周定芳 王振國 周勝敏

助理工藝美術師:
沈龍娣 范乃芝 萬根法 董開生 顧中南 范亞琴 王福軍 汪洪江 周麗華 史亞琴 呂黛琳 袁鳴鳳 蔣海明 許宏俊 張森榮 蔣才元 諸葛逸仙

技術員:
馮如妹 周曉琴 徐秀文 徐永君 高    嫣 周志和 李元軍 范榮仙 范麗華 馮紅珍 沈菊芳 蔣錫娟 范淑娟 唐燕萍 馮杏華 范利明 魯    浩 劉永良 孔惠英 馮勤芳
潘小中 趙正軍 王亞軍 朱勤偉 史科琴 劉偉清 王文英 史愛明 史寶芝 史學明 史小明 周庚大 周暗坤 夏    立 范黎明 范亞雲 黃旭鋒 馮余妹 馮玉蘭 葉    琴
葛    宣 潘小忠 唐燕萍 鄭永平 穆明龍 蔣盤君

技工:
黃聽娣 張菊芳 庄永中 蔣志強 張泉林 馮云華 高    儉 范卓華 蔣全偉 周榮金 嚴    偉 盛星杰 沈彩娥 范志強 史偉曙


1987-1996 宜興紫砂三廠

係由一廠與中國輕工進出口公司以及宜興外貿公司三方達成協議成立的工貿合營公司,技術人員經常為各官廠借才借調相互支援而成。

工藝美術師:吳祥大 吳建林 朱其大

1986-1996 宜興紫砂四廠

江蘇省工藝美術大師:顧紹培

藝術顧問:高德芝

工藝美術師:邵盤洪

助理工藝美術師: 何    強 吳坤大 史銀芝 姚玲香 張森榮 高申生

技術員:蔣盤軍 史寶芝 陳永平 王文英 周暗坤 孫秋雲


1986-1996 宜興紫砂五廠

與台灣《紫玉金砂》雜誌配合投資創辦而成,型式上的創造力為所有紫砂廠之冠。

廠長:顧漢章

工藝美術師: 錢祥芬 顧美群 顧衛芬 夏淑君 孫志平

助理工藝美術師:
俞曉芳 方華萍 毛順洪 蔣華仙 惠韓萍 孫志琴 毛良芳 許華芳 顧曉斌 毛益明 魏文新 蔣靜敏 馮希雅 許亦華 張赦棠 毛妹珍

工藝美術員:
顧學中 方慧琴 方衛芬 周志娟 徐曉華 方勤平 王銀芳 陳美珍 范美娣 沈紅仙 顧愛華 周錫芳 胡朝君 顧葉芬 方衛英 張美君 陳華芬 朱秀華 惠海華 蔣菊芳
惠海勤 吳曉旭 王有貴 錢云峰 孫志方 朱華君 方外平 張麗群 許麗萍 閔占芬 仲小根 王彩英 顧錫華 湯東平 唐衛珍 汪    健 沈曉軼 顧華芳 顧華芬 王秀君

技工:
俞玉芳 江菊芳 吳彩娣 周順珍 殷俊仕 陳華明 王惠明 王惠能 毛梅珍 陳芳夢 顧俊峰 徐樂萍 俞曉軍 周芳君 方忠云 吳學君 錢華娣 周曉玉 陳志浩 吳美仙
范菊華 顧國芳 周夕風 周宏強 毛芳萍 陳華芳 顧定榮 吳學君 沈利斌 周    洪 顧紅珍 錢學勤 潘華強 崔群英 毛梅珍 毛俊明 朱美娟 吳其華 李學芬 沈萬華
沈麗芳 何丹芳 張愛群 殷杏君 項美娟 武力軍 徐新忠 徐水娟 徐國勤 許秀蘭 楊紅偉 崔群英 惠亦君 唐新蘭 斐國勤 錢    敏 郭    娣 陳美蓉 蔡國仙 萬麗芳
王群英


1990-1996 宜興砂龍廠

與台灣板橋《江記陶藝》合作投資創辦而成。

高級工藝美術師: 顧道榮

工藝美術師:
王三大 顧佩倫 顧斌武 陳洪平 邵順生 顧建芳 沈建強 緯    琪 曹洪喜 吳培林 吳祥大 吳建林 朱其大

助理工藝美術師:
王奮良 樊建平 沈寅華 堵江華 胡敖君 陳國宏 馬新勤 吳建榮 吳建強 顧秀娟 邵志運 周俊智 陳    成 黃順法 錢建生 

工藝美術員:
何洪生 董躍明 董逸明 董彩芬 陳順林 史建芬 于金妹 高伯南 錢道勛 張順榮 張菊萍 許珍妹 徐雲超 許美雲 許定華 陳偉榮 俞其元 范菊芳 范小龍 陳愛國
陳江其 華新南 蔣懿芬 蔡盤成 顧志明
 


紫砂陶業師承簡述


※1954 蜀山工場紫砂生產組成立時,制陶藝人:任淦庭,朱可心,顧景舟,王寅春,裴石民,吳雲根,蔣蓉

※1955 名家弟子師承情況:

朱可心弟子:潘春芳 鮑新元 許承權 高麗君 史志鵬 李芹仙 李碧芳 曹婉芬 吳慶安 謝曼倫 汪寅仙 李元如

顧景舟弟子:李昌鴻 高海庚 沈蘧華 王亞傑 朱鳳英 高永君 王洪君 鮑秀雲 徐漢棠 鮑國勳

王寅春弟子:許承權 王小龍 李天行 高洪英 陳小庚 鮑月兔 單淑芳 朱可強 蔣淦勤 楊 馱 高逢春 孫洪源 謝樂仙 李    英

吳雲根弟子:高永津 史濟華 許    旋 史玉琴 何挺初 許慈嬡 范洪泉 王月仙 吳欣南 汪寅仙 葛岳彬 吉德寶 方立品 李有仙 范盤沖 陳秀雲 葛明仙 周慧敏

郁洪庚弟子:徐茂棠 鮑啟君 范岳林 陳寶洪

任淦庭弟子:咸仲英 馮希雅 邵新和 王品榮 張赦棠 朱蓉娟 鮑仲梅 譚泉海 毛國強 任小松 鮑志強 沈漢生

※1958-1959 舉辦拜師收徒儀式:

朱可心收徒:汪寅仙 范洪泉

顧景舟收徒:高海庚 李昌鴻 沈蘧華 周桂珍 朱鳳英

王寅春收徒:何道洪 高洪英

吳雲根收徒:呂堯臣 許慈嬡

陳福淵收徒:潘持平 周尊嚴 顧紹培

蔣    蓉收徒:汪寅仙 高麗君 鮑月兔 謝曼倫 程潤年 蔣興宜 蔣澤人

※1973 紫砂工藝廠恢復生產後,名師帶徒:

顧景舟帶徒:吳群祥

徐漢棠帶徒:徐維明

汪寅仙帶徒:江建祥

沈蘧華帶徒:葛陶中 李慧芳

呂堯臣帶徒:劉建平

徐秀棠帶徒:趙洪生 李正華 趙盤根

※製坯藝人:

施福生 沈小鹿 范正根 吳純耿 范福奎 唐桂生 唐鳳芝 唐寬裕 葉金山 范祖德 徐祖純 邵賽寶 邵陸大 王玉仙 朱小華 王熙臣 吳祥大 張苟鳳

※瓶盆藝人:

錢盤根 徐盤大 李榮富 陳福淵 陶福生 錢應生 蕭坤生

※陶刻藝人:

諸葛勳 談堯坤 范澤林 陳經耕 陳小亭 朱邦基 邵洪坤 邵洪明 邵順奎 白應生 范福籌 陳五大 蔣永西

    分享 举报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