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供春壶的再认识——供春壶是壶铭,不是人名__作者:毕士春

已有 690 次阅读  2017-01-09 19:48

几百年来,人们一直认为中国的紫砂壶是从明代正德、嘉靖年间,江苏宜兴制砂壶名艺人供春所作的壶开始的。首先让我们先了解一下几百年相传的古老传说供春其人。传说他姓龚,名春。供春是一位官员的书童。供春陪同主人在宜兴金沙寺读书时,寺中的一位老和尚很会做紫砂壶,供春就偷偷地学。后来他用老和尚洗手沉淀在缸底的陶泥,仿照金沙寺旁大银杏树的树瘿,也就是树瘤的形状做了一把壶,并刻上树瘿上的花纹。烧成之后,这把壶非常古朴可爱,于是这种仿照自然形态的紫砂壶一下子出了名,人们都叫它供春壶。

明代周高起在阳溪茗壶系中说到:金沙寺僧,久而逸其名矣。闻之陶家云,僧闲静有致,习与陶缸瓮者处。抟其细土,加以澄炼,捏筑为胎,规而圆之,刳使中空,踵傅口、柄、盖、的,附陶穴烧成,人遂传用。供春,学宪吴颐山公青衣也。颐山读书金沙寺中,供春于给役之暇,窃仿老伪心匠,亦淘细土抟胚。茶匙穴中,指掠内外,指螺文隐起可按,胎必累按,故腹半矣。世外其孙龚姓,亦书为龚春。人皆证为龚。予于吴周聊家见时大彬所仿,则刻供春二字,足折聚讼云:

清代吴骞在阳溪茗陶录中也记载了供春,有一点是肯定的,所有这些记载都是根据当时的传说,没有人真正看见过供春紫砂壶,也没有人真正看见过供春制作的紫砂壶。

所谓的供春壶,按照当时的环境与人们喜欢喝茶的程度,如果真有其人与其制作的紫砂壶,应该会有记载会有其壶,而不是传说,故至今没有发现一把真正意义上的供春壶,而只有仿供春壶。

为了揭开供春壶的一切谜团,徐鳌润前辈在他的书中(徐鳌润紫砂陶艺论文集)用大量的历史依据来证明供春壶是壶铭不是人名,制作地不在金沙寺而在大潮山寺。

供春壶的由来:根据徐鳌润前辈的依据,供春壶是吴仕自作之创作,茗壶称供春系吴仕(吴颐山)在1508年为了推广泡茶用壶所用的壶铭,之所以说是在金沙寺和身边书童真名为朱昌),皆因当时的环境与吴仕的身份所迫。(祥见徐鳌润书页2)、

真是由于制作者本人为了顾忌自己的身份,使供春壶的谜团一直延续到现在,也使传说误传到现在,使后人一直相信了传说。也使真正的供春壶至今没有一把出现,假的反而高高在上。

供春壶铭即泡茶用壶,供者指壶,春即指明初所定散叶茶之先春等贡茶名。由此可知此二字在用供泡饮茶叶之壶与被放在炉上烧煮茶饼之壶的区别。又吴仕所制作壶叫供春壶,目的是让陶工们仿制并加以推广。就像陈曼生设计各种茗壶供后人仿一样。

那么,第一把紫砂壶到底是什么壶。

现在存在南京市博物院的海棠形提梁紫砂大茶壶,是19664月在明代司礼太监吴经坟墓中出土的,同时出土的砖刻显示,是葬于嘉靖十二年葵已(1533年)壶高177公分成为我国目前有纪年并且可列为最早的紫砂壶。根据前南京博物院副院长宋伯胤认定是前时大彬期的紫砂壶,徐鳌润前辈通过考证认为是前供春壶式紫砂提梁壶,也就是在1520年前。

明代画家无锡王问(1497年——1576年)画的《煮茶图》中的提梁茶壶与吴经坟墓出土的提梁茶壶极为相似,又王问与吴仕进士同年友顾可久是有接触(书页14)。按照徐鳌润前辈书中所依据的史料记载:吴仕1481年——1545

1508年去大潮寺为母亲守孝读书

吴梅鼎1631年——1700年在阳溪磁赋系中说到:余从祖拳 石公读书南山,携一童子名供春,见土人以泥为缶,即澄其泥为壶,极古秀可爱,世所谓供春壶是也

传说中的供春是明代正德到嘉靖年间1505年——1521年,1521年——1566

吴经壶是正德1520年前

依据徐鳌润前辈的考证,吴仕的书童于正德五年庚午(1510年)以十三,四岁之小书童随侍主人于大潮山福源寺(书页59)。按照上面这些依据来推算,传说中的供春也是在十四,五岁之间也,也印证了徐前辈的考证。那么,现收藏在北京故宫的供春树瘿壶与收藏在香港茶具文物馆的大明正德八年供春款的真假又是如何呢,下面我们通过二位老师与前辈的分析来回顾一下。

问题之一,供春树瘿壶现藏于北京故宫是否是传说中的供春壶,徐鳌润前辈在书中对人们提出的疑问进行了归纳1,首先是作为开山鼻祖的供春其当年的工艺并不成熟,而这把壶的制作技术已经十分成熟。其次,是泥料的细腻程度也是供春时期所无法达到的,再其次,其款式也不对,在整个明代,紫砂壶落款者是用竹刀或者钢刀克楷书款,在手把上落篆书印款是不可能的还有一点应该强调的是,供春时期制作壶是不用匣钵(套装)烧造的,壶身肯定会有飞釉泪痕。而该壶是干干净净的。是装在匣钵中专窑烧成的。是黄玉麟的作品。2此树瘿壶其连仿供春壶都谈不上,只是根据过去有关供春壶形的传说,黄玉麟发挥想象力至今创作出来的黄玉麟是清末大家,吴大瀓专门请他到家里做壶达8个月之久,故这把壶收藏在吴大瀓家是极为顺理成章的事。3储南强先生不是文物鉴定家,他用热爱家乡的情怀买了这把假供春壶收藏起来,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加上过去文博界对紫砂壶鉴定力量的薄弱,使这把假虎丘连升三级直入中国历史博物馆的殿堂。(李广宁老师在“紫砂壶的其源与供春壶”的一文中也提出了相似的观点)

问题之二,香港茶具文物馆之明供春《六瓣圆囊壶》

李广宁老师在“紫砂壶的起源与供春壶”中指出:香港茶具馆珍藏的那把供春款六瓣圆囊壶,同样感到其问题很多,也应是一把假虎丘。首先在这把壶的壶底刻有大明正德八年供春隶书款。款字周正老辣非常见功底。作伪者很熟悉供春的故事,吴仕是正德九年考的进士,他就将供春陪侍吴仕住在金沙寺学做紫砂壶的时间提前一年。即便历史真的是这样,当时供春也不过是一个向金沙寺老僧初学制壶的青少年。他没有什么文化,制壶刚刚起步,如何能在壶底刻出如此老辣流畅的隶书款来?同样该壶造型圆熟,泥料细腻,各方面的技术水平都已远远超过明代的制壶水平,因此绝无可能出自紫砂壶诞生初期一个刚刚学习制作紫砂壶的青少年之手。根据我个人的观察和分析,这把壶的制造时间应该比国博的那把树瘿壶还晚。树瘿壶是清末制壶大师黄玉麟所做,而这把六瓣圆囊壶则可能是民国时期生产的。此时古玩市场火爆,宜兴紫砂壶仿古高手蒋燕亭组织人在上海仿冒了一大批古代名人壶,我们常见到的有仿时鹏(时大彬之父)、时大彬、李仲芳、徐友泉、惠孟臣、陈鸣远、王南林等人的。所以其仿冒供春是毫不奇怪的。在建国初期,这类仿古壶流入香港,当时的罗桂祥对紫砂壶并不内行,据他自己讲:是见到有刻款的、造型好的就买下来。因此这把六瓣圆囊壶就被他收集起来而流传至今

徐鳌润前辈在书中写到(书页27)罗先生一生喜爱收藏和研究紫砂器,在八十年代他将其收藏的数百件藏品捐献给香港市政局,建立起香港茶具文物馆。而此件供春壶被当作该馆的“王牌”藏品,其名声极大,在大陆和海外的多本权威性紫砂图录或者书籍中都予收录介绍过,并且给予名列前茅的显要位置。有的书籍甚至于将其刊登于封面。但我认为这把壶的真实性也是大可怀疑的,其理由大致如树瘿壶的评判。

通过对以上二位老师与前辈的分析的回顾,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出,尽管有疑问,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传说中的小书童供春在正德五年也就是十三,四岁能够做的出如此技术成熟的壶来,按照徐鳌润前辈把这二把供春壶与坟墓里出土的时大彬技术最好的壶来比较,这二把壶的技术已经超过了时大彬的壶了。按照徐前辈在书中的说法:一个七,八十年前刚刚起步的孩子的作品,其技艺竟然比一个七,八十年后的特大名家的成熟期作品还要成熟,这不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吗?

所以说,当我们重新用客观的观点去理性的,科学的去认识供春壶,那么,我们就会真正的认识供春壶,而不是教条的拿着以前的传说不放,只有这样,真正的供春壶才能够在以后的时间里有缘的出现,但是,作为我个人,我相信供春壶是壶铭,不是人名。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