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天下第一壶—时大彬珐琅彩三足如意圆壶

1已有 215 次阅读  2017-09-12 22:32

作者——毕士春

序言:紫砂壶的起源众说纷纭,可以确定的是紫砂壶的兴起与发展是在明中期与明晚期,根据徐熬润前辈的考证,由当时的吴颐山(即吴仕)与寺僧和陶工一起制作发明出来的,受当时的环境影响,吴仕不便出头,便给壶落款为供春壶,意为壶供真茶,也符合当时喝茶的氛围。由于人们发现用紫砂壶泡茶,茶味隽永醇厚,还由于紫砂壶能吸收茶叶汁,用的时间愈长,泡出的茶水味道就愈好。紫砂壶泡茶就流行开来。在供春壶的影响下,出现了一批紫砂壶制作高手,他们通过向大潮山福源寺的寺僧与陶工学习紫砂壶的制作,在仿供春壶的基础上,是紫砂壶的制作也体现了他们各自的风格,是紫砂壶不断的受到世人的关注与喜欢,在这些高手中,时大彬脱颖而出,他不但学习制作紫砂壶,还开创了紫砂壶的制作方法,使至一直延续到现在。

   至于紫砂壶是吴颐山的书童供春向金沙寺僧学习制作紫砂壶的说法,那都是传说,因为这些传说的依据就是通过周高起,吴骞等一些明末和清代的文人(也是通过传说)所写的文章而误传至今。如今,徐熬润前辈通过大量的历史资料与依据推翻了一直误导人们的传说,使紫砂壶的历史与传承走上了正规,当然,要让人们接受也不是一下就能够做到的,

这里就简单的列一下历史资料与传说上的资料。让大家可以从直观上自己分析。

吴颐山(吴仕)——一1481---1545(见徐鳌润紫砂陶艺论文集页4,由于要为母亲守孝,在1508——1510年去大潮山福源寺读书。其间制作了供春壶式。

吴梅鼎——1631——1700是吴仕的后人,他在(阳羡瓷壶赋)里推翻了从前所传说的在金沙寺读书的说法:余从祖拳石公(吴仕)读书南山:(即大潮山,为吴仕胞弟吴佶岳父明侍郎沈晖旧业)

传说中的书童供春——真名叫朱昌,1495——1568?于1555?六十余岁回钱塘(《吴氏家乘》颐山公传附义仆朱昌)至此,供春为壶铭,书童为朱昌已可于清嘉庆二年丁卯(1797年)出版的《重刊宜兴县旧志》,卷末轶闻篇(页75.76),正式为书童朱昌正名,足见书童从未称(供春)。故而传说者之不可信有如此者。(注:徐熬润紫砂陶艺论文集页15

时大彬——1573——1662万历间受其父影响向大潮山福源寺僧学习制作供春壶,得到制作之技巧,后通过自己的创新,使紫砂壶的制作一直被后人延续至今。(徐熬润依据史料考证)

金沙寺——据明王穉登(1535---1612)在《荆溪疏》中记载金沙寺在明弘,正年间是废寺,在嘉靖间由中丞杭淮(1462---1538)出巨资为金沙寺重新修复而此时吴仕已为《四省文宗》

       为什么说是天下第一紫砂壶

时间上:首先,从当时的环境说起,自从明洪武二十四年九月十六日(公元1391年)朱元璋下诏废团茶,改贡叶茶(散茶)开始,碾末而饮的唐煮宋点饮法,变成了以沸水冲泡叶茶的瀹饮法,品饮艺术发生了划时代的变化,开千古清饮之源。明文人张谦德在其1596年所著的茶经中所记载;茶性狭,壶过大则香不聚,容一两升足矣。官、哥、宣、定、为上,黄金、白银次之,铜锡者,斗试家自不用;可见,文中并没有紫砂一词,但也说出了大壶的弊处,也就是说,当时,紫砂壶还没有被大家所接受,小壶也有了社会基础。按照吴仕的初衷,一心想改革饮茶方法,他从宜兴的澄泥砚中悟出用宜兴的陶土制作饮茶的壶,这可以从吴经墓出土的提梁壶来看,紫砂做的壶当时应该是被用来烧茶的。而吴仕的初衷是客一人,壶一把,也就是说,尽管吴仕与僧人用紫砂做出了供春壶式,其中也出现了时鹏等四大家,但是,紫砂壶还没有被人所接受,从明代喜欢喝茶人的层次来看,主要是文人士大夫与有身份的权贵人家,紫砂壶尽停留在平民百姓之间,这也从另一面印证了吴仕为什么不在壶上落自己的名字了,在当时,朝野上下皆看不起百工技艺,而当时吴仕已经是解元公的身份(1514中举)。可想而知,如果没有特殊的人与物,紫砂壶很难在当时会引起共鸣,依据徐熬润的考证史料,时大彬是出生于1573年,张谦德的茶经是1596年写成,时大彬时年二十三岁,而依据清代吴骞所记载,时大彬游娄东(今苏州)与陈继儒等诸公品茶之论后,改由制作大壶转而制作小壶后名声大起,最终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根据明代文学家袁宏道(1568---1610)在1598年出的《瓶花斋集》中所记载:瓦瓶如供春,时大彬,价至二三千钱一时好事家争购之如恐不及。其事皆始于吴中,........然其器实精良,他工不及,其得名不虚也,千百年后,安知不于王吉(青铜器)诸人并传哉?;由此可得出,时大彬改做小壶是在1596——1598之间,那么,时大彬游娄东也就是在1598年之前了。因为有了做小壶的社会基础,此时,时大彬改做小壶,再经过文人士大夫的推广,使时壶在社会上广为人知,名声大起。所以,从时间上来说,这把三足如意圆壶应该是时大彬改做小壶的第一把。
制作上:如上所说,这把壶也就是在1598年之前制作的,按照当时的制作风格,基本是沿着以前陶人所制作的风格,从吴经墓出土的大提梁壶(1533年之前)和王问(1497--1576)的《煮茶图》中可以看出,当时的壶身都是光的也就是所说的光货,尽管吴仕与僧人为大家提供了各种壶样,取壶铭为供春,其意义就是客一人,壶一把,壶供真茶,供人仿作罢了。但时大彬还是选择了制作园壶并且在壶盖上贴塑了明代末年流行的吉祥图纹柿蒂形,且延续了古人制作青铜器的样式在底部按上了三足,寓意吉祥祥瑞。按照徐熬润前辈的考证,时大彬很注重老子的《道德经》,这在以后为了收徒所订的门规和创建的三友居的名称上就可以看出。古人语:天圆地方:几何形器又分为方、圆两种。此所谓方非一式,圆非一相 古人常用天圆地方来朴素、原始地解释世界,也用智圆行方来概括为人处事,一直以来在各种器物造型中如几案桌柜,建筑如亭台、楼阁均以方和圆为基本法则,方和圆是相对的美学范畴。故时大彬选择圆形也就顺理成章了。所以说,这把壶也是时大彬第一次在壶盖上贴塑柿蒂纹图纹并且在壶底粘贴了三足。所以这把壶可以说是时大彬所制作的第一把三足如意圆壶。
工艺上:其次从壶的制作工艺上来说,时大彬一改供春壶式的斫木为模的制法,改用追片,团圈,打身筒的泥片镶接成形技法。而此壶真是泥片镶接成形,在壶内壁有明显的镶接痕迹。时大彬时年二十几岁,由于从小受父亲的影响,加上向僧人学习供春壶式的制作,在泥料的选择上延续了用淘土制作,即1932年宜兴陶器参加芝加哥博览会筹备委员会出刊的《宜兴陶器概要》中介绍的“泥料之制造:淘泥之家,购运山户生泥,倾入石池或泥潭,用铁扒渐渐淘揽。去其渣滓,取其凝练者运售于窑户,即可制造坯件”。俗称“响塘片”。而时大彬用“淘土”制作的砂壶,器表都细而光滑,泥色为赭红色。依据史料记载,至今未见有用“淘土”仿制的时壶。在器型的制作上,此壶通高114mm,口径85mm,壶身似球形,腹鼓似鬲,三足矮小如乳头。壶盖内阴刻有大彬楷书二字,壶底用竹刀刻有時大彬製四字,時字一钩起势成斜尖状,大字一僻斜出,且刀口较宽。壶盖上的四瓣对称柿蒂纹型状是明末典型的如意图案。壶嘴略高于壶口,好使壶内容量达到饱和,这是时大彬在前期制作学习过程中细心观察所展露出来的聪明与创新。壶的外形与江苏无锡(1629年)封棺、崇祯二年下葬的南京翰林学士华涵莪棺中出土的紫砂三足圆壶相似。由于当时开始时大彬的字不是刻的很好加上是时大彬的第一次尝试,在壶底的四个楷书表现的特别明显,这在以后出土的时大彬壶上可以体现出来,因为尽管字体有了进步,也比较工整,但是,在这些出土的壶底的落款上都可以看见第一把壶底的字体的影子,这是无法改变的了的。所以说,这把壶是已经出土和存世的时大彬紫砂壶中已知最早的壶。(当时李茂林还没有发明把壶放在匣钵中烧造,故这把壶上还残留着釉泪)。(李茂林与时大彬是同时代的)。
价值与影响上:再次,从康熙与珐琅彩及紫砂壶说起,这把壶上面的珐琅彩与图案是典型的康熙年代的特点“色地珐琅彩”。采用堆绘的绘画技术,玻璃质珐琅料烧成后显示原来的颜色,珐琅彩绘画产生色阶,画面形成层次和立体感。康熙的珐琅彩瓷大多作规矩写生的西番莲和缠枝牡丹,有花无鸟,显得单调。而此壶真是缠枝牡丹,有花无鸟。反之,珐琅彩在制作程序和用料上是其他众多品种无法比拟的。画工也不是一般的窑工,而是皇宫里面顶尖的专业画师,所以这些器物可以代表当时最高的艺术水平,最高的工艺水准。珐琅彩瓷器在胎质的制作方面是非常讲究的。胎壁极薄,均匀规整,结合紧密。在如此的胎质上又施釉极细,釉色极白,釉表光泽没有桔皮釉、浪荡釉,更没有棕眼的现象,确可用“白璧无瑕”来赞誉。而时大彬用“淘土”所制作的壶的特点是“器物表面细而光滑”壶体的颜色真好用来当色地,完全符合施彩要求,而且泥色又是赭红色更加突出牡丹花的艳丽与富贵。另壶盖上面的柿蒂纹吉祥图案和壶底三足及器型也符合皇家所求。

据清宫廷内务府档案记载,从康熙开始,乾隆,雍正三代都喜欢从民间收集名家作品进宫,再加以施彩。当时,时大彬的壶已经名满天下,从《阳羡茗壶系·大家》称其作品:“入案有一只,生人闲远之思,前后诸名家并不能及。”“宫中艳说大彬壶”等来看。所选的民间高手制作的壶进宫,不可能是仿品,更何况当时的时间相隔不是很长,尽管当时有仿时壶的,和现在比起来,判别紫砂壶的真假比起现在来说要容易的多,否则也不会选进宫再加以施彩。所以说,这把紫砂壶也就是第一把施彩的珐琅彩紫砂壶。

再者,由于画珐琅的工艺难度太高,又是贵族身份的象征。无论是早先的和现在所制作的珐琅彩紫砂壶,都是在制壶大师定型后由绘画大师单独在紫砂壶胎上精细手绘事先设计好的图画, 没有两件相同的珐琅彩紫砂壶,是“绝对孤品”。按照历史资料记载,当时的宫廷绘画大师蒋廷锡是著名的花鸟画家,作品题材往往高雅脱俗、寓意祥瑞,幅面偏大,且风格富丽堂皇,而此壶上所绘画的牡丹花图确是如此。所以说,这把壶壁上的牡丹图画,也是第一把有宫廷御画师在已知的紫砂壶上绘画。

如上所论述,这把壶概称是天下第一把壶,因为这把壶延续了前人的风格,又体现了时大彬的创新与发展,使后人得以传承,更符合了当时喝茶的潮流,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更难能可贵的是,时大彬是紫砂壶得到了当时全社会各层次的人群的认可,在推动紫砂行业的发展上是功不可没的。

附图:时大彬三足如意珐琅彩圆壶: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