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我的五彩人生(一):金色童年

3已有 4514 次阅读  2017-06-01 06:04   标签王秋杭  五彩人生  金色童年 


我的五彩人生(一):金色童年

我与共和国同龄,我的人生几乎也伴随着共和国的命运跌荡起伏着,金色、红色、黑色、好色、黄色,组成了我的童年、少年、青年、中年和晚年的五彩人生。色乃摄也,她伴随我时间最长,至今仍在激情之中。但更多的是疏理、反省,努力找回独立的自我,并附以文字留给后人去咀嚼......老年什么时候到来还不知道,总要八十以后再看吧,黄昏岁月有大量清代、民国美女陪伴着,想不黄也不成啊。

在我生活的小说中,最不想去触动的,就是童年的篇章,因为它太离奇、太灿烂、太与众不同了,可惜,也太短暂了。但是在我的60周岁生日之际心情沉重地翻开了它……

那是个充满红旗和鲜花的年代,我哥哥、我姐姐和我,三人先后跨进了安吉路小学的大门。革命的后代理所当然地受到了特别的呵护。我们最先学会的歌,是那首“准备好了么?时刻准备着,我们都是共产儿童团。将来的主人,必定是我们……”无论在天鹅绒幕布徐徐升起的中苏友谊馆舞台上、是在洒满阳光的六公园草坪中、还是在熊熊燃烧的钱塘江畔篝火前……到处都留下了我和姐姐的欢歌笑语和一阵又一阵的掌声。在叔叔、阿姨和学校老师们的眼里,我和我姐姐严然是一对小明星,格外受欢迎。就在我上安吉路小学的第一个暑假里,有一位柬埔寨的小公主来杭,需要一男一女两位年龄相仿的小朋友去陪她游西湖玩,让我和姐姐去,我们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了。可后来因为我还没有加入少先队,所以临时决定让我哥哥和我姐姐去了。第二天,我眼睁睁地看着哥哥和姐姐穿着雪白的白衬衫、系着鲜艳的红领巾、捧着盛开的鲜花,坐着交际处派来的小轿车兴高采烈地走了,而我的双眼却挂满了委曲的泪水。尽管哥哥和姐姐回来时带回了如山的金币巧克力,可丝毫都没有慰籍我的心。我暗暗下定决心:我要尽快长大、尽快加入少先队!

我呱呱落地开始就被不断地拍摄照片,从年轻父母如此关爱的目光中,没有人会怀疑我从来到这个陌生世界的第一天起,就陷入了父亲和母亲的双重宠爱之中。像我这样拥有如此之多明星般童年照片的人在那个年代绝对是罕见的。然而父母对我的宠爱截然不同。母亲老抱我上照相馆,父亲老抱我上酒馆。使我从很小就习惯了耀眼灯光的长时间照射,镜头感堪称一流。无论在幼儿园还是在小学班上读书,母亲总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二话不说,抱起我向老师说几句什么就走,大门口肯定有小包车或三论车等着,我就知道又要拍照去了。那时候生意并不火红的杭州照相馆或大华照相馆是我们家经常光顾的地方。父、母亲和那里的老师傅都熟得不得了。记忆中我们兄妹五个小时候睡在一张大床上,我排在中间,经常睡梦中被父亲有力的臂膀抱起,用一支手指头放在嘴唇上“嘘……”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出门外,把我的屁股放在自行车横杠上,然后把个方形的车灯拧亮插在龙头前面出发了。

肯定不是小酒馆就是澡堂,父亲把双眼惺松的我抱下车、抱进门。我紧闭着不眼,就想继续睡觉。可就听到父亲和不知道什么熟人拉起了家常。上酒馆是多数,不用说一定又是牛肉粉丝,再切几毛钱牛肚放在热呼呼的粉丝上。再就是老白干儿。我往往是里糊涂地嘴里就被硬塞进牛肚,然后就听到父亲吱儿咋地喝酒。最讨厌的就是酒店里的伙计,非要把我弄醒,“王局长,你家公子啊?多俊!长大一定做官!”“几岁啦?叫啥名?”“王局长,好福气啊!”这时候如果我还不醒,父亲一定会拿筷子头沾了那老白干塞到我嘴里,强烈的酒精辣得我不得不睁大眼睛。此是我看到父亲微红的脸上一定是露着得意的笑容……如澡堂那就惨了!肥皂水往往非弄到眼睛里精神得像头夜豹子似的。父亲所以经常带我出入这场所,就是拿我显派:看我的儿子多棒!这是我的杰作!

如今,我早已学会了喝酒,那年全国摄影理论年会在贵阳召开,在茅台酒厂,全国来宾共十六桌,我遍全无敌手,最后一个离开餐厅,从此扬名全国摄影界……

爸:瞧,如今我虽一事无成,但也没闯啥祸给你丢脸不是,就学会哈酒了。如今多想陪好好哈几杯啊!就买你最爱吃的牛肉粉丝,要多加牛肚……



                          王秋杭

                          初稿于20098

                          修改于2017531日夜于京杭大运河钱塘江口激活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