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相机与笔

3已有 435 次阅读  2017-07-12 09:02   标签王秋杭  论谈  相机与笔 


              相机与

 

    前几天读到一篇很弱智的评论文章《摄影170年,从技术性的手艺到现代性的观看》(以下简称《170》)。弱智就在于作者根本就不懂世界摄影史,误把传统摄影当作了一种技术性的手艺来对待。因为解放后的中国,至今没有一所独立的高等摄影学院,而中国摄影家协会从成立的那一天开始,至今都是由新闻记者担任领导,有着很大的关系。

    公认的摄影术诞生于1839年,是因为发明人路易斯.达盖尔找到了一种贵金属银。所以正统的学名称为银版摄影术,并由此名称获得国际专利并被法国政府嘉奖,还被授予了法国科学院名誉院士的荣誉称号。虽然在此之前,法国人尼埃普斯1826年就已经拍出了世界上第一张永久性照片,但是这种照片因为不含任何金属,而是利用沥青作为基本材料,所以并未引起重视和专利。由此可见,摄影术从它发明之日起,就是用银在作画(后来这种银又被演进为碘化银、溴化银),和传统的笔和油彩画完全分道扬飚,自成独立的艺术体系。

    1857年,奥斯卡·古斯塔夫·雷兰德在“曼彻斯特艺术珍品展览会”上展出了他的多底叠放摄影作品《两种人生》。这是一幅16英寸×31英寸的照片,用了16个以上的专业模特,30张底片,拼放叠印,耗时数周,方才成功。这张具有文艺复兴风格的摄影作品在展出时引起了极大轰动,获得了社会舆论的普遍赞赏。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对《两种人生》的象征意义评价极高,专门把这张照片购买下来。雷兰德被后人誉为艺术摄影之父

    在中国,民国时期的摄影大师如老炎若、冯四知、郎静山、刘半农等等,都是完全可以跟绘画大师比肩的艺术大家。如郎静山和张大千就是一例,张大千经常非常甘愿充当郎静山的模特,在多幅郎静山的名作中出现。

    因为新闻摄影在中国曾倚靠政治的权力,统领摄影界半个多世纪,试图将新闻摄影的理念平移到艺术摄影的理念上来,误导了很多摄影人。如《170》一文称“所以摄影术出现以后救了他们(“三流画家”)的命,可以说给了他们一个非常容易谋生的饭碗。”具然把雷兰德、郎静山视为三流画家。更弱智的是《170》一文居然说“一个摄影师在去制作一张照片的时候,在一个小时里,可能55分钟都是在想怎么去解决技术上的问题,他没有时间去考虑其他的问题。”这是平移理念的最典型注解。因为只有当时的三流摄影记者才会傻傻地每张照片都用55分钟去解决技术上的问题,时代稍一发展就必然没饭吃了。雷兰德耗是数周、郎静山一幅集锦画摄影作品,没有几年的胸中积累,能成气候吗?实在是弱智的可笑了!

    随着自媒体的迅猛发展,新闻摄影记者的饭碗倒是越来越少了,《170年》一文仿佛像一首招魂曲,已经到了日薄西山、完全不顾摄影史的存在、信口开河的地步了!关键还是在于他们根本就不懂银!

    不错,相机与笔都是工具,但要看到了谁手里,到了艺术家手里出来的就是艺术品,到了大师手里出来的就是大作,但到了工匠手里,出来的只能是简单的手艺或记录而已。罗丹早就在他的《罗丹艺术论》中提到:“当然,还有一种劣等的精确,那就是摄影。”

 

                                                          王秋杭

 

                            2017712日于京杭大运河钱塘江口激活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