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淬-王秋杭知青岁月的影像故事》摄影作品展开幕

8已有 553 次阅读  2017-12-14 09:48   标签王秋杭  知青岁月  影像故事 

 

   《淬-王秋杭知青岁月的影像故事》摄影作品展

 于1211日下午3:00开幕。参加开幕式的嘉宾有:

 原杭州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中共杭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孙银标。

 美国摄影学会(中国)PSA China主席邓大端。

 浙江省摄影家协会主席、杭州市摄影家协会主席吴宗其。

 浙江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杭州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都市快报快拍快拍网创始人及主持傅拥军。

 浙江省摄影家协会主席团成员、杭州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杭州市摄影艺术协会主席、青年时报副主编王芯克。

 金华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永康市摄影家协会主席、史密斯人道主义奖获得者卢广。

 原中国摄影出版社副社长、现杭州G.Gallery(桥西艺术中心)掌门赵钢。

 杭州市余杭区仁和街道双陈村村长姚伟其

 杭州菲林摄影服务公司经理张雄伟。

 策展前言

“如果不是痴迷摄影,我年轻时有许多坎是过不去的:当兵的梦,碎了、入党的梦,碎了、当记者的梦,碎了、当演员的梦,碎了、甚至包括我初恋的梦,也碎了.......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我的家庭出身,在1959年那场政治运动中突然由红变黑......唯有照相机忠实地陪伴着我。每当我拿起相机,就会充满激情,忘掉一切......”这是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栏目4集大型纪录片《人防工事》剧组采访王秋杭时,问他:你怎么会在黑龙江原始森林构筑战备坑道时,拍下这么多的照片?王秋杭的答复。

“那时候的我很穷,口袋里经常没有一分钱。但我的相机里从未断过胶卷,尽管都是等外品、处理品。那个年代没有比赛,不能投稿,洗印出来的照片只能孤芳自赏、心灵慰籍。不功利、很纯朴,才能在今天独树一帜、与众不同。到协会工作后一心为公家办事,直到退休后才能静下心来,极尽全力来实现年轻时代我的摄影家的梦。”这是纽约时报微信跟踪采访王秋杭20多天,被问及:这些照片为什么现在才拿出来?王秋杭的回答。

所以要策这个展,目的,不仅仅是为了激活自己!

                                  总策展人:激活自己                   

20171124日于京杭大运河钱塘江口激活

专家和著名媒体对《1966--1976我的自拍像》画册的评论:

 一、“一本个性化十足的自述体摄影集,从中读到当年一位满怀英雄情节的热血知青的坎坷心路历程。图真实,文坦诚、情真挚,我喜欢。”吴常云(原中国摄影杂志主编)。

 二、“看似个人小传,实是时代缩影;看似怀旧自恋,实是人生反思。”杨恩璞(原中国摄影家协会理论委员会主任、北京电影学院教授、泉州摄影学院院长)。

 三、“这些特殊年代的自拍像,与其说是作者的自恋,毋宁说是他在举世沉沦中的一种自我救赎。”冯克力(老照片杂志主编)。

 四、“秋杭自拍像留下一个时代的记忆,弥足珍贵。”晓庄(原光与影杂志主编)。

 五、“王秋杭的自拍像是‘文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以完全的私摄影形式,映照出与‘文革’正面‘仪式化’公摄影对称相反的负像效果。”----林茨、王瑞著《摄影艺术论》第438页。

 六、“王秋杭在之后的生活岁月里,已经以其对摄影的坚持给出了个人的终极答案。然而重新审视《1966--1976我的自拍像》在那个处在时代旋涡中的年轻人的自拍像中,它的质疑已经定格在未来的时光里,仍将被后来者不断追问。”苏阳(著名摄影评论家、策展人,《1966--1976我的自拍像》<序>作者)。

 七、“当时鼓励人们为社会牺牲自我,把相机转向个人,自己,也许是最极端的颠覆行为,......想想现在的中国,自拍是多么普遍,就能看出,人们的观念发生了巨大的转变。”纽约时报2017819日人物专访栏目《王秋杭,文革时代的自拍者》。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