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人们对中央美院美术馆掌门人期待什么?

1已有 4961 次阅读  2009-08-14 15:43   标签美院  掌门  美术馆  中央  期待 
 早在今年年初,坊间就流传王璜生会从广东美术馆调任中央美院美术馆,当时多数人认为可能性不大,毕竟就行政权限来讲,从一个地方大省美术馆的掌门人入驻学院下属的美术馆未免有点“委屈”,但当王璜生以新任馆长的身份出现在中央美院美术馆举办的国际新媒体艺术展上时,让不少圈内人感到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然而,感到仓促的不仅是这些局外人,连王璜生自己看起来也有点“准备不足”,因为这个时候他的正式调令还没有下来。可中央美院方面似乎求贤若渴,将王璜生的名片早早印好,只是忘了留他的手机号,还得其亲自用笔补上。联想去年中央美院选任徐冰担任副院长,并只是在网上公布消息,便引起诸多在京媒体的密切关注,此次王璜生正式露面再次吸引众多目光,并且影响范围迅速扩展到全国。

    就在国际新媒体艺术展开幕式的当天,搜狐记者便邀王璜生进行专访,王欣然应允,只是采访时间稍稍拖后了几天。随后,大量都市媒体跟进,《南方都市报》率先做出反应,报道了王璜生卸任广东美术馆馆长的消息,行文中不免流露出“遗憾”之绪,《东方早报》也用大篇幅报道了这个听起来不大有“爆点”的艺术新闻。之后焦点开始转移,媒体热议王璜生走后,广东美术馆馆长的新任之选。不久,有报道称广东美术馆公示,面向全国招聘新馆长。

    自1997年广东美术馆建馆起,王璜生就开始供职于广东美术馆,并于2000年出任馆长一职。12年间,王璜生始终坚持学术与商业的相对独立性,开创广州三年展、广州摄影双年展等展览品牌,并专注摄影收藏和当代艺术探索,在其带领下广东美术馆被业界认为是中国美术馆中少数在收藏、研究上有长远视野和规划的美术馆。或许中央美院正是看重王璜生这些颇有价值并富有开创性的成果,才力邀他来京主持从建馆以来就一直“表现不佳”的中央美院美术馆。可以说,王璜生大有临危受命之意,不过面对中央美院悠久的学院传统和美术馆自身存在的内部设计缺陷,让王璜生着实感到这块烫手的山药有多棘手。

    就在不久前,中央美院美术馆举办的馆藏国画展开幕式上,原中央美院院长靳尚谊公开批评本次展览布置仓促、粗糙(百余张古画密布在一个并非方型的中央美院美术馆第二层展厅中,实在是太满了),让与会者大为震惊;虽然此前也有听到对中央美院新美术馆内部展示空间的批评,但如此正式公开表示者尚属首次。

    现在摆在王璜生面前的问题应该不会比他刚接任广东美术馆时的问题少,除了在对美术馆展览理念、社会功能等方面需认真考量外,当务之急是解决如何让美术馆的空间布局担负真正的展示功能。此外,如何协调央美内部各方面的关系,也需王璜生认真对待。另有消息称,王璜生正在北京宋庄艺术区找寻合适的工作室,看来他此次来京也大有安心创作之意。

    这个带着潮汕口音、并自称有学院情结的地道的广东人,能否“拯救”这个出自日本建筑大师矶崎新之手的“不规则美术馆”,在这个他认为“更接近自己职业理想”的环境中有所作为,我们拭目以待。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