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怀念逸飞 纪念逸飞

16已有 1055 次阅读  2017-04-10 00:02   标签逸飞 
                                                                    怀念逸飞   纪念逸飞
                                                                 ——纪念陈逸飞逝世十二周年
春节前,在整理画室书柜时发现了几本二十年前的时装杂志,无意中发现了1997年第三期上刊有陈逸飞的访谈录。1996年 陈逸飞在上海、北京两地举办了史无先例,后无来人,规模宏大,品质超群的个人油画作品大展。1997年春季陈逸飞接受了(世界时装之苑)记者的采访。时隔二十年后看了当年陈逸飞与记者的这段对话,真使人唏嘘不已,老天无情,没有给逸飞再多的光阴。在与记者的对话中,逸飞谦和有加,谈人生、谈家庭、谈创作、谈理想,拳拳爱国之心言犹在耳。但这一切都成了逝去的回忆。岁月如梭,光阴似箭,我与逸飞从相识到他去世整整三十五年,最难忘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在解放日报美术组共事的二年。逸飞的(黄河颂)就是那时完成的。我是幸运的,习画不久就相识了陈逸飞、夏葆元、魏景山、邱瑞敏、王永强、邵隆海等上海美专的精英、从这些前辈那儿学习到了艺术修养与绘画技能。逸飞上天堂已经十二年了,他在中国及世界美术史上留下了不是访谈时与记者所说的,“哪怕是小小的一笔”,而是成为了一代大师。国家文化部巳把他的作品定为不可随意出境的文物。但近年来出现了恶意中伤、贬低逸飞的文章与贴子,这是些心里阴暗、炒作自己的无耻卑劣小人所为。其实任何对逸飞的艺术人生、油画作品泼污水的文章与贴子都无损于逸飞的英名,而且我觉得这类卑贱的举动真是可笑又可悲。陈逸飞已成为历史,成为永恒。随着时光的流逝,陈逸飞将成为美术史上一颗耀眼的巨星。怀念逸飞,纪念逸飞,并祝逸飞在上海美专的同学、同事、好友夏葆元、魏景山、邱瑞敏、王永强、邵隆海、刘耀真、李醉、吳慧明、匡飞娟及其他我相识的张定钊、廖炯模等前辈们,还有逸飞的胞弟陈逸鸣健康快乐、万事如意、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许金国                                                                                                               2017  4  10

 

                                                   


                                                                          采访陈逸飞

     1996年底在上海,一个月后移展北京的陈逸飞画展给岁未年初的中国文化都市绘上了一层光彩。人们给了它太多的关注,以至八个月大的婴儿都投入陈逸飞的怀抱——父母希望能以合影为动力,长大成为像他那样的大画家。这位名声鼎沸的大画家也是我们杂志的关注对像,倒不是因为我们的读者都想成为画家,而是期望通过和他对话,对绘画对美对陈先生的心路历程有深一层的了解,也包括对陈先生的时装观的了解。
     ELLE:你在北京和上海两个回顾展的气势在国内比较少见,以前听得较多的是你的画拍了很高很高的价,这次才有机会看到这么多原作,而且是在刚开馆的上海博物馆内,感觉就很不一样。也读了余秋雨对你的印象,他的文章非常理性,使我们很想为我们的读者再多听听你自己对你的绘画和人生的想法。
     陈逸飞:如果你们和我接触的时间长了,就会知道我是个很Open的人。我出道早,遇上各种问题的机会也多,不成熟,可以说跌打滚爬都经历过一点,好话坏话也听得多了。所谓的坏话,其中有些很可能是真的,说明自己做得不够,所以凡事我总以一颗平常心去客观地平均地对待。就说这次展览会,若不是玛勃洛画廊坚持举办,我也不会搞,总觉得自己以后的画应该会更好。十一年前在美国华盛顿的科克伦博物馆,我曾开过比这次规格更高的画展,当时我就告诫自己,要以一颗平常心去面对。这跟我出身于一个极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的背景有关。我的母亲是做过修女的,她从不大声对人说话,从不以恶待人,她会给我们奏管风琴,讲故事。记得她曾很平静地对我们说,我沒钱可以给你们,钱全部给你们的爸爸拿去买瓶子了。我爸爸是位化学工程师,小时候,家中独多瓶瓶罐罐,我想我的人生就是从这些瓶瓶罐罐边开始的。我很能吃苦,我也很能享受。在作品上,我有点英雄主义,对待人生,我会象水一样平和。画坛上,一代接一代,如果我拿这根接力棒跑得稍微快一点,回过头来,能在艺术史中留下哪怕是小小的一笔,就觉得巳经对得起自己,对得起我们的同代人和历史了。
   ELLE:您的绘画中有无中国传统绘画的影子?
    陈逸飞:我们的血管中流淌着中华民族的血液,它随时都会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只要你不刻意去改变它破坏它,所以我的画被一些媒体评为“西方的技术”,“中国的精神”。说到影响,不仅仅是艺术家,我觉得每个中国人都接受着中国文化的熏陶,你的许多日常生活日常活动,都可以构成美丽的画卷,你去一座庙游览,该庙本身就是一幅画,只是有的人感悟深一些,有些人容易疏忽。
    ELLE:您刚才也说了,您的阅历比较丰富,风雨也较多,您是以何种态度做一个艺术家和做一个人的?
    陈逸飞:我的态度是豁达平和,顺其自然。我欣赏水,人的生命人的生活应该像流水,虽然它有高峰低谷,撞上中流顽石会溅起无数水花,但它很快就会继续向前涌流,或湍急,或潺潺,它能及时调整自己的形,自己的态,以适合环境,但它的本质不变。流水不腐,水是最平常的,也是最了不起的。无论做人还是做艺术家,无论成功与否,都应该像流水一样,荣辱不惊。
  ELLE:一般来说,画有画风,您认为自己的作品应属于什么派吗?您的作品有人物系列、风景系列……您自己更偏爱于哪一类?
    陈逸飞:《纽约时报》称我的画为写实浪漫主义,我比较喜欢这个提法,我的画比较能体现这一方面。这次的画展是我在国内举办的第一次画展,选送了不同时期的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其中好些都是从世界各地的收藏家和博物馆那儿借回来的,很不容易。但还是有一些很能体现我画风的作品没能在这儿展示出来
  ELLE: 您觉得您的绘画风格还会不会改变?若会改变,将会朝哪个方向改变?变得更现实?更浪漫?更粗犷?
    陈逸飞:当然会变。因为人生有一个个阶段,犹如一个个驿站,每个驿站的气候,位置都不相同,感悟也会不同,绘画如同人生,它的变化是很自然的,它是有过程的。有人很喜欢我的画,也有人会对有些画持不同的看法,这些都非常正常,人没自己的看法才不正常。我绘画用的是心,我的作品是我感受的表达,是我对美的一种反应。在人生不同的阶段,对美的反应是不同的,这就是为什么我的画中有不带任何花饰的江南小镇上的(石径),有细腻典雅的(浔阳遣韵),有理性化的(踱步),也有雕塑般的(山人)。将来我一定还会有许多新的体会,它们会影响我,影响我的绘画和风格。
   ELLE:在最近的将来有些什么绘画方面的打算吗?
   陈逸飞:国内变化那么大,我的感想一直很多,近来一直在构思一组表现现代中国都市青年人生活的作品。已经收集了很多素材,想法也比较成熟了。現在的中国青年很幸运,处于这样一个日新月异的特定时代,这是一个后人必会记住的年代。这个年代的青年人的生活丰富、精彩、也无序,其中有许多值得发掘、值得描绘、值得保留的题材。此外,我还有一个仕女系列的构思,想法也比较成熟了。現代青年也罢,古代仕女也罢,只要是情出于心,我相信各个阶段都能出好作品。
                                                                           1997  4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