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徐步:我50岁才知道中国画

5已有 602 次阅读  2014-11-18 15:56   标签徐步  陕西师范大学  专访  刘红昌 

  徐步  摄影:刘红昌

  嘉宾简介 徐步,字悠然,号大壶、步一学人。1961年出生于江西,祖籍湖南。1982年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艺术系,1996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获文学****。现为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师范大学书法文化研究院副院长,陕西山水画研究会副主席,陕西国画院外聘画家,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兼职教授,安阳师范学院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在一个雾霾笼罩略带寒意的下午,在古城西安的皇城美术馆,我们见到了预约好的徐步老师。他一身素衣,忙碌似乎又无所适从在一个热火朝天的布展现场。当一个桃李天下的高校美术教育者,一个一直积极致力于中国画的发展孜孜探索不止的当代画家,在一个瞬间,要将自己的两三年的艺术探索成果公示与众的时候,他的内心会不会有些期许和忐忑?支撑他致力于中国山水画创作探索的核心思想是什么?作为一个生活在北方的南方人,他对南北山水又有着怎样独特的理解?凤凰西北带你走进徐步和他的山水画展。(文/刘红昌)

  要点:

  Talk1从事山水画创作的人首先应是一个文化人

  Talk2挖掘传统深度,开拓生活广度,蓄养心源高度

  Talk3中国画的写生,是写造化生生之意

  Talk4 中国画的形态就如《易经》中“一阴一阳谓之道”

  Talk5 美术教育的弊端是普泛性,不适合培养精英

  Talk6真正的好画是笔墨自由随意,却按部就班笔笔到位

  本文系凤凰网西北频道对话著名画家徐步文字实录,采访:陈佳 刘红昌,整理:陈佳刘红昌, 编辑:陈佳

  凤凰西北:作为长安画坛第三代画家,您面临的绘画体系与挑战也有着与老前辈们极大的区别。改革开放后,西方的现代艺术思潮的进入影响了一大批年轻的人,使得中国的传统文化受到极大的冲击,对此您怎么看?

  徐步:长安画坛在当代中国画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来源于长安画派的兴起。长安画派为什么兴起,长安应该说是中国山水画的源头,在宋代时就有很多山水画大家出现,但随着元明清以后政权的南移,长安一带的创作水准就下降了,没有多少大家的出现,七八百年间处于一种凋零的状态。这说明了一个问题,中国画是有一个审美共识,中国画是一个博大精深的体系,它是一个具有很强传承性的艺术。必须传承,传承这种古典的高水准的精华的部分,不是一种一般水平的泛滥,是要有高度的传承,不是低水平的延续,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强调要学习古代优秀的传统。在传统里面立足点很高,这种高可以说是民族的一种审美共识,如果我们这一代人达不到那种高度,也就不可能和全国其他地区相比较,为什么说石鲁、赵望云他们之前的长安画坛属于一种凋零状态,是因为当时那批画家他们的水平达不到中国东部文化蓬勃发展的那种高度,在比较衡量时如果没有出现大家,那也自然没办法相提并论。那么在当代的长安画坛它存在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要强调传统,也需要强调生活,同时外界的一些影响也很大,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去面临传统与创新就是作为长安画坛第三代画家应该思考的问题,我们经过新文化运动以后随着整个中国封建社会的终结,新文化运动的兴起,当然这其中有它的优点也有长远的一种文化冲击力,但同时也带来了一种负面的影响,有一个很大的文脉的断裂的痕迹。中国画尤其是山水画是要有很强的文化性与文化素养,才能学习、继承和发展,这样一种先决的条件就决定了这类画种需要有很高的文化涵养,从事山水画创作的人他首先应该是一个文化人,这种基础才能使他持续的向上攀登,因此我们这批长安画坛的画家首先要强调一种综合素养的提高、文化水平的提高,建立这样的基础,才能向古代优秀的水准靠拢。所以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是对我们前面断层的弥补,因为有断层,所以文化素养有着先天的不足。比如我们强调的诗书画印的融合,画不只是简单的画,里面是有一首诗,画面中有诗意的表现、境界的营造,是通过骨法用笔来体现,骨法用笔是书法的一种用笔,因此画面中有着书画的涵养,这些丰富的素养如何融合,再达到一定高度就显得很难,所以要突破这个难度,才能到达那个高度,因此我也提出了三句话,“挖掘传统深度,开拓生活广度,蓄养心源高度。”把传统、生活、心源三位一体重新提出来。长安画派曾经提出“一手伸向生活,一手伸向传统”,但是我更强化一个心源的问题,将这三类放在一起来思考,就具有着当代的意义,我们所说的传统、生活其实都取决于心源品质的高低,心源品质高就能发现传统学习传统,能发现生活中的美并创造出来,所以心源决定了传统的学习程度与生活体现的程度。心源即意象之源、带有着先天禀赋的天份在其中,能感觉与创造,感觉又有着从低向高的发展,可通过后天的努力来提高与强化,是有着一个艰难的过程,因此长安画坛需要在这上面下足功夫,才会有一个高水准的呈现。

  凤凰西北:我们一直在强调“一手伸向生活、一手伸向传统”,我们对于传统的中国绘画,如何将那只手深入进去,或者说我们究竟应该以一种怎样的方式进入和继承传统?

  徐步:这里有一个误区,因为提出“一手伸向生活,一手伸向传统”时有一个前提条件,是当时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人们认为,以“四王”为代表的文人画山水体系严重地脱离了生活,所以那个时候提出“走向生活”的这个口号在当时异常响亮。中国绘画只有深入生活才有出路,如果不到生活中去写生就没前途也画不出好画,在当时几乎是全民族的共识,这就造成了一个什么误区呢?生活是艺术创作的源泉,但它不等同于艺术,要从生活中去提炼升华改造甚至变异它,把生活中的素材改造成一种艺术高水准的呈现就导源于心源,因此不是说天天写生、照搬生活客观就是艺术,所以我要强调心源的作用。中国画一贯强调的是“胸中自有丘壑”这并不是走进生活,而是将生活走进心源,去提炼到一定高度,成为一种艺术的象征,这是起决定性作用的,从古至今所有画家都是这样,所以张璪的“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我认为是中国画创作的八字真言。中国画之所以高就是因为他强调的是心源。画山不是要画的像山,而是要表达自己的情感与精神。因此造化与心源两个矛盾。心源是主要矛盾,中国画看重的是心源,因此有别于西画,不是看重外在表象与再现,而是看重内心情感的抒发,人格精神的象征。因此我们强调传统、生活、心源三位一体的一种新的理论框架的思考。

  凤凰西北:在当代绘画里面,写生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环节,我们如何用中国传统的审美去理解写生,将彼此融会贯通?

  徐步:写生不等于写实。中国画的写生,是写造化生生之意。写造化生生之意是要求画家有一种主观的情思,能够把外在的形象进行分化,造成一种生动的意趣,这种意趣是指它存在于自然中,却又不是现成的形式,是需要画家去提炼,从自然表象中寻找用笔用墨的痕迹,高明的画家可以把它强化出来,强化成笔墨形态。笔墨在自然中没有的,但自然有可以产生笔墨的条件,这是需要画家理解出来的。这种笔墨形态源于自然高于自然。中国画强调一种似与不似的境界,敢于不似才高于自然,等同于自然,就等而下之。中国画高就高在用笔墨的形态符号去改造自然,这种改造是在写生当中我们自觉的运用了。这种意趣是通过不断的向前人学习他们如何去概括表现生活的语言符号来产生的。中国画写生的第一阶段并不是直接去自然中写生,而是通过临摹古代优秀的作品,在经典中体会,用黄宾虹的话来说就是“扛着**去打猎”,这把**就是中国画的传统语言,当你对传统形式美的认知越多,那么对自然的体会就越多。因此,我们把临摹放在学习中国画的第一位,然后才有高度,如果不学传统,永远只是低级的模仿自然,就无法上升到一种高级形态。只有把传统理解的越深入,再写生的感受才越丰富,并不是学习传统就无法写生了,其实是恰恰相反的。这是临摹与写生的关系,但也不能一味的临摹,那也不对,要去生活中去感受,去体现自己的语言符号。

  凤凰西北:您的祖籍在南方,而您的艺术生活和探索土壤却多数是在北方的西安,南方细腻、北方豪迈,而您的作品中不仅有着北方山水的气概,又蕴含着天生的细致情趣,您是如何将南北的特点和情志“揉”的如此生动?

  徐步:我们中国人的一个文化形态,是一个大版图的概念,任何个别地域都不能代表中国,东西南北,文化交融,形成了中国的文化,也决定了中国画是一种包容性非常强的艺术。创造出来,所有人都觉得特别美,都能找到自己的东西。包容性与丰富感是我们中国人的情趣,我们华夏图腾是龙,它不是一个动物,是九种动物形态综合性的一种象征,说明本身中华民族就有包容性、丰富性和不具体性,因此也就决定了艺术也是这样不能太单一,不能说在北方我就画窑洞,画很粗犷的东西,干巴巴什么也没有的东西,在南方就画小桥流水的东西,这都不对,都不是中国画,中国画的形态就如同《易经》中“一阴一阳谓之道”,需要刚柔相济,相互融合。文化交融的状态就形成了大中华的概念,是需要南北交融的,才是真正的具有包容性的中国文化。所以我作为一个南方人,在南方生长,就特别向往北方的崇山峻岭,给我感觉很振奋,有一种高昂的气势,但到了北方我又不只是向着雄浑的精神去靠拢,也是具有着南方的一种清秀,这才完全是一个整体,这种整体的效应,就是我的审美追求。

  凤凰西北:您认为学院类美术教育存在什么弊端?拿陕西来说,师大类的美术教育和美院的教育有什么差异和各自的特点?

  徐步:现代的美术教育实际上是从西方传进来的,学院式的教育是引进了西方油画之后产生的,是一种班级教学,和中国传统的师傅带徒弟是有区别的,这种教育的弊端是具有一定的普泛性,它不适合培养精英式的画家教育。学生跟着老师学是一种泛泛而学,不会学得很精深,所以现在的美术教育就是这样,但总体而言美术学院培养人等于是洒了一些美育的苗子,是否真正成长为一个画家是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不是只在学校里能完成的,不是说在学校里培养后都是优秀的画家,这是不现实的。跟社会的培养与锻造紧密结合的,在这个时候美术教育一般来说,没有太强的可操作性,各大美院的问题是没办法去量化型的管理,一个模板教育出来都是画家精英。没办法去检验哪个不合格,尤其是中国画,古人讲“气韵不可学,也不可教”,这是需要学生的悟性的去感觉体会,老师不能教,不能说这笔是气那笔是韵,这是教不出来的,是需要潜移默化的影响,因此决定中国画的教育很大程度上是启发学生的悟性,让他走向一种正确的道路,在于引入,不是老师自己的画法去影响,是让学生去经典中学习,体会经典,不是拿老师的作品去让学生看,因为老师即便是老画家也是一个发展过程,并没有经过时间历史的考验,不能作为一个经典的范本去教学。其次,引导学生向自然学习,在自然中感受美,告知学生审美规律启发学生,形成学生自己的东西。这也是我们美术教育的一个重要的特点,强化美术教育的审美规律,强化优秀传统的传承,一般不主张在学习阶段就提出所谓的创新,中国画是需要耗费很多时间去延续优秀的文化成果与历史,这是在学生阶段最主要的东西。让学生知道,并且诚恳地去学习,把真正精华学到手,才便于以后的发展,这就是我们教育中注重传统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另外我们对传统的理解也不是单方面,不只是去临摹传统山水画的一个技法,是把书法作为一个基础向学生传授,我们的观点是书法是中国画的基础也是风格的向导,提升整体的综合素养,去感受学习,是从全方面的来提高学生的文化素养,并不是只单纯的以传统为目的的教育,以传统来培养心源的高度,再去创作。传统、生活、心源三位一体,临摹、写生、创作三位一体,这是我们创作与教学的一个重要的思路。

  凤凰西北:您本次参展的作品特点?您在创作这批作品时在学术上所进行的哪些探索?

  徐步:这次展览是我第三次个人画展,09年第一次,11年第二次,14年第三次,平均两三年一次,在这样一个马不停蹄地个人画展的探求当中,我的画风不断在演变,因为各个阶段的审美追求在不断的深化,在这次画展的前言里面我写了一句话:顾此失彼是常态,仓皇补过是常事。我每次画画的时候总是顾得到这头顾不到那头,整个画面我是不断地在追求完美,该画的地方要精到,该放松的地方要很放松,这样一种全盘的考虑是不容易做到完美,所以常常是顾此失彼,这会留下一些痕迹,以前的画会有一些问题,那么这次展览我追求的是尽量去掉这种顾此失彼、仓皇补过的一种状态,很多东西要心中有数,但又不是固定模式,又含有创造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要很大一定程度上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东西。我需要去强化的是自由奔放却不失表现性、主次性。真正的好画笔墨是很自由随意的,但看似随意的地方却是按部就班,笔笔到位,因此我是向这方面一直靠拢,这也是我心目中一种好画标准。

  凤凰西北:在您的学生当中,他们的作品共性很明显,个性却不甚突出,这是否可以归结为从学院中出来后还在寻找的一个阶段?

  徐步:这是说明山水画创造的难度,不能说在3到5年当中就让他们有个性的突出,要创造一种形式语言非常难。郭熙写《林泉高致集》的时候写过这个问题,“关陕之士唯摹范宽”,大家都模仿他的,因为他创造的形式语言很好的表现了人心中的一种状态。用他的画法就能很好的表现,自己去创造又画不出来,形式语言的创造是非常难的,只有极少数大画家才能创造出来,因为难度很大。山山水水古人那样画,我们也这样画,但要画出个人的东西,达到一种高度很难,是需要时间与岁月的磨励。我在前言中也写到,当时徐渭、吴昌硕宣称自己50岁才学画,这是有些夸张,但是我说50岁才知道画,可能比较实际一点,就是说我到了这个年龄,我能追求什么,能画什么,才有一定的明白,以前都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山水画从临摹、学习到创作,是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学习传统是需要大量时间的,因此现在也有一部分人在高喊反传统,徘徊在传统的外面,因为他根本进不去,另外搞一个现代水墨,现代水墨相对自由,难度不大,我从来不去玩现代水墨,不玩这些虚的东西,画出来要笔笔有味,能回味进去,这个难度就很大,我不回避这些,因此需要很长的时间,去练笔,去感受。再加上需要在生活中去感受,那难度就更大了,传统与生活积累到一定的高度,就需要内心要能酝酿出艺术的境界,这就是所谓的天赋,到底是不是画画的料,是这块料就能在这个基础上画出层出不穷的境界,让人越来越看到你的审美高度,越来越让你觉得你创造力无穷无尽,这才是大画家,但这些都需要时间,不可能在短期内出现的一种状态,因此我们一些学生的作品大同小异,非常正常,就像马拉松赛跑一样,跑到一定程度,就有人突飞猛进了,这就是感悟了,有悟性了。急于求成的去创新,是害了学生,很多搞创新的、现代水墨的几乎都是过眼云烟,全部都没了,一味的追求创造什么都没有,因为不是在传统的高水准上去进行创造,就好比在虚无中去创造一个东西是决不可能的。

   《道可道》第005期 徐步:我50岁才知道中国画

  凤凰网西北频道原创内容,转载务必标明来源。

   来源:http://xibei.ifeng.com/cul/shuhua/detail_2014_11/01/3093233_0.shtml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