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美术界的“两种画”问题(2016年第3期《江苏文艺研究与评论》)

9已有 636 次阅读  2017-05-23 10:33   标签江苏  文艺  美术界  两种画 

                                                         作者:孔繁明

      作家贾平凹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我见过一些画家,只画两种画,一是商品画,一是参加美展的画。商品画很草率,不停地重复,而参加美展的又是特大的画幅,又都去迎合政治和潮流。我想到这些画家,就难免替自己担心。”( 贾平凹:《顺从天气》,时代文艺出版社,2015年版,第271页。)贾平凹所指的这些画家在美术界其实并不少见,甚至可以说美术界的这种“两种画”现象在当下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与此相关的美术创作与美术家、美展、艺术市场等诸多问题需要人们认真反思。

    一些画家为什么只画这“两种画”?究其动机也并不复杂,那是因为他们认为画这“两种画”是自己获取现实名利的捷径,只有一边画参加画展的画一边画商品画,才能使自己的名利最大化。他们明白,如果单画商品画,而无参加重要美展的艺术经历,画上一辈子可能只是一个普通的商品画作者,画画产生的经济收益也是很有限的;只画参加美展的大画,如果入选或者获奖,虽然能够提高个人的专业美誉度,但是画展的画不一定符合市场的需求,再说参加画展的大画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进行创作,有时一年只能画几张,倘若没有市场或者成交价不高,对以画谋生的画家来说,他们的生活压力就大了,对有其它收入的一些画家而言,也不能满足其更多的物质需求。于是这些画家就一边画迎合潮流的大画参加展览,以在画展中获得的美誉作卖点,为自己的商品画进行营销。他们画参加画展的画,是为了获得一种社会身份认定,提高自己的社会知名度和在美术界的学术地位。而一般人缺少对艺术作品价值的真正认知,他们只有将画家是否入选过什么级别的画展等作为对画家作品价值评估的主要依据。这样,当画家们把参加美展变成了他们出售商品画的重要营销手段,本来在大众心目中优秀画家才能胜出的画展,在这些画家心里,便沦落成了画家们争名逐利的名利场。为了能够入选画展,某些画家不惜投机取巧,比如有的画家入选画展特别是国字号画展的画,与他平时的画作相比,水平有很大差别,这就不排除这些画家入选画展的画有他人代笔的可能,他们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获得加入国字号协会的一次条件,因为他们深深明白协会会员的名头对推销自己商品画的重要性。

     只画这“两种画”的画家,是希望通过画这“两种画”为自己谋取更多的现实利益,不管他们是不得以为之,还是有意如此,在他们思想意识中,重要的就是获得名利,而真正的艺术创作便只有退居其次了。

    其实,画参加美展和用来出售的画都没有错,画也不能以幅面的大小来论优劣。有影响力的画展可以引领一个时代的审美风尚,激发画家的创作热情和才能,成为一段时期美术创作的学术标杆,能够促进一个社会美术创作的繁荣与发展,画家在画展中入选和获奖也是这个画家创作水平与实力的体现。遗憾的是,现在的一些画展已经成为了许多人的名利场;画家的画进入正常的艺术品市场,既可以借此让艺术进入寻常百姓家,带给人们美的享受与艺术的启迪,也能让画家获得相应的劳动报酬,成为他们持续创作的一种动力,古今中外卖画的绘画大师并不鲜见。不同的是,现在的一些画家,他们的艺术精神和商业道德都出了问题。不过,这里所说的商品画与大师们那些成为商品的画并非一回事。

      贾平凹说这些画家参加美展的画是在迎合“政治和潮流”,而更准确地应该说,是在迎合画展评委的口味和画展主办方的评选标准。这样一来,画家自己的艺术个性、创新理念等艺术创作所必需的重要因素势必会被抑制、被弱化,因为一味迎合,缺少画家真情实感的作品也会因为媚俗而变得平庸。这就需要重大展览的主办者更加重视入选作品的艺术价值,进一步改进完善作品评选机制,尽量将那些想靠迎合和模仿而入选画展的画家挡在画展的大门之外。

    画家如果以绘画为职业,他在艺术品市场上靠自己的画作获得合理的经济利益,原也无可厚非,但如果是“商品画很草率,不停地重复”,就有违艺德与商道了。画家应该保证自己进入市场的画作具有一定的艺术价值,商家尚且重视产品的性价比,画家难道就可以草率从事,不断重复?有的画家为了满足不断膨胀的私欲,热衷于在艺术市场上大肆炒作,比如,明明是不断重复没有什么艺术价值的商品画,却要以他参加美展获得的美誉度为其夸大宣传,欺骗藏家,把劣作炒成高价,这样的行为与在市场上欺骗消费者制假售劣、投机钻营的奸商又有什么区别?古时有艺术市场但没有画展也没有协会,画家们大多是要靠自己的作品质量来赢得市场青睐的,所以画家们为市场认可的画一般不会大失水准,甚至并不影响一些人成为绘画大师。但作为艺术市场的买方,也不要为某些画家入选几次画展的光环所迷惑,认为他们的商品画与入选画展的画具有同等的艺术价值。艺术品市场更需要多一些真正热爱艺术,有一定艺术鉴赏力的欣赏者、收藏家,而少一些唯利是图的投机客。

    作为一个在艺术上有所追求的画家,即便他进入市场的画有一定质量,也要警惕来自市场的副作用,更不要去做市场的奴隶。创作《走出巴颜喀拉》而累死在画卷前的画家李伯安就认为“画惯市场画的手,很难再回到大画所需的独特的绘画意境上来”。( 沈莹:《一生只为走出巴颜喀拉——李伯安夫人张黛访谈录》,《名人传记》(上)2015年第7期。)他的妻子羡慕别的画家卖画发财,李伯安却说:“跟人家比什么,知道吗?他们的画是卖钱的,咱的画是传世的!”( 沈莹:《一生只为走出巴颜喀拉——李伯安夫人张黛访谈录》,《名人传记》(上)2015年第7期。)真正的艺术家是一个时代精神的代言者,没有一定的精神高度,他又怎么能创作出优秀的艺术作品来?既想做一个杰出的画家,又把自己的时间与精力用在画商品画上,鱼和熊掌当然不可兼得。画画若是全为稻粱谋,倒不如改行去做别的行当,说不定还能干出另一番事业,又何必在艺术这条并不好走的道路上空耗人生时光!

    许多画家之所以只画这“两种画”固然与画家本人的追名逐利有关系,但也与社会上一些错误的价值观有一定的关系。几乎所有真正的画家都更愿意画自己想画的画,为画展而画或者为市场而画从某个层面讲,实为画家之痛!所以,要改变美术界这种只画“两种画”的不良风气,首先要靠艺术家对艺术的赤诚与坚守,其次还需要为艺术创作营造一个风正气清的良好社会环境。

    画家不画很草率的商品画和迎合美展的画,又该画什么样的画?虽然这个有关艺术创作方向的命题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回答的,但作为艺术家不妨认真思考一下:你是否在画自己想画的画?这幅画中是否有你的独特视角,蕴含了自己的真情实感?你是在为何而画?仅仅是自我表达,还是要为时代为大众而创作?创作是一种自我表达,是思想与情感的外化,没有精神内核的画作终究价值不大。作为画家一定要明白什么样的作品才是真正有艺术价值的作品,什么才是自己正确的专业发展方向。只有对艺术创作有了正确的认识,并将艺术观念与具体的创作实践相结合,加强学习,深入生活,勤于实践,不断提高自己的个人修养与创作能力,画家才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与大众的精品力作来。

总之, 我们应该正视美术界所存在的“两种画”问题,因为它所产生的负面影响是系统性多方面的,只有当画“两种画”的画家越来越少,美术界才能真正成为人们亲近艺术的一方净土和艺术家真诚创作的一方热土。

 

 

感谢《江苏文艺研究与评论》编辑老师!感谢“实话实说——当代美术江苏论坛”的评委老师!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