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被误读的“展厅效应”(2017年3月29日《中国书画报》)

已有 199 次阅读  2017-11-22 15:17   标签孔繁明  艺术评论 

                                                          

                                              作者:孔繁明

  单从字面上理解,所谓“展厅效应”当是指一件展品在展厅里所产生的相关效应,而这种效应更关乎观众的审美感受与价值判断。有一个哲理故事,是讲同样一块普通的石头,先后放在菜市场、博物馆、古董店出售,人们对它的出价却有很大差别:以古董店为最高,菜市场为最少。这显然是在环境效应影响下的不同价值判断。美术馆、博物馆等展览机构是书画作品展示的专业场所,无论是展示环境还是欣赏氛围,都更适合书画作品的展览和价值体现。即使弄个不着一笔的“空白画”挂在这些展厅里,也能产生一些所谓的“展厅效应”。确实还真有人这么做了。但是离开了展厅,“空白画”的价值又何在呢?比如那块普通的石头,就算放在古董店,在识货的行家眼里仍旧不会变成奇珍异宝。

  如果书画作品的装裱工艺、展览环境、布展形式都粗糙简陋,势必会影响到作品的展示效果。即便是大师的绘画杰作,放在鸡窝边与放在高大上的博物馆里,给观者的视觉感受也必定会有所不同。倘若展览的作品艺术价值乏善可陈,展厅效应当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那些有大师精品力作参展的展览,往往更能吸引观众慕名而至,产生良好的展厅效应。如此看来,“展厅效应”当是一种由展厅和作品共同形成的观赏效应。这种效应不应仅仅止于视觉张力,更该是作用于观众心灵世界的精神效应。

  对一件艺术作品而言,最好的展厅效应就是让它在一个最合适的空间环境中呈现在观众面前。这样的展厅效应确实需要策划、需要实施展览活动的业界人士好好研究。但在当下一些人心目中,展厅效应却变了味,成了“夺眼球”之争。画家们考虑的往往是要以何种形式吸引评委与观众的眼球,如何让自己的作品在展厅中先声夺人。为了获得这种所谓“展厅效应”,他们特别在意作品的外在形式,甚至简单地将增大作品尺幅作为一个重要手段。一些原本擅长画小画的人也把画放大了画。为了不使小画放大后显得空洞无物,他们通常会不厌其烦地在细节上下功夫,在繁密上做文章,还要想方设法制作一些特殊效果。近些年,如此获得“展厅效应”的方法被众多希望入展的书画家们当作了制胜法宝。放眼国内一些重大书画展览,入展作品的创作基本上走的就是这样一个套路。这种为入展的所谓“展厅效应”,实在是对真实展厅效应的误读,伴之而生的负面影响是这类作品更注重表象与形式,而缺失精神内涵和艺术价值。

  事实上,倘若仅仅认为体量大、内容庞杂的作品才能在展厅中吸引观众,那也实在是小瞧观众的审美水平与欣赏趣味了。在一次“国展”中,一张尺幅并不大的画吸引了笔者,不少观众也在此画作前驻足欣赏、仔细品味。这幅画既非名家大作,也不是获奖作品,还被挂在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它之所以能吸引那么多的观众,是因为作者高超的写实技巧和富有意味的表现内容。许多书画大师的作品并不大,作品构成也不复杂,但它们却能在展厅里形成很强的审美气场,而让同在展厅里的那些大体量的平庸之作黯然失色。中国古代许多名作中画的人物都不大,但是却很精到,方寸之间对人物形貌神情的刻画一点也不含糊。世界名画《蒙娜丽莎》只画了一个人,尺寸也不大(纵77厘米、横53厘米),许多游客进了卢浮宫就直接奔它而去,而置那些半面墙大也同样优秀的画作于不顾。可见展厅效应本就是个综合效应,与作品的体量大小、复杂程度关系并不是很大。大家不妨回头想一想这些年看过的展览,被我们记住的大多还是那些在主题、构思、技法、艺术风格等方面不同凡俗的作品;而那些缺少真情实感的假大空作品,你又能记得几幅?

  对一些作品而言,通过刻意制造的形式也许能够获得一时的“展厅效应”;但如果缺少艺术价值的支撑,一旦离开展厅,其“展厅效应”也会很快消减。况且那些大体量作品的包装、运输、收藏还成了问题。我曾经在一家美术学院看到一幅主题性大画被随便搁置在过道上,看来它从展厅出来后便被人弃如敝帚了。

  对书画家而言,在创作时不应过多考虑展厅效应,至少不能误读所谓“展厅效应”。艺术家更应重视提升自己作品的艺术价值。至于作品体量等外在形式,应该视创作需要而自然选择。策展人和布展者要优化展厅效应,也需要首先考量作品的艺术价值,让展厅效应回归到艺术本身。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