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西方政治波普图像及其视觉表述

已有 165 次阅读  2019-08-06 23:55


在西方后现代主义艺术中,艺术家的精力不仅仅关注艺术是什么,艺术用什么方式表达等诸如这些艺术自身问题,而更多的艺术家开始把自己的目光投向对社会生活及政治意识形态的关注。现代的艺术家把艺术作为表达自身立场的一种方式,这些作品不断对政治体制、权力话语、历史文化、种族歧视、性别差异、边缘话语等诸多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尽管各国的后现代主义艺术进程不尽相同,但是政治图像依然是各国艺术家们所关注的焦点。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辟了国际之间的政治、经济、军事、意识形态的新局面。政治的介入艺术的异常兴趣与日俱增,波普艺术逐渐在世界范围内兴起,并形成了具有明显政治特征的政治波普艺术。波普艺术20世纪50年代初萌发于英国50年代中期繁荣于美国英国波普艺术在表现上具有强烈的政治意识美国波普艺术主要是对达达主义的继承。二战后,美国经济迅猛发展,社会进入大众消费的高消费时代,此时精英主义文化逐渐衰退,波普艺术适时出现。在巴黎的戴高乐政府与美国政府合作未果之时冰岛艺术家艾豪将波普艺术与法国知识界对政治和社会浓厚的兴趣结合在一起,创作了自己的政治波普艺术作品。著名的波普艺术家还有:理查德·汉密尔顿、罗伊.利希滕斯坦、罗伯特·罗申伯格、贾斯帕·约翰斯、凯斯·哈林、贾斯培·琼斯、彼得·马克斯、克拉斯·欧登伯格、詹姆斯·罗森奎斯特、伟恩·第伯、西格玛尔·珀尔克、安迪·沃霍尔、杰夫.昆斯、大卫·霍克尼,等等。

作为后现代主义的追随者英国波普艺术家理查德·汉密尔顿常常运用拼贴的方式把自己的日常视觉带到艺术作品中进行艺术创作。1956年创作的《是什么使今天的家庭如此不同,如此迷人?》,把日常生活中的林肯像、沙发、吸尘器、火腿罐头等代表五十年代时髦家庭生活的元素和男女裸体拼贴在一起。这些常见的生活元素的选用其实就代表了那个时代的社会生活面貌,必然有其政治意义,并且作品中还运用了领导人的形象。理查德·汉密尔顿作为社会主义者,在他的作品中特别关注政治事件,并把政治事件作为题材应用带自己的作品中。他的作品《伦敦风云》(1976-1972)根据一幅新闻图片改编而成,用一系列的绘画和版画图片在解构着图片的真实性,似乎在强调所有的图像经过修改干预之后都非原本真实的图像的意义,同时也表明了作为通俗意义的图片开始进入高雅的艺术。就如他认可的“艺术可以变成一种工具,来质询其自身在人们的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2]八十年代初,他创作了公民系列,表现爱尔兰共和军绝食的场景。2007年创作了《震惊并敬畏(Shock and Awe)》,将英国首相布莱尔塑造成表情狰狞的牛仔形象,讽刺英国对美国的亦步亦趋。贾斯帕·约翰斯是一位著名的波普艺术家,同时也是流行艺术的先驱者。受罗伯特·劳申伯观念的影响,约翰斯在1958年所创作的《靶》和《旗》成为波普艺术的经典之作。《旗》的出现,当时曾引起了各种议论。因为在以往的绘画历史上,旗帜作为一种政治的象征,它们被高高举起,在旗杆顶端展开,引导战士冲向战场,取得胜利。因此有人认为他的这一选择是民族主义的表现,而在国外则被认为这是帝国主义的做法。

政治波普艺术到了八九十年代相继在世界上的社会主义国家包括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并形成一种艺术潮流。俄罗斯自由派的美术家对斯大林倡导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艺观十分不满,他们通过批判、戏谑与嘲讽的态度,应用挪用、对立与虚构的手法创作一系列平面、立体的作品和即性表演。科玛和梅勒米作为自由派美术家的领袖,创作了很多这样的作品,如《斯大林与众缪斯》(19811982年)、《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起源》(1982—1983年)、《作为少年先锋队队员的双人自画像》(1982—1983年)、《镜前的斯大林》(1982—1983年)等绘画。艺术家以想象和挪用的方式把一些实际形象和场面组合成一个不可能出现的图像,创造出一个个引人深思的象征性作品。除此之外,维多·斯克西斯1972年完成的《时代先锋》,画面上呈现出一排女兵举手敬礼,雄赳赳、气昂昂的姿势,然一丝不挂的身躯,任由带共产色彩的红色领巾暧昧地勾勒出丰满的胸线,除了反讽极权唯一承认的社会写实艺术风格之外,也赤裸裸地点出苏联人民愚忠的爱国主义。而亚力山大·克索拉伯夫的摄影作品《圣赛巴斯汀受难图》则以隐喻的方式点出当时艺术家在苏维埃社会主义的干预与压迫下,心中的抗拒与不平。苏东艺术著名的艺术家卡巴科夫的装配艺术作品表现了俄国历史以及在20世纪苏联共产主义建设中的政治、文化、意识形态以及各阶层人们生存处境。作品对前苏联公社生活情境中的广播站、建筑工地、卧室、厨房和浴室等“俄国特征”符号直接挪用,从而进入他所规范化的机遇语境中,去体察意识的景观。他的作品《一个从公寓破顶而去的人》表现的是一个装置场景,墙上、木板护栏挂着胶布雨衣、帽子,地上放的雨鞋。这个再现的景观,而没有人,使你感觉到突发事件刚刚发生,主人公的气味还存留在空气中,暗卡示着屋中的主人公刚刚从屋顶飞跃而走。卡巴科夫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对政治压迫的揭露、抨击和反抗。

    在政治波普艺术家的作品中还有:伊诺的《毛在纽约》、《美洲共产国际》、《华盛顿》;詹姆斯·罗森奎斯特的《总统选举》;安迪·沃霍的《种族暴动》等。从这些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在波普艺术中传统的艺术价值观面临崩溃,相应的围绕在圣洁光环下的艺术品也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新面容,艺术品不再具有贵族化倾向,而越来越为日常大众体验的复制品所取代,“光环”的消失使艺术品的膜拜价值转为展示价值,甚至犹如商品一般服从着供需之间的关系,全凭大众喜好而定,艺术品从崇拜对象转变为市场上的消费品。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