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闻 松:沉郁表现和视觉唤起——张峰油画的造型维度

6已有 1780 次阅读  2014-12-24 15:16   标签center  style 

沉郁表现和视觉唤起

            ——张峰油画的造型维度

 

文/闻 松


暗玫瑰色的藏袍,沉沉的黄土地,一张张充满虔诚和敬畏之情的脸,云集的礼佛者带来的肃然和静穆构成了一幅沉厚的画面。散落画面的众多人物依靠礼佛的内在张力聚集在一个没有任何景物提示的空间里。仔细看,在绰绰的人群里,其实映衬出的是佛光普照般的光影……这些是张峰的油画《洛若金山》给人的直观感受。这幅陆陆续续历经三年画就的油画巨作同时也是张峰硕士研究生三年的重要成果。一笔笔的塑造灌注了张峰三年来平静而老僧入定般的学习与思考。在这幅近乎修行的画面劳作中,张峰体会到了更多的人性和佛性,以及生命的诸多意义。

这种带有明显主题性的创作几乎成为了张峰近年来主攻的方向。无论是场面大小,群像还是独幅人物,均可以看出张峰是朝着造型写实化、人物经典化、审美风格化等创作方向发展的。这种创作思路是以写实主义为根基,以接近现实的人物形象作为其表现主体,虽不乏表现因素,总体而言是朝着西方古典艺术以来的经典油画方向努力的。但是,明显不同的是色彩突破了古典主义油画中的色调单一等弱点,而在色彩统一中找出丰富性,从中亦可感受到张峰挑战写实主义油画的豪情。受其导师郭北平教授的影响,张峰油画基本上也体现了厚重而沉郁的风格倾向,并隐约呈现出油画中少见的写意性。无论是毕业创作《洛若金山》还是《祈福》、《晒佛节上的藏族妇女》、《卓嘎》、《夏河老人》等,其遒劲的笔触、沉着的色彩及严谨的造型等,无不透出厚实的西北风味。尤其是《祈福》,甚至能品味出郭北平早年《冻土地》的韵味,只是少了那种神秘的光影之境。题材和造型相近并非说明张峰对于郭北平画作的风格性借鉴,恰恰说明了张峰对其师进行过深入而到位的研究和达及的高度。这种情境逻辑的延续性表述,暗含着对风格化的认同以及表现手法的细心体察,才会彰显出如此醇厚的风格传承。

张峰是典型的西安人,有着西北汉子特有的憨厚、沉稳和聪慧,身上有一种经过深厚文化传统浸润才有的风韵。这种韵致实际上与他在油画上的追求是相协调的,即既要体现出油画语言的熟稔,又能让人感受到是其个性的洋溢和浑厚的文化底蕴而使然。张峰年少时就有机缘拜全国著名油画家、西安美术学院郭北平教授为师,随同他一起写生作画,得以近距离地洞悉其特殊绘画技艺,明晰其艺术创作思想,感受其作为油画名家的人文厚度。作为郭北平的入室弟子,张峰对写实主义体会可能更为深刻,甚至两人多次合作过写实性的历史画作,可见张峰的油画表现能力是值得信赖的。也正因为如此,多年来他坚持以表现性的写实主义油画风格作为一以贯之的追求路径。

张峰的油画本质上有着西北人特有的坚韧、厚实、苍茫、壮阔等内在的气质特点,这与他表现的西北题材也较为相关。西北的厚重和沃土孕育了西北人特有的气质,这种略带苍凉的内在气质必然会在艺术中呈现出来。西北地区现实存在的风土人情等丰厚的视觉资源已经为画家准备了表现的视角。朝圣的藏民、朴实的陕北老汉、靓丽的女大学生,以及历史人物及风景油画均为张峰常见的表现对象。尤其是藏民题材,几乎是近年来张峰投之以全部身心的创作。无可讳言,张峰油画也是得益于写生,也就是说他的创作是能轻而易举找出写生的痕迹的,特别是他的一些陕北人物和藏区人物的写生性创作,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张峰就止于写生。他的油画中色彩的处理及整体氛围的营造,都能体现出他不露痕迹的主观性处理。沃尔夫林(Heinrich Wolfflin)曾说:“一切绘画得益于其他绘画的比得益于自然的要多”。也就说,纯粹意义上的“纯真之眼”实际上是不存在的,我们在绘画中表现物象总要以一些“基本物象”作为惯用语汇,个人的所谓创造的部分之于艺术史的资源来说毕竟是有限的,“集大成”亦意味着在学习和研究前人基础之上达到的高度和表现的能力。“超越艺术史”几乎是每位艺术家的雄心,但往往到最后,能做到在艺术史上的突破毕竟是微乎其微的。能在语言上取得熟练并能达到一种审美高度已然是不易。

作为艺术家来说,张峰仍处于年轻状态。毫无疑问,越来越多的主题性创作经历会使他在油画表现上更加游刃有余。《寂静的黎明》及《霍去病》色稿等偏向大场面的作品已经显示了他的创作能力。事实上,张峰以视觉表现唤起了我们对于主题性题材的叙事探究和诗性向往。这种沉着的表现能力在如今纷纷追求个性化的风潮下,已属难能可贵。正如奥地利美术史家德沃夏克(Max Dvorak)在其著作《作为精神史的美术史》中所阐述的那样,从艺术中能体现出所属时代的精神史。视觉创作的本质不仅仅在于获得一种直观感受,而更主要的要彰显出艺术家反映其时代的精神史意义。风格即是人性彰显的表征,张峰沉郁的艺术表现之下,其实亦彰显了其审美趣味和一种对现实的担当精神。

 

作者:闻松,中国美术学院博士、艺术评论人。

E.mail:elite5100@sina.com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