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南国无梦-诗歌

已有 450 次阅读  2014-12-25 23:30   标签微软雅黑  color  style  诗歌 
星辰咋起,我的心无边的悠扬 
呜咽中的小树林在震颤着的快愉 
他从黑嘘中走来,手里提着我的头颅 
死亡压低了嗓音在召唤 
可众人还是能听见 
河边那柔柔的水草惦念着谁来 
你会来吧 
如果你从这里经过,请取回我的行囊 
那样我会以双手合十的礼拜 
万神向下看,可我不会礼拜他们,他们已有莫名的神道 

我在漫雾中起舞 
谁在唱那民俗小调 
虽没有七弦琴,琵琶的绝音 
但它仍揪起我的箜篌唱 
我和着她唱 
画眉鸟停住脚踝,杜鹃鸟停止歌唱 
那和音在悸动中悠悠 
东方云海翻腾 
光明一束束的播撒 
你仰着脸看天空 
看天空渐褪的色泽 
那色泽像少女羞红的两腮 
可退却了 
我留恋着寻觅 
只是没有要去的方向 
那风在吹 
吹向南国 
南国无梦 
又折回在我敞破的胸前 
   
一枝梨花在摇曳中欢畅 
只只蜂蚁匆忙 
疾风吹断我的春梦 
却带他们到了大地的中央 
何时才是我的归期 
那花儿已落了容颜 
来吧,那云儿在天边呼唤,乘上我这轻快的船 
漂流去要去的地方 
那里有更清澈的华美怡容 
可怡容已会老 
到那时又要去向何方 
走吧 
去向要去的地方 

路间人行花鸟语,天上白云飘若兮 
你走在众人中间 
格格不入的装束 
冷落是行人的天性 
孤傲吧,我在远方为你鼓掌 
声声清晰 
他们听的如震雷响澈 
可惟独你只平静 
这寂静划破燕儿的羽尾 
穿梭在家家户户的椽梁 
这群人仍在行进 
你还在众人中央 

箫笛吹起,万种风情在忧伤 
看着层层起伏的麦浪 
我仿佛问到了杏熟的芳香 
那边走来一个农妇 
肩上斜挎着三岁孩童 
突然,有一只蜡黄狗急叫 
孩童怨,它惊扰了我的梦 
撵走了我的新娘 
在梦里不知妈妈的去向 
谁知醒来却在你的肩上 
狂欢在他心里翻涌 
他怎么也不能说出这肚囊里的心肠 

五月的风在敲叩着我的门 
我不在里面 
在遥远的漓江 
跟我来吧 
你柔弱的忧伤 
这儿青山秀水 
这儿明媚阳光 
溪水潺潺的流淌 
一枝竹排在水中央 
几只鹧鸪站在船头 
下面鱼儿在戏悦 
突然它狂喜的飞起 
钻进水里 
惊起一层层溪浪 
那浪花晶莹透亮 
啊,多美的一朵的浪花呀! 
谁知它很快的落下 
我在心伤 
有人来安慰我 
难道不知着流淌千年的溪水是着浪花的舞台 
如果她愿意,可以激起无数荡漾 
可她仍然平静的流淌 
那无边是她的方向 

我踏着尘土归来 
这**暗笼罩的城市 
急速的喘息 
死亡似乎在接近 
接近这万家灯火的迷惘 
房屋里的灯窗像怪兽的眼 
千万只的怪兽在流浪 
人们惊慌,恐惧 
不知明天有谁来我的新房 
那只陀铃在清唱 
在深夜 
它惊扰我的猛 
惊扰城市的寂寞 
那寂寞穿透我的心 
可惊恐众人的梦魇 
我走在蒙着尘事的街道上 
这尘事是无数的印记 
踏着步履走来走去的人们 
在念诵着圣经 
嗡嗡作响 
震破了我的双耳 
我仍礼拜他们的吟唱 
因此我失去了世界的天籁之音 
却听到了从未听过的我的心跳 

当花儿消隐之时 
便是我逝去之日 
我痛苦流涕 
因为蝴蝶为我送行 
我会振作起来 
这一刻我想看看月亮 
听听潮起潮落 
会在泉水中沐浴 
会穿上草鞋奔走 
奔走在我家到池塘的泥泞中 
说不出的感伤涌上心头 
那花儿回归于大地 
可我去向何方 
也回归大地吧 
也许明年这里将青翠阑珊 
我坚强的成长 
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六月的夏天她会来这里停歇 
我低语着 
怕高声会吓坏她 
她会惊叫着逃走 
我怕她会依偎着哭泣 
我紧闭我的眼帘 
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怎么照不到你的脸旁 
啊,我还在紧闭我的心房 
一片花瓣飘下 
贴在她耳边吟唱 
唱她那忧伤 
一滴露珠在润泽着它 
那花儿不久就回落败 
何不来我的身旁 
啊,不久我也回归于大地 
也许尘壤是最清净的庙宇 

当乌云盖过天空 
孤单在唱我的歌 
一群中年人妇在捶练着衣服 
对面笼子里养着几只精灵鸟 
人们走过 
轻谇几声叽叽喳 
不知是喜是忧 
远处落着一只黑乌鸦 
它慕羡那笼中鸟 
可以近看佳人多艳人 
可以闻闻肌肤的芳香 
那白皙振颤我的两翅 
可我飞不出着禁锢我自由的房 
我在这里熟睡 
可我梦见宫廷里的新郎 
我在这里欢畅 
只是还带着忧伤 
那溪水是我的歌 
可它不为我独自唱 
啊!我不能剥夺了众人的权欲 
众人却讥讽我的人道 
这接天的城墙是谁筑起的呀 
难道不知那影子也没过了你们的屋梁 
当光明到你们那里去时 
你们独自雀跃,欢唱 
啊,黑暗已来,光明还会眷顾你多长 
最后一束光沉入海底时 
带来的是黑暗,恐惧吧 
可我这里升起了一样的晨光 
我真诚的邀请你们来我这里停歇 
不要觉得羞愧呀,我愿与你们分享 
请不要反辱我的善良 
因这就是我的灵光 
灵光独照我 
却不知我是那月亮 
     
我行走在暮色中
西边升起一弯柔弱的月儿
今夜我难以入眠
怎能放过这静谧的秋夜月色
霞光已去,灯光燃点着照我独行
那树影投在尘路
形状各异
幽冥在远处拨弄琴弦
扁钟也悠扬
唐朝宫乐调是谁在唱
是不知这千军万马已在门外等候
门开了
刀剑划破这静寂
他仍在独自唱
一首欢快的歌暂停了这杀戮
却停不了那步撵颦来
这宫阙仍是我的宫阙
可宫墙外面已建起了另一处宫殿
我的王妃在那里跳舞
那扁钟不是我的扁钟
那音乐不是我的音乐
是新的诗歌
我那丫鬟在伤心
我为你演唱那离歌吧
这宫阙仍是我们的宫阙
这城墙仍是我们的城墙
护城河已干
我挥舞着越人剑想刺破那月亮
你用身体护住了月宫
却失去了独有我的宫墙
你长睡在那里
我用冷漠冰住了你的躯体
这冷漠不是我的冷漠
是颗滚烫的心
只有这样才能是我不寂寞呀
如果你不在了
即使宫殿了溢满阳光
我仍是孤独的
到那时
我坐在院落里
热泪划过脸旁
却解不冻我全身的冰霜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