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谁能成为艺术家

26已有 699 次阅读  2015-01-06 14:13
随着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三位世界级艺术大家的相续陨落,中国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艺术家硕果仅存。

而他们的老师林风眠、吴大羽却将一身的才气空耗在监狱之中,待重拾画笔时,无奈精力与体力都以力不从心,在孤寂与凄凉中以悲剧结局,没有像他们的学生那样在世界艺坛留下应该保留的浓重一笔。

赵无极、朱德群已入籍法兰西,属半个中国人,他们六七十年代开始在国际上扬名立万时,国内艺术家们绝大多数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谁,更不必说能欣赏他们的作品,而他们的同学吴冠中还在农场架着粪筐拼命写生。记得八十年代初赵无极第一次回国办展,遭受空前冷遇,整个展厅几乎空无一人,更有当时权威领导直言不讳的定性为人民不需要。画家郁风因发表赞扬赵无极的文章而遭受非难。时隔三十年后依然有人在网上发文称其为二流艺术,这也难怪,俗话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艺术家靠作品吃饭。能否成为艺术大家关键看能否进入艺术史。

反观市面上跑江湖的艺术家,个个头脑灵活,整天琢磨的不是艺术,反而为领导的某一句话而睡不着觉,每天不断上演个各种艺术展览如果不是属上名字基本上辩不出,千人一面,彼此彼此,大家都是这么混口饭嘛。最主要的是要尽快打名气,好让作品尽快的与市场接轨,卖个好价钱,画画的、看画画和买画的基本上都是圈子内的事,跟普通百姓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倒是非艺术家的学者易中天说了很艺术、很牛B的观点;“绝不迎合所谓大众口味---《中华史》你爱买不买,爱看不看,一定要高端。”。

艺术家能够拿得出高端作品,相当困难。张大千几乎一辈子靠仿临古人,直到晚年视力几乎丧失才搞出了泼墨山水,可惜老眼昏花、体力不济,据说不少作品是指挥学生代劳的。然绝大多数艺术家一辈子也没跳出自己的那块天地,日复一日,一张又一张的重复劳作,不断地“复制粘贴”意像图式,恨不得把人变成复印机。才气就在这无谓的重复中消耗殆尽,剩下的只有笔墨来撑起门面。因此,当吴冠中笔墨等于零的观点一出引起群起而攻之,便可以理解的了。中国书法、写意之类的名家点评节目,不厌其烦的反复宣讲笔法、墨法、章法等等严苛的规范,强调临帖、临画。那么艺术最可贵的独创性,体现在哪里?徐子林说:“这个世界并没有多少能进入艺术史的艺术---其实,中国乃至全球的大多数绘画作品,它们只是填补墙壁的装饰画,和艺术全然没了关系。”。下面的这幅画不想再多说什么,这里边的门道学画的人都明白,你懂的。

 


敝人画了半辈子画,三十年来完全靠美术教师的薪水过活,百分之百的业余,曾经想参展作品无一例外被拒之门外,早已断了参展入会的念头。但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因为自我鉴定敝人玩的东西均属高端。牛B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作品就在空间的相册里,只可惜观者寥寥。自打开始画钢笔人体,累计积攒下两万多张,今日重新整理翻看,令人欣慰,舍得扔进废纸娄的相当有限。人体画到这个份上,几年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跟易中天一样,有没有人欣赏,根本无所谓,爱看不看。画画不是为了别人,而是自己的乐趣。

网上看到美术家协会披露有人假借协会造假会员身份的声明,不禁哑言失笑。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了身份,弄个马甲穿在身上你就是艺术家了?请问梵高、毕加索都是哪个协会的?黄永玉的学生攒动要搞一个什么画派,老爷子不以为然,反讥狼才成群结队呢,狮子不用。真正的艺术家都是孤独的,要想成为艺术家就要耐得住寂寞。在这里,紧跟的艺术家领导面前你可以什么都是你也可以什么都不是。想做艺术家还是老老实实画点能够留的住的好作品来吧,也算对得起这辈子在画上消耗的时间与精力。至于是不是美术家协会的会员并不重要,只要你画的出能拿得出手的作品来,你就是艺术家。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