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从本质特征鉴定[北宋官窑]

4已有 192 次阅读  2017-06-19 14:56   标签北宋官窑  color  style 
    从本质特征鉴定[北宋官窑]
  
 
 
       北宋官窑是宋代五大名窑之一,它在青瓷艺术上的成就享誉世界,也是中世纪中原文化艺术光辉灿烂的一页。多少年来国内外陶瓷学家、艺术史家一直都在学习、研究和关注北宋官窑。

  一、一个不容否定的客观事实

  南宋文人顾文荐在《负喧杂录》一书中写道“宣政间京师自置烧造,名曰官窑。”这是有关北宋官窑最早的文献记载。顾文荐是南宋时人,记载北宋晚期的事,应该有很大的可信度,因为时间相差不远。这段文字记载“京师自置窑烧造”第一个理解应该是在都城汴梁(开封)办窑场烧宫廷御用瓷器,窑址应该是在开封。但开封这个地方地理环境很特殊,数百年来黄河泛滥,灾荒频繁,地貌变化很大,宋文化层深埋地下达六七米,当年烧瓷器的窑场遗址,很难发现,至今没有发现窑址。二个理解是京师当局为满足宫廷需要,即烧御用瓷,自己投资的官窑窑场地点设在开封,在京畿地区,或附近瓷区。因为北宋围绕开封周边地区发展起来许多窑场,有水平较高,甚至高到有条件为宫廷烧御用瓷器的地步,所以北宋官窑等地有可能在开封周围京畿区域各县发现。只是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现确切的北宋官窑窑址问题仍就处在探讨之中。
 
 
       正因为如此,有人将官窑的存在加以否定,说官窑的存在纯系“子虚乌有”。这种否定也没有指出自己所持的理论根据。信口说来,未免太轻率了,在学术讨论中向古人发动进攻,或打倒一个古人是比较容易的,因为古人几百年前已离我们而去,他不会起来为自己辩解,别人爱怎么说都可以。但客观事实不容否定。从考古实践,客观存在的官窑瓷器实物,或是理论探讨等方面看,这种对官窑的否定都是站不住脚的。 第一,顾文荐是南宋时人,《负暄杂录》是他晚年写的,他已经休闲在家,将其一生观察到宋朝社会各方面的情况写成杂记。他是一个士大夫文人知识分子,有很高的文化水平。宋代理学,文化教育很发达,知识分子都讲究道德名节。再说顾文荐写书时已到晚年,可以说没有什么复杂的社会关系,更没有那种人是人非的个人利益纠葛。
 
 
 
       从全书看,有关官窑的内容只占全书极小部分,他有什么必要去胡编乱造一个官窑来。他在《负喧杂录》里记录的是北宋快灭亡前的事。北宋和南宋紧挨着,北宋的事,尤其是北宋晚期的事,顾文荐一定看的很清楚。大名鼎鼎,为宫廷生产皇帝用瓷的官窑作坊,其产品社会影响很大,汴京等地的社会上层恐怕不会完全陌生,顾文荐有可能看到过。所以顾文荐在《负喧杂录》中说北宋官窑的事不容怀疑,是可信的。

  
        第二,南宋另外一个文人叫叶寘写了一本书叫《坦斋笔衡》。书中说南宋有官窑,他明确指出,杭州南宋官窑是“袭故京遗制”,就是承袭北宋官窑而兴建起来的,考古科学完全证明叶寘的记录是真实的。杭州确实有官窑,一个叫郊坛官窑,早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就已发现,经过多次大规模发掘,现在建成南京官窑博物馆,一个叫修内司官窑在凤凰山麓乌龟山的老虎洞。经杭州市考古研究所科学发掘,经专家鉴定,被评为2001年十大重大考古发现。如果北宋官窑不存在还有什么故京遗制可袭?南宋官窑也无从说起。
 
 
       第三,现在分析南宋官窑各类器物,其造型的线型结构,釉质釉色,开片效果均与浙江及南方地区的越窑、婺州窑、龙泉窑、景德镇窑产品的制作工艺,艺术风格完全不同,从艺术品格上来说属北方风格,那么南宋官窑既然客观存在,艺术风格又属北方,宋人文献又明确说它袭故京遗制,北宋官窑的存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第四,考古文物科学,不单纯是理论研究,不能撇开实物来空洞推论。北宋官窑瓷器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中国国家博物馆、南京博物馆、日本、美国、英国等国家博物馆、私立博物馆、艺术馆、各地私人收藏家手里都有。这些艺术品件件是国宝真品,将尚存的北宋官窑实物和考古发现的南宋官窑实物对照,确实是一脉相承,共同的地方很多,相当时间以来,他比汝窑更容易了解。北宋官窑瓷器的实物客观存在,就是北宋官窑存在的根据。

  
       第五,根据硅酸盐科学家们的测试和模拟实验,已经做出北宋官窑的本质特征,就地取材,选用河南本地瓷土和原料配出了北宋官窑的胎、釉。凭着工匠高超的制作技巧和烧瓷工艺,烧出独具风格的北方青瓷,由于胎体内含铁量较多,釉层较厚,色调像美玉一样淡雅而光润。科学工作者据此承认北宋官窑的存在。

       第六,在河南省汝州市有一位研究汝窑,对复制汝瓷有丰富经验的技术专家,就是朱文立先生,他告诉我,根据他烧制青瓷的经验,北宋官窑和汝窑青瓷在原料配方,烧窑方法,氛围的控制方面都完全不同。说明北宋官窑的客观存在。

  窑址的考古发现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但不是唯一的问题。窑址发现了,一切都好办,窑址没发现,困难很多,但可以研究,从不同的角度深入探讨,仍然能解决问题,另外考古学上的许多问题需要等待,历史上许多著名的瓷器如秘色瓷问题、汝窑问题等都是因为窑没发现而争论多年,但考古工作者一刻也没有停止工作,后来因窑址发现,问题就自然解决,在等待过程中不宜轻易否定。北宋官窑窑址也一定能发现,只是需要等待。二、崇高的艺术风格

  
       研究、欣赏北宋官窑青瓷时,最重要的是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从造型方面来分析,北宋官窑瓷器造型都是用简洁的线条做出雄放壮美的器形,如北宋官窑最突出的代表作品盘口直颈弦纹瓶。口部浅盘而棱角分明,颈部比较粗,只突出三条粗弦纹,增加雄壮的气势和庄重感。方斗形花盆、敛口大瓶等器物大气古朴,圈足很宽,特别简单稳重。青釉弦纹双贯耳瓶,瓜体形直颈瓶、盏托、直颈瓶、折沿盆、各类规格的洗、杯、盘、碗等,其变化也是将口部作成折沿、葵口、或内外壁加一个凸楞线,目的也就是突破其单调感。

  造型艺术特别强调古雅的格调。作为宫廷陈设的器物多学习或模仿上古三代青铜器的造型。为增加其时代特色,作的精巧玲珑,摆脱周、战国、秦汉青铜器的神秘感,特别去掉青铜器上繁缛的装饰,有西周以来礼制的庄重严肃和神圣,也有大宋王朝的通俗开放的特点。所以官窑青釉瓷通俗易懂,并不神秘。宫廷生活用具一类器物简洁实用,与宋代社会流行的民间器皿在结构上没有区别。只是因为宫廷用瓷的精致,增加了典雅和高贵。

  宋朝文学教育昌盛,理学特别发达,从宫廷到地方行政官府,从达官显贵到民间的书院都流行讲经,讲四书五经,孔孟之道提倡的理,人们崇敬一切事物都遵循理而运行。理就是性,本然的性是善良的,人们遵循理而生活,规范自己的行为,它推动着社会的文化、教育、艺术向崇高的积极的方向发展。瓷器手工业的创作思想、技术的发挥、或多或少,直接或间接的受其影响。有的表现不太明显,有的表现很明显,为宫廷服务的官窑瓷器就非常明显。从官窑瓷器的群体看,非常追求理性的艺术格调,北宋官窑青瓷是生活用具和陈设艺术瓷,坚决摒弃花俏和轻薄,不讲究色彩和各类图案装饰,用简洁线条做出很有气魄的作品,它那充满理性的,内在深沉的含蓄美,令人震撼。

  宋官窑青瓷和唐代各类瓷器,特别青瓷相比,造型艺术有很大的不同。唐朝国威强大,经济实力雄厚,对外注重海外贸易和经济文化的交流,陶瓷造型广泛吸收外来文化因素,瓷器造型非常活泼,格调清新,充满外国情调。宋代,特别是北、南宋官窑讲究继承传统,注重民族文化的东西。北宋官窑、汝窑、定窑、哥窑、钧窑都是一致的,都情调艺术的理性美。 
 
 
            三、北宋官窑的胎体特征

  北宋官窑青瓷胎体细腻,看不到任何颗粒和断裂的现象,手感极佳,沉甸甸的,手感佳就增加了瓷器的庄重感。由于原料含铁量较高,颜色为紫褐色,刘良佑教授在台湾故宫,大陆各地博物馆,美国、欧洲、日本等地看到过收藏的北宋官窑瓷器的真品、绝品,他指出:北宋官窑瓷器“胎为灰蓝色,胎皮为灰紫色”。成型过程中对胎体的各个部位切削整齐,坯胎还要精细打磨,没有拉坯时出现的毛茬,也没有切割时留下的刀痕。颜色呈紫灰色,底足足沿露胎,颜色深褐如铁,故有紫口铁足之妙,倍受称赞。

    四、釉质和釉色

  北宋官窑由于烧成良好,釉面光亮滋润,开大山相错的纹片,有少数大片从器物的口沿一直到足边,小片纹很文静,围绕着大片问疏散开来,由于多次施釉,釉层中攒聚无数微小如珠的气泡,这就是“聚沫攒珠”这些小气泡对光波有折光散射的作用,北宋官窑青瓷的釉层玻化良好,显色很正,没有妖艳的青缘色,也没有新瓷漂浮的亮光,即一般人说的贼光,与庄重的造型很协调,给人以深沉凝重的感觉。河南地区的汝窑、钧窑瓷器上的青釉都带无青色或粉青色,微微闪现彩浊现象,北宋官窑也是如此,达到接近美玉的艺术效果。宋代的官窑、汝窑、龙泉窑均有此特点,真是巧夺天工。

    五、支烧方法

  看北宋官窑青瓷,有两种支烧方法,第一种是垫圈,或垫饼支烧,不用支钉支烧,所以器物上找不到支钉痕迹。

  第二种,支钉支烧,底部留下支烧痕迹。支钉细小,在圈足内,支钉留下的痕迹靠近足墙一侧,比较滑润不刺手
 
      。六、北宋官窑的辨伪

  (一)清朝御窑厂的仿官器

  北宋官窑青瓷由于有很高的艺术性,以高贵的宫廷用瓷的品格,博得清朝皇帝特别喜欢,清代御窑厂就是仿制,所谓“厂官器”就是以仿北宋官窑青瓷为主。景德镇有雄厚的物质和工艺技术基础,它仿烧得官窑青瓷多为宫廷陈设瓷。工艺上一丝不苟,十分精美。其特点是白胎青釉,釉色为天青色。底部都写楷书或篆书本朝年款。这类器物不存在鉴定真伪的问题,主要是欣赏清代仿北宋官窑瓷高超的技术和新时代的艺术成就。

  (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北宋官窑的假古董在北京、天津、上海等地区的文物市场上,有的作的很有水平,河南的考古工作者,陶瓷工艺专家,有经验的收藏家有丰富的鉴定经验,值得我们学习。现在我就自己接触的一些作品谈一点看法。

  1、手感沉重表现得假象

  以前,当你拿着一件北宋官窑青瓷器物沉甸甸的,凭过去古董届教授的经验,觉得手感为沉甸甸的就是好,符合古瓷沉重的要求。古董商在旧社会照真品仿制,一丝不苟照样作,烧出的仿品总和真品不同,手感上有些轻,这是由于原料加不精细,陈腐时间短,胎质稀松不致密造成的。

  真品,原料加工精细,控练成熟,颗粒细,陈腐时间长,胎料颗粒致密,比重大,所以拿到手上感觉比较重。

  假品,仿者为了加重作品的分量,时间短,古瓷手感的分量作不出来。就采取成型时从器物口沿一下逐渐加厚胎体,特别底部加厚,这样作可以增加分量,但器物线条必然改变,失去应有的清秀,器物线条变得僵硬,死气沉沉。只要用手摸口沿以下,会感到器壁很厚,不对劲,用一根小棍往器里插入测量器里器外的高度,看尺寸上的差异就会发现底很厚,不协调,这就是手感沉重表现的假象。
 
         2、看釉层

  真品,北宋官窑青瓷,釉面玻化程度号,有漂亮悦目的光亮感。

  假品,釉层比较厚,釉光也追求莹润,但玻化程度不够,没有北宋官窑的光亮度,猛一看釉色也纯净,几乎有点纯的过分,但有放大镜观察,会觉得釉面板滞,微微闪黄,一种没有烧熟的感觉,这也是采取降低温度,或加入减剂避成烧成青瓷釉面的浮光,贼光。

  看釉层的第二个破绽,仿品釉面开片较少,片纹也较浅。有的片纹为白色,就是玻璃刚打碎出现的纹片,少数经过处理形成浅黄色,只有一个色调,出不来金丝铁线的效果。

  真品,片纹是大片和小片相错,大片色深,褐黑色,即铁线,小片黄褐色,颜色很浅,有金丝铁线的效果。

  第三个破绽

  仿品施釉凝厚,釉面整齐,不大用裹足支烧,因为那太复杂,不容易控制,大多数采用垫饼、垫圈、少数用支钉,支钉很大,支钉断后,釉面破损处露出白胎。

  真品,有裹足支烧,支钉、垫饼支烧,工艺比较复杂,做工很精细,这是仿品达不到的。

  第四个破绽

  假品,在制瓷过程中对坯体要进行休整,修得还算精细,但和真品相比还是有破绽。器物上端,因釉层较厚,看起来还算整齐,然在器物下端修坯明显粗糙,留下凌乱的刀痕。

  真品,器皿结构匀称,规整,注重修坯,上端和下端一样整齐,平滑,看不到粗糙的地方。

  第五个破绽,施釉情况

  假品,施釉中注意到了器物的上端和中部,施的均匀整齐。器物下端、圈足施釉厚薄不均匀,也不整齐,有的釉汁流过足沿。这明显是虎头蛇尾。

  真品,北宋官窑的施釉情况体现出五大名窑的本质特点,釉面整齐均匀,没有釉面不平和流釉现象,很平整,施釉技术的高超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