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溥心畲:中国最后一位文人画大师

17已有 2715 次阅读  2018-02-14 23:08

中国最后一位皇帝是溥仪,而中国最后一位文人画大师是溥心畲——溥仪的堂哥、道光帝的曾孙、恭亲王奕䜣的孙子,一个真真正正的「旧王孙」。

溥心畲(1896年~1963年)原名爱新觉罗·溥儒,初字仲衡,改字心畲,自号羲皇上人﹑西山逸士。光绪廿二年生于北京恭王府,满族,为清恭亲王奕訢之孙。曾留学德国,笃嗜诗文、书画,皆有成就。画工山水、兼擅人物、花卉及书法,与张大千有“南张北溥”之誉,又与吴湖帆并称“南吴北溥”。

溥儒 秋山夕照 97×33cm 1948年作 设色纸本

香港苏富比2017秋拍,成交价:HKD75万

溥心畲精通国学、诗文、洋文、天文、地理、数学,骑马射箭,一身惊世才华。他赴法国留学取得了天文学、生物学的双料博士。如此天纵之才,又是王室贵族,本该大展抱负,谁料生不逢时,遭遇帝国倾塌,国破家亡,满腹才华却无用武之地,只得寄情于书画。

溥儒 仙女乘差图 设色绢本

溥儒与张大千

没向任何老师学习绘画的他,找出所藏唐宋元明的古画揣摩比较,有时临摹一阵,然后再观赏自然山水林木态势,下笔如有神助,竟然真的自学成才,成为中外闻名的画家。

溥儒 新篁幽禽 设色纸卡 一九五五年作

恭王府曾家藏号称「天下第一书」,唐朝韩幹的名画《照夜白图》,西晋陆机的《平复帖》等国宝级字画,都是溥心畲的珍爱,被视作「吾师」。然而时局动荡,王府的日子入不敷出,溥心畲教书卖画,也不能维持生计。

溥心畬与亲友聚会于自宅

英国收藏家戴维德知道溥心畲的生活境况后,便打起了主意,托人向溥游说,请求转让《照夜白图》这件艺术国宝;已被生活逼得紧的溥心畲,一时脑袋发热,最后,竟以一万银圆的价格转让给了戴维德。

溥儒 观音 119.7×39.1cm 水墨纸本 1935年作

后来,此画又从英国人手中转到了日本人手中,后又转到美国人手中,最后,收藏在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张伯驹在上海获悉《照夜白图》卖给外国人后,非常痛心。他致函当时在北平主政的宋哲元请求追查《照夜白图》,以阻止国宝外流,但为时已晚。这件事让当时的文化界久久不能释怀,留下深深遗憾。

溥儒 秋圃寒蔬 60.5×28.5cm 设色纸本 1953年作

有了前车之鉴,张伯驹深恐溥心畲收藏的另一幅国宝,即西晋陆机的《平复帖》落入外国人之手,重蹈《照夜白图》的覆辙。为此,他下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收藏这一珍品。而这次,为了筹集母亲丧事费用,傅心畲打算出售《平复贴》,有个白姓书画商欲将此帖转卖给日本人,出价20万大洋。张伯驹听说后,赶紧请傅增湘先生从中斡旋。对《照夜白图》流传国外,傅心畲也心怀覆水难收的歉意,回绝了出价高的画商,决意转给张伯驹。双方最终以四万大洋的价格谈妥,《平复帖》才有了最为适合的落脚处。

溥心畬与学生合影

在整个溥心畲的心路历程里,像这样的愚蠢之举是做过很多次的;这也成为他一生的污点。时人将溥心畲与张大千并称为「南张北溥」。两人经常相互在各自的册页上补景题诗,还有过一段「隔案传画」的逸事。所谓「隔案传画」就是两个人在没有经过商量的情况下,速度很快地隔着画案共同作画,你画两笔传给他,他画两笔再传给你。这种颇有些游戏意味的合作结果,就是画出了一批合作画。

溥儒 草堂閒坐 设色纸本 扇面 镜框

晚清至民国时期,中国画坛受到欧美画风的影响,正值变革渐成吁求之时,齐白石、张大千等人锐意革新,扮演者东西方绘画的交流沟通的角色。而溥心畬作为皇族知识分子,接受着最严格正统的文化教育,中国文人的高傲与自尊使其在面对西方强势文化冲激时,最直白的表现是坚守中国传统文人画风。

溥儒 行书七言联

款识:诗必兼体乃有得,画以双鈎始入神。

溥心畲虽然以山水名世,实则花卉、人物、草虫、仕女、鞍马、走兽、神怪、菩萨、翎毛,无一不精,被评「出手惊人,俨然马夏」。连名家谢稚柳、齐白石之辈,也纷纷推崇这位皇室后裔。谢稚柳认为他是继王维、苏轼等之后,唯一诗书画三绝的牛人。

溥儒 江阁秋烟 设色绢本

1949年秋冬时节,溥心畬一家几经辗转来到台湾。当时的台湾经济萧条,单靠笔耕难以维生。当局有意聘请他担任「国策顾问」「考试委员」等职务,溥心畬却以「不事二朝」之义,委婉拒绝。后经由教育家黄君璧的引荐,在台湾省立师范学院艺术系教授绘画。

溥心畬于台北自家庭院

纵观溥心畬的一生,平生才干都被画名所掩,其才华几乎不为外人所知。其实,这位旧时王孙他平生大业为治理经学,绘画在他看来只是文人余事,登不得大雅之堂的。在教书的时候,他让学生先读四书五经,练好书法,人品端正后不学自能。

溥儒 钟馗戏鬼

对于自己的身份,溥心畲认为:「与其称我为画家,不若称我为书法家;与其称我为书法家,不若称我为诗人;与其称我为诗人,不若称我为学者。」

溥儒 行书五言联

款识:柳带溪烟色,花迎槛雨香。

然而,溥心畲为世人所知者,仍然是他的画。他的好友张大千认为「中国当代画家只有两个半,一个是溥心畬,一个是吴湖帆,半个是谢稚柳。」同为皇族后人的著名书画家、文物鉴定家启功评论:「他的绘画造诣,实在是天资所成,或者说天资远在功力之上。」

溥心畬师生春游阳明山

他去世后,媒体报道称「王孙漂泊天涯老,书画自留千秋古」,提到的仍然是他的画。之所以如此,并不是我们对溥心畬认知错误,只能说他生错了时代,他的学生刘国松曾经说过:「可惜他是生不逢时,如果早生个三五百年,情形就完全不同了。清代以降,文人画已渐趋没落,溥先生再高的才华,只手已挽救不了文人画的颓势,难怪有人要称他为‘中国文人画的最后一笔了。」

溥儒 柳影归牧 设色纸本一九五八年作

款识:

西风萧瑟正斜阳,衰草平隄古道长;

柳影满天归牧晚,应知笛韵在沧浪。

倾覆的王朝,没落的文人画,都如江河一去不复返,溥心畲凭着一己之力,怎可挽救?1963年11月18日,溥心畬因喉癌溘然长逝,年仅68岁,「中国文人画的最后一笔」,遂成绝响。

溥儒 众生异态

溥心畬 鬼趣图 册页 22cm×14cm 私人收藏

溥心畬 指纹牧牛 册页,26.5cm×17cm,私人收藏

溥心畬 《竹鸥图》,116cm×50.5cm,1947年作,吉林省博物院藏

投稿、合作请加主编

—— 热 文 推 荐 ——

罗中立丨潘玉良丨张伯驹丨傅抱石丨梁楷丨齐白石丨郑板桥丨黄永玉丨吴湖帆丨张大千丨何海霞丨八大山人丨赵无极丨吴悦石丨何家英丨常玉丨林风眠丨潘天寿丨张仃丨黄宾虹丨吴钊丨阴澍雨丨李卡丨何加林丨巫卫东丨俞文杰丨陈子丨党震丨郑柏林丨李亚丨高强丨张亮丨王犁丨刘大石丨刘耿丨一舨丨崔鹏程丨李鸣丨王玉玺丨曾三凯丨书房对联丨陈师曾丨汤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