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谁是虢国夫人?丨私享

2已有 347 次阅读  2019-01-25 15:55

《虢國夫人遊春圖》是唐代畫家張萱所繪楊貴妃姊妹虢國夫人和韓國夫人騎馬遊春的場景,然而,張萱成畫僅4年之後,“安史之亂”發生,畫中麗人們滿格的驕奢淫逸和大唐天寶年間的春光“壹朝傾覆”,畫中人的命運成謎,除此之外,畫面中哪位是女主角虢國夫人也成為了畫家留給後世的千古之謎。

《虢國夫人遊春圖》,有滿格的驕奢淫逸。盡管從畫面判斷,既看不出是在春天,也拿不準是在遊玩,更分不清其中哪壹位是虢國夫人——而這,是《虢國夫人遊春圖》最具爭議性的話題。

張萱 宋摹本 虢國夫人遊春圖(局部)遼寧省博物館藏

虢國夫人,楊貴妃三姐,生年不詳,姓名不詳。當代的垃圾影視劇給她取了個名字,叫楊玉瑤,她的嘴長在1300年前,沒法辯駁。“楊玉瑤”才貌雙全,完全不輸楊玉環。成年後嫁入望族河東裴氏,裴氏早亡,遺有壹子壹女。公元745年,楊玉環被冊封為貴妃,貴妃的大姐、三姐和八姐(據史,三人均為楊貴妃族姐)並承恩澤,分別被封為韓國夫人、虢國夫人和秦國夫人。“三國”夫人裏,“秦國”無福,死得早。留下“韓國”和“虢國”,報復性地消費著大唐盛世最後階段的榮光。

天寶十壹年,也就是公元752年,韓國夫人和虢國夫人壹起踏入了集賢殿宮廷畫家張萱的畫中。

張萱 宋摹本 虢國夫人遊春圖(局部)遼寧省博物館藏

遊春, 乃“踏青遊冶”之俗,取“祓除不祥”之意。玄宗壹代, 遊春之風尤盛。《虢國夫人遊春圖》成畫次年,杜甫寫了首《麗人行》——

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繡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頭上何所有?翠微盍葉垂鬢唇。背後何所見?珠壓腰衱穩稱身。…… ……

明眼人都看得出,麗人們這麽折騰,是在腰斬唐之國祚。事實如此。當然,現代人管不了唐代的麗人們。現代人所能做的是想象,想象著張萱筆下的韓國夫人和虢國夫人眼中的春光和內心的滿足。

回到《虢國夫人遊春圖》,單就畫面論,妳看不出這是什麽季節,但春天在畫中人的眼裏;妳也看不出畫中人這是在幹什麽,但他們臉上寫滿了安逸。

張萱 宋摹本 虢國夫人遊春圖(局部)遼寧省博物館藏

畫面之中九人八騎,人皆豐碩,馬尚輕肥。那麽問題來了,在九人八騎17個活物裏,究竟哪壹位是“韓國夫人”,哪壹位是“虢國夫人”?藝術史界為此爭論不休,又莫衷壹是。或許,我們只能依據唐代社會風尚的細節,排摸出壹些線索。

張萱 宋摹本 虢國夫人遊春圖(局部)遼寧省博物館藏

先說馬。八匹馬,其中四匹馬的頷下胸前懸有球狀紅纓,分別是為首的第壹騎、中間並列的兩騎和最後並行三騎中間年齡稍長、懷抱幼女的婦人。球狀紅纓古稱“踢胸”,而所騎之馬懸“踢胸”者貴。顯然,這四匹馬上必有兩人是韓國夫人和虢國夫人。

張萱 宋摹本 虢國夫人遊春圖(局部)遼寧省博物館藏

再說人。懸“踢胸”四騎中,為首的第壹騎,黃馬青衫玉冠,馬鞍上繡有虎紋,馬上之人應是壹位四品男性武官;最後並行三騎居中的婦人,衣飾沈著、舉止謹慎、神情謙卑,應是保姆。而中間並列的兩騎,兩位婦人都衣裙鮮麗、肩上帔帛、襟口開敞、雪散胸前,頭梳“墮馬髻”,而婦人之中梳“墮馬髻”者貴。顯然,中間並騎的兩位就是韓國夫人和虢國夫人,唐代的寶馬女。

現藏於臺北故宮博物院的《唐人宮樂圖》中包含了晚唐的多種發髻

姐妹花,該如何與韓國夫人、虢國夫人連線?推理到了最後也是最艱難的環節。但看兩人,均為貴婦扮相,僅從氣質和風度,無從辨析。只是姿態稍有區別,壹位扭頭後視,壹位正視前方。虢國是扭頭者,還是正視者?古往今來的書畫鑒定專家,幾乎壹半對壹半,除了抓鬮,難有定論。

晚唐詩人張祜所著《集靈臺·其二》,提供了壹條有趣的信息:虢國夫人承主恩,平明騎馬入宮門。卻嫌脂粉汙顏色,淡掃峨眉朝至尊。——原來,虢國夫人是壹位素顏美女。

張萱 宋摹本 虢國夫人遊春圖(局部)遼寧省博物館藏

有學者認為畫面中第壹匹馬上、男裝打扮的人為虢國夫人

不得不承認,這是壹條重要的信息,但要指認虢國夫人,於事無補。湊近了端詳並騎的兩位貴婦,都不施粉黛、自炫美色,又如何判斷誰是楊貴妃的大姐,誰是楊貴妃的三姐?

《虢國夫人遊春圖》裏誰是虢國夫人,是永遠隱藏在張萱筆端的謎。可這個謎所引出的畫外之音,值得咀嚼。

還是從張祜的詩說起,虢國夫人(韓國夫人亦是)素面朝天,她們朝著的天又是哪個天?楊貴妃告訴妳,是她先生玄宗皇帝。大姨、三姨,入宮門、承主恩——不帶妝,何等有違綱常禮制!要知道,玄宗給虢國夫人們的待遇是:三夫人歲給錢千貫, 為脂粉之費。

張萱 宋摹本 虢國夫人遊春圖(局部)遼寧省博物館藏

細壹品味,楊氏姐妹們恃寵而嬌、嬌近乎嗔之儀態,便袒露於今人目下。由此,天寶春光裏,皇室宗親私生活的圖卷也漸次展開——奢華背後是綱常的敗壞。史載,虢國夫人淫蕩不羈,素與玄宗眉來眼去,又與族兄楊國忠有私,不避雄狐之刺。於是,道路為之恥駭。

李唐王朝由盛而衰的轉折點,矗立在虢國夫人等壹眾麗人遊春嬉戲的路途中。但她們看不到。她們更看不到的是,開元年間“家給戶足”的景觀已壹去不復返。《虢國夫人遊春圖》成畫後四年,也就是天寶十五年(公元756年),安祿山以誅殺楊國忠為名起兵叛亂,史稱“安史之亂”。

“安史之亂”不但是李唐王朝的轉折點,也是整個中國古代史的轉折點。如此之大的歷史背景下,曾經權勢熏天的虢國夫人,她個人的命運反而顯得無足掛齒。順帶著提壹下吧。756年,安祿山叛軍向長安殺來,虢國夫人攜子女逃出長安西行。陳倉縣令薛景仙聞訊後,親率人追趕。虢國夫人在末路中自刎,自刎前她殺死自己的壹雙兒女。被虢國夫人殺死的女兒,是不是《虢國夫人遊春圖》畫中被保姆摟在懷裏的那位幼女?彼時的她可知道,後來發生些了什麽,為未知的前程作伴?

張萱 宋摹本 虢國夫人遊春圖(局部)遼寧省博物館藏

《虢国夫人游春图》全卷唐代画家张萱的画作。原作已佚,现存的是宋代摹本,绢本设色,因金章宗完颜璟判断失误而题为宋徽宗摹本,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

分享 举报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匿名卡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