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风雅,玩出来丨私享艺术

5已有 509 次阅读  2019-09-19 22:14

忽逢幽人如见道心

——艺人张铁良

文 / 刘大石

古人述而不作,故传统千年而一脉不断。

千载文化遗存中,典籍与思想之外,更有大量的器物,使人睹物思人,心念可以穿越回溯,而生“今月曾经照古人”之慨。

器以载道,具体而微,是匠人事,若放眼几千年,亦是文人之事。

制器以古法,一直是艺匠之能事。而古之匠人恪守古法之余,另所依守者,一曰安平和乐之心,二曰崇文遵道之德。今日回望,犹使人揖拜者,是古器所承载的时空,及其不断释放出的“文心雕龙”信息。

时至今日,又到了一个历史的回水湾处。文化思古,传统复回。尤如自然环境的保护与恢复,从一草一木做起。文化传统的接续,手工与器物亦已先行,以其看得见、摸得着,且有实物留传也。

近些年,旧物迭出,备受关注,而一批传承传统工艺的“新人”亦颇露头角,如笋逢雨,渐欲成林。居于京城的手工艺人张铁良先生,即在其中,其人其作,渐为人知。

张铁良,安徽人,来京已近二十年,以鉴藏、制作与经营文房器物为业。一路行来,年过天命,已成老手。

铁良兄讷于言而敏于行。于十里河,其工作室琅润斋不大,初入,亦不惊人。然四壁所置,木石牙角,从器物摆件到鸟兽虫鱼,从天然之妙到鬼斧神工,使人瞠目结舌。每一件极尽心思之妙与工艺之巧,妙极其微而气质入古。物如其人,静而不言。而铁良兄如坐堂先生,案前只微笑,分茶。茶席间,随手处,亦多小件,颇多古意与趣味。

铁良其能,在于对传统器物之研究与制作。其所手制,材质、形制、气息、神韵,以及所中涵之毫素文心,都极致地去到古人处。

每一件物什,小小不盈寸,仔细看处,芥子须弥,如见道心。其心意与功夫,烹小鲜若治大国。

此外,对自然材料之搜罗与利用,亦颇具眼光与巧心。偶有会心处,已分不清人工与天然。

当下,传统手工技艺复行其道,与大的文化复兴一道。然市肆所见,粗陋者亦多,故无论精工拟古还是妙手偶得,亦足珍贵者,非只其物。使人快慰者,尤在其人其心。

李可染先生说传统书画,要“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

传统工艺,亦然。其中苦乐,足以动人。板凳何止十年冷,一物足传几代功。

据说,十数年里,铁良先生已将其子张奥男培养起来,从祖法到家传,所制已颇可观。见过两件仿古臂搁,竹质,气息颇有旧韵,惹人不释手。此正千载文化所承续不断者,所谓薪火相传。

叶绍翁有《游园》句:“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访铁良先生,正有此感,然柴扉开关处,所透出的春意,不只是红杏一枝,更有国家与民族的文化春意。

--- END ---

出品人丨王成业

摄影丨于洪先生

器物丨琅润斋出品

编辑丨《私享艺术》编辑部

《私享艺术:天下一人》​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