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喜得印学史上著名的“三堂印谱”之一《飞鸿堂印谱》

2已有 2462 次阅读  2014-08-30 07:30   标签印谱 
          上周在赵涌在线拍到的印谱,乃1980年影印本。我出的价格不高,1600元多一点,本以为难以成交,就一直没关注。昨日上海赵涌在线来电,说我有一个拍品到了付款期限,今天上网查看,居然是这套印谱,这让我有一点检漏的感觉。 《飞鸿堂印谱》作为印学史上著名的“三堂印谱”之一,自1776年成书以来,一直在印人的心目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飞鸿堂印谱》,是清代汪启淑于1745—1776年(乾隆10—41年)集拓,金农、丁敬校定的大型总集式印谱。《飞鸿堂印谱》成书过程中,曾出现过多种版本,最后以五集四十卷定稿。由于成书时间长达31年,且规模宠大、序跋众多、钤拓精美,在当时就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清末以来,影印《飞鸿堂印谱》者更是层出不穷。具体版本有:
      1、西泠印社藏张鲁庵所赠线装《飞鸿堂印谱》五集四十卷十册钤印本(简称:西泠本)。蓝纸封面,每页无衬纸。开本:18.2×29.8cm。每四卷为一册,每卷印谱25页,序跋另加。收藏印:白文“徐安”;朱文“青原”;朱文“徐安”;白文“鲁庵所藏” 。该十册本《飞鸿堂印谱》,序跋内容与常见的二十册本是一致的,只是装订形式不同而已。该本的文物档案记录为“国家一级文物”。
      2、上海博物馆藏线装《飞鸿堂印谱》五集四十卷二十册钤印本(简称:上博本)。黄宣纸洒金封面,每页有衬纸。开本:18.1×30.5cm(内框:14×23cm)。每二卷为一册,每卷印谱25页,序跋另加。收藏印:朱文“陆庆誉家珍藏”。该本装帧精良,钤印用泥上乘,当属善本。与西泠本相校,序跋作者和内容相同,但次序稍有不同。如阎沛年草书跋,西泠本在初集卷四末,上博本在初集卷五首;徐赋隶书跋,西泠本在初集卷六末,而上博本在初集卷七首。另外,二集卷一王谟行书序印刷模糊,几乎不能分辨字迹。四集卷一叶世度撰金农隶书序第一页的衬纸,竟是《飞鸿堂印谱》的扉页。由此来看,该本也不是当时汪启淑集拓的最善本。至于所载印章作者和内容,与西泠本相差不多。
      3、上海图书馆藏线装《飞鸿堂印谱》四集三十二卷十六册钤印本(简称:上图甲本)。开本:18×29.6cm(内框:14.5×23.3cm)。每二卷为一册,每卷印谱25页,序跋另加。蓝纸封面,每页衬二纸。初集至三集二十四卷不注作者姓名,第四集八卷注作者姓名。楷书题签,并注某集某卷,为其他版本所无。收藏印先后有:白文“张图南印”、“丁仁收集摹拓之记”、“若谷鉴赏”、“观妙斋”、“李寿昌印”;朱文“杭州王氏九峰旧庐藏书之章”、“曾藏丁辅之处”、“上海图书馆藏”、“锡纯”。该本装帧精良,用泥、用纸俱佳。正如汪启淑《凡例》中所说的“缘是不惜巨资,咸用硃砂泥、洁越楮、顶烟墨、文锦函以装潢之。”这部四集三十二卷的印谱,应该是《飞鸿堂印谱》的初稿,并且是分三个阶段完成的。该本序、跋与西泠本四集三十二卷相校,增加了汪元进行书序、方岳荐楷书序、魏三湘行书序、盛晓心隶书序,王又曾楷书序,而缺刘泽炜行书序、吴城行书诗、江永行书跋、林组楷书序。另外,汪沆行书跋分别在初集卷八和二集卷六重复出现,吴晨楷书序分别在三集卷一和四集卷一重复出现,张湄用印为刻版黑印,非用印泥钤盖,此为该本之小失。但最主要的不足,就是版本的不完整,以及初集至三集的无作者注释。该本第四集与西泠本的作者内容基本一致,个别地方注的作者不一样。另一个重要情况是,该本初集第一卷第一页朱文“飞鸿堂”和白文“新安汪启淑印”二印,印面为6×6 cm,而西泠本、上博本都是5.6×5.6cm,粗看内容相似,其实大不相同。
      4、上海图书馆藏线装《飞鸿堂印谱》五集四十卷二十册钤印本(简称:上图乙本)。蓝布封面,每页无衬纸。开本:18.8×29cm(内框:14.5×23cm)。每二卷为一册,每卷印谱25页,序跋另加。收藏印:朱文“太谷温氏收藏”。该本扉页后有一段题记,可见此本流传情况。其文如下:“秀峰先生此书集印谱之大成,空绝前后,传世旧本,今已无多。粤逆之变,闻印石久已散失,正如定武契帖,有减无增。此余藏三十余年,癸末(1883)在四明倩工重装,以黄檀为函,翼垂久远。此红叶盦秘笈,后人珍之勿为蠹鱼所损也。光绪子仲秋忠翰记(用印朱文:红叶盦主)”。该本序跋,与西泠本相校,作者和内容完全一致,只是在排列次序上有些小的出入。如赵大鲸草书跋,西泠本在二集卷四末,而上图乙本在二集卷五首。该本内容完整无缺,钤印精美,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以此本影印,当是极正确的选择。该本印谱作者和内容与西泠本基本一致,有些只是作者称呼上的不同,有时用姓名、有时用字号,其实都是同一作者。如李德光、李复初、李石塘为同一人;王燮、王理堂、王小山为同一人;徐讷庵、徐钰、徐席珍为同一人等等。这同时也印证了汪启淑在《凡例》中所说的“每方之下,笺注刻印人名。随手率书,不拘字号。”的说明。
      5、上海图书馆所藏民国有正书局版线装《飞鸿堂印谱》五集二十册四十卷影印本(上图丙本)。仿古纸封面,每页有衬纸。开本:15.4×25.8cm(内框14×22cm)。每二卷为一册,每卷印谱25页,序跋另加。序跋内容与西泠本基本一致,但前后次序与西泠本有较大出入。前后次序不一致的共有九处,如西泠本三集卷一林组楷书诗,上图丙本为吴晨楷书词;西泠本三集卷三厉鹗隶书序,上图丙本为李果篆书序;西泠本五集卷八周振兰草书跋,上图丙本在五集卷四。
      6、湖州谭建丞先生所藏民国坊版线装《飞鸿堂印谱》五集二十册四十卷石印本(简称:谭藏本)。仿古纸封面,每页有衬纸。开本:15.5×26cm。每二卷为一册,每卷印谱25页,序跋另加。序跋内容及次序与西泠本共有9处不同,如初集卷五孙陈典序前,有顾成天楷书序,为西泠本所无;西泠本三集卷三刘炜泽行书序,谭藏本为王又曾词等等数处,不一一列举。至于印谱所载印章,与西泠本出入很大。如初集卷五、卷六,两本印章内容分别有17处和12处不同。该本印刷装订也极为糟糕,不时有漏页和重页现象,纸张折角见有多处。该本为仿上海有正书局的作坊本,粗制滥造,在所难免。收藏印:白文“吴兴谭建丞藏阅之记”、“谭建丞印”、“谭钧珍藏”、“苏溪”;朱文“锡培鉴赏”。
      7、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出版《飞鸿堂印谱》五集四十卷一册影印本(图7,简称:上古本)。十六开本,共794页。该本序、跋内容与次序与西泠本完全一致,只是原书每卷序、跋均移至书前,卷内印章次序也根据排版需要作了调整。该本已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影印本。首先是序、跋缩小一半,集中在书前,已经找不到原来所在集卷数,给研究工作带来了不便。其次是印谱内印章位置的变动,原有版框的删除,也使印谱的本来面目消失殆尽,研究利用价值顿减。但上古本在书末附有《飞鸿堂印谱印人录》,将谱中所收作者按姓氏笔画为序,统计出了作者、收印数、字号、籍贯四个栏目的简要情况,对于读者研究《飞鸿堂印谱》提供了一个基础性的材料,这是应该值得肯定的。
此外,还有扬州广陵书局于1998年影印本、日本二玄社于1983年出版的《飞鸿堂印谱钞》等,
      有关《飞鸿堂印谱》版本的问题:《飞鸿堂印谱》是汪启淑1745年开始编纂,1776年全部完成的总集式名家汇刻印谱。期间先后有初集八卷本、三集二十四卷本、四集三十二卷本、五集四十卷本。此后翻印的有民国上海有正书局影印本、当代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本等。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