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许德民抽象艺术的日志

许德民抽象艺术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 查看日志

《郑波·我思故我在》个人回顾展

3已有 3539 次阅读  2013-05-18 00:32   标签郑波  我思故我在  郑波回顾展  郑波画展 

 

《郑波·我思故我在》个人回顾展

 

徐汇艺术馆、上海角度画廊联合主办《郑波·我思故我在》个人回顾展开幕式在2013年5月23日下午在徐汇艺术馆举行。展览时间5月23日至26日。

郑波年少师从海派代表画家孟光先生,50年代中期以出色的专业成绩考入当年众人向往的上海画片出版社(现人民美术出版社),并任专职画师35年,独立、联合出版连环画作品三十余部。退休后,郑波以饱满的艺术热情,开启了艺术生涯的新里程。

艺术于我如同宗教。一个虔诚的教徒,哪怕他双目失明,心里依旧能见到上帝。而我就是画自己的心里,那些有象之象,无象之象;有色之象,无色之象,都是我心见之象。郑波十分注重理论修养,老子道学和叔本华、尼采的生命哲学,成为他的艺术创作的精神坐标。他在古稀之年,果敢地进入当时只有中青年在“玩”的抽象艺术领域,并且画出了自己的个性。他曾是上海著名的角度抽象画廊的艺术顾问,并和上海抽象艺术群体有密切联系。他二十年坚守艺术创作,立于现、当代艺术的交汇线上,孜孜不倦,探寻自己的艺术,并在80华诞之年解衣般薄”地呈现二十年磨一剑的个人作品回顾展。

展览有三个系列,“恍惚系列”把传统国画气韵揉合在抽象表现主义的豪放情怀之中,在传达艺术家形而上思考的同时,作品展示了他绘画技法上成功的突破。第二个系列是“人生故事”。近几年,他画笔开始回归写实,将自己一生中深刻记忆的人和事“画”出来,《外婆和我》、《我为妻子画童年》、《我与造酒工人们》极其具有生活气息,对细节的捕捉生动感人。第三系列是“社会写实”,作为老艺术家,郑波“位卑未敢忘忧国”,对“社会新闻”给予艺术的揭示与评判,《空巢老人》、《点滴》、《留守老人》、《不期而遇》都是当今上海步入“老龄社会”的真实写照,展示了一个老艺术家的情怀与责任。

郑波,一个具有赤子情怀的老人,一位思者,一个纯粹的艺术家,用60年时间追寻艺术,为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他还将继续艺术梦想。  

   

引言

艺术于我如同宗教。一个虔诚的教徒,哪怕他双目失明,心里依旧能见到上帝。

而我就是画自己的心里,那些有象之象,无象之象;有色之象,无色之象,都是我心见之象。

——郑波

郑波先生于1933年出生于浙江省慈溪,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现居住于上海。

年少师从孟光先生,郑波曾任上海美术出版社专职画师35年,独立、联合出版连环画作品三十余部。退休后,老先生毅然决然地开启了艺术生涯的新篇章,从未停止创作和思索。他的巡展从国内到欧洲,作品曾被比利时安特卫普市市政厅办公室收藏。 2013年夏,郑波于80大寿之际,在上海徐汇美术馆迎来首场个人回顾展。

郑波的作品风格起始于中国传统绘画的实践,并将西方哲学及美学理论带来的火花融会贯通。从对非理性世界的渲染,到对现实社会的记录与反思, 艺术家不断寻找着绘画中的国际语言,或者说是一种打破地域界限的艺术身份。

展览以艺术家极具代表性的“恍惚系列”开场。此系列把传统国画气韵揉合在抽象表现主义的豪放情怀之中,绘画的意识形态强调“意象”,因而以一种意象“恍惚”命名。在传达艺术家的形而上思考的同时,这批作品更展示了他原创绘画技法上成功的突破。郑波将油画颜料稀释成水墨的稠度,并借鉴版画原理,利用特殊材料制造作品中天然山痕般的肌理。

郑波更近期的写实作品中传承着海派连环画的强烈风格特色。他秉承着老一辈连环画家的坚持,凭空默写每一个场景,执意不以模特和实景作为创作素材。展览的第二部分探讨着艺术家情感的由来。从虚到实,剥茧抽丝——随着郑先生对记忆场景的描绘“回首过去”,看望他的童年与成长往事;第三部分则在个人思考的基础上放大了艺术家的社会价值观,充斥着艺术家对社会新闻的思考。重拾一名写实主义者的使命。

Art is lke my religion. A devout believer, even his eyes are blind, his heart still sees the god.

I paint what my heart sees, with or without objectivities, with or without colors, they are what I see through heart.

-----Zheng Bo

Zheng Bo was born in 1933, Cixi, Zhejiang Province. Member of Shanghai Art Association. Now lives in Shanghai.

Pupil of Mr. Meng Guang since young, Zheng Bo was once an artisan painter to Shanghai Art Press for 35 years, co-published lian huan hua of over 30 volumes. After retirement, he courageously started with a different artistic pursue, and he had never stopped painting and thinking ever since. His works had shown in several major cities in China, as well as in Europe, collected by Antwerp City Council. While Zheng Bo turning 80 years old, in this year, his first solo retrospective exhibition will be taken place in Xuhui Art Museum, Shanghai.

The foundation of Zheng Bo’s style began with traditional Chinese paintings, later encountered strikes of philosophies and art theories from the West. From the expression of spiritual world, to the documentation of realistic society, the artist continues looking for an international language of art, or a trans-regional identity.

This exhibition begins with Huang Hu, the very significant series of the artist. Huang Hu integrates the resonanc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national painting with abstract expressionism. Ideologically, the paintings features Yi Xiang, or spiritual imagery, therefore named after a sort of inner imagery, Huang Hu. Besides metaphysical thinkings, this series also presents an extremum success on the artist’s unique painting technique. Zheng Bo dilutes oil paintings into color ink, draws reference from painting stencils, and utilizes special materials to create the seemingly natural mountain rock textures.

Zheng Bo’s more recent realistic depictions inherits strong characteristics of Lian Huan Hua. He had also embodied a generational artisan painter’s persist to paint from memory. He refused to transcrip from models, real scenes, or source materials of any other kind. The second part unwraps the artist’s past alongside with his growth---following his depiction, we saw his childhood, his youths, and his families; the third part puts up a social filter from his personal perspective, in which he shared his thoughts and concerns on social news. By that, Zheng Bo somehow took a realist’s mission back up on his shoulders.

 

自说自画

郑波

《齐物论》、《道德经》是我的哲学启蒙。老庄哲学并没有告诉我艺术是什么,却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万物皆有其“自在性”、“自为性”、和“循环性”。 庄子在《知北游》中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人们常忽略后面还有两句话道:“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这三句话是一个整体。“天地”指空间,“四时”指时间,“万物”指时空中的一切物质。它们“不言”、“不议”、“不说”,而都在“自在”、“自为”中循环。万物皆是如此。因此,“美”不仅是客观世界,也包括个人的主观世界。而每个主观世界,对他物而言都是客观的。道家学说中,精神与物质融为一体。

西方哲学也给了我很大的启示。西方哲学可以被概括为理性至上主义,和感性至上主义两大脉络。理性至上始自柏拉图,他看艺术不起,说艺术是次等的模仿。“客观美学”因而衍生,延续了两千多年;而我崇尚尼采的感性至上主义哲学,我欣赏“尼采颠倒柏拉图”。他说,“艺术意志”是人的第一意志,艺术的本体在于艺术家自己。

24岁那年,我在人美出版社任职期间被诊断为色盲,而调到了连环画编辑室。因为连环画不需要色彩 。我曾用多年去自我省视,我的主观世界里有没有美?有没有色彩带来的美感?我抛不开对色彩的情结,因为我相信自己的色彩感觉!只是我的色彩美感与众不同而已。

但是,与众不同又怕什么呢?万物不都是有“自在性”、“自为性”、“循环性”的吗?我以我异样的视觉神经,抒发我自己的色彩情绪,达到自我陶醉与满足,这样的“循环性”有何不可?!于是,我大胆玩色彩,常常旁若无人,沉醉于个人世界。我画画时,心情总是很冲动。情绪冲动对我很重要,没有冲动我简直不会画画,只会对着画板一筹莫展。我相信“艺术是兴奋剂”的说法,即是一种细胞的亢奋,强烈扩张。即便它不改变生理基因,也足以激发人体内的潜质。比如不久前画《失聪的贝多芬》时,握着调色盘,我仿佛听到了《命运》交响曲,和命运之神的敲门声。联想到自己的命运,那一刻我掉泪了。

艺术曾给过我最难解的困惑,也为我换来了至高的荣耀。有幸的是,回过头看,一路上我从不孤单。每每人们在我的画前驻足欣赏,我便感到了最大的幸福。

郑波简介:

郑波, 1938年出生于浙江省慈溪县,现居上海。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

青年时期进入《集体美术研究所》学画,师从孟光先生。曾先后任职上海画片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专职画师三十五年。退休后置身于个人艺术理想,并开始了将抽象艺术理论与中国传统哲学理念相结合的一些列创作研究,于2001年受聘为上海角度画廊第一任艺术顾问。至今从未停止艺术创作与自我探索。2004年成立郑波工作室。

《郑波画展》个展经历:

19929  上海新锦江艺术画廊

19939 上海朵云轩画廊 

19934 上海日月山画廊

19961 福州美术馆

19962 深圳东湖美术馆

19989 比利时安特卫普市文化中心(部分作品曾被藏家携赴荷兰等地巡回展出)

199812 上海美术馆

个人出版物:

《郑波画集(彩墨)》上海画报出版社,1993年;

《郑波现代抽象画集》2001年;

《我思故我在——郑波画集》2013年。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