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币”的起源浅谈·

已有 306 次阅读  2016-05-13 19:02

 

“币”的起源浅谈·骨器文章(二) 

                     

                                 骨器时代
                    
      在辽阔的北方草原上,发现了很多原始先民生活的遗址,草原先民创造了伟大的草原文化,他们留下了大量的陶器、石器和精美的骨器,从这些珍贵物品中,可以想象出一幅幅远古人幸福的生活场景。
       草原骨器馆收藏的骨角制品,种类繁多,形态名异,是研究北方草原文化宝贵的实物资料,这些骨器中有很多与生殖祭拜有关的骨器,这说明了远古的生殖祭拜习俗在草原文化中占有很大的比重。

 
骨器文章(二)
 
                                                                     生殖祭拜组合器“一阴阳”                                                              


         生殖崇拜是一个古老的习俗,在世界其它民族的发展进程中也有发现,它是人类由荒蛮向文明进化的一个过程,先民们由于对自然界的一些规律不太了解,把很多理解不了的事物都神化了,认为天有天神地有地神,很多事物的背后都有神灵,只要虔诚的祭拜就会感动神灵,得到神灵的保佑,所以每个原始聚落里,都会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巫师来与神灵沟通,当人类发展到了以多个聚落的形式存在,聚落是否强大,是以聚落里人口的多少为标准时,生殖祭拜便出现了。为了使聚落人口增加,生殖器就被神化了,聚落里的巫师制作了骨质男女生殖器,经常召集大家祭拜以求人丁兴旺。

 
骨器文章(二)
 
                    生殖祭拜组合器“一阴一阳”

骨器文章(二)

 

             生殖祭拜组合器“一阴二阳”

       这些形态各异的骨质男女生殖祭拜器,做工精细,有的很形象,有的很抽象,材质有角质的,有骨质的,有鱼骨质的,这说明并非是一个聚落的物品,而是多个聚落按各自的巫师与生殖祭拜的神灵沟通后,设计制作而成的。虽然先民的工具受到历史的局限,但是他们在四千多年前创造的这些精美的骨器,却是令我们今天的人叹为观止自愧不如。如图;分别是“一阴一阳”、“一阴二阳”和“一阴四阳”,

 
骨器文章(二)
                                                                              (图一)

     这些抽象的阴阳合体器,前一件形象的表现了女阴,而后两件“一阴二阳”和“一阴四阳”用一个孔来表现女阴,如图二,

 
骨器文章(二)
 
                    (图二)   骨      璧

        这些骨璧是与图一同地收购的,这骨璧的孔是否也是代表女阴呢?答案应是肯定的,这使我想到在商周和战汉时期的玉璧,是否和骨璧有传承关系,如果有传承关系,那些玉璧的孔也应表现的是女阴,本人认为它还是由远古传承下来的样式,与远古的生殖崇拜有关系。古代有些教派认为一切生物皆出于女祖贝,故而所有的法力和邪术面对女祖贝都会失去法力。后期人们佩戴玉环、平安扣皆源于此。现在的民俗语言还将女阴称为bi,与骨璧,玉璧是同音,是巧合还是远古的传承,如果是传承,女阴在远古时候应叫“璧”。

  
骨器文章(二)
                                                  
                    夸张 的 女 阴 玉 璧


     本人在《贝币的起源浅谈》一文中以论述了女祖贝是最早货币,是骨贝的源头。与图二中抽象的骨璧是两个不同聚落的女阴祭拜器,骨璧的数量很多表面光滑,应是长期使用而造成的,骨璧和女祖贝一样,都是商品交换的媒介,在新石器晚期充当货币的角色。


 
骨器文章(二)
 
                         “贝”


骨器文章(二)
                                                                       “璧”   

   早期草原文化生殖祭拜习俗产生的“贝”和“璧”后传入中原与长江文化、黄河文化相互交融,相互影响,为中华文明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璧”后演化为同音字“币”,和“贝”合称为“贝币”。  
         贝和币是主导了从古至今商品交换媒介的代名词,如,骨贝、海贝、铜贝、铜币、银币、货币等。他们都是由北方草原骨器时代的生殖祭拜习俗而演化来的。远古的生殖祭拜习俗没有消失,他融入到了我们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仅代表包头草原文化骨器博物馆观点)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