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人面器与神学的起源

已有 386 次阅读  2016-05-13 19:08
  • 人面器与神学的起源 骨器文章(三)                                   
                                                                  


        在新石器时期的遗存中,人面器类人面器和兽面的形制很常见,对这些人面器所代表的内在含意,学者和专家都有不同的见解,说法不一。在草原骨器博物馆,收藏展示的骨角器中,有十多件大小各异的骨人面器,它们都是新石器时期,内蒙古中南部先民制作和使用过的,人面器是草原文化特有的物品。那时已有了专门从事骨器加工制作的工匠。他们在聚落首领和巫师的指导下,制作出了精美的骨质工具、饰品和祭祀用的神器。
     
                                                           人面

     

     

                                                                     人面

     

          骨器博物馆内的骨人面器,从2厘米—10多厘米不等,有带冠和带耳的,也有不带冠和不带耳的,眼睛有的用两个小孔表示也有用两个同心圆来表示,都无鼻子,嘴用椭圆的孔或三角形的孔来表示,嘴角部都偏上俏,表现出了笑的样子,整体面目和善,这些骨人面器与那些骨饰品,和女祖贝有一个明显不同的地方,就是都没有串带的小孔,很明显这些骨人面器,不是工具也不是用于配戴的饰品,那么先民是如何应用这些骨人面器,其所代表的内在含意又是什么呢。在骨器博物馆收藏另外两件骨器,就能将人面器作用迷团解开。

     它们是两件人面女阴合体的骨器摆件,背后刻有字符,可能是巫师专用器,骨器摆件十分少见,而且做工较复杂。

     
                                   人面女阴合体的骨器摆件

      第一件摆件是用动物的头盖骨做的,表现的是一个立着的三角形,内刻了八字形沟槽,八字的下方是一个人面,八字沟槽代表的是女阴,是表现从女阴中出来人面的形象,这个人面和本馆的其它人面没有什么两样,难道人面器代表的是婴儿吗?

     
                                                  人面女阴合体的骨器摆件

            第二件摆件是一个较大的女阴(女祖贝)上立有一个人面,人面眼部是双圈眼,无鼻子,嘴角上扬,表现出了和蔼的面容,这个在女祖贝上边的人面代表的是婴儿吗,很显然不是的,这两个摆件应是生殖祭拜的器物,特别是第二件是在女阴祭拜器上又加了一个人面,可见这个人面在先民心中受崇拜的程度要高于女阴器,人面应该是生殖祭拜的神,或是主管生育的神,由人面来代替直观的生殖器进行祭拜,是原始神学的一次飞越,当然在原始社会里,先民们渴望的是人丁兴旺和聚落壮大,而各聚落对主管生育的神的理解程度都不同,所以出现了各种形象的人面器类人面器和兽面图案,部分地区出现了人像。

     
     
                        新石器时期各种类人面器

            人面女阴合体骨器,让我们窥探到了新石器时期人面器的谜团,先民们将被崇拜的对象负于人面类人面和兽面,是为了自己和被崇拜物拉近距离,以便和其交流,如人面蛇身,是对蛇神的崇拜,人面虎身是对虎神的崇拜,远古人将被崇拜的事物负于人面是对其最高的一种崇拜方式,是将其神化的表现,而没有任何修饰的单独人面或人面人身,在草原的骨器时代时期代表的是生殖祭拜神,是先民的送子观音,从考古发掘出土的彩陶,高古玉、岩画等新石器时期的物品中,有很多题材都与生殖祭拜有关,骨器馆收藏的草原骨器中,与生殖祭拜有关的骨器也占有很大的比例,生殖祭拜是原始聚落形成后为了使人口壮大,聚落强大,而产生的第一种崇拜,它对后期人类社会的影响是巨大的。

         新石器时期北方草原的骨器时代,已完成了由具象的生殖器祭拜向抽象的含蓄的生殖祭拜神的转变,人面器类人面器的出现是原始神学的一次飞越,是原始神学的起源。

     

    (仅代表包头骨器馆观点)

    •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