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嗨除毒霾,还世界清澈!

已有 41 次阅读  2016-01-11 11:39

 

 

   在当下,世界各国的艺术家,都有一个命题,就是把本民族的艺术向当代主义推进而又不失传统特色,这几乎是所有优秀艺术家努力的方向                                  

                                            ——武斌

嗨除毒霾,还世界清澈!

甘 钺/

   人的本性是喜新厌旧的,搞艺术的却要喜新不厌旧才对。只有对旧的尊重最终才有可能焕发出新。生产力迅猛发展的结果不一定全都是美好的,行程放缓未必就会阻碍前进的步伐。

霾·大堵车》局部1

   半个世纪前的文革,大量文化艺术历史遗产遭到万古不复的惨重浩劫。三十多年来生产力高速发展以牺牲资源和戕害环境为代价,我们的民族是不太善于接受历史警示的,我们的发展是不以人的生命价值为要旨,整体是畸形变态的。工业化的滥进及千篇一律的城市化模块式发展,使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资源被大肆掠夺,导致耕地减少、水质破坏、空气质量变坏成雾中隐霾,这些都已严重地威胁到我们的日常生活和生命安全。这一切,作为艺术家的武斌,深感痛心,他以中国绘画的形式将这一当代发展过程中的现实问题用毛笔在平面的宣纸上进行了形象化的记录和艺术性铺设,表达彻底干净,对现实问题的批判及呼吁人类自醒而人人自觉行为起来,抛开笔墨这个技术范畴来看,作为艺术家的武斌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担当精神,单凭这点看,武斌是一个合格的艺术家。他的心愿,让霾随风远去嗨,还世界一点清澈的颜色。

《霾·大堵车》局部2

    2014,武斌创作的《霾·大堵车》,长500cm240cm这幅作品反应了他定居长安后的生活体验。此作的思想内核即是当下社会发展的断面——无度扩张、土地侵蚀、环境污染拥挤膨胀等人类工业文明飞速发展下带给人们的生活感受,以及武斌对当代社会生存现状的质疑与反思。画面中,高的大厦鳞次栉比,随处可见,钢筋混凝土侵蚀着人类赖以生存的土,拥挤不堪的街道塞满了人与汽车。画家通过对线条繁简、疏密、轻重、粗细、顺逆断连、聚散、苍润表现大片泼墨和整体灰色调的处理以及对人物的构成安排,找到了笔墨语言和思想精神的对应关系在水与墨的调合中寻找画面平衡,体现画面主体的审美情趣,这种对平衡的把握来自于武斌对生活积累和感受。同时武斌对生活的体悟也形成了作品审美由表及里的丰富性。

《霾·大堵车》局部3

    生命在于运动,艺术贵在体悟。武斌在陕西画坛成名很早,这与他聪颖的智慧和勤奋有关。成名早是好事亦非好事,难在艺术是殉道如何深入升华很难,在一个高度坚守保持相对容易再前行是很艰难的。艺术,要从此岸到达无法预测难以确定的彼岸是需要巨大勇气和更高的修为的,以前瞻性的思维看待武斌,他是积极努力向上的,为武斌再前行而鼓与呼!

霾·大堵车》局部4

    没有人不喜欢清澈的空气,蓝天白云万里晴空这是三十多年前常常看到的自然景象,如今365天里偶尔能看到那么一两天或者几个小时真是件很幸福事情了。世界那么大,问题那么多,除霾不是嘴和文字能消灭了的,需要人人从己做起,就像先保证自己不到处乱扔垃圾开始,少开几次车减少点尾排,大当家的刚说过要修复生态不搞开发,环保先得从自己开始才对。伦敦花了60年才把霾嗨掉,我们能花多久让空气清澈呢。

《霾·大堵车》240×500cm 2014年

   鄙视那些把艺术家写得高大上伟光正的其实是对其的严重不尊。现实世界里没有完人,除非是神仙。犹如再完美的艺术品都会找到那么丁点的不完善。

武斌简历

   武斌,1982年生于甘肃泾川。2005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系。2007年考取西安美院人物画创作与研究专业硕士研究生,2010年毕业获文学****。现为陕西国画院专职画家创作研究室副主任。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西安市青年美协理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