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白海鸿:我爱我的黄土高原

7已有 2178 次阅读  2016-04-01 17:18   标签白海鸿山水画 

白海鸿:我爱我的黄土高原

 

   黄土很深,深不可测,深为版图之尊;黄土更厚,厚载万物,厚为世界之最。

   黄土地,上仰日月星辰,下綿万年气韵,旷久的自然堆积和雨水侵蚀,形成了绵延千里的独特奇景,沟壑纵横、支离破碎是对的基本表述。耸峙在高原之巅上的山塬峁梁,犹如大海汪洋之中的孤岛,镶嵌屹立在华夏大地。人文始祖轩辕就长眠于桥山之下的翠柏掩映之中。有关黄土高原自然生态最为经典的文学描述如下:

 

梦开始的地方 200CM--237CM

 

   “在漫长的二三百万年间,这片广袤的土地已经被水流剥蚀得沟壑纵横、支离破碎、四分五裂,像老年人的一张粗糙的脸。。。。。。就在大自然无数黄色的皱褶中,世代地生活繁衍千千万万的人。无论沿着哪一条‘皱纹’走进去,你都能碰见村落和人烟,而且密集得叫你不可思议,那些纵横交错的细细的水流,如同挂满一般串连着一个个村庄……,无边的山峦全都赤身裸体,如巨大无比的黄铜雕像,所有的河流都被坚冰封冻,背阴的山坡上积着白皑皑的雪,博大、荒凉、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世界。”

   这是《平凡的世界》里对黄土高原及其乡村景色的勾勒。朴素自然,清秀无华,真实动人。粗犷、坦荡、野性、雄壮,绵延千里、跌岩起伏,所有的文学语言描述,黄土高原始终给人恢弘开阔、意境深渊,变幻莫测之感粗犷豪放之美,始终以一种神秘的姿态呈现在我们眼前,给人以无尽的遐想和向往之欲。岁月以一种无法想象的手法,在这块土地上不停地剥蚀着、雕刻着。这横断绵延的沟壑,又似乎分的很清,有人说像皱纹,有人说像伤痕。到底是什么像什么,我们谁也无法说清。

 

家在土原上 69cm--136cm

  

   儿时的记忆最为深刻,黄土人家都是要敬神的,有门神,土地神、灶神、仓神等诸神,尤其是土地神,凡种瓜的,户户地里都要敬土地神,期望风调雨顺土地能带来更多的果蔬。期盼来年五谷丰登,人物相安。如今,疯狂的开发已将仅有的老宅扫荡的荡然无存片甲不留,统统吆喝进水泥和钢筋浇筑的与地气隔绝的高楼大厦平房之中,更没有了照壁来敬土地神了。土地神也被强迫上楼安座,隔绝了地气,享受着并不安全的饮水和食品。

 

结绳焉光照 68cm--136cm

  

   人类是战胜不了自然的,也无法按照自己一己的意愿改变自然。人为地改造自然就是破坏自然与生态为敌,只有适应自然,有限度的合理利用自然才对。如今的陕北乡村也处在被开挖造城的气氛所包围笼罩,挖塬造景,填沟埋壑,土坡坡变成了村村相连的水泥或沥青路,一孔孔冬暖夏凉的窑洞被闲置荒芜,如今的陕北尽管愈发葱郁,但我的记忆力却常常是幼时泥土里常年跌爬滚打的父母和乡亲们的负重身影和各种繁复劳作景象,虽然我居住在城里,但内心深处和梦中依然常常游离在幼时的陕北。谁将是未来的罪人,犹如土地供我们吃住行,人类对土地却是任意的鞭挞,过度的滥开滥垦,破坏了平衡。所以,人类终将自己埋葬自己之说看来是正确的。

 

今日大雪 68cm--136cm

 

  黄土高原,深藏着绵长不绝的强大气场,滋养我们到今。中华有史以来,老祖先们就踏着黄土沿着黄河顶着日月,一茬接一茬地在这片荒凉无垠的土地上耕耘,为我们民族创造了强大的物质财富和文化财富延续至今依然闪耀光辉夺目。哪里黄土不埋人,足见先祖对黄土的敬重、仁爱以及神话般的奉聖,它养育了无以数计的生命,成就了许多人类为之奋斗的咄咄理想。自宋唐以来,仅在艺术圣域,就闪现出诸多群星如吴道子、范宽、李唐、李白,白居易、杜甫以及近代的长安画派和当代文学艺术的奇葩路遥、陈忠实、贾平凹和石鲁、赵望云、何海霞等数不胜数的先贤和精英。他们都是在黄土高原这块土壤里成长并完成自己的文学和艺术使命的。

 

金秋和谐 69cm--136cm

 

   20世纪30年代中页,一群不甘失败历经无数挫折的人们又进入了这块黄土地,他们在黄土地里开荒耕耘,调养生息,窑洞里养精蓄锐,终于完成自己的宏大理想,换来了如今的中华新生。黄土地成就了再次成为中华文明延续的落脚点和出发点。

   黄土有着承载无限正大气场的能量,它蕴藏着无以数计的煤炭、天然气及矿藏,黄土是不屈不挠的、甘于奉献和不堪负重,它把自己心爱的煤和气供给到了大江南北千家万户,使我们过上了安稳无忧舒适的日子。本已千疮百孔的黄土地自己虽身遭深度创伤,却依然不吭不俾,给他的子孙们源源不断输出着劳服着。

 

满载而归 69cm--136cm

 

   我常常登这片生我养我的黄土高原,窑洞里的居者和父母相亲促膝拉家常,聆听豪放粗犷的信天游,欣赏质朴无华的剪纸,分享欢腾震天的安塞腰鼓的泣鬼神,还有与众不同的婚丧嫁娶等人文景观,这些无不展现出浓郁的黄土文化艺术风情。因而,黄土高原的大美在于地貌特色和人文景观的交融,是相映成辉不可分割的。远眺连绵不断、波浪起伏的山塬峁梁,我的心情沉甸甸的,看着那一望无际似乎又触手可及的山川,我在高原之巅努力寻找一种从内心深处能籍慰自己灵魂的寄托。黄土盛产的食物是绝对的原生态,如今种地的人越来越少,是因为入不敷出,我为我们很少知情的转基因食物很是担忧。我是一个于社会无多大用的画者,常常责问自己,在人类恣意掠夺可以供给我们地气和资源的土壤时,国人似乎却少了很多前瞻的思考。我的生命之根在黄土地,文化思源在黄土地、我的情愫深植于黄土地。面对着设身处地的这片神奇古老荒凉的黄土地,我愈加沉思得更多了。

 

门前老柳 69cm--136cm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都说爱忆旧成不了才,看来我今生注定将我的艺术生涯与黄土一起相互厮守到老了。陕北的冬天气温比关中低的厉害达到零下二十到三十度,上中学时,同学们坐在学校食堂房檐底下端着粗瓷大海碗吃着洋芋汤面,一尺多长的尖而细的冰楞坠整齐列队排成一行悬垂在青瓦边沿,在阳光的照射下开始慢化,冰坠子消融从瓦沿边端直坠落而下砸在饭碗里的面汤中,面汤夹裹着面条溅的满脸糊糊,酸咸酸咸的面汤再从碗里飞入眼中,那个难受劲儿就剩下把正在吃饭的碗扔掉似的,这是我读中学时一个至今也忘不掉的记忆。文学与绘画是相通的,我的创作灵感有时来自文学作品中关于黄土高原人家的某个生活片段和劳作景象,这些文学作品中的描写有好多与我生活在绥德的所见和亲身经历几无二致。我常常拜读路遥等作家有关陕北的文学作品,我上中学时的这个经历恰好与路遥《平凡的世界》的描写孙少平当时的经历一模一样。

   黄土不但深厚,而且博大精深。更为重要的是黄土地承载了我们这个民族五千年来的丰富的优秀文化底蕴和千千万万艰生者永不湮灭的不屈的奉献精神。

 
梦开始的地方 240cm--1204cm
 
白海鸿陕北写生
 

 

白海鸿简历

   白海鸿,1981年生于陕西绥德。师承于著名山水画家万鼎。2010年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毕业,并获****,导师刘丹。现为陕西国画院专职画家陕西美术家协会会员西安青年美术家协会理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