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武斌的逸气

6已有 1236 次阅读  2016-04-20 16:08

武斌的逸气

 

   【编按】逸,抽象。逸者、出离、自由也。寻求一种游离于现实之上的解脱、奔放、超越。“仆之所谓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文人画重在趣和味的审美,有趣而无味算不得佳构。这与樊奎兄“武斌的格调”同出一辙。

 

甘 钺/

 

   现实中能够抵御各种诱惑的人不是很多。生活里的各种诱惑同样也包围着武斌,武斌也在积极拒绝但似乎又不太可能拒绝这些诱惑。虽为凡夫俗子,但他却尽力回避着影响心绪和影响画画的各种诱惑。身处闹市,他确力求做到身俗心逸,在画中追求着他的自由淡泊,简约无羁。

   武斌好酒,我问他多次为啥要总是喝那么多的酒,经常喝喝多对身体不好是会提前透支生命的。他说自己也没办法推不掉,谁让酒在中国是“文化”呢,所以,武斌的艺术生活之余基本都被酒与请他酒的人包围着,每次喝完总有朋友为其代驾泊车送他回家。

   武斌话少,画作很多。由此可见武斌是满瓶子水的艺术家。微圈里的那些心灵鸭汤、过时的爆棚资讯好似与他无关,很少见他说话链接,一年之中也见不上他嗮自己的画,偶尔发一下自己的作品也是友情客串。

   2015年他创作少,几乎没有较大尺幅的画作。小品文人画几乎是他的全部,有人称他是画家中的思想者,正是因这些文人画的出笼之后的说法。其实,我也看到过武斌尺幅大小不一的许多文人画,最大四尺。武斌的文人画气息是高古的,画面折射出的逸气引人入境,他在试图沉入古人之中寻觅笔墨的精华曼妙浑厚和沉雄。艺术家的内心世界都是痛苦的孤独的,我们往往看到的只是他们白天光彩的一面,很少见到他们暗夜里匍匐跌宕在生宣上的困惑和惊喜。武斌不太经常愿意参加展览,这点看来是不愿意接受来自外界的各种诱惑和干扰的原因吧。

   陈衡恪认为文人画有四个要素:人品、学问、才情和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缺一不可。文人画所具有的文学性、哲学性和抒情性,与传统绘画的区别是独树一帜的。在这四点上,武斌具备了全部,文人画对于他来说,是不满于学院、主义的一种反叛,他不想把自己禁锢在一种被人们所熟悉和熟知的所谓风格上,所以,他在寻求隶属于自己的区别于学院绘画面貌的面貌,也是一种风格上的蜕变践进。

   逸气,超脱世俗的气概气度。在2000年的中国绘画史长河中,唯宋人绘画达到了最高的清逸境界,甚至是宗教般的虔诚而令人膜拜。武斌的文人画,画中的人物原形即来自画家本人,艺术家也是人,更可况他从西美毕业后定居长安,居者不易。他的《洗砚吞墨》、《听泉》、《夜行图》等,线条凝练,曼妙简约,云烟袅袅,水墨氤氲,表达的是自己身处声色犬马滚滚红尘之中的一种言不由衷和无奈,心中向往的是世外桃源的文人生活,也是对物欲横流当下的一种无声的声讨。

   中国绘画,不靠传统靠什么呢?钻进深厚的传统之中能够挖得一股清泉是何其难也,武斌正在传统中挖掘着自己艺术理想上的甘泉,在“五笔七墨”里墨法之中实践探寻着积墨、渍墨等的深究,他在修炼着修养和积累着体验来维系创作状态。届时,武斌的文人画面貌就会别有洞天耳目一新。

                                          201512月于西安寓所

 
 
武斌小品人物画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