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丹青不负家山美-----白海鸿山水画赏读

9已有 2292 次阅读  2016-05-19 14:35   标签白海鸿山水画 

丹青不负家山美

——陕西国画院山水画家白海鸿作品赏读

□甘 钺

   艺术是游离于客观之上的心象表达。中国传统绘画是借助宣纸和绢素等平面进行视觉语言转换重组解构的艺术行为,以期扑捉现实或历史记忆中曾经的片段来获取精神上的释放与灵魂上的解脱为目的。传统对于国画家需要能进能出,艺术思想的有序无序碰撞只有抵达精神内核,方能建立起自己的艺术原点。陕西国画院青年画家白海鸿把自己的艺术基因根植于生他养他的故土陕北这片古老神奇、广袤无垠而神秘的高原之巅,探研着隶属于自己的个性笔墨语言系统并为到达艺术理想彼岸的精神操守而昭然途歌着。

 清涧一景  69cmx136cm  

   近百年来,以黄土高原自然生态为艺术生态创作为根基的中国画家,都在各自的绘画领域建树起独立的艺术思想和审美体系。他们无一不曾长途跛涉陕北这个古老神奇的黄土高原之巅,感受领略地气绵长沉厚的苍莽魅力,来提升绘画表现上的民族精神高度、厚度和内涵表达上的深度。在陕西画坛,以承继中国绘画传统文脉和发扬长安画派"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入生活"的中国画创作理念不断得以深入和光大,国画创作人才不断涌现,他们以母语为题材,深挖传统甘泉,笔墨表现时代,在中国画创作的进程中,白海鸿便是八零后画家群中的凸起之秀,他以家乡陕北为写生创作基地,自幼吃土屙泥成长在绥德的白海鸿,虽离乡定居长安十余年,但他对故乡的挚爱永远挥之不去,魂牵梦绕,乡情难泯,幼时的一草一木至今刻骨铭心,难以割舍,他把对家乡的无限深爱寄情在以关爱陕北为主题的山水画系列作品中,创作了一批苍莽雄浑,大气磅礴的反映黄土高原题材为题材的田园乡土山水画作品。在陕西画坛青年画家群中,他以自己个性的笔墨语言和绘画方法,表达着他所追求的艺术本真。其画作视觉冲击力强悍,厚重浑然,与众不同,绝不与人撞脸。

 秋山秋暮  53cmx50cm  

   十多年前,白海鸿在西安美院系统全面接受了中国山水画知识的熏陶和绘画基础的锤炼,他从临摹宋元明清传统经典开始,从范宽、李唐、夏圭、马远、黄子久等作品中一路走来,练就了扎实的笔墨驾驭功力,清晰地认识到“笔墨当随时代”的确切真意,他以家乡泥言土语为绘画母本,他的绘画语言在泥土中跌爬滚打,醉心于苍茫厚土的雄浑壮阔和斑驳灿烂,更痴迷于高原人家黄昏炊烟袅袅的迷离,他在寻找更准确的和更为自然的表达陕北的绘画语言和方式,表达记忆里远去的窑洞和村庄。白海鸿认为,虽然还没有找到一个陕北和绘画艺术吻合的最佳契合点,但这是他探索研究努力的方向,今天的陕北再也不是从前想象的气象。假以时日,把陕北用最佳的水墨语言形式表达释放出来,给人以精神上的最大享受和心灵的净化,便是他对陕北故土的热爱,对厚土青山的深切,那么,他的山水画作品将会为黄土高原地貌山水绘画艺术的发展拓宽出新的疆域。

 秋之晨  69cmx136cm 

    笔墨见精神,率真成语言。艺事之为心手不可相欺。其笔墨挥洒自由,饱含激情,绝无呻吟,这是白海鸿作品折射出的艺术特质。喜欢描写陕北题材的文学,这对于他提升绘画艺术提供了充足的修养,作品吸收了传统绘画诸多的经典和近现代长安画派大家的优秀成分,继承了他们的结构山水和性情山水“拖泥带水”这一描写黄土高原景观的综合独特皴法2004年跟随著名山水画家万鼎先生研习山水画,汲取了其泼墨泼彩笔墨精神和写意情趣经其淬取锤炼,逐渐形成属于自己个性的表现语言和艺术面貌。他虽居闹市多年但梦中却常常忆起故土陕北的依稀景象,他用最质朴的泥土语言诉说着逐渐消逝的陕北原生态地貌人文,画面之中无处不散发出黄土的诱人的芳香。白海鸿认为,对家乡的思念就是他的艺术追求,真诚才是大美,大美的语言是最朴素的,这个绘画面貌的显现来自他对陕北故土永远难以磨灭的乡土情结。

山那边  69cmx136cm 

   优秀的艺术都是淳朴真挚的,是发自内心深处的表达自然、讴歌生命。无论是何种方式的艺术,没有对自然尊重和生命敬畏的情怀,就称不上是优秀的。其中包含了对前人艺术成就优秀成份的吸附及对不良部分的摈弃。白海鸿的情愫深植于黄土地。面对着设身处地的这片神奇古老荒凉的黄土地,他在绘画的表达内涵中显得愈加沉思得更多了。画家不拘泥于对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的着意刻画,而是将窑洞、辘轳、老井、碾盘、人物、牛车、毛驴等幼时生活场景和婆姨汉子们的劳作景象进行高度浓缩,形成了“似与不似之间”的印记式表达。他的山水画始终营造着一种黄土高原的旷远、厚重、坚韧、淳朴、平和、善美博大的精神意境,将记忆中的家园精心铺设在宣纸之上,使人回味无穷,浮想联翩,久久难以平静。

 山神庙在圪垯下  69cmx136cm 

   艺术之旅的成就有早年成名和大气晚成两种。中国绘画对于传统须能进能出,他的绘画渊源文脉清晰,笔墨纯正。白海鸿认为,他是属于生活之中的笨人,在艺术上的行为自然当属不会偷懒的那种,自然格外地勤奋,走的是笨鸟先飞之路。白海鸿不苟言谈,敦憨笃实,如其画中之线条拙厚辣枯,笔墨厚重,构图厚道,节奏强烈,缓急有章。把观者犹如用一辆破牛车吱呀吱呀载着缓缓走近了陕北黄土高原的沟沟壑壑崖崖岔岔之中,他的绘画是用自己的个性的泥言土语娓娓讲述着家乡陕北的人文风情和故事。

曙光 240cm--120cm

   山水画是中国传统文化最为厚重的积淀之一。综观其山水画系列作品,无一妄下笔墨之处,处心积虑、这是他苦心经营的结果。他以描绘黄土高原沟、壑、峁、梁、塬为主要对象,加写小景增加画面意趣,表达他对家乡及黄土高原的热爱和眷恋,足见对家乡的感情思念深切无比。陕北不仅是一个地理概念,它更是一个文化概念。作为中华民族精神象征的长城、黄河和黄帝陵,非常奇妙地在陕北黄土高原集聚。古老而神秘的文化氤氲使陕北这块黄土地成为所有炎黄子孙厚重的精神家园。陕北的山水人文对他的山水画创作影响很大,陕北蕴藏了诸多的人文密码,她不但是文学的,也是艺术的,也是政治的,也有经久不衰更为浪漫的千古爱情传奇。

童年 69cm--136cm 

   艺术家武斌对其画作评述:从他的作品里可以读到他深爱着这片土地,每座山、每山沟、每棵大枣树,每棵砍头柳,生他养他并给与他成为艺术家的无穷灵感和素材源泉。一次次拨动深埋心底浓浓的乡音之弦,他用笔线条秃钝,铺墨控制得当,山体造型平险厚重,枣树、玉米等植被以短线皴或各种点皴的符号化出现,使画面的点线面与色交响而节奏平衡自然,点景间以负薪或放羊或赶车等各种劳作景象,使得心中的高原少了荒凉,增添了丝丝乡情与醇厚的人情味,他以守拙的语言与守拙的格调共同营造出黄土高原的沉厚博大与包容精神。

我的父亲母亲 69cm--136cm

   白海鸿的山水画以表现黄土高原苍莽厚重精神为主题,画作衔接着绵绵黄土地气,用笔挥洒自由,笔墨饱含热情,画面水墨氤氲,真气淋漓。在陕西画坛八零后艺术家群体中,其画风初步显现,笔墨语言独特,用传统的中国绘画语言加上自己对笔墨的体悟,他对黄土高原地域人文有着属于自己的艺术表达方式。他有自己的艺术信仰,这个信仰的力量来自他对故乡的深深热恋。

   乡音依依、厚土情深。黄土不但深厚而且博大精深,更为重要的是黄土地承载了我们这个民族五千年来丰富的优秀文化底蕴和千千万万艰生者永不湮灭不屈的奉献精神。中国绘画艺术,只有在本民族优秀文化基因的大根上生发,才能根深叶茂,焕发光彩。这点对于白海鸿的艺术探索方向而言无疑是正确的抉择。  20164月于西安)

晚秋如梦 69cm--136cm

白海鸿简历

   白海鸿1981年生于陕西绥德。师承于著名山水画家万鼎。2010年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毕业,并获****,导师刘丹。现为陕西国画院专职画家陕西美术家协会会员西安青年美术家协会理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