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雅昌专稿】薛广陈:绘画是我内心的独白

3已有 301 次阅读  2017-11-16 11:11

摘要: 艺术家薛广陈 “我的创作比较特殊,虽然每次被归到写实的范畴中,但严格上来讲与写实还不一样,归类到抽象表现吧,但语言又是写实的,这既是我尴尬的地方,但反过来看的话,也是我的独特性所在,画画是一件很个人的事情,所以还是自勉、自力,争取做出一些与前人不一样的东西。”薛广陈谈到自己… 

艺术家薛广陈

  “我的创作比较特殊,虽然每次被归到写实的范畴中,但严格上来讲与写实还不一样,归类到抽象表现吧,但语言又是写实的,这既是我尴尬的地方,但反过来看的话,也是我的独特性所在,画画是一件很个人的事情,所以还是自勉、自力,争取做出一些与前人不一样的东西。”薛广陈谈到自己的创作时讲到。

薛广陈 俯瞰微揽(3) 2011年作 60×60cm

  薛广陈的创作虽然是写实油画,但他的魂是传统的,是披着写实油画外壳的中国画,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体会到传统的意境,尤其是他的山水系列作品,乍看上去是大山大水,但细看的话会发现,这些山水是由砖、面包甚至是腊肉这样生活中常见甚至常常被我们忽略的事物组成,这是艺术家独特而伟大的地方。

  关于创作,艺术家薛广陈讲,写实这种语言更符合自己的性格,但他同时也对中国传统文化感兴趣,他想找到一个契合点,将油画这种语言和传统融合在一起,这也是他曾经最苦恼的事情:“中国传统以意象为主,西方以写实为主,开始非常难,后来就研究前辈们关于油画中国画的实践探索,受益匪浅。我思考重点也变为油画中国化是形式上的中国化还是精神内核上中国化?当把这个问题想清楚了,思路就变得比较清晰。”

薛广陈 叠巘层峦 2011年作 60×60cm×3

  佛教讲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国,艺术家薛广陈看来,当你对万事万物是一种尊重的态度时,看待这个世界的眼光也会不一样,他创作的出发点更多的是从微观出发,做到尽精微、致广大;另外一方面,薛广陈也表示绘画在当下,画什么,如何画都不是最重要的,艺术最重要的是应该关注内心,所以在创作时,每幅作品都会融入他的感情,可以看作是他内在情感的外在独白。

  雅昌艺术网:了解到您近期参加了几个比较大的展览,首先请您谈谈近期参加的展览?

  薛广陈:近半年多确实参加了好几个关于写实油画的大展,比如在宁波美术馆举办的“第三届经典与传承”全国中青年写实绘画名家作品邀请展,北京1+1艺术中心举办的首届“具象中国”27位油画家2017年展,杭州和平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看见与表达”八零画派写实油画作品巡展,在北京嘉德艺术中心举办的2017中青年写实绘画作品邀请展,以及第七届北京国际双年展等等,接下来,12月份天津美术馆和798艺术区还会有两场展览将要参加。

薛广陈 火焰山 2014年作 40×100cm

  雅昌艺术网:从您参展的情况来看,大家对于写实油画的关注度还是很高的。

  薛广陈:写实容易拉近观众与作品的距离,艺术在我看来最重要的还是交流和互动。

  雅昌艺术网:当下的青年写实油画是怎样的?

  薛广陈:现在有很多的潮流、风格,每个人的关注点都不一样,很难有一个总体的现象,有的艺术家偏当代,与时代接轨向前探索,有的艺术家传承古典,当然,如果能够在传承的基础上与当代现实语境结合起来会更好,就自己而言,我的创作比较特殊,虽然每次被归到写实的范畴中,但严格上来讲与写实还不一样,归类到抽象表现吧,但语言又是写实的,这既是我尴尬的地方,但反过来看的话,也是我的独特性所在,画画是一件很个人的事情,所以还是自勉、自力,争取做出一些与前人不一样的东西。

中国式风景 2010 60×50cm×5 油画 薛广陈 

  雅昌艺术网:能否谈谈形成您作品当前面貌的过程?

  薛广陈:我在20多岁的时候,做过很多尝试,表现、抽象、意象等等,可能写实这种语言更符合自己的性格,所以就先择了写实绘画。我绘画现在的这种面貌,不是一蹴而就的,我对中国传统文化比较感兴趣,一直想找到一个契合点,而自己受的教育是西式学院派,如何将油画这种语言和传统融合在一起,曾经是我很苦恼的事情,中国传统绘画以意象为主,西方以写实为主,开始非常难,后来就研究前辈们关于油画中国画的实践探索,受益匪浅。我思考重点也变为油画中国化是形式上的中国化还是精神内核上中国化?当把这个问题想清楚了,思路就变得比较清晰。

  油画是西方的语言, 有些人追求画出纯正的西方油画,这是一种思路和方向,但在我看来这非常难,因为我们没有西方的文化背景也没有西方的语景和环境。就像让西方人画出纯正的水墨画一样,换一种思路,能不能把油画当成一个材料和语言,作为中国人只是用这种材料和语言来表达自己,呈现中国人的思想,想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接下来的创作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这些年也是一直沿着这个方向向前探索的。我的探索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画面的语言形式,另外一个是画面的精神表现。

霁雪云飞 35×80cm 油画 2014

  雅昌艺术网:在您的画面中,虽然呈现的是山水,但细看的话,山水是由砖、面包等等这些生活中的事物演化而来,能否谈谈这方面?

  薛广陈:这涉及到绘画的材料和母题,这些是日常生活中非常普通的东西,人们非常的熟悉,但这种熟悉只是看到事物的表面,当下社会人心浮躁,很难静下心来去看一个事物,去品味一些东西,我个人的性格喜欢静,当静下来之后会发现很多平时不注意的东西,所以画这些东西的时候,更多的是向内走。

  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人与自然是相融的,人和世间万物是相通的,佛教讲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国,当你对万事万物是一种尊重的态度时,看待这个世界的眼光也会不一样,就好比砖头,当我们是一种蔑视的态度时,看到了就会一脚把它踢开,如果把它看作和我们一样只是世界的一部分时,就会尊重它,然后才会去观察它,当你深入去观察、品味它的时候,就会发现不一样的世界,这是一种世界观和人生态度。

薛广陈 万里江山图 2014年作 150×510cm

  我和大家的着眼点不一样,传统绘画大家的着眼点更多的是平视、远观或近观,很少有微观的,我更多的是从微观出发,从一个微观的局部呈现大千世界,以点盖面,也就是前辈大师们常说的尽精微、致广大。

  传统文化中讲格物,在我看来对物的理解,要首先入静,然后才能深入,如果没有这个前提其他的就很难再往下讲了,古人讲‘万物静观皆自得’就是这个道理。相由心生,目随心转,比如一个苹果,有人看了觉得很甜,有人觉着很脆,还有人说苹果是酸的,所以说,心中有山水,会自然而然地去发现山水,因此,面包里有山水,腊肉中有山水,砖头里面有山水一点都不奇怪。

俯瞰微揽4 60×60cm 油画 薛广陈 2011

  雅昌艺术网:您的画面还有一些抽象的部分,像烟雾一样的虚化处理。

  薛广陈:虚化的处理其实是虚实的处理,一方面是画面节奏的需要,另外一方面是自己内心的需要,写实绘画大家很容易被技术的精湛吸引,但当画面中全是技术的时候,观看起来就会觉着很累,绘画本身是让人放松的,所以要有节奏,有虚、有实,即有较劲的地方,也要有心灵放松的地方。

  雅昌艺术网:关于绘画中的技术您是如何看待的?

  薛广陈:我觉得真正好的作品应该是让人忘掉技术,如果画面中全是技术,缺少艺术表达就会失去对艺术本质的追求,就会离艺术越来越远,所以我觉得更多还是应该关注内心。

春色满园2 50×40cm 油画 薛广陈 2013

  我比较喜欢倪瓒的作品,他画的很箫瑟、空灵、散淡,这种东西其实是他的世界观,他不是没有功夫,但对倪瓒来说一棵树,或者一个水洼,想说的已经说出来了,说明白了。像莫兰迪,瓶瓶罐罐画来画去,对别人来说可能是非常无趣的东西,但他画的不平淡,他是在表现内心,画什么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我在画砖头的时候,开始画的非常写实,想让人们看到自己的写实能力,后面走进内心的时候,这块砖头可以反反复复地画,因为不同的心境,画出来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我有一张作品叫《叠巘层峦》,作品中我画的是同一块砖头,分别画了三个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色彩,记录了我当时画时的不同时间的不同感受。所以画什么不重要,更多的是怎么表现当时的心境,对于艺术家来说,用什么样的语言是个人的事情,想说什么才是重要的东西。

  雅昌艺术网:了解到您很小就开始学习书法,传统的积累你是怎么进行的?

  薛广陈:七八岁就开始练书法,然后学习制印,顺其自然的就一直坚持下来了,就是喜欢这方面的东西。

薛广陈 焚--工作室 2009年作 60×20cm×4

  雅昌艺术网:能否谈谈您的“焚”系列和“工具”系列?

  薛广陈:“焚”系列源于2009年在美院学习时的一场大火,也是我绘画的转折点,那是我在美院的最后一年,毕业展的时候遇上失火,一把大火把我所有的东西都焚毁了,当时整个人蒙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几年的作品,所有的资料什么都没留下,当时李帆老师说也许这是一件好事,上天给安排让你和以前告别了,要考虑以后怎么办。我自己也开始反思,如何真正的做艺术,如何呈现我自己的状态,美院学习对我触动比较大的就是找自己。

  火灾过后可以进入现场的时候,我又回到工作室,什么都没有了只留下几件烧坏了的金属器物,过水后锈迹斑斑,于是我就把它们画了下来,在画的时候我感觉我所画的每一笔就像是我在美院的每一天,当时是带着很浓厚的感情来创作,也是这时候开始考虑如何向内走,开始关注身边的事物,关注事物的精神内涵。

  “工具”系列由“焚”系列延伸而来,钎子、扳手这些工具承载了很多岁月的记忆,父亲年轻的时候,曾经做过电工,这些工具上有他生命的痕迹,虽然看起来很破旧,但在我看来却非常的亲切,同时,这些工具也保留了七八十年代那种社会红色的印记,所以这个系列的作品,一方面是对父亲的回忆,一方面是对那个年代的一种情结。

薛广陈 慢……No.2 2015年作 50×70cm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画面的背景是黑色的?

  薛广陈:黑色的背景消解环境、时间,这样会产生一种永恒感,同时,我尽量的将我看到的还原出来,给公众留下解读的空间,与公众产生交流和互动,这样更有意义。

  雅昌艺术网:这两个系列跟山水系列之间是什么样关系?

  薛广陈:工具系列是我对一个时代,一段记忆的看法和态度,山水系列是我内在情感的物化,我在创作山水画的时候,尽量消解时代感,作品在形式、语言上可以有时代性,与这个时代的审美结合,但我不想在里面固定某个时间段的东西,尽量避免过强的时间符号。比如宋代的作品,现在来看依然非常的震撼,不觉得过时,真正好的作品应该往这个方向努力,能够具有跨越时空的力量。

薛广陈 有蜂来仪 2016年作 26×70cm

  雅昌艺术网:您的静物创作是怎样的?

  薛广陈:我在静物创作的时候,借鉴了很多中国画的东西,从传统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古人对自然的尊重和情感,这与西方的静物不同,西方的静物展示的是逝去的生命,我们的静物是很生活化的东西,有人文情感的东西在里面,在构图上、色彩表现上都有文人雅致的情绪在里边,是一种活生生的生命交流,我以前画过一件作品《依偎》,两个苹果就像一男一女靠在一起。

  雅昌艺术网:接下来的创作您是如何考虑的?

  薛广陈:应该还是沿着中国传统文化这一主线往前推进,中国五千年的历史文化足够我们去学习和探索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