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光的划痕 —— 林鸢“藏香”系列油彩作品

13已有 1662 次阅读  2016-01-31 17:41   标签布达拉宫  大昭寺 
作品欣赏

布达拉宫三 100×80(CM) 2010.2.


从大昭寺远眺布达拉宫 145×97(CM)  2012.10.——20133


从大昭寺远眺布达拉宫


从大昭寺远眺布达拉宫 (局部1)


从大昭寺远眺布达拉宫 (局部3)


扎什伦布寺二 91×60.6(CM) 2009. 11.


扎什伦布寺十二 91×65.2(CM)  2009. 12.


扎什伦布寺十六 100×80(CM) 2011. 2-3.


扎什伦布寺十六(局部)


布达拉宫侧影 100×80(CM) 2011. 2-4.


扎什伦布寺的阳光 145.5×90(CM) 2011. 7.


扎什伦布寺的阳光(局部)


扎什伦布寺二十 145.5×112(CM) 2011. 8.


扎什伦布寺二十(局部)


布达拉宫四 145.5 ×90(cm) 2011年


扎什伦布寺十八 100×80(cm) 2011年


青海湖.经幡(局部) 145.5×90(CM) 林鸢2011. 9.


扎什伦布寺二十三 145.5×112(CM) 2012. 1.


扎什伦布寺二十三(局部A)


扎什伦布寺二十三(局部B)


巴库街三(局部)


扎什伦布寺全景 145.5×90(CM) 2012. 3.


扎什伦布寺全景(局部)


扎什伦布寺二十四 145.5×90(CM) 2012. 4.


扎什伦布寺二十四(局部A)


扎什伦布寺二十四(局部B)


扎什伦布寺二十四(局部C)





光的划痕 —— 从“藏香”说起

林鸢  路明  大无

 

林 鸢:在西藏,让我无法回避的一个是炽烈的阳光,另一个是恢弘粗砺的建筑。

路 明:你让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西藏。你也完成了自己的一个心愿——宗教感。不是它的教义和叙事,而是它的画。记得你曾就此写过一部7万多字的讲义,连续做了五天的议题。

林 鸢:是076月作的工作室议题,每天都讨论十个小时左右。生命自觉的热爱正像浸透阳光的西藏,蛮横而又纯净,阳光仿佛直接从天上自由倾泻,那些厚重粗糙的墙体似乎被光彻底童话化了。

路 明:我记得秦秀杰也用光描述过西藏:那里就两种颜色,白和黑(日照和阴影)。我没去过西藏(因为我没找到理由),但我得到了两个西藏:老秦述说和你的画。我看过很多关于西藏的,也包括西藏本宗的唐卡,但我个人只接受上述两种。说西藏是人间天堂,一点不过分。它的两个地质学之最,首先是欧亚版块冗长的碰撞与隆起,二也因此造就了该地域的最高海拔,光经过的第一个人间就是西藏。在此时间和空间如此的永恒。

林 鸢:走进西藏,在光的怀抱里静静地倾听……,光划过时间与空间,凝结了这套“藏香”作品。

路 明:展览做个什么主题?

林 鸢:“光的划痕”!

路 明:你对自己太了解、太准了(没进入你的思想之前,我进屋只是看到一些好看的画)。书春也在关注光。我这段梳理色彩基础课也最终认识了光。古希腊第一个凭经验阐释光的是亚里斯多德:一是阳光,二是火光,然后是圣经旧约的开篇(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索罗亚斯德(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原型)的拜火教和爱因斯坦光是已知速度的上限、甚至就是时间本身。光是现代(古希腊以降)思想最基本的原理之一。

林 鸢:光在穿越物质层面的同时,也具备多重的精神质感。 

路 明:从侧光看画面,全是几何图形和划痕。

大 无:那天和华峰还谈到这。

林 鸢:华峰看扎什伦布寺那些小房子,说那不就是几何形体嘛。

路 明:几何学,其本性是追求理性的精确与完美(如解析几何,平面几何,立体几何直至塞尚的绘画)和光一样,几何学也是现代思想的基本原理,古希腊诸先贤中我最喜欢毕达哥拉斯。

林 鸢:我把画倒过来迎着光,你看,刷子经过那些厚厚的色浆,像光划过的一样,光在划痕插接之间闪烁,图像只是形体分析的载体。

大 无:一般人欣赏作品,多半习惯看图像。

林 鸢:让我发生兴趣的不是绘画,也不是图像背后的多少社会学意义,而是几何造型本身。

路 明:林老师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在乎原理,而不是道理和道学。

大 无:对!

路 明:你看这地方(天空),叠加出很多层次,痕迹是划过的感觉。你想,大气的结构肯定不是一个平面。但阳光在经过地球时,它的放射形状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移动的光持续地照射这个立体,林老师感觉到了这个过程的移动性、平直性和叠加性。

林 鸢:这个天,都一种颜色,按不同方向重叠划过,形成多层次色浆之间的弧面结构。用厚颜料反复叠压的划痕区域,布纹都密死了。

路 明:我以为是两种颜色呢。

林 鸢:经过刷子移动划出的纹路挤压感,我一直叫它弧面空间

路 明:林老师把几何推到极致了。你看弗洛伊德的画也用笔塑造几何,但他的几何是围绕着对象的。

大 无:弗洛伊德还有一个参照在里面。

路 明:他写生。

林 鸢:物体,被物体圈定。

路 明:几何是思想最基本的物质,它渗透所有的领域。你看梵高的素描和米开朗基罗区别就很大,米开朗基罗画人的时候全是弧线,说明他表现的是圆柱体和球体,但梵高表现的是立方体和方锥。我最喜欢郑宏伟临摹霍加斯的那张素描。

林 鸢:临出了自己的看法。

路 明:太好了,全是硬线,其实塞尚没说,但他做的就是。

林 鸢:我的画面是叠压,反复叠压,一层一层往上压,在叠压形的过程中把握空间,刷出几何体的硬度。

路 明:你对这个天的理解太有意思了,天是球体嘛,你用直线来处理,还回了光的轨迹。

林 鸢:这片天空的云彩,是云吗?不是,它像黄与紫色的光波沿着几何形体的纹路流淌,这面石墙也如此,高低起伏的斑痕如同光在持续波动。

路 明:这天看着像海洋似的,这些云彩像是建筑的一部分。如此高的海拔隔离了天和所有事物,包括云彩,更多的云彩在它的下面,就像坐飞机,所谓云海,一个度量高度的基本平面,天制造了海的色彩。

林 鸢:在西藏,云彩和它晃动的投影就在头上擦过,云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

路 明:老林,你对传统绘画性……

  鸢:我一直在抑制描述再现、塑造堆砌的东西,视觉不舒服。在处理形体的问题上,我是在分析、拆解和压缩。你看这部分投影的起落刷痕,运行速度非常快,形体转折是写出来的。几何形体——纯粹的造型视觉。

路 明:观念还是相差挺大的。

林 鸢:几何观察,不是简单的归纳几何图形,这是两码事。

路 明:所有的问题都有根,就像一棵树的起源。

林 鸢:光,划痕,光的划痕,造型的划痕。你看那个天,很能说明问题,我至少画了十遍,最后就留住那几刷子。

  无:怎么也得看原画,有种特殊的感受。

林 鸢:我习惯用特别厚的颜料,不加调色油,松节油什么的……但刷子有时它不听你使唤呐,颜料厚了极难控制,多或少一刷子,要的效果就没了,经常是一个地方反复涂抹。

 明:你把颜料都赶到了几何的边界。

林 鸢:画布的每一公分我都要计较,尤其形体的边缘。画的过程中会经常对着光线审视一下划过的肌理,所以,路老师常说画面的局部有结晶质的感觉。

路 明:就是在显微视觉之前,看到的都得计较。

林 鸢:大概是这个意思。你看这么大个地方,形体怎么转过来折过去的……

路 明:那张好,冲着光,刷子划过的痕迹马上就非常明显。

林 鸢:93年开始制作的那套袖珍人体已经有了这种倾向,同时进行的“都市影像”那些,基本用刷子。

路 明:画素描你也用小学生用的铅笔,里面有沙砾,你还感觉到了,画油彩是刷子,听书春说绘画性的外语就是像刷子那样绘画

林 鸢:刷子,大大小小的,摆在这的全是。每天工作结束,我都要把它洗干净,否则第二天没法划出希望的纹路。

路 明:想做到极致太难了。

林 鸢:从整体到局部,划痕是围绕形体边界的各自方向戗着划,但划痕之间产生的逆向反射,拍画比较麻烦颜料又厚,干燥时间长,不干一震动表层就起皱折,很头痛

路 明:你还得用放射性光源拍,阳光光线太平直,因为你作画的光线就这么下来的。你看稍微偏离你这个光线看就是另一幅画。

林 鸢:我把计算机打开,你看看以前的那些。

 明:你的画在屏幕上得放大看,否则那些好看的细节就没了!这个天,都是滚的啊……

 鸢:啊,都是油滚滚的,肌理起伏很匀。

 明:刷痕就是一种光线,你看这地方只有看原作才能体会到。

 鸢:从顶到底,一刷子完事。

 明:这张有意思,在厚重的色浆上造了一个浮雕。

 鸢:有意识造了一个浮雕感,基本一管色扔上去,用刷子使劲迅速地划过布达拉宫那斑驳凝重的宫墙。

 明:这个写字的倾向,局部的高光被压缩了。

 鸢:画的过程中经常是写的感觉,尤其局部,拆写有意思。

 明:有很多灰色切面也挺精致,隐蔽着那种立体感。还是放大了看对劲,底子和底色,颜料厚度之间的计划感,特别明确。

 鸢:局部细节很华丽,整体衔接的还行。由于画的表面布满一层厚厚的色浆,所以,有种金属的光泽。

 明:我看北京的那种躁动的感觉,就像北京的呼吸一样,拼命。

 鸢:文化、观念、移植、做秀、炒做、社会学家……

 明:回过头来一看,十年二十年的,那帮人画画越来越单调。

 鸢:条形码和文化擦边的预期会迅速生效,符号化嘛

 明:快餐食欲的最高境界。

 鸢:焦虑的节奏,急呀!

 明:这是画的那个甲壳虫轿车……

 鸢:当时你看过。那段工作室正搞实验性课题,挺忙的,有七八年没怎么画05年秋季抽时间画了几张车和小幅人体。

 明:那时候你还上课?

 鸢:上课啊……

路 明:像你这样研究教学也是非常超前的,我们刚好请了一位清华美院设计学院的基础课教师来讲座,你做得更早、更极致。

林 鸢:夸奖了,想做的事就卖卖力气。

 明:你画这个拿放大镜画?

 鸢:偶尔画局部时用放大镜观察一下形体的边界接的怎样。

 明:这些画不止是刷的痕迹,包括画布的纹理都有,你看这个小方格,就画布的结构……

 鸢:绷布的时候特别注意,经纬线尽量让它平直,我教学生也是让他们经纬线绷直。你看这块,透过色层有麻布的纹理

 明:真好看,但很难拍。拍的时候刷痕出来了,整体性就削弱了。

 鸢:每次拍画都是难题。

 明:光……然后把色彩扔到柱体上,浮雕的感觉。

 鸢:我百分之七八十对造型的理解,都是从雕塑那来的。换一种思维去体会光、平面、体积,材料处理等。

 明:我个人感觉,你对原理的直觉,这些年所倾注的心思,西藏这些画体现得最充分,把你的很多元素融进去了:理性、宗教感、绘画、当代。

 鸢:这张房子的轮廓线很明显,腕力的强度都可以感觉到。

 明:那些线全部在几何上……光摩擦这些建筑(几何),就像长城……它是连续的的雕刻,没有任何隐喻。

  无:这些边线处理地很硬实,强弱关系把握的非常准确。

路 明:多年来你们老师,有几类最基本东西在把握,比如几何,中国没有,我们只有算术。中国现在还是在传达某种意境(画的意义)、社会学现实主义和关于所谓绘画的绘画性。你看西藏这些画,它没有那种集体意识或无意识的持续反射……没有从宗教(教会教义)、人文主义、风土人情去找,而感兴趣的是西藏之划(画)。

大 无:是,我们也常谈这些问题。

路 明:中国所有的当代绘画全都是实践理性的。

林 鸢:高技术、肿胀的物质,人的灵魂像撕扯易拉罐的音响,欲望变成了塑料,造型的问题多虚呀!

路 明:科学越来越物质化,而且不可逆转。以前一种认识的欲望,但现在不是了,是一种物质。

 鸢:所以,我一直在确认。

 明:是,自我身份认定……不找任何接口(借口)。

林 鸢:丢掉各类包袱,消除比较,重新认定自我的指纹胎痣。

  无:不然无路可走。

林 鸢:西藏这套作品,画到今年初才完整了我的想法。

路 明:你把直觉全连结起来了,另外你重新创造了绘画。

林 鸢:人要不断地清洗自己的视觉,或叫清理也可以。

路 明:那叫清理人自我和绘画自我是否恰当些呢?林兄,我觉得你一直难为自己,是你对自我的跃进。

 

2012520日 星期日

录音整理:朱明奕 

    译:闫春雨




林鸢简历

——  Biography of Lin Yuan

 

 

1959510生于中国吉林市,祖籍中国河北省。

1959   Born in Jilin City of the Northeas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his ancestors were originally from Hebei Province of China

 

1983年毕业于中国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获学士学位。

1983   Graduated from the Department of Oil Painting at Shen Yang Lu Xun Fine Arts Academy with a Bachelors Degree in Oil Painting

 

19839--19888月,中国长春东北师范大学美术系任教。

September of 1983 to August of 1988 Faculty at the Fine Arts Department of the Northeast Normal University in Changchun of China, teaching Sketching and Oil Painting to the undergraduates

 

19917月毕业于中国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素描专业,获****。

1991  Studying in the Oil Painting Department at Shenyang Lu Xun Fine Arts Academy, graduated with an M.A. in Sketching

 

199112--200112月,中国长春东北师范大学美术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青年学术骨干。

2001  Assistant Professor, master-degree-student academic advisor and leading artist at the Northeast Normal University in Changchun of China

 

200112月至今,吉林大学艺术学院绘画系、教授、“图像形态”工作室导师、硕士生导师,「源视觉」实验室艺术主持。

 2001  to present Professor of Fine Arts, master-degree-student academic advisor, and Head of the Image and Design Workshop in the Fine Arts Department of Jilin UniversityFounder and Director  of  the  Visual Art Source Lab.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