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吴作人曾叮嘱我们多学传统文化

1已有 226 次阅读  2016-07-31 08:03   标签传统文化  center  color  style  吴作人  梁照堂 
石梁砚语
                                    吴作人曾叮嘱我们多学传统文化 
                      《新快报》日期:[2016-07-31]  版次:[A23]   版名:[收藏周刊·专栏]   字体:【  

■梁照堂 (著名画家、美术理论家)

吴作人是当代中国德高望重的画家,他历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及中国美协主席,他既是油画家,又是国画家,而力研书法,中西都竭尽所能去探索,这样的画家实不多。

上世纪(下同)80年代初,美协通知我去北京参加一个获奖青年美术家的会议。时在改革开放之初,百业待兴,我当时只是个三十岁出头的青年。吴作人、江丰、华君武、艾中信等老一代深受年轻人敬仰的画家出席并讲话,当时有画家提出到吴作人家中拜访,吴老爽快答应。于是,休会期间,我们便相约到他的家。他对我们当时这些小字辈很欢迎,谈话很亲切,没有任何权威架子,并且诲人不倦,他对我们当时的青年画家寄予厚望,他说:“我是个油画家,也从国外留学回来,我要努力在油画中表现中国的民族精神。”另外,他特别强调,要表现民族精神,必须好好深入生活,同时,作为国画家,他又强调要多学习世界优秀艺术并将其融入自己民族的艺术中,变成我们的养分。他还提到与齐白石的交往,说到1955年首届全国美展时,他的一幅油画《齐白石坐像》受到了列宾《托尔斯泰像》的影响,将白石画得雍容大度。他陪同白石老人观看展览上这幅作品时,齐白石感叹说:“作人啊,如果我再年轻,我就跟你学油画了!”

他还叮嘱我们多学传统文化,他说自己十分热爱书法,尤爱写篆书,又喜行书。当时吴作人的影响确实很大,不但在美术界声名显赫,而且其时的日用品,如搪瓷面盆、暖水瓶上的金鱼、熊猫,都出自他的手笔。当时白石虾,悲鸿马,吴作人熊猫、金鱼都为百姓所熟识。他们均为中国画的普及起到了极大的推动。

当日,吴老可谓无所不谈,听说我来自广东,高兴地指着夫人说:“她也是广东的。”而他夫人画家肖淑芳是中山人,她问及广东和中山的变化。记得当日他们都非常愉快,交谈真融洽。

吴老在艺术路上求索不歇,二三十年代他先后就读于上海艺术大学,南国艺术学院和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认识并跟随徐悲鸿,1930年赴欧,他先入巴黎高等美术学院,后入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我在九十年代初,也随省美术家代表团去过这两校,当时校方也跟我们强调中国的吴作人在这里留过学。吴作人留比时,进入院长白思天画室学习,次年就在布鲁塞尔皇家美院的暑期油画会考中获金奖和桂冠之誉,很早显露了才华,白思天称赞他“既不是弗拉芒画派,又不全是中国传统画家,而是把多方面融合的学子”。

1935年,回国在中央大学任教,抗战时随校迁重庆,1938年赴前线作画,四十年代初到陕甘青海等地写生,作为油画家却临摹了大量敦煌壁画,后又深入康藏地区,画了大量表现藏族和北方回族的写生与创作,后到北平艺专,解放后一直在中央美术学院协助徐悲鸿,担任领导及教学工作。六十余年艺术生涯中,深深扎根中华文化沃土,他禀赋深厚,学贯中西,既深入探求,又大胆创新,他的艺术观是“法由我变,艺为人生”。循“师造化,夺天工”的创作道路,他为中国水墨画开拓了新的面貌,画了不少牦牛、熊猫、金鱼、骆驼、鹰、天鹅等中国传统题材少出现的元素。

在油画的民族化方面也作了很大的贡献,是我国当代美术史上承前启后杰出的美术家和美术教育家,他的作品赴海内外展出,1984年,法国授予他“艺术与文学最高勋章”,1986年,比利时授予他“皇冠级荣誉勋章”。

当年他作为画坛一位如此分量的艺术家,对我们当时这些小辈的感情和教导一直激励着我,至今难忘。他在我国近现代的中西艺术探索上都贡献极大,诚然,对他的历史评价,既有很高的方面,但也有人称他油画语言不够浑厚深刻,国画的中国文化精神还吃得不够深。水墨动物的中国画风骨不够,其篆书中篆籀气不足等。这里暂且不论对与否,但对于一个画家,前人,无论他多有成就,也会有其历史局限性,吴作人也不例外。我们不能苛求于前人,但毕竟,他跟徐悲鸿开拓的中西融合的道路,和油画民族语言的探索,一定是功不可没的。他们所取得的成就作为我们后一辈继续往前的宝贵财富,他们的不足也作为我们对艺术的思考,努力把他们未竟之业继续拓展。(采访整理:梁志钦)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