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怀念刘济荣先生

4已有 859 次阅读  2017-04-03 14:58
石梁砚语
                   怀念刘济荣先生 
            《新快报》日期:[2017-04-02]  版次:[A15]   版名:[收藏周刊·专栏]   字体:【  

■梁照堂 (著名画家、美术理论家)

刘济荣是岭南画坛国画人物画的主将,遗憾的是,他继另一位中国画人物画老将杨之光去世不久,也在去年年底离开了我们,享年86岁。去世距今已经100多天。这段时间,美术界同仁仍还纷纷怀念。

刘济荣是位十分随和的画家,无论与老一辈还是中青年画家,相处都十分和睦。正值清明时节,不禁让我想起以往与他一起见面交流的日子,特别在近十多年来的美术活动中,我们不时会见面。他比较健谈,喜欢谈艺术、谈人生、谈对青年人的期望,对国画的探索等方面都有不少交流,所交谈的内容甚至可以出一本书。而给我印象最深的,则是他对艺术与牛的关系,画画与牛的关系的探讨。他经常强调,艺术要有牛这样的劲头和献身精神。而在他的作品与为人处世中,确实也能看到这种精神。他的画透露出生生不息的生活特点,这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涌现出来的画家的共同特点,只是,这种特点在刘济荣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与他同代的画家中,有些随着时代的变迁,与生活密切结合的这条路早已有所改变,纷纷向形式、抽象、意念等方面开拓,而刘济荣反而更加深入生活,与时代脉搏密切联系的这种画风,一直到他去世之前都在坚持,而在这个方向上,他画得最多的,就是牛。两种不同的牛,一种是岭南农村的水牛,另一种则是西藏的牦牛。珠三角和客家的牛所占分量最多,他笔下是牛,口头也说牛,广东曾流行一句话,对画画很努力的人称为“画牛”。这个“画牛”在刘济荣身上体现得最为典型,他更自称是 “岭南的牧牛人”。

他笔下的牛来源于生活,但又不完全同于生活,在他水墨淋漓的作品画面中,那些牛“有骨有肉有血”,他将朴实无华的牛人格化,而且将牛当成一种精神的象征,并将自己默默当成一头画坛的牛。所以,他经常强调要有牛那种韧劲,而更重要的是那种奉献和献身精神。虽然吃的是草,但挤出来的是牛奶。对群众,对社会,对民族都有贡献。

记得年轻的时候,我就有机会通过展览,看到他的人物画和速写,这是他当时最为突出的作品题材。而他最初给人深刻印象的是在1959年,入选全国美展的作品《接挑》,除了绘画功底深厚之外,更重要的是生活气息极浓,画面描写转换扁担的生活瞬间,画面中两个生机勃勃的农村姑娘站在田埂背对着背,一个稍稍向前,一个稍稍向后,正合力完成交换担子的工作,两个姑娘彼此顾盼的眼神和共同担着一个扁担的动作,形成了一个整体,甚至可以形成了一个独具构思,极为生动,具有雕塑感的画面。这个瞬间被刘济荣处理得十分有艺术感,有生活气息。另外,对细节的刻画也十分到位,着草鞋的脚、腰间系着围裙等农村特色被交代得细致入微。虽然这种情形在农村司空见惯,但往往却被大家熟视无睹。

三四十年来,刘济荣不断有新作出现。由于他笔下的西藏牦牛和藏女系列处理得十分出色,因此,在1965年,他就为人民大会堂西藏厅创作了相关题材的巨幅作品。

刘济荣,1957年毕业于中南美专,1962年到中央美院国画系进修深造,毕业后回到广州美术学院任教数十年,培养了大批人才,目前广东不少名画家都受过他的培养和教育。他的经典作品还有《落户》《黄遵宪》《老帅与小将》等。

刘济荣是一位热爱生活,关爱生活,对生活充满热情,对艺术创作非常严肃的艺术家和美术教育家,数十年来走过的艺术道路既有不少风光,但同时亦有不少坎坷。在风起云涌的激情岁月里,他专注于对世相的观察,创作了大量的中国画人物画,无论是作品,还是美术教育上,对岭南画坛以及客家地区的美术创作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刘济荣是“徐蒋体系”培养出来的一位画家,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美术院校培养出来的画家,他是时刻与时代、群众、生活三者紧密结合得比较典型的一位中国画人物画家。他除了有深厚的造型能力和娴熟的笔墨技巧之外,还有一双敏锐的眼睛,善于发现常人往往视而不见的生活细节。可以讲,对生活细节的捕捉和人物瞬间情绪细腻的把握,是刘济荣艺术取得成功的地方。他在艺术教学上,特别提倡“四写”:速写、写生、摹写、默写。他自己也身体力行,一直到晚年仍然坚持“四写”。因此,在各方面,他都正如自己所言,有一种牛的韧劲,牛的奉献精神,而这两点,也恰恰是非常值得我们后辈去学习和继承的。(采访整理梁志钦)

■唱着山歌回家来 刘济荣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