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胡一川强调油画要画出重量力度

6已有 1351 次阅读  2017-06-18 13:25   标签center  color  style  力度 
石梁砚语


                     胡一川强调油画要画出重量力度 
                       《新快报》日期:[2017-06-11]  版次:[A23]   版名:[收藏周刊·专栏]   字体:【  

■梁照堂(著名美术理论家)

胡一川是从延安走过来的,我国著名的老一辈油画家,又是广州美院的首任院长,他的创作充满着一种“重、拙、辣”的画风。

我多见他并交流主要是在改革开放之后,那时候在很多美术活动都能见到他出席。他对我们当时的年轻画家都十分关心,也对我们抱以殷切的期望,印象深刻的是,他强调油画要画出重量力度,也正如他所言,他的油画也充满了“力”,充满了“重”,充满了“拙”。因此,他的油画在当时,就极具个人风格。他的代表作包括《前夜》《开镣》。

现收藏于中国美术馆的《前夜》创作于1961年,这是胡一川为纪念党的成立四十周年而创作的作品,画面表现革命暴动前夕,在一户人家的狭小阁楼中,革命者召开准备会议,部署战斗工作的紧张场景,桌上的一盏灯火形成微弱的光焰,发出黄色的灯光。这幅画给人一种黎明前曙光即将来临的爆发力——革命前夜的力量。画中人物的刻画大多以粗线和面的结合,有一种朴素坚实力度的风神,评论家在总结他的油画风格时用几个字来概括:“简”“粗”“重”“拙”“辣”“力”。他的作品确实简纯大气,用笔粗犷。他善于用短笔触来表现形体,用笔用色厚重,造型有重量感,没有丝毫不少油画的浮弱习气,色彩浓烈,用笔有生涩之美。他早期的版画,后期的油画乃至他晚年的书法中,始终坚持这种艺术特点和风格。他的另一张作品《开镣》也具有这样的特点。

胡一川生于1910年,福建永定人,与关山月、黎雄才、赖少其等广东画坛领军艺术家几乎同期离开,于2000年离世。他少年时期在印度尼西亚读小学,1925年毕业后回国入读厦门集美师范学校,跟随张书旗学习国画,1929年入杭州国立艺专,参加“一八艺社”,加入了共青团,后在新兴木刻版画运动的影响下学习木刻,1932年到1942年的十年期间,创作了不少木刻作品,其中《不让敌人通过》《胜利归来》《攻城》等木刻作品,画风粗犷,厚重质朴,色彩浓郁,为后来的油画风格作了铺垫。

1949年,胡一川被调入北京艺术专科学校任教授,为中央美院的组建作出了贡献,后徐悲鸿任中央美院院长,胡一川任书记。1953年,受命筹建中南美专并任校长,1958年迁往广州,任广州美院院长。他曾经是我们广东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比较少有的见证者,当时的会议证,还一直保留了下来,成为当时座谈会的宝贵实证之一。

离休以后,他还到了东南沿海和西北写生,也画了不少广东题材,后来的作品中,特别是《海上油井》这些表现国家建设新成就的美,用笔简洁粗犷,厚重质朴,色彩强烈。粗放的笔法,浓烈的色彩,大胆的构造使胡一川形成独具个性的艺术风格,没有特别过分强调物象的具体造型,使得他的作品更有一种稚拙概括的美。

胡一川的经历非常丰富,曾在上世纪30年代积极参加了革命活动,在1933年7月被捕入狱,经历了一段长达三年的“铁窗”生涯,并和工人运动的早期领导人邓中夏一起组织铁窗内的战友进行斗争,邓中夏后不幸被杀害。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后来被胡一川创作成了著名的油画《铁窗下》。这些经历使得他的创作中具有一种爆发的力度之美。

胡一川是一位大艺术家,也是艺术界的领导,但有时候却像小孩一样,他特别喜欢吃糖,甚至到了晚年得了糖尿病也不改对糖的偏爱,口袋里经常装着糖果,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把糖果塞进嘴里。他说:“其实我不只是吃糖,我吃的还是颜色,颜色吃得多,画面用色就丰富。”

作为老院长,他总给人一个深刻的印象,我们对他,既怀念艺术,也怀念他的天真可爱。(采访整理:梁志钦)


■胡一川 《前夜》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