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Thomas Gainsborough

13已有 1561 次阅读  2015-09-12 15:04
 
 
 
庚斯博罗出生于萨福克郡的萨德波里。14岁时,他前往伦敦学习素描和雕刻。1746年他结婚,1750年左右定居于伊普斯维奇。1759年他移居时尚胜地巴斯,并很快成为当地的肖像画领袖。他还在那画了许多精美的风景画。庚斯博罗是皇家学院(创立于1768年)的36位创始成员之一。1774年,他定居伦敦,成为王室最喜欢的肖像画家。
出生
  托玛斯。庚斯博罗(Thomas Gainsborough)于1727年,出生于英国梭福克郡(suffolkshire)东南部的商
  

代表作品

业都市索德柏利。准确的生日不明,但根据记载他于5月14日在福莱亚斯大道的卫理教堂受洗。毛织品工业长久以来都是索德柏利一带的经济命脉,庚斯博罗家族历代也在毛织品业界中维生,托玛斯的父亲约翰就是个毛织品商人。他靠这方面的贸易获得了可观的收入,但在1730年遭遇了经营危机,结果,约翰在某位曾经有钱有势的亲戚帮助下获得了市内邮局局长的职位。约翰任职到1748年过世为止,之后遗孀梅亚莉?巴洛继承了这个职位,但她也于1755年过世。
童年
  庚斯博罗的童年并没有什么突出之处。他在九个兄弟中排行最后,据说他的兄长们个个都拥有丰富的创造力。外号“发明家杰克”的长兄曾设计过许多巧妙的机械,例如会唱歌的笼子,或是会自行摇动的摇椅等等。另一位哥哥汉佛利则偏好发明较为实用的工具,曾设计过利用潮汐的水车、钻头式的锄子,也曾为蒸汽机做过一些重要的改良。童年时代的托玛斯也曾为家族的名声做过些许贡献;据说孩提时代的他曾异常正确地画出了附近梨子园小偷的想象图,让那位小偷随即被捕。
学画生涯
  庚斯博罗曾在故乡由叔父经营的中学就读。他善于利用这个关系,常大胆地假造由父亲署名的病假证明逃学,以便外出写生。他最早的一本传记的作家曾经如此记述:“童年时代的庚斯博罗……曾将自己家附近方圆数英里能入画的树林、篱笆、小路的转角,以及木桩等的样貌……牢牢地记在自己的心里。”
  透过这类活动,庚斯博罗在童年时代便发挥了他早熟的才华,让双亲相信了自己的孩子拥有艺术天赋,因此在他刚满十三岁时,便将他送到伦敦习画。这段早期的学习时代详细情况并未获得清楚的记载,但他当时似乎是寄宿在家人的朋友家里面。这位友人是个银器的加工师傅,曾对庚斯博罗所制作的动物黏土模型大表赞赏。一般认为庚斯博罗最早的油画恩师是于贝尔?弗朗索瓦?格弗路(Hubert FranCois Gravelot,1699—1773年)。格弗路是一位实力派的画家兼版画家,于17世纪30年代由故乡法国迁居至伦敦,任教于圣马丁兰恩美术学校。这所重要的美术学校是英国的画家兼版画家威廉霍加斯(William Hogarth,1697-1764年)于1735年以培育本国的年轻艺术人才为目的振兴的,庚斯博罗可能也曾在此就读,可说是这所学校最早成名的校友之一。毫无疑问地,这所学校也提供了庚斯博罗制作他期的杰作之一《查特屋》的动机;这幅画是霍加斯企划的慈善事业中寄赠给伦敦的孤儿院的作品,霍加斯同时也希望孤儿院能成为画家们发表作品的场地。一般认为,庚斯博罗与另外一位颇有才能的画家弗朗西斯海曼(Francis Havman,1707/08—1776年),也是在这所学校里结识的。海曼的“交谈画”明显地为庚斯博罗的肖像画风格带来了强烈的影响。
创立画室
  庚斯博罗于1745年结束习画生涯,在伦敦的哈顿园设立了自己的画室。起初他试图以创作风景画谋生,风景画后来也成为他终其一生最爱的绘画类型。由于曾在伦敦的拍卖会场看过罗伊斯达尔(JacOb van Ruisdale)和韦南特斯(Johanneswynants)等l7世纪荷兰风景画大师的作品,庚斯博罗曾在绘制风景时热心地摹仿他们的风格。不过风景画存当时被认为是较低下的艺术类型,庚斯博罗不久便体认到靠这类作品吃饭将是一场极为艰苦的恶斗。根据关于庚斯博罗早期的记录,他的风景画都以“令人难以置信的低价”卖给了画商。不过他也利用绘画修复或扩大营业项目,补足了收入的不足。画有一只站在树林前的狗的作品《忧郁的泰瑞尔狗》(1754年)是庚斯博罗标有年代的作品中最早的一幅,在这幅画的后面还记有一段以下的铭文:“最优秀也最聪明的杂种狗。”
婚姻
  虽然庚斯博罗在伦敦的工作情况并不理想,但与一位富裕的对象结缡却解决了他在经济上的困难。l746年,庚斯博罗与波佛特公爵亨利非嫡系的女儿玛格丽特巴尔(1728-1798年)成婚,并在恶名昭彰的梅匪尔礼拜堂举行了婚礼。亚历山大?奇斯博士当年常在这间礼拜堂为缺乏结婚许可或结婚通告(当时于婚礼前三星期内的每个星期日举行,确认双方家人对婚事皆无异议)的新人举办违法的婚礼。这对夫妻如此隐密地举行婚礼的原因不明,但是他们俩的婚姻却是终生不渝,玛格利特也为他们带来了每年二百英镑的陪嫁金。
  庚斯博罗的父亲于1748年10月过世,他因此决定迁回索德柏利。女儿梅亚莉于该年年底于索德柏利出生。在这段时期,庚斯博罗的绘画功力已经有了长足的进展。二人肖像画《安德鲁斯夫妇》(毋庸置疑,这是他最有名的作品之一)就是他在这段时期创作的。不过,在这个偏僻的小城难以获得足够的工作,庚斯博罗便于1752年决定迁居至距离当地最近的大城市易普成治。
风景画
  庚斯博罗于易普威治居住了七年。风景画依旧是他最偏好的绘画类型,但市场上的需求十分小,再加上庚斯博罗不肯制作记录特定场景的记录式风景画,上门的顾客就更显稀少了。但是,他仍旧制作了许多豪宅中的壁炉前装饰画(暖炉上用来悬挂风景画的一般位置),也继续透过伦敦的画商卖出自己的作品。
开始肖像画
  不过庚斯博罗也渐渐开始接受委托制作肖像画了。他的肖像画受到高度的评价,但也没有让他获得惊人的利润。庚斯博罗的顾客大半是当地的圣职人员,或从事技术性工作的中产阶级,这些人较偏好的是简朴的作品,一般要求的都是在简单的背景上画有头部肖像的小型作品。这点和大部分身分较高的贵族阶级大异其趣:贵族们往往要求肖像画能展现出自己身上华丽的服饰或高价的所有物。在他住在易普威治的几年里,庚斯博罗绘制头部肖像索价仅有八基尼(英国旧币,价值二十一先令),上半身肖像也仅有十五基尼,但伦敦的上流社会肖像画家却可分别获取十五基尼或三十基尼的酬劳。
扩展工作规模
  后来庚斯博罗为了扩展工作规模决定再度迁居。因此他于1759年10月起开始转战当时极受欢迎的温泉疗养地巴斯,这个城市成为他直到1774年为止的活动据点。这个工作环境让他得以接触到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客户,到巴斯度假的游客表面上是为了健康而到这里洗温泉的,其实多彩的社交生活才是这个城市真正的魅力所在。这里富人、名人云集,也吸引了形形色色亟欲提高社会地位的人物。一到了巴斯,这些人便被卷入目不暇接的社交活动中去,不是到矿泉水馆中闲聊,就是到舞厅里跳舞,或者请画家画纪念肖像。
  庚斯博罗很快便学会如何讨好这些追求时尚的顾客。几乎一夜成名的他,很快便得以提高绘制肖像画的酬劳。没多久,庚斯博罗便开始为头部肖像要求二十基尼、为上半身肖像要求四十基尼的酬劳,甚至还以六十基尼的价格为人绘制全身像。
  命运之神的眷顾,让庚斯博罗得以在远离市中心的地区租了一栋豪邸。不过他并不安逸于有限的成功,进而希望能在伦敦展出自己的作品,追求屹立不摇的名声。从1761年起,庚斯博罗开始送作品到艺术家协会去参展。这个从50年代起举办公开展览的协会,是皇家艺术学院于1768年创立以前伦敦最重要的艺术家团体。由于这个协会的帮助,庚斯博罗的名声也在首都传了开来。
巴斯转折
  在巴斯的头几年,是庚斯博罗绘画生涯上的转捩点。到1759年为止,他事实上还算是默默无闻,不过还不出十年,他便获得了辉煌的荣耀,并受邀成为皇家艺术学院第一批的成员之一。庚斯博罗兴高采烈地接受了这项殊荣,不过和这个新组织的关系并没有像他当初期望的那么顺利。他在1773年与1784年两度与委员会产生了激烈的摩擦。为了对自己的作品未获得有利的展示场地表示不满,他立誓不再参展。再者,庚斯博罗日后也长年与学院的首位会长雷诺兹爵士(1723—1792年)保持对峙的状态。
  不过名声也为他带来了其他的利益。总之庚斯博罗得以出入上流阶层收藏家的宅邸,获得研究英国所有的最优秀古典杰作(文艺复兴或巴洛克大师的作品)的机会。在那个国立美术馆尚未设立的时代里,这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特权。庚斯博罗得以仔细研究他最喜爱的两位画家—l7世纪佛兰德斯的凡?代克(Anthony Van Dyck)与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的作品。他在1764年于威尔顿度过一周时,庚斯博罗得以一窥班布鲁克伯爵无与伦比的凡?代克作品收藏。另外,借由结识蒙他基公爵,他也获得了研究鲁本斯的《家畜饮水场》的机会,这幅画为庚斯博罗的风景画的风格基础带来了决定性的影响。
社交
  热爱音乐的庚斯博罗在社交场合十分活跃,对出席巴斯的各种社交活动乐此不疲。但即使成为了一个成功的画家,他对肖像画依然缺乏热情,也常因无法如期交货而恶名昭彰。他的书信中充满了许多无法信守承诺的有趣理由,诸如:“要是我让您感到失望,您大可将我烹煮以撷取颜料用的油,或者将我的骨头碾碎来充当铅笔的笔心。”这些书信里有时也可以发现一些随口谩骂,例如:“我大可将这些俗气得面目可憎的家伙暂时丢在一旁不管……但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总是唠唠叨叨地催促我。”
  庚斯博罗于1774年从巴斯迁居至伦敦,展开了他绘画生涯的最后阶段。他在上流阶层居住的帕玛街上的香柏克豪邸定居了下来。这次迁居的目标是在首都的大舞台求得功名,可谓意义重大。在脱离了皇家艺术学院之后,庚斯博罗开始在这个新家里举办个展,充分利用这个优雅的环境,努力让自己的作品显得更突出。
晚年
  晚年的庚斯博罗事业依旧成功,不仅画风的新鲜活力丝毫不减当年,挟名声之势,他得以尝试各种更为自由奔放的实验。为了开拓风景画的 新境界,他开始从事写生旅行,其中尤以1782年的西部地方之旅与翌年的湖水地区之旅最为重要。拜这些旅行之赐,他得以孕育出独特的“幻想画”(以感伤的田园生活为题材的系列作品),80年代因此成为庚斯博罗最受欢迎的时代。
  遗憾的是,庚斯博罗并没有长寿到足以坐享这些实验成果的年龄。1785年以后,他罹患了一种稀有的脑肿瘤,连宫廷御医海拔登医师对他的病也束手无策。随着痛苦与日俱增,觉悟死亡已经迫近的庚斯博罗决定与雷诺兹议和。在两位艺术家终于达成和解时,其中一位已是垂死之身。不出数日,庚斯博罗便于1788年8月2日与世长辞。夺去他生命的脑肿瘤很可能是一种癌症。他被埋葬在丘的教堂墓地里,当时丘不过是泰晤士河旁的一个小村子,现在已经成为伦敦郊区的一部分了。
  在同一年,雷诺兹曾在皇家艺术学院一场演讲上对昔日的宿敌作出如下的感人赞辞:“由我国人才辈出的状况看来,我们将得以拥有英国画派的光荣称誉,届时,庚斯博罗必定会被后代当成为英国画派打先锋的伟人之一。”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